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第378章 無辜婦女展示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小說推薦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太子妃又双叒暴走了
邵乐成眉头深深皱起,一时也没有开口说什么。
段勾琼的无奈的翻了个白眼,主动开口:“皇上,这件事情我也有说话权!”
皇帝抬眸看去,声音低沉:“公主请说。”
“第一次她掳走我,但后来太子将我救下了,这其中究竟是怎么救人的无人得知,或许是这个贼,看在太子的份上放了本公主吧,但他们是朋友关系,也指不定是一伙的,故意演了一出戏,景玉宸只为立功?”
“这次本公主被抓,被掳走,救下本公主的人又是郡王,这会不会是同样的计策?”
段勾琼不说话倒是没什么,可这一说话,让人不得不诧异。
不仅仅是拖着景承智下水了,还将之前的事情重提,这是要给景玉宸定罪呢?
皇帝轻笑一声,觉得很有意思。
段勾琼撅着嘴,开口道:“皇上,两个皇子都有嫌疑哦,本公主在闲常不应当被保护起来,成为上宾吗?这,都在迫害本公主……”
她一脸的委屈,想让皇帝为她做主呢?
在场的人神色各异,段勾琼想干什么?
“皇上我看这个贼人,谁都被调查了,还是交给本公主一个人全权处理吧,免得,有人陷害人?”
一句话,瞬间让在场人明白了段勾琼的意思,她这是想亲自处理此事。
倪月杉眼里闪过意外,但不得不说,段勾琼的这招高明。
“公主,难道本王给你受的伤都是假的吗?”
段勾琼长叹一声:“没有怀疑你的意思,只是给你摆脱掉嫌疑,这也是为你好啊!”
景承智:“……”
景玉宸心里也暗暗赞赏段勾琼的。
段勾琼的嘴角扬着一抹笑来:“皇上,答应不答应嘛?”
作为最重要的当事人,邵乐成却是神色平静,并不在意的表情。
跪在地上的他,神色间带着一抹仇恨,但他头低着,没有人看得见他的神色。
皇帝没有立即给出答复,景玉宸在一旁无奈说:“父皇,儿臣愿意接受勾琼公主的调查。”
綠 紅妝 之 軍營 穿越
“今日月杉擅闯,月杉甘愿受罚。”
皇帝见跪在地上的一众人一个接着一个的表态,他神色冰冷,一时没有回应。
“儿臣不同意!”景承智朝地上跪了下去。
皇帝眼里闪过意外:“为何?”
“今日勾琼公主选择和太子和太子妃前去大理寺,代表她的内心是想帮助太子和太子妃的,自然这件事情全权交给了太子和太子妃,等同于对儿臣的不公!”
他的话也颇有道理,皇帝眸光复杂的看着下方跪着的一众人。
“我是受害者,哪里有我自己调查来的最让人信服?而且,郡王是如何查到这位邵乐成的,本公主到现在还没有弄明白。”
“当日本王与人交手过,公主可还记得?”
“记得,所以呢?”
“有个人轻功了得,想浑水摸鱼,趁着公主被人掳走,跟着出手坐收渔翁之利,但他被发现了,感觉占不到便宜,自己就逃了,本王心里记住了这个人,一直都在默默的寻找这个人。”
“经过本王的努力,本王找到了人,就是这个有作案前科的邵乐成!”
“一切只是你的一面之词,不能相信!”
景玉宸立即开口否决,显然觉得他这是证据不足。
景承智冷哼一声,“本王说的你们不信,但本王就是这样办案的,从始至终,他也没有证明自己清白的证据!”
景承智眼里有不悦,那眼神仿佛在说,让人爱信不信,有本事证的清白啊!
做不到那便不是他的问题!
而是景玉宸和倪月杉需要解决的问题!
“郡王,你一开始怎么不与本公主说?本公主这个当事人都被你蒙在鼓里!”
段勾琼显然是有些不悦,但她动怒似乎也没有用?
“本王是怕什么都没有调查出来的岂不是让你失望?”
这话听起来是在为她着想,但段勾琼确实完全不信。
段勾琼哼了一声:“皇上,现在意见都不同呢,本公主觉得本公主最适合做这个调查真相的人,皇上你快考虑!”
段勾琼得不到满意的结果,心里不爽,便将一切推到了皇帝的身上。
诸天神探 天下风语
皇帝神色凝重:“公主愿意查自然是好,只是,朕……觉得公主需要人协助。”
段勾琼一脸愕然,“皇上想安排谁?”
“大理寺!”
段勾琼愕然只是一瞬间,最终开口同意了。
“皇上圣明!”
