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第1491章 入太虛(2-3)鑒賞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小說推薦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白帝对青年男子的推论感到惊讶。
但他依然选择相信他的推论,似乎也习惯了他自信的谈吐。
尽管如此,白帝还是说出了心中疑惑:“重明山也好,失落岛屿也罢,这些漂流在无尽海域上的岛屿,大小都很难和太虚相比。”
这么小的地方,怎么可能是曾经的太虚?
青年男子笑道:“它们是未成形的太虚。”
“未成形?”
“世间万物,皆有演变规律,其中的奥妙,恐怕只有造物主才知道了。构造的吻合绝非巧合。”青年男子看着天空,眼神变得深邃了起来。
“那……到底什么是桎梏?”白帝说道。
“我原以为,只有在大地上,才会受到桎梏。人人都要脚踩大地,每当人死的时候,埋藏在土壤中,将生前汲取的能量以及一切营养全部归还给大地。这也符合守恒法则的说法;直到我在无尽之海中漂流了很久很久,我目睹了无数海兽的生存方式和生老病死。海兽与大地上的生物一样要面临死亡。如果桎梏就是死亡的话,至少目前看来,没有永恒存在的东西。除非,这样东西本来就没有生命。”青年男子说道。
白帝点了点头,他不喜欢思考这些东西,却有喜欢听别人说给他听。
作为五帝之一的修行者,感悟天地奥妙,可能也是一种必然。
白帝叹道:“你为失落之岛做得足够多了。”
“都是小事。”青年男子说道。
“其实,你大可将害你之人的名字告诉本帝。”白帝淡淡道。
“我想亲自动手。”青年男子说道,“如果时机成熟,冥心大帝说的条件,未必不能考虑。”
白帝看了他一眼。
表情如常。
无上修真
“入太虚是无奈之举,还望白帝陛下谅解。”
听到这话,白帝终究还是叹了一声,不管怎么样,他还是要离开失落之岛。
话说到这份上。
白帝缓缓转身,看着青年男子道:“如果你愿意的话,本帝可以将彩儿许配与你。”
青年男子忽然抬起手,扶着额头,脸色也有些不太好看,说道:“白帝陛下,我突然有些头疼,想回去休息。”
白帝:“……”
“罢了,去吧。”
青年男子落入失落之岛,消失不见。
白帝目送其离开,虚影一闪,出现在其中一座岛屿的宫殿中。
远看宫殿不大,近看宫殿金碧辉煌,不属于九莲人类大都城。
白帝的出现,令殿内的十名白衣修行者尽数躬身见礼。
白帝拂袖道:“免礼。”
十名修行者起身。
“本帝有个问题要问。”白帝威严无比,“那日你们前往作噩天启,可有看到他人持本帝的玉牌?”
为首的白衣修行者点头道:“却有看到,作不了假。”
“他长什么模样?”白帝问道。
“这……”
那白衣修行者支支吾吾,“我等没有细看,来者众多,修为都还不错,算得上男才女貌。”
另外一名白衣修行者道:“陛下是想留下他?”
白帝微叹道:
“只怕留不住。”
“为何?”
“冥心已经来过。”白帝转身看着大殿之外,“能让他亲自出动,事情比想象中的要复杂。也许……他并不属于这里。”
众人无奈叹息。
“如此才华和天赋,假以时日,必成大至尊。若不能为我所用,只怕……”
“住口。”
白帝的声音低沉而有力,懒得回头看他们,淡淡地道,“本帝,相信他的人品。”
“卑职失言。”
“他有什么要求,尽管满足。”白帝道。
“是。”
说完,白帝消失了。
……
三个月过去。
闻香谷中。
陆州听到了“咔”一声脆响。
命宫中的命格之心嵌入成功。
良辰美景却无情 晓疯CC
陆州感觉到了身体内澎湃的力量汇聚在一起,满意地点了点头。
三个月以来,他没有离开古建筑半步,每日都在修行,稳固境界。
付出终有回报,三个月总算成功开启了第二十五命格。
虽然提升没有凝练天魂和开叶那么大,但一命格所增加的强度,依旧很客观。
陆州起身,出现在古建筑物之外。
“来了闻香谷这么久,是该去深处探一探了。”
正准备去找陈夫,陈夫的大弟子华胤迅速掠来,朝着陆州躬身道:“陆前辈,家师有请。”
“老夫正想要去找他。”
言罢,二人去了南侧的古建筑。
来到殿中。
看到陈夫有些焦急地来回踱步。
陆州疑惑道:“何事如此焦急?”
