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小說 嶽州紀事 txt-驟起風波任沉浮推薦

嶽州紀事
小說推薦嶽州紀事岳州纪事
一周后,长宁市召开原市长离任审计反馈会议。
省审计厅副厅长廖波通报了长宁原市长离任审计结果,其中延伸审计岳州原县长薛家驹挪用社保资金一亿二千万,已向长宁市纪委和市检察院并案侦查。
宁致远十分震惊,施晚晴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去京都学习临走前夕,宁致远专门报告张云堂,省审计厅盯着社保资金;同时,那晚聚会后,宁致远第二天就安排财政、人事、社保等三家单位联合核查,报告结果是“没有问题”。
尼玛,这么大的漏洞居然敢掩盖,相当于自己将自己送进监狱!真他妈猪一样的队友!宁致远内心充满愤怒,默默地将社保局长马波的母亲问候了多遍。
长宁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代表市委、市政F作表态发言。她说,经济离任审计是一次集中“体检”,对于省审计厅反馈的问题,我们完全照单全收,支持违法线索移交,坚决抓好问题整改,其中涉及的市本级以及宁州区、岳州县等区县问题,按照主体责任划分,切实履职担责,务必将问题整改到位,届时我将带队赴省审计厅作专题汇报,以整改实际成效向组织、向人民交待。
散会后,乔晓阳黑着脸,对等候着的张云堂和宁致远低声吼了声:乱弹琴!
张云堂脸色苍白,低垂着头,一语不发。宁致远小声说,书记,还是主动向市委书记报告一下吧。乔晓阳瞪了一眼说,还汇报个屁!宁致远劝道,还是去一下吧,这是态度我那天,挨批评既是在所难免的,也总是轻的。乔晓阳怔了下,喉咙发声,嗯!然后转身向市委一号楼走去。
张云堂和宁致远站在停车场等候,脚下丢满了烟头,焦急地等待着乔晓阳,不知道乔书记正面临怎样的暴风骤雨。
这时,张云堂电话响起,接起来后,谦恭地说,乔书记!隔着距离,宁致远都能听见电话里声音阴沉得可怕:万书记让请你马上来办公室。话语短促,迅速挂断。
张云堂叹口气,拍拍宁致远肩膀,轻声说,你走之前是给我报告过,这是事实,但当时我想遮掩过去悄悄补起便是,可一时半会没能凑齐资金,唉!说完,脚步沉重而去。
宁致远伫立风中,感到今年冬天特别寒冷。
他脑子迅速运转,张云堂这是被财政局长阴了一道啊!作为政F一把手,常务不在的情况下必须亲自理资金,盲目信任只会让自己决策失误的。向佐华油滑得像条泥鳅,稍有不慎必将造成祸害。看来,拿下他是势在必行了,不知乔晓阳书记是怎么考虑的。
末日红警
他反复分析,所有的证据都能表明自己毫不知情,虽然掌握了一些情况,但因外出学习三个月,也及时作了报告,学习回来后也安排进行核查,结果是核查组失职,故意掩盖了事实。但张云堂怎么个态度,自己确实没底。
宁致远抬腕看看时间,估计一时半会一二号还出来不了,遂举步向市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周涟漪办公室走去。走到门口,见有人汇报工作,宁致远转身欲走,突然听见周涟漪喊,致远,你进来。
宁致远微笑着返回办公室门口,轻声说,不好意思,打扰您们了。周涟漪说,这个事情就这么办,我有事。那人赶紧站起来,告辞出门,并向宁致远点点头。宁致远报以浅笑表达歉意。
听完宁致远简短的介绍,周涟漪说,你等等,我出去一趟就回来。然后,踩着高跟鞋出去了。宁致远点燃一支烟,默默地抽起来。
一支烟的功夫,周涟漪边回到办公室,一边用手扇风,一边嚷道,要死啊,在我办公室抽烟!宁致远嘿嘿地笑着,接着把烟摁灭。
周涟漪低声说,跟你没什么关系,市纪委初核认为,动用社保资金,主要责任在薛家驹,施晚晴是知情的,张云堂发现了问题但未及时处理,具体责任在县社保局、财政局!宁致远心安了几许,急切地问,晚晴会负责任吗?周涟漪靠在椅子上,半晌吐了句,说不准!
