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蓋世-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 第二塊!分享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盖世
阵阵汹涌的空间异能,充塞于此方星河,天外冰寒罡风疯狂咆哮。
长条形的斩龙台,释放着极为瑰丽的光辉,耀的附近虚空,荡漾出层层叠叠的波澜,每一层波澜似乎都通往另外一个时空。
碎裂的星辰,因斩龙台的出现,又突然大范围地崩塌。
鲜血汇聚的河流,则变得愈发宽阔,也愈发清晰深刻。
千丈高的伽罗魔尸,空空荡荡的胸腔部位,那团蠕动的猩红血肉,在斩龙台显现,在虞渊、谭峻山和陈青凰冒出时,并没有太多异常。
咚!咚咚!
虞渊,谭峻山和陈青凰,仅仅心跳加快。
呼!
拉在后面的曹逸,一身浩然正气地突兀浮现时,咧嘴嘿嘿一笑,瞬间摆脱了虞渊等人,一步落到了那蠕动的猩红血肉上方。
“虞渊!”
“谭峻山,陈青凰!”
“曹逸!”
直到这一刻,在场的魔宫和妖殿的枭雄豪杰,似乎才反应过来,失声尖叫。
“虞蛛!”
一手握着斩龙台,一手抓着剑鞘的虞渊,身子落在煞魔鼎内,抵达此方奇异星辰的霎那,就嗅到了熟悉气息。
眯眼一瞧,就看到浓稠的剧毒烟雾深处,人面蛛身的虞蛛。
虞蛛一双碧绿色的眼眸,忽然燃出两团火焰,她又猛地羞愧了,赶紧收拢妖身。
浓郁的烟雾朝着她流逸,化作一层层烟云高塔,她重新凝为人形的黑瘦身子,矗立在塔楼顶端,两手捏着衣角,像是犯了错误的小女孩般,显得有些不安,居然都不敢和虞渊对视。
腐蚀性恐怖的烟雾高塔,九头魔神希德拉的残念和魔能,还在被她消融炼化着。
待到虞渊朝她看来,她小巧的两手,随意地扒拉了一下。
灰黑色的浓烟边沿,隐有希德拉的几截魔蛇躯体,似被拽着一下子收了回来。
“不是,不是我非要杀他的。”
虞蛛低垂着头,凭借着魂之连系,嗫嚅着,向虞渊一人解释。
“我知道这九头魔神,早前去过陨月禁地,去过煞魔峰。我也知道,他是外域天魔来浩漭的使者之一。妖殿那边,让我配合金象古神袭杀他,要我以他的死亡,完成我血脉的蜕变。”
“他,和你什么关系,有没有很深的感情,我不知道的。”
“……”
在她的心中,虞渊犹如严父,她总觉得犯了错,不敢去面对虞渊,以只有两人通晓的方式,向虞渊轻轻述说。
“你被困陨月禁地时,我,我太弱了,没办法帮上忙。还有,血神教的安文,丢了我母亲的尸骸进来,我也要时间凝炼里面的血之精妙。”
“我知道你,定然不会有事。”
“……”
她的一连串念头,化作魂之涟漪,在虞渊心湖荡漾开来。
一脸错愕的虞渊,一边聆听着她的心声密语,一边打量着眼前的局面。
这时,因玄天宗的老辈奇才曹逸,站在了那团蠕动的鲜红血肉上,大魔神格雷克的另外一个复活仪式,似被瞬间中止。
金象古神,威灵王,还有不少魔宫和妖殿强者,正要围过来下手时,曹逸喝道:“全部停下!”
