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御九天 起點-第四百七十一章 生命大護法熱推

御九天
小說推薦御九天御九天
从金贝贝拍卖行出来时已是深夜,头顶皓月当空,可四周仍旧灯火通明,各种欢闹声不绝于耳,在这个玫瑰圣堂胜利凯旋的日子里,注定将是极光城的不眠之夜,可在作为‘主角’的玫瑰圣堂内,反倒是一片静怡。
大概是所有学生都去外面狂欢了,今夜的玫瑰显得格外宁静,配上那凉浸的夜风,吹散了老王原本的那点酒意,居然感觉神清气爽。
在外人看来,鬼级班无疑是柄很危险的双刃剑,别看乌达干、安柏林这些人在大厅里时对自己表现出绝对的信心,那只是因为他们知道木已成舟,任何打击和提醒都无济于事,只能被动的选择相信而已,事实上他们对这个鬼级班的信心可没那么足。
但自家人知自家事,从龙城到扳倒新城主,从八番战再到鬼级班,花了足足几个月的时间,各种穿针引线,老王也是直到今天才感觉自己算是初步掌握了主动权。
极光城现在可以算是自己的第一个基地了,而玫瑰圣堂则就是这基地的指挥中心……鬼级班的事儿不能办砸,底气是有,但必须求一个快字,在出成效前,绝不能让真正的对手反应过来。
“给暗影岛发信。”好钢要用在刀刃上,王峰一边感受着夜风一边吩咐道:“让他们的人公开表示加入鬼级班。”
“是。”
玛佩尔的声音在身后回应,但相比起曾经作为‘弥’时的那种冷酷,此时此刻玛佩尔的声音却显得很温柔,就和空中那皎白的月光一样温和。
王峰还在琢磨着别的事儿,除了鬼级班,现在老王最想做的事儿肯定就是营救卡丽妲,但却又不能来硬的。
圣城方面不放人的根本原因肯定是因为雷龙,但他们不可能直接拿出来说,现在羁押着卡丽妲,明面上的借口怎么都得找那么两三个,如果真是借口的话那就好办,但坦白说,妲哥一向也是个任性的主儿,别不是真有什么别的把柄被人家抓住了,还是要先了解清楚才好应对。
“查一下现在圣城方面羁押卡丽妲的理由。”老王继续吩咐:“就算是借口,也总该有那么两个吧。”
“是。”
“还有……”老王一边在想着心事一边吩咐,突然停住脚步,转过头看了看玛佩尔。
玛佩尔几乎是本能的和他同时停了下来,她略带疑惑的和王峰四目相投,却见王峰有点哭笑不得的说道:“是不是不管我吩咐什么,你都会这么回答?”
“是……”玛佩尔本能的回应,随即自己都觉得有点好笑,脸上挂起一丝笑意:“我还以为师兄你是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儿呢。”
“瞧你这说的什么话?”老王有些怜爱的伸手搓了搓她脑袋:“你是我王峰的师妹,你也很重要的好吗?”
“是。”这次明显就不只是本能反应了,玛佩尔笑着说:“但是师兄的事更重要!”
“哎哟,瞧这小马屁拍得!”
老王一乐,克拉拉真是神了啊,自己带了玛佩尔几个月都没教会她怎么说俏皮话,可才去克拉拉那里才转悠了一晚上,这是就马上开窍了还是怎么的?可以可以,看来以后得让这俩女人多接触接触,不怕矫枉过正嘛!
这下断了思路,之前琢磨的一些小问题也就懒得再去想了,难得的一个悠闲夜晚,老王笑着说道:“师妹我跟你说,这个拍马屁啊,它是讲究技巧的,刚才那句你要不是歪打正着,那也就算是有了八分火候了……”
“师兄,我刚才说的是真心话!”
