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avx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正派都不喜歡我-第五百零八章 遭遇暗算推薦-37opv

Posted by on 17 8 月, 2020


正派都不喜歡我
小說推薦正派都不喜歡我
“那他们怎么知道这‘一元虫’能增长四十年功力?”风亦飞不禁疑惑道。
“他们从温家收藏的残卷中看到这么说的。”奏道。
“那温家没培养过吗?”
“据说有,但是被当作实验品的都死了,后边就搁置下来了。”
风亦飞暗自忖道,要真是很容易就增长功力,那温家就厉害了,能培养出多少高手啊。
“奏,你不跟你师父说声,让你试试?”
“我倒是想,但我师父不同意,我可是他的宝贝徒弟,他怎么能让我以身犯险呢,唉~~师父太疼我也是个麻烦啊。”奏说着叹了口气。
风亦飞估计这等好东西,也不会让玩家轻易得到手。
心中还有疑惑不解,又问道,“你师父跟那三位前辈隐居在四房山,也算是凌落石的地盘吧?我之前听小刀说,凌落石跟他们有渊源?”
“嗯,八九婆婆被逐出门墙的时候,让凌落石收留了,三罢大侠为家人报仇,也得到过凌落石的帮助,因此凌落石知道了‘一元虫’有可能可以增长四十年功力,他要是获得提升的话,就很有机会突破‘屏风四扇门大法’最后一扇,培养‘一元虫’需要温家四脉的独门手段,所以,八九婆婆跟三罢大侠才把我师父和虫二大师找了来四房山,这个地方的环境很适合做‘一元虫’的培育。”奏解释道。
风亦飞这才了然。
“行了,不跟你聊了,我师父刚来跟我说,要一起去乃房山看看冷血的状况,你快点过来吧。”奏道。
“行。”风亦飞应了声。
带着你老婆的乌云骓与余鱼同从六扇门声望买来的良驹虽是速度不错,远胜普通的马匹,但比起风亦飞的轻功速度,还是远远不如。
风亦飞也只能等上他们,与之并行,反正奏的任务也不是很急,四房山离得也不算远,不用太着急赶路。
……
乃房山。
一环乳白的山丘之上的屋子中。
满装着形似牛奶般洁白液体的一个大池子里,三罢大侠正赤着上半身浸在池中,他的皮肤很光滑,肤色白皙明亮,象有一层淡淡的光泽映着,像是一尊玉像,便是女子,也怕是没有他这么好的肌肤。
可他的面孔是朝下的,整个人趴在水面上,随着水波的缓缓荡漾载浮载沉。
他已经是个死人。
致命伤是脖子上的一道红线,血液仍在流淌,一落到白色液体中,却没有漾开,而是化入其中,液体的颜色,似是白得更深了些,一点都没被染红,其下似乎有什么物事在蠕蠕而动,不断的激起气泡。
屋子里不止一具尸身,但巴旺圆睁双目,胸口一道惨烈的刀痕,几乎将他整个躯体斩开,他的功法恢复能力是强,可受了致命伤却是恢复不过来的。
雷零空空与跟随来的几名玩家都已倒在了地上,伤势沉重,还被制住了周身穴道。
小骨也是一般的状况,眼中满是愤恨,却因穴道被封,骂不出口。
还能站着的只有小刀一个人,可她不敢逃,因为冷凌弃已落到了眼前的虫二大师手中。
谁也没想到,前不久才在暗房山见过的虫二大师会跑来了乃房山,更想不到,虫二大师会突施暗算。
要是早点发觉三罢大侠已死,或许会是不同的境况,可进屋之前,池子被绘着人像的屏风阻隔,这里边的奶香味也太过浓重,连血腥的气味都掩藏住了。
虫二大师杀伤制住了众人,才将屏风扯开,得意告诉所有人,三罢大侠早已被他杀了。
但巴旺舍命护住了小刀,雷零空空犹记得他临死前的话语,“……我用我的生命来照顾你,不让你受到任何伤害……你走……快走!”
话未说完,他自己先行“走”了。
虫二大师脸上涂着厚厚的白色水粉,像是刷墙一样,都看不出他原本的面目,只露出眼睛鼻孔嘴巴,连眉毛都掩盖在了底下,现实里的网红肯定都不够他刷得厚,看着相当的诡异可怖。
听他解释过,他因为病的关系,五官被腐蚀了个七七八八,要露出真面目,怕见过的人都会被他吓疯。
之前所见,虫二大师说话是尖酸刻薄了些,但为人似乎并不太坏,怎么就会出手袭杀呢?
雷零空空实在想不通。
小刀已是泪流满面,紧握着手中的一柄短匕,怒问道,“你为什么要下手害我们?”
虫二大师将手中高举着的冷凌弃随手丢进了后方满是乳液的大池子里,霎时间,一大片气泡涌起,围了上去。
底下的东西露出了真容,那是一堆比尾指还小些的鱼,‘伤鱼’,这些伤鱼一如其名,有的独睛,有的断唇,有的裂鳍,有的鱼鳞已脱得七零八落。
鱼群聚拢,剧烈的活动起来,似在啃咬冷凌弃的身体,就像要把他拖入水底一般。
冷凌弃确实也在往下沉,他神志不清,根本做不出一点抵抗。
这等状况,就算他没被毒死,也会被溺死。
小刀凄厉的惊呼起来,急抢上前,想要救援,却被虫二大师快捷的一刀逼了回去。
“为什么?”虫二大师笑了起来,语调和和气气,嗓音却变了,脸上的白色粉末随着话语声簌簌而落,“因为我不是‘风月无边’虫二,而是镜花水月,蔷薇将军。”
“你是于春童?!!”小刀脸上神色剧变。
雷零空空等人也是震惊异常,他居然是‘蔷薇将军’于春童!
看风亦飞与他对敌,轻轻松松两道指劲就将他击退,感觉他似乎不是非常厉害,可如今真和他对上,还是以众击寡,竟都是三招两式间就被他打翻制住。
于春童并没有抹去脸上的白色水粉,悠然道,“我算得很准,冷凌弃中了‘黑血’与‘红鳞素’,必定会到这四房山来求助,我就找过来了。”
小刀玉颊陡升起两朵怨愤的红云,直气得浑身颤抖,“于春童!你敢对我动手?”
于春童又是一笑,“我什么都不敢,我只是为了小姐和公子好,这些贱人,还是该抓该杀的,你们是金枝玉叶,不该和他们走在一道。”
“这是我的事,你管不着!”小刀怒极,尖叫道。
“我不管,我只干。”于春童满不在乎的回道。
“我回到将军堡,定要叫爹爹处置你!”小刀厉声道。
于春童缓缓的摇头,“小姐你没机会回去了,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要留你到最后?”
小刀还未回答,他又继续说了下去,语调里还带着几分亢奋激动,“谁叫你是大将军的女儿,谁叫你长得这么的标致呢?”
这语调直让人听着毛骨悚然,其中的YIN邪之意溢于言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