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小說 洪荒之聖道煌煌-第四百七十七章 兩套系統,大是大非推薦

洪荒之聖道煌煌
小說推薦洪荒之聖道煌煌洪荒之圣道煌煌
“所以,风后你明白?”
后土寂寞如雪,“效率什么的,差不多就可以了。”
“大体上的局势在控制中,一些事情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能小小满足某些群体的想法。”
“比如说这轮回。”
“曾经嘛,我老哥——伏羲他,正眼都不看一下,人死如灯灭,通通格式化。”
“长生的生灵呢,也并非可以高枕无忧,定期都要接受考核,查看功德业力。”
“业力值一高,就会有第一刽子手冥河魔祖暗喜,驱使宇宙杀劫,元屠阿鼻剑下多一抹亡魂,身死道消,真灵溃散,进入轮回,增进他一点点微不足道的道功。”
“当年在天庭最巅峰的时候,甚至老哥都着手开始设想出‘三灾’,要每隔五百年来一灾,三灾轮转,一千五百年一轮回!”
后土漫漫而谈,“长生之修,虽可以驻颜益寿,长生不死,可休想松懈、为非作歹……证道长生那一刻开始,功德薄上写绩效。”
“先是五百年,有天降雷灾来打。雷霆刚正,故此须要谨言慎行,思量过往。”
“过往总评可以,对天地资源取用适度,响应古神号召,中规中矩,比如不乱砍滥伐那些前人费尽心思为调和一地气候、后天养成净土才栽种的林木,那这雷灾便能熬得过……熬过了,法力精纯,道功精进;熬不过,一切休提,就此绝命。”
“再五百年后,则有火灾来烧。火非天火,亦非凡火,是为人道之火,自本身涌泉穴下烧起,直透泥垣宫,可使五脏成灰,四肢皆朽,把千千万万年的苦行,俱为虚幻。”
“唯有遵守人道规则,奉公守法,安居乐业,不行恶事,弘扬正能量,才能使此火威力大降,不成祸害,反成修行助力,让肉身通透,宛若凤凰涅槃,获得生命本质上的升华。”
“最后还有五百年,却是降风灾来吹……这风最是非凡,为宇宙之信风,也是大道之涟漪。自道心而生,转元神而过,考验一千五百年内的人生三观,是否身正道直,道与心合。”
“若有大亏,则自成迷障,沉沦本心,逐渐走向化道消亡,莫要再徒然浪费天地灵机,占用宇宙资源;若尽是小过,则是金风化玉露,成为最纯粹的灵性,洗礼修士元神,助其梳理本心。”
“那最是优秀的,高风亮节,言行如一,可为苍生表率,便有莫大好处,清风洗过自身大道,相助点明一切疏漏之处,让修士明悟该如何查漏补缺,怎样圆满大道,为未来证道大罗做准备。”
“此三灾,是邪者之悬剑,是正者之坦途……每一千五百年一轮回,修行无尽,轮回无穷,直到证道大罗,一道先天不灭灵光照耀永恒,方可脱劫。”
后土讲述道,让风曦听得入神。
“可惜当年,只得一份计划草书,最古老的天庭就崩溃,彻底破产。”
“盘古退隐化天地,先天神圣回各家。”
“倒是鸿钧,瞄了这计划书两眼,自己再掺合一点‘奇思妙想’,鼓捣出了‘三尸’这种东西……不过,本意已大失。”
“只是用来收买一干大神通者,做为修士的登‘天’许可证,有证可成大罗,无证一巴掌拍死……监督审查苍生品行?那是扯淡。”
讲到这,后土话锋一转。
“很多理想,是非常伟大。”
“本心初衷,也是那般美好。”
“可惜,现实有现实的需求,在逼迫理想让路。”
“曾经天庭大一统,伏羲镇压天地,尚且吃了轮回的闷亏……我考虑一下现状,为了争取人道中的选票,自是需要对一小部分群体适当的睁眼闭眼。”
“我欲调试轮回……首当其冲的受益者,便是他们。”
“是哪些?”风曦眸光变幻着询问。
“当然是那些有点修为,炼就元神,能将人生记忆用真灵承载备份、又未证大罗的修士啦!”
