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6p1c优美都市言情 我獨仙行-第2034章 出手解救分享-0iu8x

我獨仙行
小說推薦我獨仙行
卷十四 锋芒毕露
第2034章    出手解救
姚泽的双目微眯,望着毒圣门众人消失的方向久久不语。
九位仙人修为的同门,毫不犹豫地被灭杀,这就是所谓的大门派!?
杀人灭口,使秘密不再泄露,这肯定上层大人物的意思,足见他们对于地君石灵的重视,半响,他轻吐了口气,低头朝着手心望去。
那里有一团指甲大小的水珠,在掌心中滚来滚去,正是地君石灵所化。
就在之前,他借助毒雾的掩护,径直潜伏在金色圆盆之侧,在地君石灵进入其中的那一刻,轻易地将其截获。
錦繡凰圖:重生侯府嫡女
此物握在手中,就和一滴水珠一样,丝丝凉意传来,这是一个奇异存在,算不上有生命的生灵,却可以慢慢成长,对于高阶气息极为敏感,而且只要接触到土石,就凭空不见了踪迹。
矮胖男子动用金属容器想捕获此物,应该受到了高人指点,可最后却便宜了自己,不知道此人回去之后,殷勤地献上宝贝,最后却发现,竹篮打水一场空,那时候的表情该如何精彩了。
姚泽的脸上露出笑容,此物得手之后,最好是第一时间炼化了,免得夜长梦多,可惜元方前辈当初只随口一提,自己更没有去追问,谁能料到有朝一日自己会得到地君石灵?
多少年来,元方前辈都没有了音讯,他原本就是一丝魂印存在,也许早已烟消云散了,眼下只能去请教塔中的那位花妖了。
他默立片刻,突然扬声道:“前辈,在下求见。”
岛屿上寂静一片,声音在海空中回荡,并没有丝毫回应。
他微微一笑,“看来前辈待在这里已经习惯了,原来在下还准备帮助前辈脱困的……”
话音方落,一道冷哼声突然响起,“哼,你是来看本王的笑话的吧?”
“怎么会?刚才的形势前辈应该清楚,如果在下出手,肯定被那些人当场灭杀,为了自保,在下只能先行躲避,想来前辈也可以理解的。”姚泽神情从容,不紧不慢地解释道。
那花妖不再说话,过了片刻,巨塔周身灰芒闪动,一道数丈大小的门户就凭空浮现而出,其中隐约有凶悍的气息弥漫开来。
姚泽见状,也没有迟疑,脚步一抬就塔入了门户内,阵阵异香扑鼻而来。
終極逆襲 京腔調
这是一片花海,上次他曾经来过,此时再看清眼前的一幕,饶是他有所准备,也忍不住瞳孔一缩,倒抽口凉气。
原本的万花簇拥,似乎经历了严霜,成片的枝叶四散落地,而中间的那朵巨大黑花,原本的七彩花瓣已然不见,除了一根孤零零的粗大花茎伫立在那里,光秃秃的,耷拉着,上面的密麻漆黑符文似一粒粒黑点,而表面更是多出一层灰色之物,还不停地蠕动着。
一只猩红的眼珠正从垂落的花茎顶端望过来,原本的凌厉气势早已不见,残存的只有暮气垂垂。
“前辈受伤严重吗?”他深吸了口气,有些关切地询问起来。
花妖并没有立刻回应,猩红的眼珠带着疑惑,更多的却是震撼,转动半响,“之前你隐匿了修为,还是这些年有什么奇遇?”
姚泽的脸上露出苦笑,如果双方不停地试探,万一毒圣门的人杀个回马枪,自己想走也没那么轻松了。
“此地不适合疗伤,前辈不如随我一同离开。”他干脆直接说明来意。
“哦,就凭你一个小小的真仙,也想奴役本王?”
一股凌厉的血腥气息狂暴飞出,如同一柄惊世巨枪,带着呼啸风声,直刺面门。
姚泽根本不为所动,任凭那气息刺到面前,却突然受到了无形阻隔,方向一转地从一旁划过,连根发丝都没有带起。
“当然在下也不能平白出手,那块云母莲珀就是合作的报酬,如果前辈先行拿出此物,在下就出手解除巫咒。”
似乎什么都没有看到,姚泽侃侃而谈。
也不等对方回应,他的单手抬起,伸出一根手指,“啪”的一声霹雳,一丝电芒就落在了那根花茎之上。
顿时“兹兹”声不绝于耳,表面的那层灰雾竟在雷电中扭曲起来,隐约间一张人脸汇聚而出,可在电芒一闪下,那人脸就化为了烟雾,不见了踪迹,几乎是数个呼吸的功夫,那层诡异的灰色物质就被完全抹去。
这些应该是那元真人自爆魂魄所凝结而成,蕴含无尽毒素,可在雷电之威下,似摧枯拉朽般,不堪一击。
“控雷法术!入微之境……”
花妖震惊地低呼一声,猩红的眼珠精芒大放,似乎难以置信。
姚泽并没有多解释什么,手势一收,微笑着望过来,“前辈,在下的提议如何?”
