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jtt2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刺客之王-第五百一十一章 恨的盡頭(爲盟主散人葬三生賀)相伴-e091g

刺客之王
小說推薦刺客之王
金戈是堂堂黄金上阶强者,活了一千多年,战斗经验何等丰富。
他只是看到折扇破裂出一条缝隙,就知道不妙了。
江山如画扇这等神器,自成二维空间。神妙是神妙之极。
可这等空间神器,法则严密完整。一旦空间法则出现裂缝,二维空间就会露出巨大漏洞。
高玄话已经说的很明白,他要用剑硬破二维空间。
金戈原本是不信的,二维空间内成法则,高玄在里面能动用多少力量。
没想到的是,高玄手中剑器太霸道了。长剑一举就能引发无尽水系源力转化为汹涌剑光,其恢宏浩大剑势真有淹没星河之威。
结果,弘毅剑就硬生生斩破江山如画扇。
这对金戈造成了极大冲击和伤害。他大半力量都在江山如画扇上。
但他修为深厚,立即做好了准备,一伸手已经把惊神剑强夺过来。
金光瑶虽是惊神剑的剑主,对这柄剑器控制力度却很低。
简单点说,她只有这把剑的使用权。
金戈虽然不是剑主,在惊神剑上却有更高的权限。
事实上,他愿意的话,可以把七大恨刀夺过来。只是这把刀会严重损害人的灵魂。
金戈这种状态,拿着七大恨刀也难以发挥出威力。还不如让金光祖拿着。
至于金光瑶,金戈可就管不得她了。
惊神剑作为顶级神器,有着强大法则力量。
金戈一剑在手,立即催发惊神六法,六尊若有若无的神相金戈身后浮现出来。
惊神六法是以人六欲为根基,凝炼出六种神相。也就是六种剑法奥义。
有了惊神剑作为载体,人很容易就能抽取出六欲祭炼六神相。
金戈早年也用过惊神剑,此时催发六神相是得心应手。
六种神相分为不同颜色,其中白为生,黑为死,是金戈领悟最强两种神相。
其余四种神相,不过是辅助而已。
六个神相在惊神剑催发下,都是凝炼到极致剑光所化,站在金戈身边如同实质。
淹没星河的汹涌剑光,六个神相守护上下左右前后六方,把金戈完全护住。
金光祖也催发七大恨刀,深红刀光把无尽水色剑光分割开来。
金光瑶就比较惨了。她正全力催发惊神剑,怎么也想不到惊神剑会被夺走。
突然失去了最强剑器,金光瑶只能凭着自身力量和黄金奇物所化战甲保护自己。
汹涌浩荡的剑光,实际上却绵密之极。金光瑶只觉无数细微如针剑光从四面八方刺入。
黄金战甲虽然厚重,却迅速被剑光渗透。
这就好像穿着厚重铁甲游泳,不论铁甲如何严密,也挡不住水的渗透。
转眼之间,金光瑶浑身就被水色剑光浸透。不论她运转源力抵抗,也挡不住无孔不入的剑光。
高玄这一剑是他在二维世界里领悟的剑招:天河。
这一招没有别的,就是取天河席卷九天激荡星空的浩荡之势。
因为剑光一转,真的无远弗届,漫溢八方。
金光瑶虽然是中阶黄金,可在力量层面上和高玄差的太远了。
她失去了惊神剑,哪能和水天剑意对抗。被剑光一卷,很快就被剑光贯穿身体精神,整个人彻底被剑光封住。
甚至她的个人意识,都被剑光封住。