“我也没说你说的是假话呀,咱们这是纯粹的技术探讨嘛,这人呐,艺多不压身……”老王说起了劲儿,拉着玛佩尔的手,一边说另一只手还一边比划,直逗得玛佩尔不停轻笑。
绿荫小道上明月当空,银色的月光洒在地面上,将老王和玛佩尔的影子拖得老长。
龙渊之海,连接梵天之海航线的金岩岛,天空微亮,齐达又一次从梦里惊醒,他摸了摸身边,妻子温热的身子让他心思安定了下来,听说海龙族性淫,常会派遣夜枭在夜间悄无声息的掳走男女供之享用,齐达的妻子是岛上出名的美人,自从海龙族占了金岩岛后,齐达每日都担心妻子的安危,没有一晚是睡好了的。
“阿达……”俏美的妻子醒了过来,只是叫声还有些迷糊。
“没事,天要亮了,我们得起床工作了。”
齐达说着话,取过衣裳穿上,又将女人的衣服递到床头,齐达简单的洗漱之后,又对女人吩咐了几句千万记得出门前在脸上抹些污灰,听到女人答应了这才出了门,又小心仔细的关好大门,便小跑着奔去了海龙宫,这一耽搁,天色是真的亮了。
湿冷的空气让齐达的喉咙一阵发紧,或是要病了,可千万别是这个时候!
金岩岛不大,但是作为从龙渊之海即将进入梵天之海航线的最后一站,位置夺天独厚,只要是从龙渊进入梵天之海的商队,就必然要到这来进行补给休整。
但就在十天前,海龙族突然封锁了航线,以联合打击海盗为由,在金岩岛设置了个什么联合作战指挥部,一夜之间,一座海龙宫就建在了原本的码头之上,名义上是联合了人类,也有几个穿着军官服的人类……
可齐达没看出来海龙宫里那几个人类有什么话语权,而且,就他们每天萎靡的模样,大概是海龙随便从哪里掳来做样子的,只是……齐达心中还是艳慕的,那那萎靡的模样不像是因为被囚禁,倒像是每天和海龙女厮混在一起……
那海龙女一个个都长得很有滋味,烟视媚行,身材更是不用提了,丰润得紧,据说个个都是床上的妖精,她们往床上一躺那就是男人的天堂港湾。
齐达虽然担忧妻子会被海龙看中,可他还是觉得,如果有机会的话……他是真的有些艳慕大帐中的那几个人类的,海龙女乱是乱了些,可又不是拿来做老婆的,要能耍上一回,这辈子就没白当男人了。
齐达刚到海龙宫,就看到厨师长和他的两个徒弟在厨房忙得不可开交,厨师长正好转头见到了他,主动招呼道,“齐达!大葱就要没了,还有牛羊肉,顶多够用到明天,冷库里面的冰也不足了,得让咒法屋的欧布女士过来制一批可食用冰,海龙族的大人们最近迷上了各种冰镇的东西……”
齐达一一记下厨师长的要求,然后又去到了侍女屋,从侍女长那里记录了各种短缺的物品材料,少不了又听侍女长抱怨了大半天,给海龙大人们浆洗衣服的人手不足,还不能用男人……这些东西,都要他协调各方一一解决,没有了他,海龙的怒火,不是谁都能承担得起的。
现在,虽然大家没有了自由,但是至少都保住了自己的私产。
“你,过来。”
齐达正要去忙碌,忽然一名年轻的海龙军官叫住了他。
齐达慌忙低下头,尽力的表现出恭敬的姿态走了过去,“大人,请吩咐。”
海龙军官上下打量着齐达,好一会,才说道:“随我来。”
军官说完就转身便走,齐达被看得心中乱撞神思慌乱,他心中泛起不详,本能的想要逃走,但看着军官的背影,还有他腰间挂着的那把佩刀,那真是一柄巨刃,锋利得紧,他立刻紧跟了上去。
这座海龙宫是海龙族一夜之间耸立起来的,但是无论是外部还是内里,都透着古老的气派,墙上挂着精美的画像,墙檐壁角都有繁复的雕刻,或是花纹或是海兽,隐隐透着王族威严。