陈夫说道:“大翰有变。”
“有变?”
“有修行者在东都和西都出没,以雷霆之势,击败了当地的高手。魏成和苏别也不是对手。”陈夫叹息道,“我怀疑,太虚派人来了。”
陆州说道:“太虚若是想下手,何必等到现在。再说,九莲世界占与不占,都在哪儿,太虚这么做,毫无意义。”
陈夫说道:“也许是为了逼我出现。”
“你太高看自己了。”
陆州摇头道,“以太虚大帝的本事,要杀你,何须留你?他既然留下了强大的手段,让你苦受煎熬,明摆着是断定你必死无疑。”
话说的虽然有些难听,但很有道理。
陈夫疑惑不解:“那这帮修行者意欲何为?”
陆州说道:
“不管是谁,修行界总归会稳定下来。你若是真的担心,老夫派人去看看就是。”
这时,华胤躬身道:“师父,徒儿愿意返回大翰,调查一下。”
“好。”
陈夫点头道,“切不可与之为敌。”
“师父放心,天下修行者何其多,不碍事的。”
华胤转身离开。
陈夫的气色也终于好了一些。
陆州说道:“有这功夫担心整个天下,不如好好想办法疗伤,提升修为。你明知自己会死,死后的大翰,何种模样,是你能操控的吗?”
陈夫一时语塞。
思来想去,纯粹是操心多余了。
也许是长居高位,也许是受世人的敬畏多了,总觉得大翰离不开自己。
事实上,天大地大,不管离开谁,天地依然存在。
人类纵然再怎么强大,始终是尘沙一粒。
“老夫今日前来,是想前往闻香谷深处,探一探命关,你若感兴趣,可与老夫同往。”陆州说道。
在闻香谷深处,也许能找到一些珍稀的奇花异草,治疗他的伤势也未可知。
陈夫摇头道:“闻香谷我已探过一次,若是再去,效果会大幅度降低,没有意义。不过,你若是去的话,要小心里面的凶兽。据我所知,它们不会越过中轴线……”
陈夫指了指遥远的一座山峰补充道,“那座山峰北,便是中轴线,也是古阵的分割点,若有危险,记得返回即可。”
陆州点了下头:“也罢,老夫单独前往。期间耗时不知多少……”
陈夫点头道:
“陆老弟你且放心,只要我有一口气在,便替你管教好那些徒弟。当然,你若是嫌弃,另当别论。”
“如此甚好。”
陆州等的就是这句话。
言罢,他飞掠而出,来到了闻香谷圆盘附近。
他看到了圆盘中,于正海和虞上戎正在切磋技艺,便没有打扰。
他能感觉得出,虞上戎似乎正朝着即将突破的关口迈进。
“同样是修行者,差距好大啊。”秋水山的弟子们看得叹为观止。
“垫底的都是真人,没有可比性。等他们切磋结束了,我们虚心请教才是。”
“有道理。”
每日向魔天阁的弟子请教,成了秋水山的日常修行。
其实能请教的也就只有于正海和虞上戎。
其他人说不出个所以然。
陆州环顾四周,圆盘上,除了叶天心,昭月在场,其他人并不在。
于是默念天书神通,观察各自的情况。
端木生和陆吾在其他地方修行,明世因依然是呼呼大睡……所有人都在努力修行。
陆州极其满意点头。
做师父的,能看到这些,已经心满意足了。
陆州又想起了老七,不由微叹。
若是老七还在,也许这一切会更加顺利。
直觉告诉陆州,应该再用天书神通观察一下,可惜的是,得到的依然是无效目标。
轻叹一声。
陆州转身消失。
……
闻香谷深处。
远离了四座山。
陆州单独行走于花草树木之间,万年的古树,和浓郁的香味,充斥口鼻。
他能感觉得出各种香味中弥漫的效果,有类似酒一样的迷醉;有雷电击人的麻痹;有针刺神经的刺痛……应有尽有。
紫琉璃发挥了极大的效果,将那些“毒”全部挡在了外面。
天痕长袍,更是让他百毒不侵。
陆州的行走速度并不慢,眨眼间,便是有数十丈,这还是他刻意压制速度的情况下。
从进入深处,到现在为止,陆州没有感觉到任何不适,就和往常一样。
不知走了多久。
陆州依然没有太大的感觉。
他停了下来,观看四周的情况。
五感六识打开。
天眼神通,听力神通,闻嗅神通。
空中弥漫的香味依旧是原来的那些,没有新增的香味。
方圆百里的范围,也看不到有凶兽存在,更是听不到其他的声响。
陆州收起神通,皱眉道:“难道陈夫诓骗老夫?”