高玄在二维世界里没白待,他领悟到了二维法则的变化。虽然没有江山如画扇那样的奇物,可以剑光把人意识封印到二维层面却完全没问题。
本来可以随手杀掉金光瑶,但金戈把她剑器夺了,这让高玄看到了收服对方的可能。就先留对方一条命。
金光瑶真要不配合,再杀不迟。
高玄把金光瑶送到极其远的地方,就不再理会。
他手中弘毅剑一横,席卷星河的漫天剑光顿时消散。
催发六神相的金戈,催发七大恨刀的金光祖,也一起显露出来。
直到这个时候,远方观战的金家众多长老才看清楚情况。才发现高玄已经出来了。
再看金戈,老脸苍白如纸,眼中神光虽盛,却隐隐透着一股虚弱。
金光祖到是横眉立目,颇有胆气的样子。
众多金家长老却对金光祖没什么信心。这个族长本事是有的,可要说打架总觉得不太行。
拿着七大恨刀的金光祖,多少有点疯疯癫癫的意思。这更让众人没什么信心。
金光瑶消失了,众人觉得她肯定是死了。刚才那席卷一切的浩荡剑光,杀死一个黄金中阶一点也不夸张。
何况,惊神剑在金戈手里。
这些金家的长老都是人精。他们一看就明白了,一定是危急关头金戈抢走了惊神剑。
没有了绝顶神器,金光瑶肯定是死了。
众人都觉得金戈不太厚道。早这样的话,你自己拿着惊神剑就好了。何必带着金光瑶送死。
其实金光瑶这人做事缜密细心,能柔能刚,做事很有手段很有弹性。
金光瑶在家族中其颇有威望,人缘也比金光祖好多了。
看到金光瑶就这么死了,众多长老也是兔死狐悲。
堂堂黄金中阶强者,在关键时刻,也会被毫不犹豫的牺牲掉。众多长老当然的心有戚戚。
不过,惊神剑在金戈手里的确是更有用。至少,金戈还有赢的希望。
众多黄金长老其实都在犹豫,使用特殊力量,他们现在也能抵达战场。
只是,这群人都没有了拼命的勇气。
再说,江山如画扇都被高玄破了。他们过去又能帮的上什么忙?
没有顶级神器,高玄只要催发剑光,大多数长老就要当场被杀掉。
幸好,前方的金戈和金光祖也没有叫他们增援的意思。
金戈是知道家族长老都是废物,来了也不过是白白送死,起不到任何作用。
金光祖却是连续催发七大恨刀,脑子有点不清醒了。
他并不是失去神智,就像喝多了一样,思维变得简单。他现在脑子里都是熊熊战意,根本想不到要摇人。
金光祖对金戈说:“老祖,让我来战他!”
金戈冷冷瞥了眼金光祖,他注意到金光祖瞳孔已经一片赤红。心里更是鄙夷。
连七大恨刀都驾驭不了,反而要被七大恨刀的刀意影响。也是个废物。
不过,这时候有人上去和高玄硬磕也是好的。
他可以观察高玄的状态,再决定是战是逃还是彻底投降。
金戈可没什么精神洁癖,为了活命他都可以信奉邪神。为了活命,给高玄当狗腿子也没什么。
罗宾不就是跪的好,现在活的也不错。严格来说,现在罗宾是前所未有的风光。
众神星域最高元首,绝对的独裁。虽然上面还有个高玄,可高玄也不可能总盯着他。
金戈想到这里,突然又觉得投降好像是个最佳选项。
金光祖可不知道老头已经想着用什么姿态跪下求饶了,他斗志高昂,手中七大恨刀一指高玄:“那小子,来和我一战!”
他以手轻拂宽厚深红刀身,“一恨天无环,二恨地无把,三恨人间无敌手……”
“你这话自己信么?”
