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老祖宗在天有靈討論-第923章 對老祖宗豎中指(4600字,2章合1)閲讀

老祖宗在天有靈
小說推薦老祖宗在天有靈老祖宗在天有灵
无天在大荒里转悠,采集了一些神药,又霍霍了几个强大凶兽的巢穴。
当发现万佛印竟然可以度化奴役这些凶兽的时候,他兴奋的哈哈大笑,当即度化奴役了一大批凶兽为己所用,纵横大荒。
当来到大荒的中心地域,他看到了青鳞部落族人口里的浩瀚无垠的无数部落,还有更加恢弘巨大的神柳。
无天分身非常震撼。
然而。
当听到某个部落正在举行镇族神药的拍卖时候,他眼睛红了。
“本尊爸爸赐予的一株镇族级神药,就让我开了肉身天门,晋级星耀,如果再有更多的镇族级神药,我会不会突破到王者呢?!”
“无天啊无天,心动不如行动,一个字,干!”
当天,无天分身奴役凶兽冲击而去,抢夺了镇族神药。
部落大惊,无数高手出动,追杀无天分身。
但不久后。
又一个部落的镇族神药被抢夺了,而且还是在两个部落和亲的途中被抢。
此事,是大耻辱!
数个星耀级后期的长老出动,围攻无天分身,却被他打爆在了大荒的山脉里。
星耀级高手的陨落,大道悲鸣,苍穹降下血雨。
那个部落的族人,哀嚎痛哭,向十大王者部落之一的血鳞部落请求,希望他们出动高手,斩杀恶贼,为长老报仇。
那个部落是血鳞部落的附庸部落。
“放心吧,区区恶贼而已,我们定会提他的人头回来,祭奠你们的长老!”
血鳞部落里,传出了威严的声音。
十大王者部落威严不可犯,血鳞部落当即派出了数名高手,追杀无天分身。
王者部落里,都有传承神术,非常可怕,这是其他部落无法比拟的。
同样是星耀级后期的高手,血鳞部落的星耀级高手比外界小部落的更强。
他们很快锁定了在黑风山吞服镇族级神药闭关的无天,立刻封锁虚空,展开绝杀。
“轰隆隆”
蘑菇云冲天。
大战突然爆发,黑风山脉彻底湮灭了,大地变成了大渊,交织恐怖的神芒,虚空塌陷变成了黑洞。
关键时刻,一连数个金灿灿的“*”字佛印被轰破苍穹,打翻了围攻的高手吐血倒退。
当他们再次围上来的时候,无天分身已经消失了踪迹。
而大地上,残留一个万丈巨大的“*”字佛印掌印,佛力浩荡。
“佛门神通?!”
“难道那恶贼是佛门的高手?”
血鳞部落请来了佛门高僧枯灯大师。
枯灯大师凝视此掌印,眸子里闪过一抹震惊和激动之色。
他认出了此掌印。
赫然是佛门失传已久的万佛印神通,具有金刚之力,征伐之时摧枯拉朽,无物不破。
“但此人翻来覆去只用了这一招,很大可能并非佛门之人,只是偶得此招式以秘术催动。”
“若我得到此神通,便可纵横大荒,金鳞部落的金问天见了我也得绕着走!”
枯灯大师心动,想得到这门神通。
于是一脸歉意的道:“阿弥陀佛,此人,就是佛门叛徒,十万年前叛逃而去,下落不明,没想到今天会出现在这里。”
“就让贫僧追杀此人吧,送他去见西天佛祖!”
血鳞部落高手们恍然,怪不得此恶贼实力强横,原来真的来自佛门。
他们行礼道:“有劳大师了,但我们还会继续缉拿此人,王者部落的威严不可犯!”
血鳞部落的高手告辞离去。
无天分身逃走了,消失在了大荒。
万佛印的金刚掌力,在大地上留下了十万里大的一个掌印,吸引了无数人前来围观,更有佛门高手就地盘坐,希望领悟此神通。
血鳞部落的高手无功而返,颜面尽失。
很快,下达了王者通缉令,全大荒追杀缉拿无天分身,提供消息者,赏一株镇族级神药。
此事传出,无数散修红了眼睛,无数小部落也派出了人马,行走大荒,动用各种飞禽坐骑,以秘法搜索无天。
数月过去了。
没有任何消息传回来。
很多人都认为,那个恶贼已经离开了大荒,去了其他世界避祸。
可就在这天夜里。
血鳞部落的宝库忽然大爆炸,有人潜入了宝库,偷袭了两名镇守宝库的半步王者,盗走了上百株镇族级神药。
“天啊!这怎么可能?血鳞部落可是王者部落啊,龙潭虎穴,高手如云,谁这么大胆子敢闯血鳞部落?”
“听说是血鳞部落内部出了叛徒,宝库的禁制大阵被从内部破坏了。”
“不止如此,前些日子那个恶贼也出现了,有人看到了那门可怕的佛门神通。”
“最新消息,最新消息…….原来是血鳞部落里面的人和那恶贼勾结联合,盗了血鳞部落的宝库…….”