其实陆州不需要过命关,他已经通过孟章的雷电,晋升成圣,这么做纯碎是为徒弟们探路。
没办法,他就是操心的命。
转念一想,陈夫没理由诓骗自己。
王源你是我追随的星光 夏凉城雪
哪里出了问题?
“紫琉璃?”
陆州取出紫琉璃,将其放在大弥天袋中。
还是没有感觉。
“天痕长袍?”
陆州本想把衣服也脱了,但是这荒郊野外的,这么做好像不太合适,还有点变态,索性就算了。
接着,陆州加快了速度。
使用天相之力继续深入。
深入了足足千里之遥,一路上的花草树木,千奇百怪。
陆州如同走马观花,看尽了闻香谷百花。
闻香谷的深处,一如既往的沉寂,没有变化。
“老夫就不信了。”
砰!
陆州纵入空中。
“看老夫太虚金鉴!“
掌心出现一轮日光似的太虚金鉴,照耀当空。
光华横扫四方,将天幕,大地,丛林全部扫了一遍。
在遥远的天际,光华落在了一层薄薄的气浪上,便消失了。
“闻香谷古阵。”
那是古阵的边界。
陆州皱眉。
“难道,这极致之地,对老夫无用?”
就在陆州感到疑惑的时候,耳边终于传来了异响——
沙沙沙。
沙沙沙。
一道虚影从林间划过。
“站住。”陆州沉喝一声。
他跟着那影子飞掠了过去。
甚至施展了大挪移神通。
在大挪移神通的帮助下,陆州紧随其后。
“好快的速度。”陆州感叹不已。
那影子的速度竟不弱于圣人的速度。
好在陆州的天相之力足够,早已今非昔比。
连续施展三次大挪移神通,出现在那虚影的前方百丈左右的低空中,俯瞰那影子。
陆州目光深邃,悬空而立,身上圣人之光绽放:“老夫倒要瞧瞧,你到底是何方神圣。”
【舞飞扬】我的痞子舞妃
太虚金鉴照耀那道影子。
影子顿时虚化,消散于空中。
本体暴露在陆州的眼前。
那是一个浑身泛黄,类似蜜蜂似的凶兽。
双眼凸出,幽光闪闪。
陆州:?
“变异的蜜蜂?”
陆州只能这么去形容。
那凶兽振动透明的翅膀。
翅膀发出极致高频率的声音,眨眼间,化作流星朝着远空掠去。
陆州出现了耳鸣。
他当即默念天书神通,将这种诡异的音浪驱除,再次施展大挪移神通,跟了上去。
足足飞行了半个时辰,穿梭了不知多少里的古树林。
陆州停在了一座不高的山脚之下。
那黄蜂也停了下来,缓缓转身。
嗡,嗡嗡……嗡嗡……
山峰之上,一个个的黄蜂出现,摆成了一排。
“不止一个?”陆州惊讶。
那一个的速度已经令陆州感到意外,突然出现一排,这还得了?
陆州取出一张符纸,联系陆离和孔文。
二人同时出现在画面中。
“拜见阁主。”两人行礼。
“这是何物?”陆州再飞出一张符纸,符印笼罩前方。
陆离观察了一下,微微皱眉,问道:“这……恐怕得问孔兄弟了。阁主身在何处,怎么会遇到这种奇怪之物?”
孔文摸了摸下巴,观察了许久。
那些“黄蜂”扇动翅膀时发出的嗡鸣声,十分扰人。
“可能……可能是上古圣凶,钦原。我也没见过,不敢确定!我这就去问问陈圣人!”孔文离开。
陆州取消画面。
看向山上那悬空排列的黄蜂,淡淡道:“钦原?”
过了许久,山脉的深处,竟传来陆州能听懂的人类语言:“这世上居然还有人能认出我们的人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