高玄有些好笑,金光祖明显被刀器自身所带刀意影响,整个人脑子都不清楚了,还敢在这和他放大话。
“小子,你什么都不懂。”
金光祖冷笑一声傲然说道:“七大恨刀最强之处就是要逆天而行。越是艰难危险,越是不可能,越能激发此刀威能。”
这一点金光祖到没说谎,七大恨刀特性就是遇挫于强。敌人越强大,越能激发七大恨刀的威力。
江山如画扇,惊神剑,虽然都是顶级神器。在威能上却要比七大恨刀差一层。
金光祖这一辈子都很顺利,几乎没遇到什么挫折。他也一直坚信自己是七大恨刀最好刀主。
只是没有机会施展此刀。这一次终于有机会动手,金光祖显得异常兴奋。
或者说,七大恨刀显得异常兴奋。作为战斗杀戮的武器,七大恨刀最喜欢就是残酷激烈的战斗。
可几千年来,真正能让它一展威能时候却非常少。
到了现在,金家面临的困境,也终于激活了七大恨刀深层刀意。
并不是七大恨刀有灵智,这其实都是由金光祖情绪状态决定的。
目睹高玄破开江山如画,金光祖由踌躇满志兴奋得意一下变成了震惊恐惧,心灵情绪起伏的非常厉害。
那个时候金光祖虽然被刀意控制,可还有理智,他自觉金家情况大大不妙。
正是这种剧烈的情绪起伏,真正激发了七大恨刀。
现在的金光祖,已经完全被七大恨刀所控制。
高玄发现金光祖反被刀器所驾驭,对这人又低看了几分。
堂堂中阶黄金强者,连自我意识都无法掌控。简直可悲。
“也好,就先杀你祭剑。”
高玄手中弘毅剑一转,明澈潋滟的剑光如涟漪般荡漾而起。
涟漪剑,水天剑第一式剑法,既有水的绵长,又有天的空明,水天结合的一抹灵动涟漪剑光,最为轻灵快疾。
这也是高玄领悟剑道至理的剑招。此刻他剑法更进一层,再次施展出来涟漪,潋滟流转剑光更是灵妙。
金光祖被刀意催发神智都不清醒了,他根本不管剑光变化,直接一刀猛斩过去。
看似随意的乱斩长刀,却正斩在弘毅剑上。
灵动的涟漪剑光,就这么被斩破。
高玄也是一惊,这一刀有点东西啊!
到不是金光祖厉害,而是这柄刀厉害。长刀斩落时自带必中法则。不论弘毅剑如何变化,这一刀就是必然命中弘毅剑。
七大恨刀上凶戾刀意,也刺的高玄神魂微微一痛。
要知道他神魂可是有六翼天蝉保护,面对神祇的神魂攻击都能稳守自保。
七大恨刀居然能伤到他的神魂,可见这一刀何等凶厉。
高玄当然知道七大恨刀很多信息,可这等神器,就是金家高层都不了解。他所了解的信息也都是比较简单。
说实话,七大恨刀真的让高玄有点意外了。但也只是有那么一点点意外。
金光祖作为刀主差的太远了。
刀剑交击,弘毅剑一转,七大恨刀就微微偏转出去。涟漪般剑光再闪,弘毅剑已经直刺入金光祖胸口。
湛然明净剑锋只是一个吞吐,已经摧毁了金光祖所有生机。
金光祖身上的生化战甲,在弘毅剑下如同薄纸。
观战的金戈脸色又是微变,他知道金光祖不是高玄对手,可一招就被击杀,这败的也太快了!
后方观战众多黄金长老们,都是脸色如土。
高玄破开江山如画扇,他们也只是觉得高玄特别厉害。至于这个厉害程度,他们就没什么清晰概念。
手握七大恨刀的金戈却一招被杀,这让众人一下对高玄力量有了清晰认识。
異形大戰鐵血戰士
高玄一剑击杀金光祖,本来想抽剑再杀金戈,却突然发现不对。
重剑的金光祖虽然身体生机尽数被摧毁,可七大恨刀上赤红刀光一闪,金光祖身体居然立即恢复如初。
而且,金光祖身上的源力层次明显翻倍了。
“嗯?”
高玄看向金戈:“你们家这把刀挺邪性!”
