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ltn火熱都市异能 穿越從武當開始 線上看-第二十一章.臭雞蛋讀書-b79vg

Posted by on 17 8 月, 2020


穿越從武當開始
小說推薦穿越從武當開始
陆植一路闯入宅邸大堂之中,那封君老妇人正好在大堂之中等候虎妖回返,却是正好撞上了一路闯进来的陆植。
“你?!”见到陆植强闯进来,那老妇人不禁惊怒交加,一下子从太师椅上站了起来,竟下意识的心中一慌,想要朝后堂退去。
好在她身旁的那两个狸丫鬟及时的扶住了她,这才让她心中稍安,心中的那股恐慌之意渐渐平复了下来。
“你这野道士!竟然敢强闯进这里来!”
陆植随手将那虎妖扔到了大堂一角,说道:“不是封君老夫人要抓贫道到此的吗?不用老夫人动手,贫道自己就来了。”
那老妇人瞬间气得手都抖了起来,指着陆植颤颤巍巍的说不出话来。
“你..你!当真可恶!你可知道这是何地?岂是你这等野道士能够擅闯的?!”
陆植只是面色淡淡的看着那老妇人,半饷之后,才语气冷漠的说道:“你这凶横老妇,都到此时了,居然还这样一幅高高在上的模样吗?”
“贫道本不愿意与你纠缠什么,但你这老妇却是凶蛮专横,设下毒计陷阱,欲要加害贫道…既如此的话,贫道打上门来也是应有之意。”
“莫不是你还以为,这世间之事还非得尽是如你所意,能任由你肆意蛮横胡为,别人却不能反抗的吗?岂不知,天下哪有如此之理?”
“别人畏惧你那所谓的封君身份,但贫道却是百无禁忌,今日,免不了要你了解清算因果!”
感受到陆植语气中那股毫不掩饰的敌意,仿佛视这天下的规矩权柄全如无物一般,那老妇人终于慌了。
“你这野道士,想要干什么?!”
“这要看老夫人你了,若是你今日能给贫道一个满意的交代,那贫道自然转身离去,但若是你还以为能够高高在上的话,那说不得贫道便要无礼了!”
“你..反了!反了!老身可是先皇封赦的封君!老夫的丈夫乃是这广平县的城隍之尊!你竟敢如此放肆!就不怕天诛地灭吗?!”
城隍?陆植挑了挑眉,转头往那宅邸深处望了一眼,怪不得呢,怪不得此地会衍生出这一方神域,怪不得广平县中的那些异类精怪们,会如此敬畏听从这老妇人的话。
但…那位城隍的情况,似乎有些不妙啊,从踏入此地起,陆植便感觉到了丝丝红尘欲念在侵蚀着这方神域,那宅邸深处,更是时不时的溢散出几缕香火神力。
很显然,那位城隍大老爷早已经到了一个十分不妙的境地了。
先前已经说过,这大周朝经历了这些年的糜烂腐败,气运早已经呈现崩散之象,那红尘世间的香火之中,蕴含着的人心欲念,更是恶毒至极。
曾经那些被大周朝封赦的各地城隍土地们,都已经被反噬的或是陨落,或是只能苟延残喘了,哪还有什么神异。
若不然的话,这世间也不至于变成如今这般鬼魅横生,百鬼夜行的模样。
陆植瞥了一眼那老妇人,说道:“算了,贫道也不愿与你多言什么…老先生,既然你已经关注到了这边的情况,何不现身一叙?”
但那位城隍大老爷却是似乎不愿意现身与陆植交谈什么,只有一抹淡淡的金色神光从那后院之中激射而出,化作一道金色的利刃般,径直朝陆植飞刺而来!
“大胆凡人,竟敢忤逆亵渎神明,当诛!”
伴随着一声威严的宣告声,那金色的利刃瞬间命中了陆植的胸膛!