“内部叛徒,听说是血手天尊当年带回的死亡黑烟……”
外界震动,众说纷纭,无数人都在议论。
血鳞部落这次是真的丢尽了脸面。
那位刚从长生界返回的血鳞部落的王者,大发雷霆,怒而出关,王者的气机弥漫整个血鳞部落。
“那恶贼固然可恨,该杀,但我们血鳞部落内部的管理更该追究,问责,相关高层都是吃屎的吗?”
血鳞部落的王者怒吼。
当天,血鳞部落就惩办了一大批血鳞部落的高手,很多高层纷纷落马,有部分人还被下了大狱。
血手天尊,当天就被处死。
血鳞部落里残余的所有死亡黑烟族人,全被株连镇压。
鬩 牆
新的一批家族管理高层走马上任,立刻整治家族管理漏洞。
同时挑选精干强者,组成了专案组,专门追杀缉拿无天分身以及从血鳞部落逃离的内部叛徒。
但无论如何搜捕,大荒茫茫,依旧杳无音信。
与此同时。
在一处荒芜的山脉里。
一群人垂手而立,站在无天分身的面前,神色恭敬。
看他们的气息,赫然都是死亡黑烟。
“拜见无天魔尊!”
整齐的声音响起。
无天分身看向这群人,欣慰的笑道:“无涯老祖,黑子徒儿,丸子豆子和刚子徒儿,昔日的死亡黑烟族人们,今天能看到你们,本座很开心啊!”
对面这群人,正是黑子等人,以及无涯老祖和之前死亡黑烟大陆的死亡黑烟一族的高手。
“师尊,您果然来找我们了!徒儿们想您想的好苦啊!”黑子兴奋又开心的道,同时给身边的丸子打了眼色,示意今晚她就可以去给师尊尽孝侍寝了。
无涯老祖看着无天分身,也非常激动,道:“无天老祖啊,咱们从小穿着一条开裆裤长大的,这次我们跟着你背叛了血鳞部落,你可得对我们负责到底啊!”
时隔多年,无天分身再次听到了这句“穿着同一条开裆裤长大”的妙语,不由神色怀念,一阵恍惚。
可惜,如今很多人都死了。
如拉莫老祖,人魔,地魔,以及那个和自己一起厮杀多年的魔天至尊,也死了。
剩下的熟人,就是眼前的这群人了。
“放心吧,你们助本座盗取了血鳞部落的宝库,本座不会亏待你们的,来,分赃吧!”
无天分身大笑道,一挥手,从血鳞部落宝库里盗取的宝物,全部拿了出来,药香扑鼻,宝光冲天。
幸好无天早已布置了禁制屏蔽大阵,否则定会招来大荒里的凶兽和怪物。
给众人分了宝物和神药,大家的关系更加亲密了。
众人看向无天分身的眸光,敬畏中多了几分爱戴。
无天问起了这些年死亡黑烟在血鳞部落的情况,众人顿时神色一黯。
无涯老祖气愤道:“那血手天尊,不是什么好东西。”
“当年,他接引我们来到了血鳞部落,说是让我们过好日子,变得强大,结果呢,却用我们的族人血祭,修炼秘法!”
另一个死亡黑烟高手接口道:“无涯老祖说的没错。”
“这些年来,我们死亡黑烟不知有多少族人丧命,新出现的俊杰天才,但凡天赋高一点的族人,都被血祭了。”
“我们这群人,因为还有点用处,就活了下来。”
“是啊,此番若非无天老祖救援,我们估计也活不长了。”
…….
众人七嘴八舌,说出了这些年死亡黑烟在血鳞部落的处境,听得无天分身一阵唏嘘感慨。
相比之下,自己的日子过得还算滋润。
超级同居时代 桃花老张
毕竟,自己有本尊爸爸罩着呢。
“放心吧,以后就跟着本座,我们定能重整死亡黑烟一族昔日的荣耀!”
无天分身大声说道,“待本座晋级到了王者,就杀入血鳞部落,解救我们其他的族人。”
此言一落,身边的这群死亡黑烟高手们纷纷真臂高呼:“无天老祖威武,无天老祖威武,无天老祖威武!”
无天分身听着众人的欢呼声,再看众人脸上那尊敬而崇拜的光芒,他不由心中豪气万千,心底蓦然蹦出了一个念头…….
“本尊爸爸可以手托天帝城而威压长生界,我无天为何不可以呢?”
“我不但要成为巨擘大佬,还要比本尊爸爸更强!”
青春恋歌:乐之恋
“不过现在,我还是先回一趟长生界,找一趟本尊爸爸,寻求个庇护吧.,顺便领个赏…..”
无天分身寻找了一个秘密的地方,安置了这群死亡黑烟的族人。
然后,他悄无声息地返回了长生界。
天帝城。
如今更加热闹了。
因为天帝城的下方,悬浮着天帝学府,那座青铜古城,巍峨如太古神山,散发着岁月沧桑的气息,格外引人瞩目。
一眼望去,无数人流窜动,从天帝学府中来来往往,全是天帝学府的学子。
三里屯边塞的修炼者们,仰望着天帝学府的那些学子,一个个满脸羡慕与神往。
“听闻,天帝学府里,天帝都在执教呢,还开设了天帝学前班!”