金戈手握惊神剑沉默不语。他可不想和高玄交流了。
不过,金光祖居然能把七大恨刀的不死七咒激发出来,也的确让他有点意外。
这样状态的金光祖,就真的很可怕了。
我們微笑著說 霜華月明
金戈心里也多了两分兴奋,有着不死七咒,金光祖哪怕是个傻子,也有可能击杀高玄。
高玄和金戈交流的时候,金光祖已经举刀再斩过来。
这一刀变化简单直接,三岁孩子也能用的出来。可一刀斩落,高玄就感觉到自己无处可躲。
校園花心高手 淡月小天
七大恨刀的必中法则,和永恒之枪有点像。只是没有永恒之枪那么霸道。
高玄横剑轻格。这一次弘毅剑微微一沉,把深红长刀引到一旁,弘毅剑轻盈一扫。
秋水般剑锋扫过的金光祖颈部,把他脖子完全斩断。激荡的剑气却没能彻底摧毁对方身体。
转瞬之间,金光祖的脖子就重新愈合。金光祖似乎对自己脖子被斩断的一无所知,只是他眼中红光愈发强盛。
高玄注意到他瞳孔中已经有了两重赤红光环。而且,金光祖体内源力再次翻倍。
“每死一次就力量翻倍,这有点无赖啊……”
高玄计算了一下,等金光祖第六次复生,源力层次就能远远超过他。等他第七次复生,那源力层级必然达到一种可怕的层次。
金光祖连死两次,不死七咒加持下,他已经完全成为了刀奴。
对他来说只有一个想法,斩杀高玄。除此之外,一切都不重要。
深红长刀再斩,高玄只能举剑迎击。刀剑交击之际,弘毅剑已经微微震荡,剑锋上水光流转。
一抹水光在荡漾中没入了金光祖眉心。
以弘毅剑上浩荡剑气,这一剑足以把金光祖炸个粉碎,金光祖的身体却完好无损。
金光祖眉心上的剑痕,也瞬间痊愈。
高玄只能抽剑就退。
金光祖脸色愈发狰狞,再次挥刀斩落……
结果自然是金光祖再次被杀。等到高玄连杀金光祖七次,金光祖第七次复活的时候,整个人已经化作一赤红焰光。
七大恨刀也化作深红焰光,在焰光深处,还能看到有七重结构的咒文流转。
到了这一步,金光祖源力层次就远远超过了高玄。
按照高玄的估测,金光祖驾驭的源力已经达到两亿度这个级别。
如此恐怖的源力层级,已经超乎了金光祖驾驭的极限。所有他身体完全源力化,看上去就如同一团的焰光。
包括七大恨刀,都已经化作一道浓烈焰光。
这个时候,金戈也握紧了手中的惊神剑。这一刀下去,金光祖必死无疑。
只是刀器转化的刀光冲击,就不是金光祖能承受的。而且,他神魂意识身体都已经被刀器转化为纯粹源力。
现在的金光祖,不过是刀器转化的刀奴而已。
不过。这种级别的刀光斩落,任凭高玄也通天本事也接不住。
因为七大恨刀就有必中之能。高玄不论剑法多高,变化多快,这一刀他都必须硬接。
更厉害的是七大恨刀的刀意,直指灵魂。经过不死七咒连续死亡七次,七大恨刀意会提升四十九倍。
七大恨刀的恨意最是偏激暴戾,积累恨意又会转化为浓烈杀意。翻了四十九倍威力七大恨刀意,没人能接住。
除非高玄有最顶级神器保护神魂,而且,还是要专门针对刀意的防御。
这种法则权限级别,极其的微妙。更强大的神器,也未必能覆盖七大恨刀意。
十二黄金世家各自占据一方,自然有他的底蕴。
偏巧金光祖激发了不死七咒,真正把七大恨刀的威力发挥出来。
对此,金戈都觉得很惊喜。
反正不管如何,高玄这一刀必死。就算苟延残喘,他也可以补刀。
金戈注意到云清裳已经不知所踪,至少不在他感知范围内。
应该是高玄发现七大恨刀太危险,让云清裳先退走了。
这也是明智之举。
要知道金光祖只要在中途改变目标,一刀下去云清裳几乎是必死。
金戈也不再去关注云清裳,他手握惊神剑,高玄一时都奈何不了他,更别说云清裳了。
已经完全光化的金光祖,仰天历啸一声,他抚着刀锋厉喝:“一恨老天不公,二恨地有不平,三恨人情冷暖……”
“恨恨恨恨恨恨恨!”