陆植面色不变,那金芒在命中他的瞬间,便爆散成点点金色的灵光消逝在了虚空之中,却是连他身上的道袍都不曾破开。
他不禁摇了摇头,说道:“贫道本以为,你生前乃是那大周朝的尚书,或许会是个饱学多才的大儒之士,却不想,也是个眼高于顶,高高在上之辈。”
也对,这老封君如此的做派,俨然一副‘老佛爷’的模样,若是那城隍当真忠义正直的话,也不会允许她如此做派了。
见‘神罚’之下,陆植竟毫发无伤,那城隍也愣住了。
而陆植也已经不想再与他们多浪费什么时间了,当即便抬手在虚空中虚划出一道道金色的轨迹,没入这神域之中,封禁其与外界的联系。
似乎是察觉到了一些什么,那城隍惊怒道:“你要做什么?!”
陆植也不理会,只是自顾自的划出道道符咒封禁此地,就让他们继续在这方逐渐崩溃的神域之中做那尊神美梦吧。
随着陆植最后一笔落下,眼前的环境骤然一变,重新回到了那现世的山涧祠堂之中,而那一方府邸神域,已经被陆植彻底封禁。
那城隍与那老妇人,毕竟是被大周朝封赦的存在,陆植也没准备直接朝他们动手,也免得被那大周气运反噬,纵然无惧,但能避免的麻烦,他自然也不愿意去沾染。
反正这大周朝也没几年了,再加上慈航普度那蜈蚣精在朝堂中作乱,用不了多久,这些人也免不了随同大周朝的崩灭而一同灭亡,没必要自己主动找上去。
毕竟大周气运的反噬倒是其次,万一要是那大周朝气运不争气,自己一头往陆植身上撞碎了,导致大周朝提前崩灭的话,那因果可就大了,陆植可不想背。
所以不是陆植畏惧那大周气运,纯粹是因为大周的气运如此已经稀薄的近乎于无了,陆植生怕自己一个不注意就直接给它崩灭了…毕竟谁都怕被那臭鸡蛋里的恶臭蛋清给沾到身上不是吗?
还是让慈航普度去背这崩灭国运的因果吧,反正他分属妖魔,也不怕天地憎厌。
不过,却是忘了把那头虎妖带出来了,让他也给封禁在里面了,但他与大周朝又扯不上什么联系,等那改天换日之际到来之时,神域崩溃,他自然也就能出来了…
看了一眼那已经毫无灵机的祠堂结庐,陆植摇了摇头,转身离开了此地。
离去不到两炷香的光景,陆植便再次回到了荒庙之中,并与辛家父女言说自己已将那老封君封禁,无需再担忧什么了。
辛家父女闻言,皆是心头震撼,那位老封君,居然真的如此轻易的便被封禁了起来?
虽然感觉一阵不真实,但两人心中都知晓,这定然是真的,父女两对视了一眼之后,都感觉松了一口气,如此一来的话,就不必再担忧那老封君会对他们家问罪追责了。
随后,陆植又与辛家父女畅谈了整整一夜,一边饮酒,一边交谈,直到第二天天明之时,陆植才又向两人告了别,再次启程北上。
“两位就不必再送贫道了,日后若有缘的话,自会有再聚之时。”
最后告别了一句之后,便见陆植身上腾起阵阵金光,下一瞬便化作了一道金虹,划过天空,消失在了那天际之中。
“陆植道长,保重!若是日后路经广平县,一定要来看看我啊。”辛十四娘冲着陆植离去的背影喊道。
直到彻底看不见陆植的背影之后,她才低下了脑袋,抬手摩挲着额头,暗自沉思。
陆植临行之前,曾以一阳指灌顶之法,在她神魂之中留下了数篇道经,以及一篇狐族的修炼之法,也算是对她的善良灵性,回应的几分福报。
那篇修炼之法,可是九尾天狐小白的修炼了千年的狐族秘法,练到高深之处,便可化作那九尾天狐之身,拥有无数神异手段,不下于仙神。
而那数篇道经,虽不是修炼法门,但其中也蕴含有道家阐述的天地至理,持之以恒的修习下去,同样益处匪浅,可得修行正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