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踏星-第兩千五百八十八章 唯其主宰看書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踏星
化圣的湖泊蔓延出了无垢界,任何尸王一旦触碰湖泊,直接被溶解,看的无数人发寒。
祖境尸王不断后退,化圣冲入永恒族,湖泊蔓延,一心求死。
数日后,湖泊缩小近半,血红色染红了湖面。
石娇悲哀,“净湖,是化圣前辈最强的力量,前辈曾说净湖如同人的心灵,要一尘不染,无论它有何等威能,如今血染净湖,前辈,要走了”。
游腾等人握拳,亲眼看着湖泊不断缩小。
他们听到了祖境尸王的哀嚎,听到了化圣的狂笑,狂笑中压抑着痛苦还有绝望。
无垢界少有的平静下来,无数修炼者站在墙壁内外,遥望远方,一个个目光带着敬意,缓缓行礼。
又过去两天,从无垢界已经看不到永恒族尸王的踪迹,净湖溶解了无数尸王,将无休无止的战争暂时画上了句号,却也为他自己的人生画上了句号。
“成空”,一声厉吼,来自化圣。
所有人身体一震,骇然望着,远方,湖泊水流四散,裹挟着血水洒遍星空,洞穿星辰与无垢界墙壁,隐约间看到化圣身体四分五裂,在他身前,祖境尸王咆哮,以锤子不断砸落,每一下都砸在化圣头上,砸的他头颅粉碎,化圣也不甘示弱,双手死死抓住祖境尸王脖颈,祖境之力绽放最后的光华,“成–空”,仰天嘶吼,化圣爆发全部力量,令虚空完全陷入黑暗。
那种可怖的黑暗看的陆隐都心颤,那是连祖境都不想进入的无光之地。
化圣拼尽最后一身力量想要带着祖境尸王冲入那无边黑暗之内,但可惜,他的力量耗尽,祖境尸王半边身子粉碎,剩余半边身子逃离,尽管没死,短时间却也失去战力。
无垢界外,化圣的力量化作道道光束冲向轮回时空,冲向那高高在上之地,那里仿佛有一双眼睛看着。
石娇悲哀,行礼,“恭送化圣”。
其他人齐齐行礼,“恭送化圣”。
穿越之白狐 骄夏
“恭送化圣”。

无垢界下雨了,每一滴雨点都能感受到化圣临死前的不甘,那是他力量爆发的最后光华,带着极度的不甘完成圣之哀伤,在大天尊命令下赎罪,他可以死,却不想死,他直到最后都想找到成空,带着成空一起死,若非成空,屠双双不会背叛,不会让他戴罪。
成圣一辈子,最终却如此死亡,即便他是为人类战死,却也得不到应有的待遇,在轮回时空历史上,他只是一个完成圣之哀伤赎罪的可怜人。
无人说话,不管是无垢界那些修炼者还是陆隐等六方道场的人,此刻心中都压抑着一口气,想要吐出来,却又不知道如何吐。
仅仅因为一个屠双双,值得牺牲化圣吗?值吗?越是不值,越代表大天尊的不在乎,他根本不在乎化圣的命。
陆隐看着远方,祖境,明明是人类修炼的巅峰,即便实力有高有低,却也不该如此憋屈的死去,这种死亡与刘家老祖有何区别。
刘家老祖被四方天平污蔑,联手诛杀,而化圣因为屠双双一事被牵连,以死亡的方式赎罪,他们,是陆隐见过的最悲哀的祖境。
这就是轮回时空,这就是大天尊的意志,即便祖境都不可违抗。
这一刻,陆隐对轮回时空有了新的理解,这是一个看上去与始空间类似,却完全迥异于始空间的文明,如同星能,彼此无法相融。
怪不得虚向阴从虚五味那里听过,即便有可能,也不愿成为那三尊九圣,他们的力量,是不真实的。
陆隐怀疑即便到最后化圣想背叛人类投靠永恒族都做不到,因为他的力量,来自大天尊。
这样的祖境力量有何意义?
默哀了一炷香时间,石娇抬头,扫视六方道场众人,“化圣之位百年内必有人继承,你们努力修炼,争取百年内进入大天尊的眼中,尽可能得到化圣之位”。
如果是以前,众人必然兴奋,但现在不知道为什么,貌似那三尊九圣的位置没那么吸引人了。
陆隐不明白轮回时空带他们看这场悲壮有什么用意,是告诉他们可以争取化圣之位?还是告诉他们即便成了三尊九圣,依然在大天尊掌控之下?如此,为什么还要争取?
或许大天尊想表达的只有一个意思–古往今来,岁月星空,唯其主宰!