后土轻笑,“相比最广大的苍生黎庶,那轮回虽然也给通过,但是自己没能力保存记忆,即使转世了,也是一切从头开始……上辈子打工,下辈子多半还是得打工。”
“哪里比得上前者?继承前身智慧感悟,生来就站到了太多太多生灵的终点。”
“别说越是强者,越会给自己开挂,生前埋下个一二三四五处神藏,等来生的自己去取,连修行资源的问题都给解决了。”
“起跑线不一样,很容易就出现强者恒强的状况。”
“一世又一世积累下去,中途不断的试错,调整大道修行,便能走的越快,走的越远。”
风曦听着,有些愣怔,半晌后轻叹一声,“娘娘如此调试轮回,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听起来,遗祸无穷的样子……”
“没办法……妖族那边,宣传赤果果的弱肉强食,强者天经地义拥有一切。”后土摊摊手,“人道呐,有时候就是这样,好的不学,学坏的。”
“我为了争取人心,拉拢选票,又不放弃追求理想,就只能曲线前进一下了,承诺将来调试轮回,如此才能与妖族分庭抗礼。”
“不过……”后土忽然间冷笑起来,“本皇当年,也是杀伐果断的人物。”
“眼下让步,只是因为不得已。”
“至于说遗祸无穷?”
“我自己安排的工作,自己会给解决隐患!”
“轮回经过调试,轻易不好悔改……可我还不能给打补丁了?”
后土嗤笑着。
“到时候,一个个进了我的地盘,就都给我乖乖的吃药!”
“什么宿慧……老老实实的挨一招胎中之谜罢!”
风曦眼神一亮,很想给比划一个大拇指。
狠呐!
喂汤灌药,前尘往事尽没了!
“这样做,是不是有些出尔反尔的嫌疑呐?”风曦犹豫道,“会不会有人闹事?搅扰轮回秩序?大闹轮回?”
首席帝少的御用萌妻 渔歌
“甚至,直接让选票流失,跑到竞争对手那里去?”
“你平常机灵,这时候怎么糊涂了?!”后土翻了个白眼,“补丁什么的,当然是在战后补啊!”
“他们发挥够了历史作用,也就可以过河拆桥、卸磨杀驴了。”
“至于闹事?”
后土淡笑。
“只要本座始终握紧枪杆子,掌控住人道中最重要、最根基的那部分资产,无论如何不让那些蝇营狗苟之辈染指……”
“这片天,就翻不了!”
“每逢个元会之交,就来一次阵仗浩大的检阅,大军开拔,四方拥簇……让世人明白,这是谁的天下!”
这一刻的后土,霸道无边,牛气冲天。
十一位祖巫,一位人王,纳头便拜……才怪。
除了玄冥、天吴、翕兹、蓐收、祝融、雷泽、风曦这几个,很给面子的惊叹、仰望的看着她。
剩下的那共工啊、烛龙啊、帝江啊、句芒啊,四位太易至尊……显然是各有各的想法,嗯嗯啊啊的敷衍着。
共工,造反头子,不给面子,合情合理。
帝江,苦思冥想,似乎在揣摩着什么,一时间都快忘记了场合。
倒是那烛龙和句芒,这正常来说好歹该捧捧场,装也装的发自内心赞叹有加的模样。
可是……
当他们听到后土的豪言壮志,那霸道无边的宣布,尤其是最后的“谁的天下”,眼中是快要满溢出来的同情,就如同看到一个可怜兮兮、要被人给偷了家的倒霉孩子。
这种同情的眼神,扎的后土很难受,斜着眼看过去,“你们啥表情?”
“嗯……”烛龙收敛了特殊的目光,正襟危坐,斟酌着说辞,“没什么,我只是……”
“我只是为后土小妹你这般胸有大志,如今却形势所迫,被迫委屈的曲线证道而惋惜。”句芒慢条斯理的说道,“因此同情,别无他意。”
“是的,我也是这么看的。”烛龙眼神一亮,顺着句芒搭好的桥就过去了,发出了“俺也一样”的感叹。
“是吗?”后土狐疑的打量着,“我怎么感觉,你们同情就算了,心里可能还在偷偷的笑我?”
