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我不可能是劍神 線上看-第二十五章 謝謝你,食恐王 【二合一】展示

我不可能是劍神
小說推薦我不可能是劍神我不可能是剑神
“但是……”
那独蹄巨人又俯下身来,恶狠狠地盯着面前的小道士。
“无论是对付谁,你都需要准备一百个生灵的气血作为我出手的祭品。如果没有的话,那么你……就将作为我的祭品了。”
果然。
这就是通灵魔珠的规则。
魔物并不是白白被征召,它们之所以降临,是为了获取血食。在条件完成前,它们是不能攻击的召唤者的,但如果条件没有被完成,那么它们将有攻击召唤者的权力。
不用想也知道,这些征召而来魔物绝不可能是什么温驯的宠物。
它们全都是自一个满是杀戮的世界诞生,凶性要比人间的魔修更强百倍。既然冠上了“魔”的字眼,就已然足以说明其秉性。
在李楚刚刚踏上打怪升级的道路时,余七安就曾经给他讲过。
“妖怪可教,魔鬼难度。”
后来随着李楚接触到的邪祟种类渐渐丰富,也越来越领悟到了其中的差异。
妖物,几乎与人无异。每个能够踏上修行道路直至修成神通的妖物,论智慧都不会输给人类,甚至犹有过之。
人尚且分善恶,妖自然也有好坏。他们要做的,应该是让好妖有好报,坏妖消灭掉。
不能因为非我族类,就心怀歧视。
怪物,则是诸般罕见异种。相较于妖物,精怪们的灵智就显得参差不齐了,大多数和寻常野兽相差不多。
有些怪物对于人类抱有敌意或者视若血食,有些怪物则对人类极度亲近。这个也要视情况而定,只要好好引导,任何怪物都有可能成为“人类的好朋友”。
魔物与鬼物则完全不同,遇上就杀,绝不会错。
瓜田李夏 弱颜
二者的理由也有所区别。
鬼物,不外乎是亡者余烬、一灵不泯,游荡在天地之间。之所以说见到就要清除,是因为它们或许会因为各种执念留在这里,害人害己。将它们送入轮回,才是让它们回归正道。
像李楚一剑落下,虽然是会令其魂飞魄散。但真正的那一点真灵是无法被消灭的,依旧可以回归正途。只有那种将生灵魂魄囚禁或者炼化,才是真正的永世不得超生。
所以即使有些鬼物,脾气秉性很好,并不害人,但是长存世间对其来说也不是一件好事。
就像赵良辰养的那五只小鬼头,几乎没有什么攻击性——除了两颗板牙,但是为了它们好,李楚也劝过赵良辰将它们送入轮回。
无限之召唤师传奇
赵良辰的回答是……有点舍不得。
他当初是在一间破庙中遭遇了那五只小鬼头,发现它们在偷吃自己行囊中的干粮。赵良辰见它们可怜,便佯装不知,任由它们去了。谁知这些小鬼头居然记得这一饭之恩,在后来他即将踏入险地时站出来示警,他这才收养了这几只小鬼。
这五只小鬼虽然好吃懒做、说话难听、毫无本事……甚至会查数的都只有四个,但相处时间久了,还真处出了感情。
让它们和赵良辰分别,确实有点不舍。不过他的脑子也是清楚的,知道迟早有一天也要送它们轮回转世才是正途。
总的来说,鬼物也算有好有坏,但是不论好坏,送入轮回都是对的。
至于魔物,就没有好了。
只要沾上这个字,就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东西。
“魔”的起源应该是古老传说中的始魔之地,没有人知道最原始的“魔”是什么,但是后来的魔物都可以算是它的后代。它们生来就浸染着嗜血与疯狂,以杀戮为生,也以杀戮为乐。
通灵宝物所征召的魔物,就是此列。