天才儿子笨蛋妈
返回六方道场,一个个沉默的散去,石娇特意找到陆隐,与他有了一番交谈,但这场交谈也很平淡。
在石娇看来,化圣之死给了陆隐很大刺激,她只能安慰陆隐,让他不要多想,并争取化圣之位。
陆隐望着石娇离去,整个轮回时空等于生活在大天尊一人之下,即便修炼到祖境依然如此,那么,那片时空还是时空吗?根本就是囚牢。
半个月后,陆续有人离开了六方道场,少清风,禾书,木沐,罗藏等人皆离开,他们在六方道场学不到什么了,如果想学更多,唯有进入六方会所在的时空,那牵扯的就不仅仅是文明融合那么简单。
陆隐在思考何时离开六方道场。
他把自己修为定的太低了,早日今日,当初被柯剑带去超时空的时候就应该把修为定在接近星使的程度,不过以他的年龄来看,那种修为还是很引人注目的。
少清风这些人哪个不是六方会天骄?他当初想的是低调,而今,想离开六方道场却也没那么简单。
木时空为什么还没反应?应该通过自己与虚月的比试看出什么了,连虚季都看出问题,他们不可能看不出,奇怪。
陆隐如今能做的只有等待,或许可以让自己的修为明面上突破一次大的,比如–顿悟?
平静的等待中,陆隐没等来木时空的争抢,却等来了一阵奇异的飘香,食物的香气,很香,香的让人垂涎欲滴。
自从踏上修炼之路,陆隐很少这么嘴馋食物的味道。
他顺着香气朝着一个方向走去,会是谁?竟然弄出了连他都忍不了的诱人香气?
很快,拨开草丛,陆隐看到草火燃烧,一个人背对着他烤着什么,香气正是从那个被烤的肉上散发出来。
“高端的食材往往只需要简单的烧烤,吃的就是食材原本的味道,滋滋,美”,沧桑的声音传出,来自背对陆隐的那个人。
陆隐转身就走,毫不犹豫,因为在看到那个人的一瞬间,大脑产生下意识的警兆,这种警兆出现过不止一次,每一次都给他带来生死危机,此人不简单,他连场域试探的想法都没有。
转过身的一刻,入眼,还是一个背影,以及那散发诱人香气的烤肉,什么时候?
陆隐回头,刚刚的地方只剩下一堆灰烬,瞳孔收缩,此人在一瞬间改变了方位,让他连反应都来不及,不可能,就算夏神机那些人都不可能让他连反应时间都没有,这个人?
“小家伙,你跑什么?”,背对着陆隐的人起身,拍了拍屁股,悠然自得的转动烤架,“心虚了?”。
陆隐神色如常,“晚辈玄七,参见前辈”。
33 日 索 情
转动的烤架发出滋滋的油花声,那人不知取出了什么洒在烤肉上,更加诱人的香气散发而出,陆隐不自觉吞咽口水,望向烤肉,这味道也太香了,不似人间的味道,明明是烤肉这种野性食物,为什么能发出超凡脱俗的味道?
“老夫,虚五味”,那人转动烤架,淡淡开口。
陆隐心一沉,再次行礼,“晚辈玄七,参见虚五味前辈”。
虚五味依然背对陆隐,眼睛直勾勾盯着烤肉,“向阴那小子说你很有天赋,三番四次求我看看你,嗯,不枉费他一片苦心,你确实很有天赋”。
陆隐没有插言,静静听着。
“能在他面前隐藏实力,除了极强者,应该无人看穿你,这份天赋,少见”,说到这里,虚五味回头看向陆隐,这是一位老者,面貌沧桑,目光却很清明,清明到一眼仿佛看穿了陆隐所有。
陆隐心再次下沉,果然瞒不住此人,祖境有强有弱,这个虚五味绝对是最顶级的,至少是九山八海层次甚至更高,不过却达不到木先生的程度,否则他肯定能看出自己心脏处的力量,一旦看清,绝不是这种态度。
要知道,就连木先生都惊异于自己心脏处的力量,除非他修为远超木先生,但这是不可能的,随着木先生一次又一次出现,刷新了陆隐的认知,陆隐确信木先生绝对是大天尊那个层次的强者,否则也说不出大天尊不对他动手的话。
虚五味再强也不会超越大天尊吧。
“隐瞒修为,加入六方道场,我第一个猜测就是你是永恒族暗子”,虚五味淡淡道,说着,目光再次看向烤肉,在他眼里,陆隐无论做了什么都没有这块烤肉重要。
陆隐心顿时提了起来,“前辈,晚辈绝不是永恒族暗子”。
虚五味抬手阻止陆隐说话,凑近烤肉,闻了闻,“香气不对,烤焦了?也不对,调料没放对,我想想,想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