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妖女哪裡逃 起點-第一九八章 春風得意馬蹄疾推薦

妖女哪裡逃
小說推薦妖女哪裡逃妖女哪里逃
彭富来口中的左游徼,名叫左春,是新近调入李轩麾下的五位伏魔游徼之一。这位虽然也很年轻,二十多岁,却已是开了第二门,四重楼境的武修了。
难得的是这位除精明干练之外,还锐气十足,精力旺盛。夫子庙过往的陈年旧案,倒有三成是被这位接手了过去。
李轩本来正身贴着身子,很认真的教乐芊芊用一式‘举火撩天’,闻言之后,他不禁皱起了眉,神色凝重的把手从乐芊芊的腋下三寸部位放开:“左游徼栽了?他那一队的人没事吧?有没有死伤?”
“栽了!人倒是没事。”彭富来的神色略显复杂:“不过情况也很糟糕,你过去看看就知道了,出事的地方,就在南京贡院。”
南京贡院与夫子庙毗邻,所以也在李轩的辖区。
千面魔妃:十世轮回
“把张岳,罗烟,李大陆都叫上。”李轩当即启动了旁边蹲着的‘伏魔金刚’,同时脚步匆匆的往大门方向行去。他一边走,一边将那‘夔牛夜光甲’与‘六道伏魔甲’往身上套。
——之前为方便教乐芊芊练剑,这两套甲都被他取了下来。
而等到他们骑着地行龙,来到南京贡院前的街道。就见贡院的对面酒楼上,赫然挂着几个人。
李轩仔细注目,发现那正是左春那一队人,都是双手反绑着,被吊在屋檐下。
而那几位伏魔巡检虽是面色苍白,可大体还是无恙的,神气完备,身上也没什么伤口。
唯独左游徼脸色涨红一片,显然是为自身的处境羞愤无比。
在这酒楼之下,则有大群的百姓围观看热闹,朝着楼上挂着的几人指指点点。
李轩脸色不由一黑:“这是谁做的,究竟怎么回事?”
他下意识的就以为是江湖同道所为,这是要踩他们六道司的脸吗?
又或者是针对他李轩?他这伏魔都尉上任才刚三日。
星空霸神
“据说是一只宅鬼。”
彭富来的神色古怪:“之前是酒楼的老板来报案,说他们家的碗碟无故打碎了好几十个,酒缸也无缘无故的破损,还有好几位店小二踩到油滑到,有客人听到楼上有人跑来跑去。左游徼接到报案之后,在我这里报备过就前往这酒楼调查,然后就这样了。”
“宅鬼?”跟过来的张岳不禁错愕道:“宅鬼可没法把他们吊起来。”
宅鬼是一种常见的鬼类,他们不伤人,只喜欢恶作剧,让人的住宅不得安宁。如飞碗飞碟,让东西移位或丢失,或让人走路摔跟头等等,更有甚者,将人的头发剃光,或者在人睡觉时压在人的身上,也就是所谓的鬼压床。总之就是层出不穷地搞恶作剧,通过各种手段逼走主人,让房子荒废,成为宅鬼的居所。
可也正因宅鬼不伤人,所以一般都很弱,三重楼境基本就是它们的极限了。
战天神皇 独孤小杜
李轩则蹙着眉,打开了他的护道天眼,往楼内方向观望。然后他就微微蹙眉:“还真有鬼!实力可能很强。”
大夏纪 博耀
这酒楼内孽力倒是没有多少,却阴气浓郁——这符合宅鬼的特征,可这阴气,未免阴郁得过分。
乐芊芊也用‘小神眼观’在观望,她的柳眉微蹙:“这阴气应该只是外溢的部分,其本体应该非常强大,可能已到了第三门。都尉大人您务必小心,宅鬼不依靠恶孽,所以基本没有突破第三门的可能,可如果突破了,那便是等同于道家阴神的存在。”
阴神,指的还未还阳的神魄,也可作为元婴的代称。
“李大陆!”
李轩唤着他的长随:“你先上去将他们接下来。”
这次升任都尉,李轩将李大陆也塞入到了六道司里面,当了一位光荣的伏魔巡检,同时领着诚意伯府与六道司两份薪水。
不过李大陆的修为也足够了,这家伙虽然没有顶级的资质,可修的却是顶尖功法,很快就可突破到第五重楼,最近在给李轩当人桩的经历中,也逐渐摸到了‘势’的门槛,实力比绝大多数伏魔游徼还强不少。
加上这位身家清白,来历可靠,所以上面很干脆的就给了他一个力士的身份,连三个月的见习期没有。
“遵都尉大人命!”李大陆大声领命,然后整个人如大鹏一样飞空而起,往那四层楼高的屋檐飞去。他很快就抵达左春几人身前,可就在李大陆伸手准备给几人解开绳索的时候,他的眼前一个恍惚,然后就也被双手捆绑,吊挂在了屋檐上。
“诶?”李大陆眨了眨眼,一时间都搞不清楚情况。
下面的几人则同时皱眉,彭富来眼神疑惑的看着身边的几位:“你们看清楚了没有?”