后来“魔”的存在与概念从魔土之中渗透到了人间,诞生出了魔门这样一个千百传承汇聚的大教派,巅峰时期几可力压道佛二门。
魔门之所以会出现,就是因为有一些修者发现“魔”这种存在的嗜血与疯狂中,同时也蕴含着难以想象的力量,那种力量是那么直接且强大,充满了诱惑。
世上永远不会缺乏想要走捷径的人,但捷径上也永远不会缺少风险。
魔修的风险,就是在快速获取强大力量的同时,会不间断地被影响性情,变得冷漠残忍。更随时有可能爆雷,被那不可名状的疯狂吞没……
届时他们就会失去任何理智,成为一只真正的、残忍嗜杀的魔物。
所以站在任何生灵的角度来说,只要是魔物,都必然是邪恶的。即使它们只在魔土之中肆虐,也时刻都想要降临到人间来。像是戮仙城那种魔土中的高端存在,就一直在为此而努力。
若是真有魔土降临的一天,那么,每一只凶残的魔物都有可能屠戮成千上万的百姓。
所以。
李楚此时此刻的征召,完全是出于公理和正义,是未雨绸缪地对敌人进行了解并削弱敌人的有生力量。
绝不是为了经验值。
不是为了一己私欲而钓鱼执法。
而是伟大的、崇高的、脱离了低级趣味的正义行为。
此时此刻。
面对着独蹄巨人,他目光平静地道:“打我。”
“打你?”独蹄巨人一愣。
它隐隐约约是听说过人间会流行着一些奇怪的嗜好……这小道士长得人模人样的,看不出还好这一口……
不过……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你确定?”它扬了扬自己的大棒,“这可是会死人的。”
“没关系。”
在它质问的时候,李楚已经拔出了纯阳剑。
“像这种要求,我这辈子都没见过。”
鹿 鹿
独蹄巨人奇怪地摇头,但它很快就察觉不对,挥动了自己的大棒!
因为它看见李楚已经把剑举起来了。
轰——
赫赫风声直灌耳膜,能在魔土生存的魔物果然不凡,一出手就是雷霆万钧的力量!
但是……
李楚的剑已经落下。
“吼——”
一道赤龙呼啸而出。
轰!
龙珠 之 神 级 赛 亚 人
巨人的身体陡然被赤龙席卷,就像是一只大号纸风筝落入火中,转眼就被焚烧淹没,瞬间消失。
一团白光缓缓归体,这魔物实力不算弱,可观地推进了经验槽的进度。
李楚颇为满意。
这通灵宝珠,简直是练级神器,只可惜每天只能征召一只。就像是有次数限制的副本,而且不能付费购买入场券。不过,也很棒了。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
谢谢你,食恐王。
……
烈情如火,灼痛你我 唐十九
此时天色尚早,那些凶残的、可怖的、拦路虎一般的、会使无辜路人受伤的灯笼怪尚且没有出现。
这使得李楚有些失落。
本想顺手清扫一些灯笼怪的。
现在他再打灯笼怪,已经不是为了经验值了,就是单纯的念旧。
回到德云观的时候,后院正在闹腾。
余七安和李茂清这两个人,正在抢着要和小肥龙下棋,余七安已经输给小肥龙八盘了,李茂清也输给了它六盘。
对面,脚下垫着砖头的小肥龙在咧着嘴笑的同时,也有些茫然。不知道自己一个萌新宝宝,怎么就成了德云棋圣了。
莫名有一种钦定的感觉。
老杜正在屋里闭门钻研八九玄功,已经几顿饭都没有出来了。
没错,练成八九玄功以后,李楚也丝毫没有藏私,直接就教给了他。
老杜直接懵了。
自己加入德云观之后不仅什么也没学过,还搭了一个御剑术。在了解到李楚的真实技能树以后,他基本已经不抱指望了。
师傅都是练铁布衫起家的,你想学什么?
金枪刺喉还是胸口碎大石?
