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這隻妖怪不太冷 線上看-第五百三十五章 小貓娘和小狐娘分享

這隻妖怪不太冷
小說推薦這隻妖怪不太冷这只妖怪不太冷
20号,周三,上午。
莫高窟。
周离戴着鸭舌帽,背着书包,兜里揣着一张买门票送的丝绸,跟在人群后头走进一间洞窟,然后机械式的仰头看向壁画,表情略显呆滞。
耳机里不断响起讲解员的声音。
莫高窟大概是敦煌最有名的符号了,因此虽然是淡季,人还是不少。据说在旺季最夸张的时候,提前一个月都买不到票。
莫高窟的门票分淡旺季。
旺季有A、B、C三类门票,游览的洞窟不同,最多可以游览八个洞窟。淡季则是D、E两类门票,都可以游览12个洞窟,而且因为人少,游览的时间会比旺季宽裕很多,导游讲解也更详细。所以如果是很喜欢莫高窟文化的人来游览,最好是挑淡季。
然而想要看懂壁画还是有门槛的。
许多人慕名而来,却失望而归,感觉浪费了一笔钱,却什么也没获得,不过走马观花一通罢了。
尤其是在旺季买B类门票的游客们。
这源于人们对它的不了解。
不了解,自然就看不懂。
唯吾独尊:废物之崛起
还有一些人很难从中找到自己感兴趣的点,所以又会觉得无趣。
就比如周离身边的一对外国情侣,他们听讲解也听不懂,还不准拍照,坚持了几个洞窟后终于忍不住,直接扭头走了。
再比如槐序和团子。
团子才看了两个洞窟就无聊得直打呵欠了。槐序更是完全理解不了这些已经褪色的东西有什么好看的,还有些都被刮花了,别说这样的,就是以前刚画好、颜色还鲜艳的时候叫她来看,她都不会来看,除非包吃包住。
因此她们俩甚至早在外国情侣之前就离开了洞窟,此时正在外头玩耍。
只剩下周离一个人跟随大部队游览。
他来之前做了功课,阅读了一些关于莫高窟文化的文章,收获不大,但至少知道了如何去欣赏壁画上的内容。再加上门票自带了两部有助于了解洞窟文化的电影,不仅好看,也对游览洞窟有所帮助,因此他还勉强看得进去。
莫高窟又名千佛洞,是不同文明碰撞的结果,不同朝代与不同政权在这里携手修建了千年,才有了如今盛景。
虽然莫高窟的建造与佛教有脱不开的关系,雕塑与壁画的内容都与佛教有关,但它的艺术价值却绝不仅仅在于宗教,壁画中所描绘的内容也不仅仅是佛国净土和信徒朝拜。如果你足够仔细,那么你将能从中找到伊朗、印度、希腊等多种文明的艺术痕迹。如果你不关心艺术,你也能从那些小人中发现古代人的日常生活与各朝代不同的文化习惯,你会为之惊讶的,因为有很多东西都超出了现代人的惯有认知。
总是能有所收获。
而周离觉得一件宝贵的艺术品总是要有些意义,它记录着什么,它代表了什么,它反映了什么,如果都没有,他就理解不了。
敦煌的壁画尤其诠释了这一点。
周离一眼能看见的就是它所记录的内容——
古人的衣食住行、娱乐方式、精神食粮,甚至古人的技术产品,这上面都找得到表现。
而就算不看这些,只从当时人们下笔所运用的线条来看,也能看出许多东西。
最早的洞窟建造于东晋时期,当时壁画上的菩萨还是西域样貌,余秋雨先生说‘甚至能看出从印度起身时的样子,深线粗画,立体感强,还裸着上身,余留着恒河岸边的热气’,那时佛教在中国才刚兴起。
魏晋南北朝时期的壁画上的菩萨变得更活泼,身形修长,衣着也随着当时人们的审美变得更大胆了,甚至有些看得出清丽病态之美,从中你看得出那时的风流名士们的审美与癖好。
到隋朝病态之美就消失了。
唐朝时期,画工们的笔锋变得更自然,下笔更随意,人物的神情变得更恬静,女性越来越占据主导地位,是盛唐才有的自信与乐观。
……
透过壁画,周离仿佛能看见当时的世间,而它就像是一个倒影,处处都是那个时代的文化与风情所留下的印记。
那也是槐序生活过的世间。
因此周离觉得有意思。
因此槐序觉得无趣。
周离走出最后一个洞窟时,比莫高窟最古老的洞窟还更古老的老妖怪就坐在石凳上等待着。
今天的她是一个西域美女的形象,在进入莫高窟之前,她换了一身敦煌风的古代服饰,艳丽吸睛,配上她的容貌,仿佛即将飞天而去。然而这位飞天仙女此时却左手拿着一个肉夹馍啃着,右手还拿了三个备用,将这份气质破坏得七七八八,也从她的身上看不到一丝一毫历史的厚重。
比老妖怪更古老的小猫娘站在一旁,仰着小脑袋眼巴巴的看着。
见到周离走来,小猫娘立马扭头说:“周离!槐序不给团子大人吃饼!”
