火熱小說 都市極品醫神討論-第5362章 無愧內心!(八更!求月票!)熱推

都市極品醫神
小說推薦都市極品醫神都市极品医神
……
地宫之外。
玄芸汐此时已经坐立不安,在这玄一灭神阵法之下,她听到了来自地宫深处的嘶吼声。
师傅一定在承受无尽折磨吧!
为什么师傅要这么傻!
为什么要选择献祭!
“玄一灭神阵!”
众长老同一时间,心头浮现出一滴心头血,上面聚集着的赫然就是他们的最近百年的修为。
所有的心头血如同水滴一般,缓缓升腾而起,向着正中心的玄天心经而去。
浮空中的神光手掌,在接收血脉之力的同时,指间已经散发出红光。
只要玄天心经成功吞噬全部的精血,那么,整个玄一灭神阵将会彻底启动,再也没有回旋的余地。
“怎么办!师傅,会死啊!”
玄芸汐此时发现,自己不想看到师傅跟老祖一样殒身,起码不能死在玄一门,自己可是玄一门的少主啊,怎么能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师傅献祭呢!
不行!她绝不允许身边的人再离开自己了!
哀伤的目光瞬间变得坚定而执着,她瞥了一眼盘膝而坐的众长老们。
“玄一星河斩!”
突然之间,一道剑波宣泄而出,目标指向的就是那十滴心头精血。
水系神通,如同十柄尖锐的小剑,在这任何人都没有防备的情况下,轰然而出。
每一滴心头血在接触到小剑的一瞬间,已经融化在那小剑之中,小剑速度不减缓,直接破阵而出,落在阵外的玉石板之上。
前功尽弃!
每个长老的面色都挂上了一丝苍白,这百年的精血,对他们来说,也不是轻易能够得来之物。
对于他们自身修为,也是有影响的。
“玄芸汐!你疯了吗?”
玄云斩此时看向玄芸汐的眼神都变了,滔天杀意在双眸中汇聚,仿佛对方就是一个疯子一样。
玄芸汐嘴角却露出了一丝苦笑:“我反悔了,我不要他去献祭了!”
“阵法已经启动,你有什么资格说不!”
此时玄一掌门,眼看着阵法被中断,心中恼怒,这个邪物有多么危险,此时不灭杀他,还待何时!
“重新凝结!”
玄一掌门冰冷的说道,时机千载难逢,此时若是不行,那可就没有以后了。
玄一长老们纷纷面露苦色,这百年修为对他们来说虽然不算什么,但也是经过长年累月的积累的,此时,却因为玄芸汐不得不再次凝聚百年修为,心头对玄芸汐更是恼怒不止。
以前有老祖庇护,她玄芸汐一介女流,勉强也当的起少主的名头,但是现在,老祖殒身,她一个孤女,也敢如此放肆!
“集中心神!”
看出众人的愤懑,掌门再次出言提醒。
天灵嗜血神明
“云斩,拿下玄芸汐。”
“是!父亲!”
眼下,能够名正言顺拿下玄芸汐!这是玄云斩多年来的夙愿!
“玄天火云掌!”
玄云斩的双掌之上,形成团团的火焰之力,虚空之中云朵,此时也是染上了火色一样,形成一朵朵火焰之云。
萌翻末世:主人求抱抱
凛冽的神火气息笼罩在玄芸汐身躯之上。
似乎是想要将她直接灭杀!
玄芸汐漂亮而又坚定的眸子一凝,大声道:“单凭你!还不配!”
玄芸汐秀目一挑,然后整个人已经向着一个反向而去。
而她飞翔的方向,赫然就是其中一位长老所在的位置!
“师叔小心!”
古剑奇谭之爱缘今生
玄云斩的提醒还是晚了,玄芸汐的手掌已经拍在了那长老的后辈之上!
“噗!”
一口鲜红的血液直接喷洒而出,人也已经从守护的方位离开,露出了一个缺口。
玄芸汐丝毫不迟疑,一个落花掌拍击在地面之上,那一枚枚的水系神通冰针,已经飞快的朝着阵眼而去。
纵横江湖之飘落的夏叶 夕颜红
原本就已经出现一丝问题的灭神阵,此时在玄芸汐的攻击之下,逐渐崩弱。
“还不退下!”
玄一掌门显然并不想轻易放弃,玄云斩没有拦住玄芸汐,虽然出乎他的意外,但是,玄芸汐妄想凭借一己之力就破了这玄一灭神阵,实在是有些异想天开!
那太真境威严的气势从玄一掌门手中席卷而出,他竟然是强行抽离一只手,来将玄芸汐击溃。
玄芸汐丝毫没有躲闪,在她看来,这是她唯一的机会。
倘若就此错过,一旦阵法大成,那师傅就真的要殒命地宫了!
玄一掌门这一掌,虽然没有用全力,但对于玄芸汐来说,已经是难以招架。
太真境强者和还真境强者可是天壤之别!
“玄天心经!”
玄芸汐不再多想,整个身体依旧是朝着阵眼而去,只是攻击目标不再是人,而且玄天心经!
半部玄天心经此时流转着灿烂的神光!
玄芸汐自知自己实力有限,并没有用最后的力量去抗衡玄天心经,但也只能孤注一掷,祈求能够将玄天心经移出阵眼。
只要离开阵眼,玄天心经对灭神阵的加持,自然会消失!
一切发生的实在是太快了,快到连玄一掌门都来不及阻挡。
玄云斩脸色铁青的看着玄芸汐这几乎是自杀式的一幕!
他实在是想不明白,那个小子有什么好,玄芸汐为了他竟然连命都不要了!
嘭!
一声巨响以后,玄芸汐和玄天心经几乎都被这冲撞之力击溃。
玄天心经的光芒缓缓减弱,最终回归原本的模样,慢慢回到玄一掌门手中。
而玄芸汐胸口受到碰撞,体内血脉紊乱,一口乌黑的鲜血喷出,整个人已经横躺在地面之上。
虚弱到了极致!
甚至生命力都在流逝!
“你个孽障!”
玄一掌门眼看玄一灭神阵回天乏术,此时怒火中烧,恨不得一剑斩杀玄芸汐!
“我不后悔……”
玄芸汐却是开口道,只是声音中包含着无力与悲伤,不管怎么说,她也为师傅赢得了一丝生机。
她虽然单纯,但是不笨,她知道爷爷死后,她在玄一门孤立无援,必然会出事!
而唯一在乎她的,只有师傅!
虽然师傅来历不明,但这几天的相处,她知道师傅绝对不是坏人!
至少对她来说,不是!
她不后悔如此重伤,不后悔破坏阵法!哪怕是死!
固然莽撞,固然对不住玄一门,但她对的起自己的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