很快,齐达随着军官来到了海龙宫的中央大殿,澎湃的气息像海浪一样一波一波的击打在齐达的眼中,他噤住呼吸,加紧两步的跟上。
“王上!人已经带到了。”那军宫拜俯下去,对着大殿王座之上复命说道。
齐达不敢抬头,只是跟着一起跪了下去,两眼直直地盯着地面,一言不发的候着。
不过听着殿上的对答,齐达的内心松了口气,他因为得到了在海龙宫工作的缘故,多多少少能知道一些消息,黄金海龙王纪律森严,他到了金岩岛的话,自然而然,那些生性不安份的海龙们都会规矩了起来,更不要说那些附庸着海龙的仆役战奴了,一开始没有掳掠他们,现在就更加不会了。
“起来吧。”
黄金海龙王声音平静而和熙,金色的龙目紧盯着齐达,忽而说道:“确实没有看错,你确实是至圣先师的血脉。”
齐达一愣,啥?至圣先师的血脉?心跳如擂,本能的,他觉得这是一个玩笑,但是……黄金海龙王是什么人物?有必要对他这样一个小人物开玩笑?正常情况下,斜眼都不带看一下才对。
黄金海龙王看着神情呆滞的齐达,嘴角露出一丝笑来,“来啊,给齐先生赐座。”
立刻,两名身着纱裙的海龙女千娇百媚的朝着齐达迎了上去,嗅着海龙女扑面而来的体香,齐达一个激灵,脸色不自觉就潮红了,他刚刚才艳慕那些人可以与海龙女翻江倒海,难道转眼自己也有这个机遇了吗?
色迷人心,齐达壮起了胆量,抬头看向带着异香迎面而来的这两个海龙女,竟然是长得一模一样的双姝,他心跳愈加擂鼓,色心咚咚乱撞,这比他平常看到的那些海龙女要更加妖冶,尤其是剪水带春的双眸,齐达慌里慌张中,脑子里面只剩下一个念头了,这才是女人啊,真正的女人!
海龙女双姝相视一笑,一左一右的将齐达扶了起来,“齐先生,请这边上坐。”
齐达只觉得一股媚香入体,被海龙女双姝扶着的地方一阵阵发烫,全身都酥麻了,任由两女将他带到黄金海龙王的下方位置坐下。
翼 之 夢
重生之捡个军嫂来当当
直到这时,近距离的龙威才冲散了齐达心中对海龙女的绮念,他心中暗骂一句色欲熏心,害人呐,连忙又对着黄金海龙王深深俯首,喉咙打了结一般说道:“……尊贵无比的龙王陛下,是不是弄错了,我只是个普通人,我测过天赋,没有任何的才能,怎么可能和至圣先师有关系……”
“住嘴!区区人类,竟然敢质疑王上的话!”
一旁,一名披甲的海龙大将猛然喝斥,双瞳带怒,目光像剑戟一样刺来,齐达吓瘫的靠在椅背之上,全身颤抖得就像是正直面八级强风。
“呵呵,齐先生,不需害怕,荷马将军心直口快,荷马将军,还不道歉?”
嗡……
齐达两耳嗡呜,不知所措地看着那名刚刚眼神如刀剑一样的海龙大将忽然对他秉礼,他听不清他说了什么,直到两位千娇百媚的海龙女喂他喝下了一杯甜甜的酒水,酒气撞上,又闻着海龙女身上的媚香,他的心神才重新归位。
正不知所措,就又听到黄金海龙王一声轻笑,说道:“齐先生的血脉尊贵,是先师血脉在沧海中的遗珠,既然被我发现了,自然是不能任由明珠蒙尘,应该好好发扬光大才对。”
齐达喉咙耸动,看着黄金海龙王满是微笑的脸庞,那双金色的龙目仿佛两把利剑一样抵在他的胸口。
这时,海龙女在一旁又送上了一杯甜酒,他不假思索的一饮而尽,入腹后的热感顺着血流冲向脑门,“我听龙王陛下的安排。”
“很好,先师的血脉,怎么能穿如此布衣?来人,先为齐先生沐浴更衣.”
