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左道傾天 起點-第一百四十三章 兄弟各有機緣,多多已是孤軍

左道傾天
小說推薦左道傾天左道倾天
更后方,李成龙,龙雨生等人仍在抓紧时间历练精进,最大限度的消化这段时间以来所得到的资源,而每个人的战力,呈现出突飞猛进的态势。
包括之前战力最弱的雨嫣儿,现在即便是对上孟长军郝汉等人的联手对战,仍是不落下风,久战更可胜之!
同学之间的差距,正在以显而易见的态势逐步拉开。
对于这种情况,文行天与叶长青等人都是有些遗憾,但是却也无可奈何;他们都清楚,在天才的成长过程中,必然会有不同的机遇,而天才的路上,同行者往往很少。
一起起步的人,必然有无数的人逐渐的掉队。
这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相比较于孟长军郝汉等人越来越跟不上李成龙一干人等的进度,另一个女孩子甄飘飘,她的修炼进度虽然还比不上李成龙等人,却并没有被拉下太远,至少是处在可以追赶的范畴之内!
更让人叹为观止的,还是这姑娘的修炼刻苦劲,当真是去到了一个让所有男人都要为之惭愧的地步。
每一天,都是以最极端,最拼命的态势修炼,战斗。
她之历练,尽都是那些异常凶险的任务,不断的外出,不断的战斗,身上的伤痕,一道道的增加,而其本身气息,亦是越来越见凌厉。
其最初进入潜龙高武的时候,那种娇弱的大家小姐样子,早已经完全不见,荡然无存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沉默寡言的凌厉,锐不可当的犀利!
对待别人的态度也越来越显冷漠;一天到晚就是修炼,真真是豁出命来精进提升,甚至每天晚上,直接用打坐来代替了休眠。
让自己的身体经脉,始终处在高强度的吸收灵力状态之中。
而促成她这样做的根本原因,就只是因为一句话。
“你会被掉队的,一旦掉队,你就看也看不到了!”
所以甄飘飘豁出性命的追赶进度,她不想掉队,一旦掉队,就再也追不上了!
这天晚上。
甄飘飘有些迟疑的接过高巧儿送过来的修炼资源,还有一只精致的小瓶子,那小瓶子里面有两滴特异物事!
那是已经絶传人间不知多少岁月的梦幻逸品——月桂之蜜!
是真真正正,天上难找,人间难寻,花再多钱都买不到的好东西!
终于,甄飘飘忍不住问了出来:“巧儿姐,为何如此帮我?”
这个问题,在甄飘飘心里,已经盘旋了许久。
高巧儿,现在作为丰海城新贵,即便在左小多团体之中,也是实打实的实权人物,仅次于左小多集团二号人物李成龙的存在;为何要处处照顾自己?
盛世豪宠:傲娇夫人太任性 落尘携殇
秘籍,战法,战法,步法,资源……对于自己,尽都是毫不吝啬的供给。
只要是高巧儿有的,能够得到的,她都会分给甄飘飘一份。
甄飘飘一直不明白。高巧儿这么做,乃是什么原因!
如果高巧儿是个男人,她或者会怀疑高巧儿的动机,是不是在追求自己?!但高巧儿却是个女人。
而且,就算是男人追求自己,能够一次性给出两滴月桂之蜜,这手笔,也是实在太大了!
这样子的人情,甄飘飘感觉自己,还不起!
最强花都狂少
今天,这一刻,她终于问出来这个问题,已经盘桓在她心头好一阵子的问题。
“为什么这么做?”
高巧儿对这个情理之中意料之内的问题,仍自明显的怔忡了一下。
思索了良久之后,高巧儿才终于绽现出一抹苦涩的笑容,幽幽道:“或许,是不想让我自己……那么孤单寂寞吧。”
不想让自己孤单寂寞?
她孤单吗?
寂寞吗?
甄飘飘可从来都没有发现高巧儿有什么寂寞,相反,高巧儿每一天都过得非常充实,与自己一样,几乎没有停歇的时候。
她对这句话,似懂非懂,但高巧儿明显不愿意再多说什么,这番交流,只能在此中止。
“谢谢巧儿姐。”
“加油!无论如何,修炼进度都不要停歇,努力追上来,努力跟上我们这些人的脚步!”高巧儿鼓励的道。
“明白!”
甄飘飘深深吸一口气:“我已经,突破御神了,压制了九次!”她的眼睛里,在闪着光:“巧儿姐,我一定不会落下太远的。”
“继续加油!”
