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小说 《走在爲愛奮鬥的路上》-第二一四章 孫琳結婚國鬆陪伴蘇雅分享

走在爲愛奮鬥的路上
小說推薦走在爲愛奮鬥的路上走在为爱奋斗的路上
很快孙琳的婚期到了,语舒就联系嘉悦他们,商量具体行动方案,大家在电话上沟通好了,准备提前三天开车去。
晚上语舒跟国松商量参加婚礼的事情,国松说他不想去,学校体育老师请假,他的课没有人顶,他跟孙琳也没有什么交情,他就不想去。语舒想了想就同意了,她说她一个人带两个孩子有些吃力,所以,她只想带思语去,国松说他在家里帮他妈妈带念舒,让语舒放心。
尽管语舒同意国松不去参加婚礼,但是,她的心中还是有些不舒服,又不好说什么。到了这一天,语舒同青梅、心雨、嘉悦、新宝、北森和子豪,一起开车去内蒙古,秀城集团这边的车全部由安保人员开,语舒的车由郭秘书亲自带个安保员开车,他自己坐在语舒车上,帮忙抱着思语。
语舒他们到了以后,黄正栋跑过来跟他们打招呼,欢迎大家来到草原。
语舒走出车,抬头就看见不远处的草原上布满牛羊,黄正栋指着这些牛羊说:“宋总裁,各位经理,你们看到的这些牛羊都是我们公司的,按照租用合同,我们的牧场应该抵达到这边的,因为,您的安排,我们退后了三十米。”语舒点头说很好。
语舒他们跟孙琳和关峰寒暄以后,就被请进各自上一次居住的房间洗漱和休息,语舒给思语洗了脸以后,自己也洗了洗。这时服务人员送来了茶水,语舒喝过茶,孙琳和关峰就来了,他们跟思语说了几句话,就请语舒吃饭。
吃过饭,语舒问黄正栋这里离畜牧业公司总部有多远,黄正栋笑着说:“直线距离六十五公里,道路距离九十多公里。”
语舒十分惊讶,她没有想到自己的畜牧业公司规模有这么大。她就说想去公司总部看看,孙琳劝她说时间有些来不及了,晚上不安全,语舒只好说不去了。
黄正栋告诉语舒,畜牧业公司的领导都过来了,怕吵着语舒没敢来孙林的马场,语舒就让黄正栋通知下去,让公司副经理以上的领导来这里开会,黄正栋赶忙通知下去,晚上七点多,二十七个正副经理全部来了,他们基本上没有见过总公司的三大主要领导,他们只听说是三大美女领导集体,见面后,他们才知道传言不虚。
他们都很紧张,由于屋里面坐不下,语舒就借孙琳的会议室开会,开会前,语舒、青梅和心雨一一同大家握手,向大家问好。语舒发表了热情洋溢的即兴演讲,她对大家表示了慰问,对公司取得的成绩给予了表扬,描述了畜牧业公司的美好前景。
大家受到鼓励,报以热烈的掌声,语舒最后宣布为了奖励大家辛勤的工作,总公司拿出三百万元钱奖励大家。大家又报以热烈的掌声,大家都说总裁做事大气。由于,语舒的原因,这些领导都留下来参加孙琳的婚礼。
散会后,孙琳告诉语舒,他们的婚礼现场布置在养马场,扎的都是蒙古包,她担心因为场面空旷,婚礼现场会冷清。
语舒笑着说:“不要紧,我们有员工,让靠近这里的工人来参加婚礼。”
她转身问黄正栋,靠近这里的员工有多少。黄正栋想了想说有两三千人。语舒就让调一千人年轻员工过来参加婚礼,同时强调一定做好组织管理,让公司调安保人员到场维护秩序,不要给公司丢脸,必须穿工作服。黄正栋答应后,就安排手下人去做安排。

第二天早上八点,语舒带领秀城集团领导和朋友到达婚礼现场,当地的领导也都来参加婚礼,他们过来同语舒他们打招呼,欢迎他们的到来。语舒他们就按礼仪小姐的引导坐到主观礼台位置上。
九点钟,畜牧业公司员工两人一排整齐的走进了婚礼场。语舒看见她的员工自带马扎,队列整齐,她感到非常满意,黄正栋是她一手提拔起来的技术型领导,所以,她看到畜牧业公司发展壮大,她就很自豪。
十点钟,婚礼正式开始,语舒仍然是主婚人,她宣布了婚礼正式开始,表示了祝福以后,就回到座位上。婚礼一项项进行,婚礼结束后,是各类蒙古族传统的一些节目。最让语舒感兴趣的是女子摔跤,它充分体现了蒙古人的豪爽。
婚礼结束已经是下午三点多,思语已经打呵欠了。这时候,国松打来电话,他同语舒聊了一会儿婚礼情况,同思语聊了几句,他还不挂电话,语舒就知道他有事,就笑着说:“国松,你是不是有事情?”