“这是肉夹馍笨蛋。”
“槐序还骂团子大人是笨蛋!”
“告状鬼!”
“你看她又骂团子大人了!”
“乖啊,这里人多,团子大人吃东西会吓到人的。”周离伸手摸了摸小猫娘的头,尽管在旁人眼中他做这样的动作可能会有点奇怪,但看见小猫娘模样的团子大人他还是忍不住,“其实那个不好吃的,我们出去再吃鱼汤泡饭好不好?”
“好~~”小猫娘乖巧点头。
“出去了吗?”槐序抬头问。
“等一等。”周离拿出手机看了看,“我还要去参观石窟文物保护研究陈列中心、藏经洞陈列馆、研究院院史陈列馆和研究院美术馆。”
我的虚拟神国
“这么多?”槐序呆呆道。
“这么do?”团子也已经很无聊了,不想再在这里呆下去了。
“有很多人在这里搞研究的。”周离说。
“一个乱涂乱画的洞子有什么好研究的。”槐序撇了撇嘴,她伸直自己的双腿,像是普通人缓解疲劳伸展筋骨一样的动作。
“有很多可以研究的,比如古代的饮食文化、服饰文化、音乐文化和娱乐休闲文化等等,有些人花费一生时间就为了将它们考证出来。”周离说着不由摇了摇头,瞥着形象极佳又毫不顾忌形象的老妖怪,“你是理解不了的。”
“我理解不了?”槐序斜着眼睛瞥了他一眼,又咬了一口肉夹馍,一边嚼一边说,“不就是研究我吃过的饭、我穿过的衣服、我听过的歌和我玩过的游戏吗?有什么好研究的。”
“不想和你说。”
“有什么好啾啾的。”团子也说。
“团子大人,你应该和我站在一边才是,为什么反倒帮起槐序来了?”周离无奈的说。
“喔!都怪槐序!”
“……”
从莫高窟回到市区,已经是下午了。
周离有点累,补了个午觉,满血复活之后,才又进入鸣沙山。
今天时间比较充裕,他带着槐序和团子去滑了沙,去骑了骆驼,还体验了动力三角翼,直到快日落时分他才开始往上爬。
依然很累。
在到山顶之前,他就已经得知小白狐已经率先到达并在这里等他了,因为他听到了上面传来的人声——
“不是说这只小白狐是来要吃的的吗?怎么喂给它它也不吃啊?”
“它在这里也不走。”
“好高冷啊。”
“……”
周离加快了手上脚上的速度,迅速往上爬。
待看到小白狐之后,他对她笑了笑,算是打过招呼,然后从书包里掏出了一盒鸡腿和一盒烤鹌鹑,小声说道:“也不知道你爱吃什么,就在路过的商店里面随便买了点,经常听说狐狸to……吃鸡的故事,你该喜欢吃鸡腿吧。”
小白狐朝他跑了过去。
边上的人看得啧啧称奇,因为这一幕就像是小白狐特意在这里等这个人一样。大漠里等待人类的白狐,不少人的想象力已经开始发散了。
依旧等到夕阳下山,游客散尽。
周离这才扭头,小声对坐在自己身边的小白狐问道:“你今天什么时候来的?”
“早晨。”
“这么早。”
“不知道做什么。”
“别人给你东西你怎么不吃呢?”