至于与高樵洞交易到八九玄功的时候,他虽然在场,却也没有奢望李楚能够教给自己。
要知道,就算是在十二仙门中,也不是每一位核心弟子都能学到一道仙法的。
未曾想李楚第一时间没有传给他,只是担心术法有问题。在练成了以后,立刻详细地传授给了老杜,并且增加了自己的实操经验。
比如变出来的树不要太英俊等……
不过。
学习仙法毕竟还是很有难度,正如石臣长老所说,快则十年,慢则三十年,只不过这个记录如今已经被李楚打破了。
今后得说,慢则三十年,快则一夜……
可老杜大概还是适用前者,并除了脸长得像树皮以外,李楚还没看出他有什么变树的天赋。
至于这么快将仙法传给他,也是考虑到老杜的年纪和练仙法所需的时间。
再晚点,他不一定能熬到那一天……
狐女和小锦鲤还是去上学了,不过听说狐女近来有些郁闷。
因为她入学晚基础差,所以考试排名总是很低。但小锦鲤无论怎么考,总是能考很好。
可是她都是和小锦鲤一起学习的,知道小锦鲤根本就没有认真读书。
她的答案根本都是瞎蒙的!
就是不管怎么蒙,她总是能蒙中正确答案。
努力学习的人怎么能不气馁?
今天早上出门前,李楚还安慰了狐女。
“其实考试的目的不是考一个多好的名词,只不过是为了验证学到的知识与文化。比如,我有一个朋友……”
“他自打出生就是考第一的,结果在一次最重要的考试里考了第二名。但是他毫不在意,因为他知道,名次可以被夺走,但他学过的知识是属于他自己的,谁也夺不走。”
狐女看着李楚讲这事时咬牙切齿的神情,小心翼翼地问道:“你那个朋友……真的不在意名次吗?”
“没错。”李楚斩钉截铁地回答:“毫不在意。”
……
德云观的人口渐渐扩充以后,起初觉得有点吵闹,但是渐渐的,李楚却也习惯了这种生活。
这喧嚣的烟火气中,也有一种别样的岁月静好。
然后陈化吉就来了。
李楚在前殿接待了他。
“小李道长啊……几日不见,你这风采,更胜往昔啊!一见到你,我对你的敬仰就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你调回杭州府了?”李楚赶紧抬手制止了他。
“还没……”陈化吉摇摇头,苦笑道:“这不就是为这事来求你的吗?正赶上我要调回来的当口,驻所居然又来了一桩诡案,真是倒霉……幸好我认识小李道长你这样一位惊才绝艳……”
“是什么诡案?”李楚赶紧问。
防得死死的,丝毫不给陈化吉留伸舌头的空档。
“额……是这样。”陈化吉整理了下情绪,缓缓说道:“是在我们驻所几十里外,有一个小村落,靠近一座叫做石轮山的山峰。”
“最近有一条从石轮山上流下的河水,家中禽畜喝了暴毙,而人沾染上之后,居然就会变得疯癫,开始杀人!”
“我负责去调查之后,就封锁了整条河,然后顺着河流上游去找进那座山。石轮山中十分广袤,我找了很久,都没发现有什么古怪。谁知我下山回到那处村落时,突然遇上一个老瞎子。”
“老瞎子?”李楚有些敏锐地扬眉。
“没错,两只眼睛都是窟窿,怪吓人的。”陈化吉咧咧嘴,道:“这老瞎子有点奇怪,但是又好像是好人。他跟我说,石轮山上有一座魔影洞,每逢月光落下时才会打开,这条河就在魔影洞前穿过,其中的毒物就是那里沾染的。”
李楚露出沉思的神情。
当初第一次去南疆,去寻找山北村民的时候,也遇上了一位老瞎子。他声称自己“亲眼”见到了村民们被劫掠到屠羊洞,才将李楚他们指引了过去,第一次遇上药师魔。
此时陈化吉描述的那个老瞎子,这般行径……何其相似?
“我对他的话半信半疑,但是手头的诡案不解决,我的调令就下不来,也只好去碰碰运气。”陈化吉继续道:“我等到入夜,再上石轮山,在那条河的上游,居然真的看到了一座幽深的洞口!那魔影洞竟真实存在!”
“我鼓起胆子遁入那洞口,在其中潜行许久,方才行完整条道路。洞口后面,又是一片极为开阔的山地。只是其中只有山石,没有草木,处处俱是一种死寂灰败气息,与石轮山的景象截然不同,好像是进入了另一片地界。”
“我就在那山上转了一下,你猜我在那里看到了什么?”陈化吉忽然问。
李楚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表示来求人帮忙就别耍俏皮了。
陈化吉讪笑了下,不再卖关子,直接说道:“我看到了……”
“一处诡异的深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