“是的,我大舅的二姨子的那位去了柳家倒插门的侄儿说了,天帝不久前刚上了一节课,听课的都是巨佬。”
“没错,我也听说了,那些巨佬上课呱唧,教室里黑洞爆炸,简直恐怖到没边啊!”
“如今课间休息十年,十年后,天帝会再开课堂…….”
议论声纷纷入耳,无天分身听得一阵惊讶。
“一段时间没来,本尊爸爸又玩新套路装比了?!”
“真有你的,本尊爸爸!”
他不屑的一笑,朝着天帝城的方向,给老祖宗竖了个中指。
同时眼中精光一闪,“等以后,我牛鼻了,也开个学校,上课去装比。”
这般想着,他路过了天帝学府的青铜古城,颇为羡慕的望了一眼。
然后,径直走进了上方的天帝城。
天帝城里,也许是老祖宗这位皇道高手在坐镇,故而始终有一股威严的气机在天帝城弥漫。
虚空交织着十色神光,如彩虹一样绚丽,到了晚上,比任何霓虹灯都要好看,有一种缥缈的美。
还有恢弘的道韵在流淌,行走在街道上,一脚踩下去,脚底都有法则莲花盛开。
天帝城不知不觉已经成了修炼圣地。
无天感慨万千,心中不得不佩服本尊的道行越来越高深了。
“不知道这辈子,还有没有机会镇压本尊爸爸,骑在他的头上爽一次……”
无天分身心中碎碎念。
就在这时,他路过一条巷子,耳边传来了一道妩媚诱惑的声音…….
“嗨!那碎娃,一个人在转悠撒嘛,快来这里,姨给你说个话……”
无天分身好奇的回眸一看,发现那巷子里,几个穿着暴露的女子秀着大长腿,手摇折扇,在对他挤眉弄眼,浑身弥漫“色”之法则的气息。
无天分身正要说话,后方街道呼啦啦冲进了一群人,如狼似虎,煞气汹涌,刀光弓弩等利器都是法则神器。
“暗影卫拿人,闲人退避!”
吼声响起,一群人已经冲进了巷子。
巷子里,那些个穿着暴露的姨,全被逮捕抓走了,她们的脸上,被打了法则马赛克,径直被押向了暗影军的邢狱大牢。
路过无天分身的时候,一个暗影卫上下打量了一下无天,严厉的警告道:“幸亏你没跟那些姨进去,否则今天连你也抓了!”
无天分身一阵无语。
而巷子的四周,路人也好奇的围了过来,议论纷纷。
“临近年末,天帝城正在打黄扫恶抓间谍,这群女修士这么漂亮,可惜啦!”
“天帝城里,只有醉月楼申请了执照,允许经营,这些女修士都会被砍头的。”
“不过,为何要给这些女修士的脸上打法则马赛克呢?万一我的道侣在其中咋办?”
…….
迎客来酒楼里,靠窗的位置。
单身圣地的宇文老祖,在积极的营销坐在对面的道青狱,让他加入自己的单身圣地。
“我单身,我快乐,青狱道友啊,来吧,加入我们单身圣地吧!”
营销了几千年了,宇文老祖依旧在坚持,道心之稳不可想象。
道青狱喝着酒,不理会宇文老祖。
身边。
喜欢口吐真言的王大金嗑着瓜子,看着窗外被暗影卫抓捕的女修士,一阵感慨。
“公子啊,你说,做这些生意的女修士,最后都嫁给了谁?”王大金问道,嘴里的瓜子皮飞了出来,掉进了对面宇文老祖的酒杯里。
宇文老祖气的瞪眼,道青狱却不由一乐。
他扫了眼窗外,笑道:“那些女修士啊,最后都嫁给了老实人!”
“老实人?!”王大金疑惑。
道青狱点头道:“对,老实人,就像你这样的老实人,铁憨憨!”
王大金愣住了。
“我是铁憨憨吗?…….”
“公子你别逼我啊,再逼我,我就加入单身圣地了,和宇文老祖一起嗑瓜子去了……”
窗外,街道里,无天分身路过,听到了这一段聊天,不由一乐。
“本尊爸爸的天帝城里,也算是‘天子’脚下了吧,咋就这么多稀奇古怪的事呢?!”
他叹息一声,不再耽搁,脚步一晃,已经消失不见。
天帝殿里。
黑光一闪,无天分身已经来了。
他刚要磕头行礼,大殿上方,老祖宗柳凡已经发声问道:“小天啊,你刚才在三里屯下,对着天帝城竖中指,是啥意思?!”
“你过来,本祖宗保证不打你,你给本祖宗解释一下,好吗?…….”
ps:求票票啊,投票票的宝贝,老祖宗保佑你们发发发,考试选择题全蒙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