“我怕吃饱了,等下你给我带的东西我就吃不下了。”小白狐老实答道,“要是你把东西带过来了我没有吃,你肯定以为我不喜欢你。”
最强医仙混都市
“那你是喜欢我的吗?”
“唔可能……”
“……”
周离不知道说什么,只是笑了。
这只小妖怪的喜欢来得也太容易了,他几乎什么也没做就获得了她的喜欢。
随后他又打开自己的背包,从里面倒出好多真空包装的食品:“我给你带了一些东西,是用塑料装好的。塑料就是外面这层透明的纸。你可以把它们带回去埋在一个自己记得住的地方,找不到东西的时候就翻出来吃,但是吃的时候要把外面这层塑料咬开,而这层塑料是不能吃的。”
“会坏掉的。”
“不会坏掉的,可以保存到明年。”
“真的吗?”
“但是外面这层不可以吃喔,只能吃里面的肉。”周离再三强调,“虽然你是妖怪,但也不好吃的。然后记得把塑料袋丢进垃圾桶,就是我背后这个装着很多塑料纸和塑料瓶子的桶。最好趁着晚上没有人的时候来丢,不要让人看见了。”
“谢谢你,我记住了!”
“快要过年了,今年外面在闹瘟疫,很严重的。”周离说道,“过年的时候我们国家可能会限制人员流动,到时候来游玩的人会很少,要是这些东西你也吃完了的话,就找山下那些穿一样衣服的人吧。”
“那你们怎么来了呢?”
“趁着寒假,还没过年,过来旅游。”
“寒假?”
“就是读书放假。”
“你还在读书么?”
“是的。”
“那我祝你考取大功名!”小白狐认真的说,还像模像样的向他鞠躬作揖,并再次强调,“大功名!”
“谢谢你,但是我们现在和以前已经不一样了,我不用再考功名了。”
“那……那我祝你……心想事成!”小白狐想了一下才想出这个词,然后认真说道,“以前的人就很喜欢在我面前许愿的,他们还说,在我面前许过的愿都会实现,说我很灵。”
“真的么?”
“其实……其实我什么也不会。”小白狐有点腼腆的说,“我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这样讲。”
“你好诚实。”
“妖怪不会说谎,这是天生的。”
“是么……”
周离瞄了一眼自己身边两只满口谎话的假妖怪,两只假妖怪也看向他,目光中透出‘你看我干什么’的疑惑。
抿了抿嘴,他继续说:“总之我就当你真的很灵验好了。”
“嗯!”
“那我要下山了,很冷了。”
“你明天还来吗?”
“不来了。”周离摇了摇头,“明天我们要走了,离开这座城市了,去很远很远的地方。也许我们还会从这里返程,到时候再来看你。如果不从这里返程的话可能我们就要很久很久、很久很久以后才见得到了,也许你都认不出我来了。”
“我记性很好。”
“我也会记住你的。”
“再见!”
“再见。”
独宠成瘾:冷帝万万睡
要带这么多东西走,小白狐并不方便,于是她忽的一变,变成了一只小狐娘,比团子大人变成的小猫娘看起来年龄要大一点。但变成小猫娘之后她拿这些零散的东西也不方便,因为周离忘记拿塑料袋了,于是她全部将之抱在肚子上,抱得紧紧地,唯恐掉了,并小心的挪动步子。即使这样时不时也会掉一包下来,她又连忙弯腰捡,看起来很辛苦。
沙子上留下一串细碎的光脚丫的印子,比人类要浅得多。
所幸晚上已无游客了,也没人看见。
周离没有去帮忙,只是对小狐娘挥了挥手,直到黑夜中她的身影只剩一个小点,他才转身下山。
相聚,离开,就是这样的。
他并没有不舍。
反倒觉得很美好。
私密 按摩 師
相比起上山,下山速度要快得多,因为心情愉悦,脚步也变得轻快,趟着沙的周离脑中不由浮出了小白狐说的心想事成,这很有趣。因为他需要先知道自己最近到底在想什么、想要什么才是,不然‘心想事成’就算再灵验,也没有实现的基本。
对于一只咸鱼而言,他真的很少想这个话题。
如果说最近的话……
他也就是希望槐序能顺利填补自己记忆中的空白了,他们正在缓慢而稳定的进行着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