金光祖连说七个恨字,恨意冲天,积蓄的暴戾恨意催发七大恨刀猛然斩落。
深红长刀下一刻已经到了高玄面前,在高玄眼中,却浮现出了巨大无比的“恨”字。
长刀未落,凶戾无匹的七大恨刀意已经先一步落下。
金光祖本身精神力量没多强,他催发七大恨刀意也不过是平平。
可现在的金光祖,精神力量却经过了七次翻倍。七大恨刀意以他现在精神力量为基础,再次翻了四十九倍。
可想而知,这一刀的刀意有多可怕。
以高玄的强大精神力量,也直接被七大恨刀意碾压了。
七大恨刀意直接穿透高玄水天剑意,深深烙印在他识海内,烙印在神魂上。
高玄神魂武装着机械战蝉转化的战甲,可赤红的大大恨字,已经快把保护神魂的乌金战甲烧穿了。
六翼天蝉也发出了尖利之极的高鸣。它也感应到了毁灭的危险,向高玄发出警示。
观战的金戈看不到高玄识海,但他能看到高玄眼眸中浮现出了巨大恨字。
高玄眼眸深邃又明亮,如同无尽星空,充满了魅力。
这时候,他眼睛却被赤红恨字所占据。高玄那空灵高妙水天剑意,也被扫荡一空。
现在的高玄,整个人都呈现出一处偏激凶厉的气息。很明显,他也扛不住七大恨刀意。
跟着,第二个赤红恨字在高玄眼眸中浮现出来。这一次,高玄眼睛都彻底红了,整个人虽然面貌没变,还是那么英俊绝伦。
可他展现出气质,却是那么凶厉狠毒,那么的可怕狰狞。
金戈又是赞叹,又是欢喜。
换做是他的话,第一的恨字他就会彻底崩溃,神魂和身体一起被七大恨刀意抹杀。
高玄都撑到了第二个恨字,居然还能勉强撑住。这份精神力量,这种强大的神魂,让他是赞叹佩服。
可惜,高玄已经没多少余力了。第三个恨字刀意再次翻倍,他就算能承受住,第四个恨字是绝对无法承受。
金戈甚至觉得不需要他出手了,不死七咒的威力比他想象的要强大太多了。
七大恨刀意转化,不过是瞬息之间的事情。
也就是金戈精神力量强大,这个时候还能分心思考。
后方观战的众多黄金强者,可没时间想这么多。他们的精神感应,也完全被七大恨刀意碾压。
所有人都只能感应到的七个巨大的恨字,除此之外,再看不到别的。
众多黄金强者都急忙撤回了自己精神力量。
七大恨刀意太可怕,他们只是旁观都会受到极大伤害。
就像核弹爆发,远方的人哪怕只是看一眼,都会被核爆强光刺瞎眼睛。
金家众多黄金强者一起收回了精神感应,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特殊的联系锁定了金家所有黄金强者。
这些金家长老,就算实战经验不丰富,在精神层面感应还是很敏锐的。
所有人都立即察觉到了不对。可他们的不知那联系从何而来,也不知该怎么切断这种联系。
这就好像脑子里突然多了一条网线,直接和远方某处建立联系。关键是这条网线还无法切断。
金家一群长老正惊怒之际,他们就都看到了浓烈如血的巨大恨字。
那个恨字散发是恨意是如此狂烈如此凶猛。金家众多长老的意识,瞬间都被狂烈霸道恨意淹没摧毁。
瞬息之间,金家一群黄金长老神魂尽数被彻底摧毁。
七大恨的刀意,甚至把他们身体的生机也尽数摧毁。
所有长老都是满眼赤红,气息断绝。偌大神机堂议事厅,再没任何活人。
与此同时,金戈眼中也浮现出巨大赤红的恨字。
他是上阶黄金强者,江山如画扇虽然破裂,却也还能护持神魂。
只是江山如画扇上,也已经浮现出四个赤红的恨字。
金戈神魂也深深烙印上巨大恨字,只是仗着江山如画扇,还能勉强撑住。
但是,他绝对撑不住第五重七大恨刀意。
金戈对高玄说:“想不到,你还有这一招!”