“没有的事!没有的事!”句芒笑眯眯,“烛龙这家伙我不明白,但我跟你什么关系?我怎么会笑你呢?”
“不可能的嘛!”
“我也不可能的!”烛龙伸手握拳,放在嘴边压着,仿佛是借此按捺着某种冲动,而后又很自然的放下手,若无其事,“女娲,我当年跟你是同僚来着……咱们关系多铁啊,怎么会笑你?”
“再说了,我为神正直,那是得到认可的,那谁谁谁……帝江!”他喊了一声,“别胡思乱想了,来帮我作个证!”
“嗯?嗯!”帝江先是有些懵,紧接着似是明白了什么,“对对对,烛龙道友,那叫一个高风亮节,为神正派,我给他担保,他不会笑话你的!”
“……”后土虚着眼打量这三位祖巫,“莫名奇妙的……”
想了想,她最终放弃了思索,不再打理这几位祖巫抽风似的神经质表现。
毕竟,相比于共工这样的问题儿童,他们的小毛病,实在太微不足道了。
“言归正传!”她大气的一挥手,“坚定走本座的调和道路,对外输出思潮的同时,人族人王注意做好人族的思想城墙的搭建!”
“保障在放火的时候,火不会烧到自己的家里。”
“打乱天庭的发展步骤,协助东华帝君登位,彼时内外交攻,以期大破天庭!”
“是!”
群雄应和,共尊后土之令!
……
“巫族的路子,我看的清清楚楚。”
扶桑树下,天皇在教诲着子嗣,指点他们最顶峰人物的博弈。
“女娲她在想什么,我也明明白白。”
“不得不说,她也不简单,这天地间也分属一流,是了不得的战略家。”
“不过……”
“不过跟父亲您比,可能还差些火候?”第九皇子笑着奉承道。
“算是吧。”帝俊淡定的承受了孩子对他的吹捧,“她当年被伏羲照顾的有些好,以致于在人心诡谲上,不如你们父亲这样艰苦走上来的。”
“她想调和……可调和从来不好做。”
“一旦分寸把握不好,调和就会崩。”帝俊微微震动手中屠巫剑,长剑轻鸣,蓦然闪过一角大恐怖,“这也是我真正屠巫的机会。”
“那些祖巫呀……”天皇摇了摇头,“计划是很好的,但也只是计划,未必能赶得上变化。”
“要知道,哪怕是伏羲,这位易道的至尊,尚且需要提着开天斧,才能让变化跟着计划来。”
“女娲有德,能力却有不足……如何能控制好局面?”
帝俊说着,眼神中闪过玩味。
“单单是墙,其实不是无缺。”
“调和一出错,问题甚至比我们妖族这全面异化,问题还要严重。”
“妖族被祸祸了,但全面打上了预防针,变得彻底。”
“从上到下,大家都遵守一套规则。”
“顶层的妖神,就拿自己的资本去往下压,下面能接受,并且有一整套的适应的生存方法。”
“在这套方法下,偶尔还能有奇迹。”
“碰瓷有碰瓷的方法,司命法庭也接受个体妖灵对大企业的举报,如果成功,能狠狠的咬下一块肉。”
“大家都逐利,并且想方设法的逐利。”
“换作是人族那边呢?”
“哈!”
帝俊失笑。
“问题就来了。”
“两套系统,理想和现实混杂。”
“一边高呼,为理想而奉献,让许多人满腔热血的奔波。”
“另一边,现实却总教他们上课,说这是你们的福报,加班费不用想了……甚至一些投机取巧者骄傲的说,三代努力,凭什么输给你一生操劳?”
“一方面,理想的指导,告诉他们要敢于挑错。”
“另一方面,现实又在劝说——没必要,亲属猝死就猝死了,你往上告也没什么用,小心被一手遮天关进去,顺便冻结资产。”
“理想和现实纠缠,情况最复杂。”
“因为边际模糊了啊!”
“大是大非的方面,一旦把握不准,调和不顺……那迟早会出大问题的!”
“到那时。”
“我这柄屠巫剑,只需要轻轻一捅……”
帝俊轻笑,“女娲她就得指望,能突然蹦出个伏羲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