黄金海龙王的眼中闪过一丝愉悦,直到齐达被两名海龙女带了下去,他金色的龙目才又渐渐变得森寒。
“王上,这人,真的有那个能力?那可是至圣先师划下的诅咒……”荷马将军甚是疑问,刚才他借着喝斥,已经试探到了那个人类的灵魂底细,毫无色彩可言,至圣先师当年四处留情,他并不怀疑此人的确是先师遗血,可这已经几百年过去了,早已经稀薄得不值一提了。
“若是过去自然是不行,当年,至圣先师以无上之力对我族定下诅咒,非王族上陆之后,都受到诅咒压制,即使是大海中的人造而出的辟水陆地也受压制,真正是野蛮霸道的神级诅咒,但力量毕竟是力量,几百年过去了,漏洞就渐渐显现了,尤其是这两年来,天地忽然有了微妙变化,最近美人鱼发现的魔药是一种手段,而至圣先师的血脉也是一种方法,都能将至圣先师定下的规则破开一丝裂隙。”
黄金海龙王说到这里,金色龙瞳中散发出幽幽冰寒,说道:“三族之中,只有美人鱼一族受到至圣先师偏爱,不仅赐予了御海神冠,更将可以镇压九天的至宝天魂珠留给了她们,凭借这两件秘宝,这数百年来美人鱼一直顺风顺水独占鳌头,这次出世的秘宝,为了我族的未来,这次必须全力夺得秘宝!”
就算自己得不到,也绝不能让其他两族到手,尤其是美人鱼一族!那将会是海龙一族的祸端,近期海龙王子与美人鱼皇室长公主的婚约,其实也是对美人鱼一族的渗透,美人鱼一族现在族运太盛了,可有一句话说得好啊,盛极反衰!
齐达生活在金岩岛上并非是偶然,而是海龙王几十年前就发现了齐达的父亲是至圣先师的遗血,层层罗网,迫使得齐达的父亲来到了金岩岛谋生,梵天之海不适应人类的弱者生存,金岩岛是最好的选择,这么多年来,齐达一家的生活都在海龙王的控制之下,原本只是一个预备,这几年天地微变,果真可以用得上了。
荷马低头称是,不再多言。
不久,被两名海龙女洗涮得干干净净的齐达被带到了一座祭台之上,已经换穿上了贵族服饰的齐达满脸潮红,刚才沐浴时,他脑袋迷迷糊糊中,和那两名风情万种的双姝海龙女做了许多他极度想做却不该去做的事情……
很美妙,也很惊惧,就算自己是先师的血脉,可又有什么用?他没有任何可以回馈的东西,任何事都有对应的代价,这个道理,齐达十分清楚。
黄金海龙王看着祭坛上的齐达,冰冷的脸上又重新换上了和颜悦色,“齐先生不愧是先师的血脉,一表人才,齐先生,可愿意加入我族,成为我族护法?”
齐达心中惴惴,他是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值得海龙王如此青眼有加的,只是……
齐达看着两名脸色潮红的海龙女,这是刚才与他癫狂的证据,已经吃了人家的馒头肉,就没有回头路了,而且,也只有顺着龙王的意思,他才会还有机会与海龙女再续缘份……至圣先师的血脉,或许海龙是想借他的种?这个想法,让齐达心中又是一烫,比喝下的甜酒还要灼人……
“我……听龙王陛下的……”
“呵呵,齐先生,本王从不勉强,你不用顾虑,若是有一丝不愿,大可不必答应,本王还是会有黄金珍珠相赠,本王既然见到了,怎么也不该让先师的血脉如此蒙尘。”
齐达一怔,什么血脉,他不知道,但是海龙王是真的富有一海,是这世界最顶天立地的大人物之一,在海上讨生活的,谁不对海龙族心怀畏惧?海龙王却对他一口一个先生,热血渐渐从胸腔涌上。
“龙王陛下,我只怕我不够资格。”
“齐先生不要太低估自己的潜力了。”
海龙王的目光让齐达心中一阵激荡,从没有人这样欣赏过他,何况,这是富有一海,天下人闻之色变的海龙王啊!