那花妖“咕噜噜”转动着猩红眼珠,迟疑半响,才缓缓道:“离开后又能够到哪里?本王虽然没有出去过,可也知道毒圣门在整个神君界是巨无霸的存在,还不如留在塔内……”
“何况本王即便受伤,也不是你一个小小真仙可以打主意的,如果有其它心思,劝你还是尽早收回吧。”似乎觉得气势有些弱了,此妖又冷笑起来,接着道。
姚泽有所理解地点点头,抬眼四顾下,打量半响,才神色凝重地开口,“此地倒也隐秘,一般的真仙修士都难以发觉……可经历了毒圣门这一折腾,九魔塔就不再会是平静之地了,要知道神君界中可不止一个毒圣门的,如果进来的是大罗金仙,或者仙尊那样的大人物……”
这番话说的真真假假,却把花妖给镇住了,猩红眼珠再次“咕噜噜”转动不停,姚泽也不再催促,面带微笑,显得很是笃定。
此妖开启了神智不知道多少岁月,比人类还要聪明的多,能够解除巫咒的,只能由自己出手,而且相比较那些大人物,自己一个真仙修士给对方带来的威胁并没有多少,是故不愁此妖不答应下来。
果真,十几个呼吸之后,那转动的眼珠就蓦地血色一闪,“本王答应你的请求,不过有些话还要提前说好,一旦本王发现你有不贰之心,别怪本王到时候翻脸无情。”
姚泽差一点没笑出来,比这花妖恐怖百倍千倍的界荒,到现在还在自己识海空间中折腾,不还是徒劳无功吗?何况此妖本体都受到重创,完全恢复不知道要到何年何月。
不过他并没有打算将这位安置在识海空间中,阡陌大陆需要一位绝世强者坐镇,即便此妖不出手,也足以吓退那些有着非分心思的宵小之辈。
谈妥了条件,那花妖倒也干脆,一块鸡蛋大小的石块就漂浮在那里。
姚泽的心瞬间狂跳起来,小心地抓在了手中,入手如同温玉,此石看起来就不寻常,黑中透着亮,丝丝黑雾在表面缭绕,隐约可见一道异芒在内部流转。
“云母莲珀!”
他艰难地咽了口吐沫,缓缓吐了口气,就这样一块石头,如果拿到外面去拍卖,估计连那些仙尊大人物也会动心的。
可以温养壮大魂魄的至宝,也许世间会有,可绝超不过只手之数!
一旦神魂壮大,修炼速度随之暴增,所谓的瓶颈也如喝水般一冲而过,感悟法则轻而易举!
鴻蒙煉神道 緣星空
他珍重地收好,也不再迟疑,左手探出,凭空一抓,绿芒闪动,掌心间已然多出一根碧绿的短杖,隐晦生涩的吟唱声就从齿间飞出。
此时他的实力和当初已经不是同日而语,施展第七层的巫术轻而易举,何况这些年参悟巫术时,也常常思索这花妖的遭遇,对于如何破解,早已了然于胸。
随着吟唱声不停,一道道莫名的符文绽放出耀目光华,似乎有只无形巨手搅动,整个九魔塔内的天地之力朝着此地疯狂涌来,而随着时间推移,那些符文在空中交织,组成一个玄奥之极的巨大铭文。
见此一幕,花妖猩红的巨目闪动着喜色,透着期待,这一次连它都有着莫名的信心。
邪王獨寵:神醫廢材妃 木子蘇V
……
禁魔岛方圆万里都没什么生灵靠近,而随着一道刺目火焰似流星般划破虚空,并没有引起丝毫波折。
姚泽端坐在天马后背,嘴角扬起,分出一道分魂,直接出现在无尽的识海空间。
四周茫茫一片,那朵巨大的黑花漂浮在那里,上面的诡异的小点已然不见了踪迹,猩红的眼珠带着疑惑,见他一出现,就迫不及待地询问起来。
“这是小友的空间宝物?难得啊,就是本王全盛时期也未曾拥有过这样的宝贝……”
“前辈,这次你受伤不轻,有什么材料可以帮助恢复吗?”姚泽没有直接回答,有些关切地问道。
此妖显然早有准备,直接传递过来一道神念,“小友有心了,如果有这些材料相助,要不了多久,本王就会恢复三成修为……想要完全恢复,就需要三四百年以上的时间了。”
青蓮劫之無上仙尊 十方天下
召喚封神榜
姚泽的脸色慢慢地变得古怪起来,半响才无语地摸了摸鼻子。
“地心玉母,五色土,浊神水……前辈,你还真能开口,这些东西别说见过,在下连听都没有听说过,除了其中的地龙精血外,其它的实在无能为力。”
“呵呵,本王给忘了,眼下已经不是先前的时候了,这天地元气早已变化,如果能有一处土之元气浓郁的所在,只要多花些时间,本王也可以慢慢恢复的。”
似乎早有所料,花妖并没有在意太多,不过随即话锋一转,提醒道:“那块云母莲珀有些瑕疵,如果小友想利用其壮大神魂,最好谨慎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