通过特殊又稳定的神魂联系,高玄和他分享的七大恨刀意。
这一招不但能化解刀意,还能借刀杀人,可谓精妙绝伦。
金戈虽然中招,也要佩服高玄的手段了得。
红怜宝鉴 deathstate
“七大恨刀意,还真是凶狠之极。厉害。”
高玄赞叹了一句又说:“你们金家的好东西,我也不敢独享。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大家一起尝尝味道不是更爽!”
“你手段通天,我是佩服。不过,你绝撑不住七大恨第七重刀意。”
金戈意识到自己必死,他到是从容起来,“大家一起死,也不算寂寞。”
“抱歉,你们金家人一起去地狱,我一个外人就不奉陪了……”
高玄笑了,金戈想的美,还想大家一起死,哪有这种事情。
他敢来千机星域,敢和金光祖动手,就没输的可能。
主要是金光祖太弱了。七大恨刀意再强,他也无法驾驭。当然,换做金戈也是一样。
劍宗旁門
再强大的力量,没有办法驾驭就对他没多少威胁。
金戈不相信高玄的话:“我们在地狱等你。”
七大恨第五重刀意催发出来,金戈眼中一片赤红,跟着神魂破碎,生机断绝。
高玄则举起弘毅剑,催发出了深渊剑。
无穷无尽的剑光如镜,把星空一分为二。
挥刀斩落的金光祖,就站在这倒映星空庞大水镜前。
高玄神魂也进入了弘毅剑的玄冥咒海深处,反正他有十二亿八千万兆玄冥咒。
他到要看看,七大恨刀意有多强。
赤红如血的七大恨刀意追着高玄神魂进入玄冥咒海,赤红恨字落在水光中,瞬间就化作一团白烟消散了。
星辰武神 青狐妖
等到第七重七大恨刀意爆发,就如同核弹引爆,在玄冥咒海上引发滔天巨浪。
可对于无尽的玄冥咒海而言,这等力量依旧是微不足道。
十二亿八千万兆玄冥咒海,轻易吞掉了七大恨刀意。
跟着,七大恨刀才斩破了一兆玄冥咒所化剑光。重重水镜一起炸裂,就好像星空都崩碎成了亿万万碎片。
高玄凭着玄冥咒海能轻易化解七大恨刀意,可这雄浑无尽的七大恨刀光他却接不住。
在刀光推动下,他整个人都在以亚光速向后激射。
如此直退了数千万公里,高玄才止住去势,把凌厉无匹七大恨刀光化解干净。
握着七大恨刀的金光祖,这时候也终于恢复了神智,他神色复杂的看了眼安然无恙的高玄,欲言又止。
重生之官道 錄事參軍
高玄对金光祖一笑:“只要水够多,所有东西都能变得很润很滑。”
金光祖无语。在他身后,则是他御刀直击留下的长长赤红刀光痕迹。
这条光痕蔓延几千万里,在幽暗的星空留下了一条漂亮的长虹。
长虹的尽头的金光祖,突然分解成点点流光,只留下深红七大恨刀静静漂浮在太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