“我愿为陛下效死!”
海龙王目光一闪,“齐先生这话是认真的?”
齐达这时已经起身跪下!再一次斩钉截铁的道:“愿为陛下效死!”
“好,很好,来人啊,准备册封大典,齐先生将为我海龙族护法。”
齐达心中欲加的激荡,恍恍然像是在做梦,站起来时,脚还有些儿发飘,这一天,他过得就像是故事里面的主角儿一样,身份美女地位,似乎天下的好运一下子全都撞上他了。
很快,肃穆的册封仪式就现场开启,两名年轻的海龙族一脸严肃的站在后方,有礼官将一把龙神之剑奉到黄金海龙王的手中。
海龙王接过王剑,剑身之上镌有繁复的龙文,握着剑,幽深而肃穆的龙语从剑身之上低沉的响起,那是祖龙的低语,中剑者,哪怕是一丝擦伤,也会因为祖龙的灵魂诅咒而折磨致死。
海龙王以王剑的剑脊触碰在齐达的右肩之上,“齐达!你可愿意臣属于我海龙族,为我海龙族护法!”
“我愿意!”
“齐达!你可愿意为海龙族的兴盛强大而付出你的所有,你的生命与血脉!”海龙王的音调转得深而沉,同时王剑轻轻抬起,旋而又以剑脊落在了齐达的左肩之上,王剑散发出蒙蒙的微光,上面的龙语文字像是活过来了一样,缓缓的蠕动演化着,那幽深的龙语也变得更加清晰。
“我愿意!”
齐达深深地陷入了氛围当中,肩上的龙神之剑让他有一股重任在肩的感动,他的人生,在这一刻,达到了顶峰,回望过去,他那过的是什么日子?金岩岛上的万事通?曾经让他骄傲的妻子,在品味过海龙女的技巧后,就乏味极了,当然,他也不会抛弃她的,现在他地位不同了,将她调教调教,还是不错的,关键是经过了两年的努力,她现在已经怀上了他的孩子……
“齐达!我以黄金海龙王,梵天之海之主的名义,册封你为海龙族生命大护法!”
海龙王话音一顿,忽然再次开口,“齐大护法,你可愿为海龙族的崛起而奉献你的一切!生命,鲜血,乃至灵魂!”
齐达抬起头,他心中忽然有些迟疑,但是,他忽然又看到了那两个海龙女,一模一样的两张脸正对着他鼓励的笑着,适才沐浴时的愉快回忆像电一样穿过他的大脑,他不再有一丝犹豫,心悦诚服的说道:“我愿意。”
“说出来,你愿意什么!”
“我愿意为海龙族奉献我的一切,生命,鲜血,乃至灵魂!”
“如此,礼成!”
齐达微笑着,然而下一秒,他的微笑僵硬了,天旋地转……
怎么了?他最后一丝意识,看到了海龙王挥过的龙神之剑,剑身上真的有龙,一头巨大的龙影就附在剑上,然后,他看到了自己的身子,倾斜着俯倒在地上,脖子以上空无一物!
我怎么了?我怎么能看到我的背?
我的头?
我的头被砍下来了?!!被海龙王以龙神之剑砍下来了!
瞬间,齐达这才感觉到一阵疼痛,但这痛苦刚到无法忍耐的剧烈时,齐达滚落在地上的头颅就彻底的失去了生命,他只是在想,原来剑再快,也是会痛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