穿越之嫡女芳年
一众人在皇宫内离开,邵乐成被送往大理寺的,倪月杉和景玉宸以及段勾琼回太子府。
倪月杉和景玉宸看着段勾琼,开口询问:“公主,你究竟是想帮邵乐成还是不想?”
段勾琼的想法,倪月杉到现在没看懂。
“……本公主只是想给本公主的人报仇而已,没有其他想法。”
段勾琼好似很简单,没有过多的想法。
或许当时只是单纯的被景承智扇动了,没有其他的意思。
网游蜀山之踏莲清歌
倪月杉松了一口气:“既然你不是单纯的针对人就好。”
景玉宸眉头微微蹙着,开口询问:“那你打算明天去提审一下人?”
“可行!”
倪月杉和景玉宸对视一眼,但愿一切无事吧。
絕口 不 提 愛 你
只是邵乐成的沉默让倪月杉觉得很奇怪,邵乐成不该这么沉默的,如果他是被冤枉的,就不该这么沉默的,他会反驳……
但是邵乐成没有!
第二日,段勾琼主动起的很早,前去大理寺。
康学义早早在等候段勾琼,段勾琼来了,康学义走上前:“这位姑娘听皇上说你是太子府的人?协助本官一起调查?”
“正是,郡王府的人已经不接手此事了。”
“本官现在提人来。”康学义虽然看起来已经年迈了,但他却十分矍铄,办起事情来,一点不含糊。
段勾琼在看见邵乐成的时候,嘴角微微扬起,看着他笑着问:“牢房待着如何?”
“现在你的生死有一半在本公主手里拿捏着!”
邵乐成神色平静,即便一身囚服,可他确实半点狼狈皆无,他笔直的站在段勾琼身前,手上的脚铐手铐依旧存在。
“怎么不跪?”康学义威严逼问。
邵乐成站着没动,也不说话,很是倨傲。
段勾琼开口:“将他铁链打开吧。”
康学义有些讶异,段勾琼这是在护着人?
虽然疑惑,但康学义很快就清楚明白了,段勾琼是太子府的人,太子府要保护人呢。
康学义一改之前的严肃,质问道:“你最好说实话,不然,本官和这位姑娘也帮不到你。”
邵乐成长叹一声:“我也想无事,关键我无罪,怎么解释招认?”
“那你就说说你第一次为何掳走公主?”
段勾琼认真的看着他,到现在没搞懂。
邵乐成眼里有不悦,不想多说。
在他沉默的当口,段勾琼哼了一声:“不说,我就将太子叫来了!”
当初是景玉宸救的她,景玉宸是知情者之一。
“算了算了,麻烦!我怀疑一个人嫁祸给我,我说了你们也不会去追查人啊,所以,我还是沉默吧。”
“你说啊,总比我没有线索,乱查浪费时间来得强?”
“郡王!”邵乐成说完后便是一副得意,等着看热闹的表情。
“……姑娘,这位如果是你朋友,他也太不诚实了。”
康学义没了耐心,听着二人的谈论,即便是十天,甚至更久,都不会有结果。
“那大人有何高见?”
“用刑!”康学义勾唇笑着,一副出了好主意的表情。
段勾琼:“……”
邵乐成一脸不屑,无所谓。
康学义嘿嘿笑了一声:“对那些妇女用刑。”
段勾琼双眼一亮,邵乐成原本平静的眸子,瞬间就燃烧起了怒火。
“你敢!”
康学义轻笑一声:“在大理寺这种地方,被用刑不是很正常?你别激动啊!”
段勾琼瞬间明白,康学义这是抓住了邵乐成的软肋!
她双眼明亮,扬声道:“来人啊,将人带过来!”
很快,人被带了过来,两个妇女瑟缩在一起,看上去十分害怕。
康学义看着邵乐成,开口怒斥道:“说是不说?不然鞭子就朝着她们挥去了!”
邵乐成攥起了拳头,不悦恼火,愤怒。
“他们不过是无辜妇女,与他们有什么关系!”
“你说没关系,那就配合调查!”
段勾琼也旁边跟着劝慰:“是啊,快点说,也好将事情解决了!”
两个妇女可怜楚楚的看着康学义和段勾琼:“邵公子为人正直,善于助人,是我们的救命恩人,他是不会犯法的!若是你们不信,可以再去失节女子家中探访,就能知道,他们的初次没丢!”
段勾琼愕然,这都什么跟什么?
康学义自然清楚,这个妇人说的是采花的事情。
他咳嗽:“你们眼里的这位好人,他犯的还有另外一件事!看来你们是真不知道!”
“对,他们是无辜的,让人退下吧,我什么都招。”
两个妇女有点激动:“别啊,我们邵公子真的是冤枉的!”
段勾琼已经迫不及待的开口:“将两个人带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