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明月洲-第二百七十章 凸顯危機讀書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小說推薦御前郡主的翻身仗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听着谢长鱼的声音,月引似乎有一瞬间的愣住,随即加快shou部的动作。
见月引没有收手的意思,谢长鱼无奈只得翻动手腕掷长剑阻止月引的长萧。被搅乱了萧声,场上的活尸失去方向,反倒被唐门中人刺杀。
“给我杀了那个女人。”月流大喊,示意在场之人不要留恋与活尸厮杀,真正的目标是搂瓦上的人。
其中摆脱了活尸的唐门中人纷纷攀上墙头直逼月引而来。
谢长鱼本是以为能长舒一口气,现在看来还需提剑应对这些人。
就在她准备以剑会会这些人的时候,手腕却被人捉住。
“丞相大人这是做什么?”看着江宴的脸色,谢长鱼有些吃惊。
他转手将冲过来的人一掌推开,拉着谢长鱼翻身跳下屋顶。
“看隋大人的心思,怕是认识月引了,在下不巧,刚好也认识一位姑娘与这位月引关系颇深。”这时候他居然还有心思回忆,谢长鱼忍不住扶额感慨。
“大人,看!”此时玄乙的声音自耳边响起,两人均被他的话所吸引。
谢长鱼抬头,便见月引再次吹起长萧,而她似乎也在做最后的搏斗,将活尸全部引到月流和那玄衣男子身边。
“你!”月流急忙后退,无奈之下只得召唤唐门弟子前来保护。
“她居然不会武功?”谢长鱼发现了蹊跷。
本以为以她的身份,定是武艺高强的唐门宗主,没有想到,她居然也没了武功。
听到下面的声音,本已牵制住月引的众人纷纷飞落在他们的身边。
而正面拉扯月引的几人看了一眼场下有所犹豫。
“看什么呢?她若是死了,你们还做什么宗堂大弟子!”旁边的男人提醒,最后的几人也纷纷撤离。
这些谢长鱼都看在眼里。
“这戏真是越来越精彩了。”江宴在她耳边说道,似是说与她听,又似乎只是自己在低语。
玄衣男子紧盯楼上的月引,他突然出手划破月流的手臂,鲜血流出,闻到血腥的活尸更加兴奋。
“主人,为什么?”月流没有想到他会这样做,自己明明为了他什么都做了,抛弃一切对她好的人,甚至为了护他周全狠心废了月引的武功。
“这就是你存在的价值。”玄衣男子说完便用手沾取她的鲜血至于双手无名指,随即一掌将她推开。
唐门弟子纷纷站在玄衣男子身边,眼见月流被活尸围住。
他双手起势,用鲜血在空中画符。
“不好,是唐门禁制术,他要控制月引。”虽不知江宴为何突然这样说,但谢长鱼还是望向了楼顶的人。
“玄乙跟我走。”
娘子别跑:捡个妖夫来种田
此时已不是装腔隐瞒的时候,她不允许自己的人有任何差池。飞身再次跃到楼上。
玄乙看向江宴,不知为何,他对于隋大人刚刚的话异常熟悉。
“果然是你。”江宴说了一句便追了上去,玄乙只得跟在身后。
唐门的禁制不是虚设,谢长鱼将将站稳,一道血光自眼前滑过,她伸手拉住月引,血印打在了她的手上。
“小心!”江宴的声音自身后响起,但为时已晚,禁制只此一道,被击中者必将失去意识。
谢长鱼拔出长剑刺向江宴。
虽没有想到禁制符会击错人,但是如今在那个女人身上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此时的月流早就失血过多勉强应战,他转动脑袋,月引没有除掉,月流还有其他用处。
玄衣男子示意眼神,身边的唐门弟子将她从已经没有很强战斗力的活尸中拉了出来。
一团雾气升起,唐门人全部消失。
而随着男人的走远,谢长鱼似是被卸了精力,瞬间瘫软在地。
月引想要上前拉住,犹豫了一下还是转身飞走了。
“站住。”玄乙想要追去,却被江宴拦住。
“别追了,先救她。”
看着眼前的男人,不,此时应该说是女人了,江宴眼中恨不得穿出万剑,教训她一番。
在庙里的赵以州自然不知发生的这些事情,他站在门口张望,嘴上喋喋不休。
“你说这么久了,隋兄不会是有事吧?”不知何时,他居然对隋辩如此称呼了。
“要不我们去看看你吧?”
“还是算了,那你去吧?”
看着这个赵大人走来走去,玄墨甚是烦躁。
“麻烦赵大人能够安静一些,若是有需要,我家丞相自会与我发信号的。”
若不是自己的身份不允许,他一定会将眼前这人捆绑起来。
而正在两人互相挤兑的时候,一道短哨声自天空响起。
玄墨知道这是丞相在召唤他,如此紧急,看来真是出事了。
他急忙走出门,却被身后的赵以州拉住。
“是不是出事了?你看我说会有事吧。”
见他拉扯自己,玄墨无奈只能将赵以州抗在肩头飞了出去。
万幸这道唐门的禁制是打到谢长鱼的手上,她手指灵活江宴用内力封住她的手臂气脉暂时不会有太大危险。
活尸已经躺了校场上,阁楼处也空无一人,江宴将谢长鱼放到床上便走出屋子,站在廊庭处向下望。
随即便看到扛着赵以州气喘吁吁跑到下面的玄墨。
身边玄乙的脸部抽搐了一下。
见丞相已经站在楼顶,玄墨扔下赵以州飞了上去。
“哎哟!我说你怎么能这样对我。”赵以州被摔的很重,捂着自己的屁股发泄着疼痛。
玄墨立于墙头。
“大人!”他拱了拱手余光看向玄乙的表情,这严肃的神色,果然是出事了。
“嗯,想将下面的尸体处理了,然后找到月引。”这个确实是个繁重的任务,活尸还好处理,月引,这要他去哪里找。
江宴对床上的女人是一肚子怨气,只能将火气撒到玄墨的身上,他也实在无辜,什么都不知道就做了冤大头。
“是,属下这就去办。”
做不做得到都要去做,这就是身为江家护卫的责任与义务。
赵以州终于爬了上来。
“实在不是我太胖,分明是他刚刚摔倒我实在太疼了。”将要继续说下去,他便在楼梯口撞上了江宴肃杀的表情。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此时的氛围着实冰冷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