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小说 上門狂婿-第一千六百九十四章 提前部署展示

上門狂婿
小說推薦上門狂婿上门狂婿
四十多名猎人,这还并不是绿荫村的真正实力。
由于村子不可能没有人防备,所以阿达并没有召集所有的猎人前来参与这次的回忆,只是找了其中的一部分而已。
逆天之冥世妖瞳
闹哄哄的议事堂内,此际有人大声询问了一句。
“队长,大半夜的找我们,可是有什么急事?”
话音刚落,屋内顿时落针可闻,所有人都将目光看向了阿达。
见状,阿达点了点头,旋即肃容回答:“刚才村长找我商量事情,命令我明天便带队前往清河村,去报之前血海深仇!”
众人立刻是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
“呵呵,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儿呢,不过就是区区清河村,咱们动动手指头,便能够轻而易举的灭了他们!”
“可不是么,我原本还以为有什么困难重重的打猎任务呢,所以队长才会深夜召集我等,搞了半天竟然是这样一个差事!”
有人不以为意的说着,丝毫没有将清河村放在眼里。
之前阿达率领猎人小队前往清河村几乎被团灭一事,并没有被公开,毕竟这个消息实在是有些伤自尊,村长又如何能够堂而皇之的对众人提及。
所以到现在为止,大家伙都以为那些人是遭遇到了恐怖的猛兽,从而惨死在了前往清河村的途中!
见手下们都表现的云淡风轻,阿达忍不住皱眉提醒:“我劝你们最好不要觉得这次的行动轻松异常,免得到时候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闻言,众人不禁有些讶异,毕竟队长可是想来眼高于顶的存在,又岂会无缘无故的对大家伙说重话呢?
旋即,有人疑惑的问:“队长,这清河村值得你那么计较吗?”
“事到如今,有件事儿也不怕告诉你们!”
花之语出,阿达微微一顿,紧接着面容冷峻道:“之前我不是曾经带了一帮兄弟们前往清河村么,你可知那帮兄弟们的真正死因么?”
有人接过话头:“他们不是被猛兽袭击了么,我记得村长当时好像是那么解释的!”
白雪 公主 殺人 事件
“呵呵,那不过就是一个借口罢了,其实兄弟们并非是死于猛兽止口,而是被清河村的一个不起眼的家伙给料理了干净,当时我要不是跑得快,只怕现在坟头草都已经郁郁葱葱了!”
阿达直言不讳的说着,一时间令所有人都呆若木鸡。
队长的实力在众人之中绝对是独一档的,不管是什么任务,都能够近乎圆满的大成,而且还不会出现伤亡情况。
然而,之前去讨伐清河村的一次行动中,竟然会出现这等变故,甚至他自己都差点儿没能活着回来!
瞬间而已,众多猎人已经没有了刚才谈笑风生的心情,一个个心中都掀起了惊涛骇浪,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给震惊当场。
见状,阿达满脸凝重的环顾众人一眼,质问道:“现在你们跟我说说,这清河村还容易对付么?”
“队长,清河村不过就是一个不起眼的小村落而已,为何会拥有这等实力的强者,如果真是那样,他们也不可能一直对咱们绿荫村恭恭敬敬的上缴岁贡了!”有些满脸不解的说着。
这个问题,阿达至今也没有搞明白。
清河村那边具体是个什么情况,他之前也有一定的了解,不过就是只有三个猎人的小村落而已,实在是弱的有些过分。
然而,之前老蛮提起过那个叫做肖舜的家伙,绝对强的可怕,哪怕过去那么久的时间,阿达回忆起之前发生的事情,心中依旧还是有些难以释怀!
按捺下心中的惊恐,阿达对众人摆了摆手:“现在咱们要讨论的,并不是之前的那些事情,当务之急还是要制定出一套完美的方案,将村长交代的任务给完美的了结!”
紧接着,众人便开始就此事,展开了激烈的讨论。
与此同时,肖舜和巴黑两人,也接着夜色的掩护,来到了一处房舍的跟前。
屋子里黑漆漆,主人家应该已经熄灯睡下了。
“恩公,我进去问问情况!”
说罢,巴黑自告奋勇的推开了木门。
可能是里面的人还没有睡熟,听到动静立刻便朝着大门口问了句:“谁?”
巴黑勾了勾嘴角:“别紧张,有些事情想要跟你打听打听!”
听到黑暗中传来的陌生声音,那人心中好一阵惊疑不定,还没等他开口叫唤呢,一直强有力的打手便直接伸了过来,将其刚刚张开的嘴巴给捂的严丝合缝。
“呜呜……”
神魂战帝 血舞天
那人开始剧烈挣扎了起来,手脚并用的想要脱困而出,只可惜那只手实在是太有力量了,任凭他使了出了吃奶得劲儿,却都依旧是无用之功!
就在心慌意乱之际,他耳畔再度传来那道极度陌生的声音。
“别害怕,我只是有些事情想要跟你请教请教,不会轻易的伤害你性命!”
闻言,那倒霉蛋连连点头,毕竟现在人都被对方被拿捏住了,他要是敢反抗,估计下场不会怎么美好啊!
见他选择配合,巴黑脸上笑容浮现,张嘴就问:“绿荫村现在还有没有修者在这里逗留?”
“呜呜……”
那人指了指自己的嘴巴,示意您老把我嘴给捂住了,我又怎么可能会说得出话来啊!
巴黑戏谑一笑,旋即缓缓松开了自己的手。
他的手刚一松开,却见安仁眼中精芒爆闪,深吸了一口气便要大喊出声。
千钧一发之际,巴黑练连忙扼住了对方的脖颈。
“混账东西,你难道真的想找死么?”
他一时动怒,手里也是不由自主的加重了一些力道,将那倒霉蛋捏的是连吐舌头忙翻白眼,眼看就要活不成了。
肖舜不想多造杀孽,他这次的目标无非就是绿荫村的村长以及阿达等猎人,没必要将其余不相干的人一块牵连进来。
于是,他便走上前去拍了拍巴黑的胳膊:“老哥,松手吧,你要是在怎么捏下去,这人就要气绝而亡了!”
“这家伙刚才竟然想着要叫喊吸引别人注意,要不是我见机得快,咱们现在就危险了,不给这混蛋一番惩戒,他还真以为咱们好说话呢!”
巴黑气哼哼的说着,但最后还是松开了对方的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