陨月禁地时,曹逸通过自己的战力和谋略,证明了他在玄天宗有一席之地。
曹逸此人,连金象古神和威灵王都颇为敬畏。
因此,他开口阻止时,妖殿和魔宫的强者都冷静了一下。
最強 炊事 兵
“别闹,当真斗起来,你们也未必是对手。”
谭峻山一脸欠揍的笑容,从这具伽罗魔尸中脱身,他的魂念铺展开来,在此碎星周边,还有幽暗的星海中,突然多出一个个银盘般的圆月,圆月像是成了他的眼睛,让他瞬间掌握了局势。
“金象大人,还有威灵王,只是你们两位的话,都拿不住我和陈丫头。”谭峻山抠着鼻孔,似乎还从里面挖出一块鼻屎,以指头弹开后,嘿嘿一笑,“我们从大魔神格雷克,另外一个复活仪式而来,我们刚毁去一处,你们这儿是第二处。”
他笑嘻嘻地解释。
因为他的开口,威灵王和金象古神愈发冷静,妖殿和魔宫在此的首领,立即看向曹逸,向曹逸求证。
“我来阻止这个复活仪式,等此间事了,你们陪我们一道儿,杀向血魔族的族老,正在进行仪式的第三个禁地!”曹逸脚踩那个猩红血块,一朵朵的祥云,从他体内散逸出来,填满了伽罗的胸腔空荡处。
祥云飘开来,空荡的部位,一条条隐形的血线变得明耀。
“我们之前,在吞月猿胸腔看到的萎缩心脏,原来是伽罗的。”曹逸摸着下颚,感受着脚下蠕动的猩红血块,传来的格雷克气息,“手段是挺多的,不过没什么用,你又不是全盛时期的格雷克。”
他现身后,那蠕动的猩红血块中,就再没有传来格雷克的怪笑声。
“此物……”
曹逸摇身一变,也化作一团蠕动的血肉,比下面的那块还要硕大,流露出的暴戾残忍气血,竟然和格雷克的有几分相似。
虞渊突然插话:“此物,你洗炼之后,交给虞蛛。”
在他的气血小天地中,不断被天魂揉炼的“生命祭坛”,也嗅到那团源自格雷克的猩红血肉内,大概蕴含着什么讯息和奥秘。
格雷克的三个复活仪式,一旦启动了,最终都会凝为类似的血色晶块。
三个血色晶块内,都会烙印格雷克参悟的秘法,血魔族的精妙魔决,还有他对各族血脉的感悟。
血色晶块所含的讯念和秘术,大部分都是重叠的,他再斩获一块,帮助也不大。
可如果,被虞蛛得到,并炼化一块……
“给她?”硕大的蠕动血肉内,曹逸的声音满是诧异,“我呢?我总不能,一直白忙活吧?”
“第三个禁地,再有类似的斩获,我不再索要。”虞渊根本不和他,进行更多的讨价还价,“只有我手中的斩龙台,才能将你们带入血魔族,众多族老所在的禁地。曹逸,既然你已阔绰一次,不妨再来一回。”
停顿数秒,虞渊又道:“她呢,也算是妖殿的大妖,和你们同一阵营。”
这话一出,金象古神和威灵王,众多的大妖和魔修,眼神都古怪起来。
谭峻山也哑然失笑。
头戴帝王冠冕,珠帘遮掩容颜的陈青凰,默不作声地,扶了扶略歪的冠冕,从那伽罗魔尸的胸腔部位离开,“就这样吧。”
踏着烟云塔楼的虞蛛,一直低垂着的头,终于抬了起来。
她眼中满是欢喜。
虞渊没有责怪一言,没有安抚她一句,只是让玄天宗的曹逸,割让出大魔神格雷克的血之结晶。
如此做法,比什么话语都有说服力。
“妖殿,事后会给予别的回报!”
金象古神暗暗激动,他眼瞳耀出金色电光,直视着曹逸凝做的血色肉\团,正色道:“虞蛛是那位钦点的,妖殿对她寄予厚望!曹逸,只要你肯将格雷克的血之结晶,交给虞蛛去炼化,妖殿和那位,必然记得你的恩情。”
“妖殿,那位……”
魔宫的威灵王,咀嚼着他这句话的分量,脸色古怪。
在场的众人和大妖,没几个是傻子的,都看出虞蛛做为妖殿的大妖,对虞渊的情感绝对不一般。
妖殿,倾尽全力去栽培虞蛛,不怕她有一天为了虞渊,而背叛妖殿?
穿越爱情之慕容琴
类似的事情,在妖殿发生了好几起了,难道那位还是不长记性,真就对虞蛛如此的放心?
“既然你提起了那位。”曹逸的语气陡然凝重起来,“好,我答应你,答应妖殿。格雷克的第二块血之结晶,我再次割爱,交给虞蛛进行炼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