张岳微一摇头,罗烟神色平淡,乐芊芊则是一阵发愣:“刚才似乎是幻术?一种很高明的障眼法。”
她那特殊血脉增幅的神眼观,竟然也没看清楚其中的究竟。
李轩则凝着眉头,若有所思。他刚才倒是看清楚了,那似乎是一条木藤?
可宅鬼的能力,不是以风系为主?没听说过它们掌握有木系的能力。难道说,修为层次更高的宅鬼,能力额外不同些?
此时马成功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怎么样?能处理吗?”
李轩往声音的来处回眸,发现马成功正与一个女子肩并肩的策骑而至。
仔细看的话,会发现两人的身上绑着许多丝线,两人手连着手,膝盖牵着膝盖。身体所有能活动的部位,都彼此联系着。
此外不知何故,马成功是一脸的青肿,也不知是在哪里伤到的。
李轩认出那女子,正是马成功的妻子秦若,不由剑眉微扬:“你们这是,练习正反阴阳天击地合战法?”
“没错,按照总管大人教授的方法,在培养默契呢。”
马成功已经策骑在李轩身侧停下,他神色得意的从地行龙上跃了下来:“整个朱雀堂,就没人比我与若儿更有默契了,我觉得那十个大功,已是我马成功的囊中之物~哎哟!”
可能是他发力稍微猛了一点,秦若那边又是从另一个方向下马。秦若的娇躯被他直接扯到摔在了地上,然后因秦若的发力挣扎,两个人最后都滚在了地上,被那些丝线缠成了一团,面对面的大眼瞪小眼。
彭富来见了之后,不禁用手去遮了眼睛:“喂喂!这可是大街上,那么多小孩看着呢。”
李轩则觉好笑,他拔出腰刀,正准备走过去给两人解开丝线。马成功却吼道:“别!别!别!这线不能断,总管说了,这些线完好一天,堂里面就奖励纹银千两,养气丹三颗。坚持十天,奖励翻倍,可别坏了我的好事。”
李轩等人没奈何,不得不花了将近半刻时间,才让他们从那些丝线中脱身。
再然后,众人只听‘啪’,‘啪’,‘啪’的三声响,他们总算知道马成功脸上的青肿,究竟是从哪来的了。
李轩强忍着笑:“马都尉你是来帮忙的?”
“不是,奉校尉大人之命,给你掠阵。这是你任都尉的第一个案件,不能出岔子。”
马成功略有些尴尬的捂着脸,同时神色复杂的看着李轩:“你这家伙,可真让人艳羡。这才多久?两三个月时间,就快爬到我头上了!要是去年你也能这么努力,如今我只怕就得叫你校尉大人。”
李轩则斜睨着他:“马头你如今不也领着‘伏魔校尉’的薪俸待遇?是你自己不给力,没能跨入第三门,否则现在,早就是一都之主了。”
唐 朝 好 男人
马成功闻言一乐,眼咪咪的笑道:“不急,不急!我这修为,还得压一阵,我如今虽初步领悟了武意,却还没能够完全掌握由风生雷之法。只有根基扎实了,入第三门时凝练的金身品质才高。这可多亏了谦之你。”
对于李轩,马成功还是很感激的。作为李轩的直属上司,他也拿了不少功勋,如今不但将缺失的观想法补全,也累计到了足够升职校尉的资历,如今前途一片大好。
“马头你昔日也对我照应良多。”
李轩说完这句,就领着他的‘伏魔金刚’,龙骧虎步般往酒楼里面走去:“那么屋檐上的几位,就麻烦马头你帮忙照看。其余人等,都随我来。”
马成功的妻子秦若看着这几人的背影,眼神却有些担忧:“这酒楼里面,可是藏着一只七重楼境的恶灵。就这几位,可别都栽在里面。”
马成功却一声嗤笑:“你可别小瞧了他们,如果只以战力而论,李轩这一个小队,就可直接挑了我老马的那一旗。尤其是李轩,加上他那尊机关傀儡,如今便是正面与七重楼境对敌,也是胜多败少。”
秦若不由扬眉,不敢置信的看着马成功。
而此时在酒楼之内的最顶层,玄尘道人正背负着手,眼神冷厉而又期待的看着下方的李轩一行人。
他的好友龙睿,则兴致勃勃的看着这一幕:“还真如了你的意,人已进来了。不过道友你这举动,可是大大的得罪了六道司,后续的手尾只怕不好处理。”
“事后我就去朱雀堂负荆请罪,任打任罚。”
玄尘一身轻哼:“我有分寸,只是试一试他的人品能耐,看看这位的深浅。若还是一个轻薄无形的浪荡子,那么哪怕从此被我师妹憎恨厌恶,我也不容许此人再接近师妹。“
随着李轩等人进入楼内,他也一个拂袖,消失在这顶层的阁楼:“好友你只管看戏便是。”
龙睿则‘啧’了一声,心想那李轩一身的浩然正气,已经浓郁了到化虹的境地,这人品又能差到哪去?
之前的玄尘,何等光风霁月的人物,一旦被心魔情绪所迷,整个就变了一个人.
这‘试深浅’之语是假,想要给李轩难堪才是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