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言情小說 《末日螢火》-第一百二十五章 煉獄破局推薦

末日螢火
小說推薦末日螢火末日萤火
利爪和长刀不住交拼,陈凌风硬生生的从围过来的兽群中撕出了一条口子。
“呀!”安娜对比起陈凌风和梅莉亚战斗力稍弱,自保已属困难,更不用说突围了,没有迈出几步便被从旁边冲过来的撕裂者抓住。
撕裂者瞪着血红的双眼,一手抓起安娜,另一只手猛的向前挥出,利爪眼见就要洞穿她的胸口。
“咻”梅莉亚手中缠着丝线的匕首快速飞出,匕首在抓住安娜的撕裂者手臂上绕了几圈,随即收紧。
梅莉亚使劲拉住丝线,让安娜躲过一劫。接着,她继续收紧,如同剃刀般锋利的特制丝线生生将撕裂者的手臂切了下来。
鲜血从断掉的手臂处喷出,撕裂者痛苦的放下安娜,用手按住自己的伤口,不住哀嚎。
安娜借此机会,反转手里的长枪,枪尖从撕裂者的下颚插入,随即又从它的头上穿出,瞬间了结了这只凶猛的异兽。
同伴的尸体仿佛激起了那些怪兽某种原始的本能,它们霎时间安静了下来,各自低下头从喉咙里发出沙哑的低吼,像是在相互交流着什么。
忽然,兽群又开始咆哮,但这一次它们并没有对自己的猎物发动攻击,而是冲向了同伴的尸体。
鲜血狂飙,躯体、内脏,实验室里立时开启了一场血腥而又疯狂的饕餮盛宴。
兽群在相互啃食,仿佛从人变为兽消耗了它们太多的能量,现在它们正跟随着自己内心最为原始的冲动,饥饿,需要进食,即使吃下去的是自己的同类也毫不在乎。
它们之所以会选择围猎,不是因为它们懂得协作,而是它们在等待,等待更多的狩猎机会,哪怕猎物就是它们的同伴。
吞咽、咀嚼,吃或是被吃,这才是兽群的信条。
陈凌风重新认识到了这些异兽的可怕,他也第一次明白了为何父亲想要竭尽一切去阻止自己种下的恶果。
又是几轮厮杀,三人身上都不同程度的受了些伤,撕裂者也接连倒下,但它们仍然具备数量上的优势,继续这样战斗下去,即使没被这些异兽杀死,三人最终也会因为力竭而亡。
“必须想想办法了,再这样下去,我们很快就会因为体力消耗过快而出现破绽的。”陈凌风护着两个女孩一边后退,一边格挡着扑过来的撕裂者。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一个办法, 或者说是个赌博。”梅莉亚一边应对着侧面的异兽,一边对陈凌风说道。
“你发现了什么?”
“你看右前方,中间一点的那只怪物,它和别的怪物有着明显的不同。”梅莉亚快速的给陈凌风递了个眼色。
陈凌风借着防守的间隙,快速的扫视了一遍梅莉亚所说的位置,很快他便发现了那只不一样的怪物。
这只撕裂者体型比其他撕裂者稍大,不仔细看根本分辨不出来,但最为明显的差别在它的胸口,深黑色的皮肤上刻着一个鲜红色的罗马数字“XIII”。
“那个数字一定代表着某种意义。”陈凌风对身后的梅莉亚说道。
“我和你想的一样,而且刚才我对那只怪物掷出匕首时,在它旁边的怪物立刻挤了过来替它挡下了攻击。
我猜想很可能那是医生给这批克隆体标注的记号,这只怪物或许正是兽群的头狼,若是能将它击杀的话,很可能形势会对我们有利。”
“让我去试一下就知道了,保护好安娜。”陈凌风听了梅莉亚的猜想,即刻按下星痕,弹开袭至身前的异兽,朝着那只胸前刻着符号的撕裂者冲了过去。
陈凌风紧握长刀,刀身上立刻泛起落雷的电芒,艰难的自兽群中冲杀出一条血路,奔着那只特别的撕裂者斩去。
可没等陈凌风靠近,站在那只刻着符号的撕裂者旁边的异兽像是护卫一般快速的围了过来,用它们的身体筑起了一道屏障,硬是将他的进攻拦截了下来。
很快,更多的撕裂者向陈凌风围拢过来,他急速抽回扎进异兽身体里的长刀,赶在它们收缩阻隔之前脱出了包围圈。
“看来和你说的一样,那些家伙在刻意保护那只特别的怪物。
可是它们收缩的实在是太快,凭现在这样根本没办法冲的进去,我需要速度,速度……!”陈凌风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他拉着两个女孩,退到了实验室的一角,暂时争取到了短暂的喘息空间。
“要想突破它们的包围圈,我需要更快的速度,你手里的丝线能将安娜的长枪抡起来吗?”陈凌风说出了一个连他自己也很难相信的想法。
三人快速的沟通了几句,两个女孩的脸上皆是露出不置可否的表情。
“你确定这个办法可行吗?”梅莉亚听完陈凌风的计划,还是感到不敢相信。
“眼下也没有时间给我们犹豫了,试一试吧。”陈凌风重新将星痕收回鞘内,再次朝着那只撕裂者冲了过去。
“娜娜,把长枪给我。”梅莉亚也来不及细想,立刻依照陈凌风所说,取出一把匕首,绑在了安娜的长枪上。
梅莉亚灵活的操纵着手里的丝线,长枪也即刻拔地而起,开始不停的旋转,速度也越来越快。
长枪达到极限的旋转速度后,梅莉亚抖动手指,将缠住枪身的丝线收了回来,长枪顿时如同出膛的炮弹一般,笔直的往前飞去。
陈凌风耳边传来尖锐的空气摩擦的声音,他即刻转身避过高速飞行的长枪,在枪身快要脱离他身侧的一刹,星痕出鞘,毫厘不差的劈中枪柄末梢,长枪立刻打横,高速旋转着扎进了兽群。
长枪如同绞肉机一般旋转着将围拢过来的异兽撕成了碎片,陈凌风急速点地,紧跟着利刃开出的血路瞄准了那只特殊的猎物。
长枪一击所向披靡,陈凌风也借着这个机会终于冲到了那只刻着记号的撕裂者身前,双方猛烈对攻,长刀电闪雷鸣,须臾间已交拼了数次。
大罗金仙在都市
最终还是陈凌风更胜一筹,星痕苍蓝的雷电之力闪烁,刀锋抹过撕裂者的脖颈,长刀饮血,怪物也旋即化为了不会说话的尸体。
“呜”就像梅莉亚设想的一样,那只刻着记号的撕裂者果然是兽群的头狼,没有了它的领导,兽群即刻群龙无首,开始控制不住的低吼,无差别的进攻,相互厮杀,不再刻意对三人发动攻击。
借着兽群内乱的机会,三人采取逐个击破的策略,很快将实验室里的异兽尽数击杀。
兽血染红了地面、墙壁,黏稠的让人每前进一步,都会留下一个粘连的红色脚印。
实验室宛如血海一般,化为了现世的修罗地狱,浓重的血腥味冲的三人几欲作呕。
可是他们并没有时间喘息,因为隔着的那些透明棺材里,水流已注入了一半,萤火小队的队员们全都漂浮在了水里,随时都可能体力不支而永久的停止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