话筒就传来苏雅的笑声,她大声说:“他想跟我出去玩,又不敢跟你说!”语舒一下就笑了,问他们想去哪里玩。
国松就说苏雅他们学校组织他们去上海,跟上海艺术学院搞校际交流演出,她邀请我一起去,我不想去呢。”
语舒笑着故意说:“你不想去,就不去呗!”
苏雅笑着说:“姐姐,你别听他说不想去,刚才还在说自己想去,就怕姐姐不允许呢!我不喜欢哥哥了,一点儿男子汉的担当都没有。”
语舒笑着问国松:“国松,我再问你一次,你想不想去?”
国松笑着说:“我就是想看看妹妹他们的艺术节。”
语舒让苏雅接电话,苏雅接过电话,语舒说:“苏雅,我可以让你哥哥陪你去,我可告诉你,你哥哥可是姐姐的丈夫,希望他好好的陪你去,好好的回来,你懂不懂?”
苏雅嘿嘿地笑着说:“姐姐,我懂的,一定让他完美的回来。”语舒笑着挂断了电话。
语舒想了想,就给郭秘书打电话,要他马上派两个得力安保人员暗中跟随国松,保护国松,郭秘书答应后,马上给北京总部保安处打电话安排人手,去保护国松,又给杭州保安处打电话,让他们派出四个人,开三辆车去上海,跟到达上海的安保人员汇合,共同完成安保任务。
这里刚安排好,总公司广告部经理给语舒打来电话,说是赵董事长要他派四个人的摄制组跟他去南方拍摄苏雅艺术节表演,请示怎么办。
语舒笑着说:“按赵董事长安排去做,今后赵董事长安排你们做什么,你们执行就可以了,不用请示我。”语舒一听国松还要带着摄制组,心里就放松多了。
语舒这里有些不放心,心里有些不舒服,苏雅还不满意了,她嫌弃地对国松说:“你看看你们两口子,一个小气,一个没有男子汉气。”
国松就不高兴了,大声地说:“你再这样说,我就不理你了,你借走的是她的丈夫,我是抛下自己的妻子跟你跑了,你懂不懂,我的大小姐,你将来结婚了,会有这么大气吗?你就知足吧!”
苏雅电话中邀请国松,国松说要带课,忙不过来,不想陪她去,她就专门到学校来当面跟国松软磨硬泡,所以,是在国松办公室打的电话。
苏雅听国松这样说,就低下了头,默默地走近国松,坐到国松大腿上,双手搂着国松的脖子说:“可是,人家也是真心喜欢你,不知道多少人想陪我去呢!我们系主任,你知道我们舞蹈系老师和领导都很年轻,他一直很喜欢我,而这一次,就是他带队,告诉他我有男朋友了,他不相信,我让你陪我,就是让他知难而退,还有好多男生追求我,我都一一拒绝了,为你坚守,也很不容易呢!”
国松摸摸她的头和脸蛋,笑着说:“我知道,可是,我就是喜欢你,一想到有一天你会找男朋友,会跟人结婚,我的心就痛。”
苏雅笑着说:“哎呀,我知道你喜欢我,我不会找男朋友,更不会跟别人结婚,你已经住在我心中了!”国松一句话也不说,紧紧地抱住苏雅,用牙齿轻轻地咬着苏雅粉嫩的耳垂。苏雅静静的享受这种幸福,国松的气息吹在她的耳朵上痒痒的,苏雅终于忍不住了,一下就笑起来了,就站起来说:“好啦!你不用心痛,反正我也跑不了,你好好做准备吧!我回学校了。“她转身就走了。
爱情真是个奇妙的东西,苏雅一直在贵族学校学习,受到良好的教育,向来心气高傲,一般男孩子都不放在眼里,从小她就隐约地知道她父亲有情人,只是迫于她母亲的威严,没有敢公开化,所以,她自小特别看不起第三者,尤其是小三儿,但是,她见到国松以后,一切发生了改变,她发现自己深深地爱上了国松,她特别瞧不起自己,所以,她故意想办法跟别的男孩子来往,想借此忘掉国松。所以,她网恋,她现实中跟男同学恋爱,结果都失败了,一旦看见国松,什么也顾不上了。
而且,她发现国松也深爱着自己,只要她跟男孩子来往,国松就非常生气,她就不再挣扎了,就这样跟国松爱着,若即若离。她这次让国松陪自己去参加艺术节,就是为了向国松表明她的态度,主要是不想让国松伤心,她现在看见国松开心,她就高兴;她看见国松伤心,她就痛苦,所以,她要好好表现,让国松快乐。
国松他们到了上海,就有杭州保安处派来的安保人员接他们,这时,国松才发现,动车上坐在他们身后的两个穿西服打领带的帅气的男人,原来是安保人员。苏雅不知道,其实,她母亲也给她派有安保人员,只是她没有发现。
舞蹈系主任原本打算乘这一次外出,好好的跟苏雅联络一下感情,没有想到,苏雅带着男朋友,摄制组,还有安保人员,弄了一大群人,下车苏雅就被接上小汽车,率先去了他们定的高档宾馆。他只好垂头丧气,怪自己条件太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