……
黑水之滨。
余莫言仗剑驰行,一剑将一头王级妖兽斩落脑袋,剑身之上流溢的浓郁煞气,几乎凝成了实质。
“杀戮之气……”
余莫言修炼着刚刚到手的功法,只感觉心中的煞气,越来越强烈,越来越见激荡。
仿佛已经上升到了……随时随地都渴求即时投身战场疯狂鏖战杀戮的那种地步。
似乎,只有生命的逝去,鲜血的喷溅,才能让他真正的激动起来。
独孤雁儿也在修炼,也在精进,亦步亦趋的跟随着余莫言。
随着两人的修为精进,气机感应,独孤雁儿身上的气息,也在一点一点的变得尖锐,变得锋利,原来的温柔温和,变得就只有在余莫言面前,才会出现,至少在外人看来,原来那个乖巧可爱温顺善良的女孩,已经完全蜕变,蜕变成了一件锋锐利器。
而且还在不断变得,越来越显凶戾,越来越是锋利,锋芒傲世,难有争锋。
独孤雁儿之所以由此变化,却是因为她是最先、最能感觉到余莫言变化的那个人,她没有选择阻止余莫言的变化,甚至都没有说一句。
而是立即随之一道变化。
经历了白头山之事后,独孤雁儿深深明白,当前乱世,生死存亡,只是一瞬之间。
不杀人就被人杀。
杀戮之气,煞气,于当前世情而言,未必就不是坏事。
既然你修炼这种功法,未来有可能成为魔星,那么,就由我和你一起修炼这套功法。
你若成圣,我便陪你,卫道天下。
你若成魔,我亦陪你,肆虐人间!
……
另一边。
李长明抱着铃铛睡醒过来,只感觉自己的大梦神功,之前的一梦当中,再度精进了一层,只是过程仍旧一如既往一般的稀里糊涂,咂咂嘴之余,仍旧是半点也不敢怠慢的继续修炼……
很快就又进入了物我两忘的状态之中,然后,又睡了过去……
……
轰隆隆,一片大山突兀的发生了山崩倾倒,满目尽是烟尘弥天。
在满目尘嚣告一段落,渐归平静之余,皮一宝仍旧以他平日里毫无存在感的态势,从一个断裂的洞口走出来。
他的面容仍旧朴实,仍旧大众脸,此刻漫步在山林之中,似乎整个人已经与周边的林木融为一体,彼此无间。
根本就不会有人察觉,这里居然还有个大活人在走动。
还有就是,他的手中已经没有了剑。
剑,已经断了,已经碎了,再也没得拿了。
此刻,在他的手上,在他掌中,乃是一张弓。
超級 保鏢
一张看起来很是古朴,不知道什么材质,且没有弓弦的弓。
乍一看过去,似乎是一件残次品,没有弓弦的弓,算得什么弓?!
但是皮一宝抱着这张弓,却如同抱着绝世宝贝一般,爱不释手,死活不肯放开。
只是,除了这张弓,他还有思念的人……
只见他出了山洞,飞上山巅,辨明了方向,一路向着丰海飞了过去……
好久没见他们了,真的好想念啊……
……
噗噗噗……
左小多灵猫剑如同狂风暴雨一般的剑光四射,无边倾泄,再度冲开了包围圈,之前围攻他的十几人,已经化为尸体,喷溅着鲜血,犹自没有来得及从空中落下,左小多却已经化作了一道闪电,急疾而去。
刚才的又一轮苦战,左小多已经用出自己的所有底蕴所有力量,将之尽数融在一起,接连跨越两个深谷,好似流星急驰一般的冲入了彼端的连绵丛林之中。
左小多的额头上,已经满是汗水,而经过连番追击,连番埋伏的他,此际终于突破到了快要接近赤阳山脉的位置。
左小多发挥了前所未有的谨慎,这一路上的闯关突破,所杀死的敌人早已不计其数,然而其间只要是稍有紧迫,左小多居然都不去收取空间戒指了。
至于需要废一番废话之后才能捞取到手的气运点,左小多更是连想都没有想过。
那个实在太奢侈了,现在一切以保命为主,可不是想东想西的时候。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日后自有大把的机会!
他竭力地控制着局面,绝不给任何敌人近身,更不会给敌人建立四面合围的机会,虽然不断遭遇袭击,但左小多始终稳得住,一触即走,绝不多留。
能够即时遁走的时候,哪怕有灭杀全部追兵的机会,也绝不恋战!
左小多自我感觉,这一路追杀下来,让自己的搏杀经验与人生感悟都是精进了不止一重,甚至后者精进的比前者还要更甚。
“什么是贪婪?小爷现在豁达得很。钱财算什么?气运点算什么?小爷不屑一顾……咳。”
“什么空间戒指,那就是身外之物,扔了就扔了,我一点都不心疼……咳!”
“一切以小命为主。嗯!!!”
“可是……好多好东西,都丢了……丢了……了……呜呜我的心……哈哈哈,那算得了什么?!我不屑一顾而已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