宁致远起身告辞说,涟漪,晚晴是个好人,能保尽量斡旋一下,拜托!在你这里待久了影响不好,我还是去停车场等吧。说完,慢步走出去。他心里明白,周涟漪作为市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还是有一定话语权的。
与宁致远预料的一样,张云堂义正言辞说这是上届领导干的,与自己无关,宁致远在具体负责。啪啪!市委书记万绍宁重重拍了两下桌子,厉声道,要不要回市委任副秘书长,回来学习一下什么叫担当?作为政F一把手,你没有责任吗?我问你,宁致远走之前向你报告社保资金可能有问题,你是怎么做的?他安排人核查,为什么查不出真实的结果?
张云堂额头汗水冒出来,垂头低眉,不敢发声。乔晓阳表态说,邵宁书记,我们有责任,马上着手整改,争取组织宽大处理。万绍宁严肃地说,好,县委、县政F必须要有正确态度,有错就改,该负的责任要主动认领!
两人告辞出来,乔晓阳疾步走在前面,张云堂紧随其后。宁致远赶紧迎上来,小心地问,书记,县长,情况如何?乔晓阳粗声粗气地说,回岳州再说。遂安排秘书范锐,马上通知半小时后召开紧急会议。
岳州,县委常委会议室,气氛严肃又压抑。
很久没有召开开如此常委会议了,大家一脸肃穆,吱吱地抽得烟响,认真听着县长张云堂通报动用社保资金情况。
待张云堂汇报完毕,乔晓阳用威严的目光扫过会议室,最后停留在坐在列席位置上的财政局张向佐华、人事局长罗文、社保局长马波身上,严厉地说,你们三位说说吧。
随着三位局长的汇报发言,乔晓阳除了拍桌子,就只差没骂粗话了,咆哮着,这么大的事情你们捂着,不请示不报告,还有没有纪律规矩?!
发泄完毕,乔晓阳颓然坐在椅子上,沉声说,致远,你说说吧,怎么补窟窿!宁致远轻咳一声,清清嗓子,说道,当时临时动用社保资金实属无奈,后来资金到位理应补上,佐华、马波同志粗心了啊,现在只能亡羊补牢,不无如何都要调资金补上,佐华没有问题吧?向佐华连连说,好好!宁致远撇他一眼说,保工资、保脱贫攻坚、保民政救济的资金不能动!向佐华面露难色,正欲说什么,张云堂拍桌子说,就按致远常务的意见办!
乔晓阳一抹嘲弄微笑轻泛又瞬息消失,正色道,散会!
宁致远将向佐华并财政局三个副局长一起叫到办公室,一笔笔资金进行拼凑,看着近四亿这个数字,自己也禁不住大吃一惊,笑着说,老向啊,连我都瞒着啊,你这财神爷可以呢!向佐华讪讪道,主要是你先后争取来的资金,大多数还没用出去呢。宁致远扫了一眼其他三位副局长,目光散漫,淡淡地说,主官不理业务,对下属怕还是过于放心了吧!
办公室顿时一片寂静,轻微的呼吸声现在也显得十分沉重!静默五分钟后,宁致远轻声道,这么多闲置资金躺在各专门账户上,一边到处找钱花大价钱融资贷款,一边闲置着花不出去,这个责任财政局承担起吗?我给你们一周时间,把所有账目情况弄清楚,否则就聘请第三方会计事务所来帮着理,最后的结果是财政局班子集体下课,你们看着办!
话音轻若鸿毛,语意却重于泰山!
稍后,宁致远拿着手机走出办公室,分别向县委书记、县长打电话,报告明天上午资金可以补到位。张云堂嗯了一声,便挂了电话。乔晓阳语气平缓,感慨地说,致远啊,财政资金管理还要深一些、严一点,管好政F的钱袋子,这是经济社会发展和人民生活的保障啊。宁致远愧疚地说,乔书记您批评得对,下来坚决抓落实。乔晓阳突然压低声音说,明天市纪委专案组进驻岳州,可能要找你谈话,你不要想太多。说完,挂断了电话。
宁致远怔了怔,摇摇头,转身回到办公室,对财政局四人说,明天上午九点以前,资金务必到社保账户,复印件送我办公室,超一分钟也不行!向佐华赶紧回道,没问题,必须没问题的。遂带着副局长匆匆而去。
夜深,宁致远还坐在办公室,默默地抽烟。不知道明天会是什么个状况,或许一身轻,或许会有连带责任。他叹口气,静静地站在窗户边,外面香樟树在昏黄的灯光下,站得悄无声息,却依然绿意盎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