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143o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天啓預報 txt-第八百九十九章 光明王相伴-vymlk

天啓預報
小說推薦天啓預報
十分钟之前,在槐诗同海格力斯彼此厮杀的同时。
变身骑士小姐
永冻炉心的大门被迟来的旅人推开,黑暗里,沉睡在水箱中的骷髅似是有所察觉,在神酒之中轻轻的动了一下。
可依旧沉浸在过去的梦里,未曾醒来。
有人来了吗?
听不清楚,难道是路过的客人吗?
漫漫长路,他累了吗?或许应该招待他休息一下,可是太困了,实在起不来,抱歉,食物和水都在柜子里,请你自便吧。
崇禎本科生
沉默中,伊兹摘下了嘴角的烟卷,静静的凝视着水箱中沉睡的骷髅头。
许久,缓缓的半跪在了地上。
他低着头,像是面对着高高在上的大人物一样,恭谨的开口:“阁下,我自群山交锋之处而来,带来黄金与月之母·玛玛基里亚的问候。”
玛玛基里亚?
好像在哪里听到过?是熟悉的名字啊,可还是想不起来。
水箱中,骷髅漆黑的眼眶被门外的升起的光芒照亮了。
有点不适应。
在沉睡中感到了些许的不安。
外面,在举办酒宴吗?父亲他们又在通宵畅饮了吗?又一次的胜利了吗?又一次的战胜了敌人了吧?
光,太亮了,也太过于残暴。
那些太过于放纵的欢宴,那些残忍的战利品,那些蜜酒里流着血……
骷髅依旧沉浸在梦的碎片里。
往昔的记忆似是再度浮现,可那些遥远的轮廓太过于模糊,想不起来。
只记得有个魁梧的身影坐在最高处,举起牛角的酒杯,大声的欢笑,向着自己招手。
“我的孩子。”
独眼的男人抬起手臂,自豪的呼唤:“到这里来!到父亲这里来!”
他是谁?
我……又是谁?
想不起来。
短暂的等待过后,伊兹像是终于鼓起了勇气,抬起视线,端详着水箱中毫无反应的骷髅,无奈的叹息了一声。
伸手入怀。
“请恕在下冒犯。”
他从胸前的内袋中取出了一个小小的盒子,展开,呈现在骷髅的面前。
在铺着锦缎的盒中,躺着一道嫩绿色的枝条,在珍惜的保存之下,它未曾干瘪和枯萎,依旧泛着昔日鲜亮的色泽,对生的绿叶依旧散发着阵阵生机。
那是一支从未曾出现在赫利俄斯之上的槲寄生!
瞬间,无数气泡升腾的声音从水箱之中响起。
沉寂的骷髅眼眶中浮现了隐隐的光亮。
像是,漫长的梦终于结束了。
他睁开眼睛。
终于回忆起了曾经的往事。
“啊,原来是这样么?”残缺的骷髅轻声呢喃着,“我想起来了……”
“原来,我不是普布留斯吗?”
.
.
“够了!够了!不要再碍事了!!!”
在神座之上,普布留斯发出震怒的咆哮,已经失去了所有的耐心,暴虐的挥洒着自己的力量,令赫利俄斯剧烈的颤抖着,大地轰鸣。
已经受够了。
这烦不胜烦的阻挠和变数!
他抬起眼瞳,龟裂的面孔上满是杀意,看向了不远处呆滞的槐诗,要将一切阻拦在面前的对手彻底铲除!
不论是谁,都无法阻挡他的前进!
不论是谁,都无法改变他所得到的结果!
于是,普布留斯再度的抬起了右手,空空荡荡的五指之间,有凌驾于大宗师之上的炼金术再次展现。
无穷尽的高温汇聚,形成了一道剧烈回旋的漩涡。
足以摧垮整个城市的火焰风暴被压缩在手掌之上,形成了一个乒乓球大小的风洞,甚至还在迅速的提升着其中的威力。
焕发出无尽的刺眼光芒!
“吾乃普布留斯!”
他高举着右手,向着这个世界宣告:“吾乃不朽!”
“不对……”
水箱中的骷髅呆滞的呢喃。
“吾乃存世之神!”
普布留斯咆哮着,振奋神威,悬浮在赫利俄斯之上:
“——吾乃烈日之主·阿波罗!”
“不对……”
水箱里,骷髅头剧烈的震颤着,黑暗的眼眶里,不断有丝丝缕缕的火花闪现,恰似那些归来的记忆一样。
“我不是普布留斯,我不是阿波罗。”
它混乱的呢喃着,追溯着自己的起源:“我是……我是……”
正在那一瞬,最后的记忆,从迅速修复的灵魂中浮现,令他彻底迎来了那个最重要的答案,那个早已经注定的结果。
“我是……巴德尔……”
他恍然大悟,被从天而降的日轮所吞没。
他说:
“——吾乃,光明王!”
姑娘,别去那座山!(沙使篇) 苏阳小南
于是,在那一瞬间,永冻炉心开启的大门中,有辉煌的阳光喷薄而出,遍照万物。
令黑暗的宇宙中亮起了不灭的焰光。
光明,降临!
.
.
虚幻的神殿里,有破碎的声音响起。
宙斯失神的握紧了拳头,捏碎了自己的酒杯,可紧接着,却忍不住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当我与世界平行
他笑的前俯后仰,为这命运的绝赞展开而奉上掌声:“有得必有舍,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吗!!!!”
想要得到什么。
就必须舍弃什么。
这便是炼金术的精髓。
想要得到神明的力量和尊位,就必须舍弃自己的肉体凡躯——为此,普布留斯不惜将自己彻底分裂。
血、肉、灵、欲、乃至……失去价值的骸骨!
以至于,他根本没有发现,自己的造神秘仪早就成功了,甚至早在槐诗他们登上赫利俄斯之前,真正的神明就已经降临。
恶魔殿下求爱纪 池纪
只不过,被复活的不是早就已经湮灭的阿波罗而已。
失去了目标的秘仪依旧在不断的运转着,最终,指向了同领域中唯一一个未曾被牧场主污染,也还具备着复活可能的存在。
在神明的力量之前,神明的意识就已经降下,附着在了被普布留斯所抛弃的骸骨之上。
可是却又因为仪式的细微差别产生了错乱,好像降临的时候脑袋先着地了一样,甚至不记得自己是谁,神的意识和普布留斯的残缺记忆混合在同一处。
诞生了一个全新的生命。
一具……拥有着神之本质的骷髅!
飼養花心總裁 不落煙塵
宙斯恍然的问道:“你从一开始就知道了吗?”
“猜到一点哦,毕竟做了那个梦嘛。”
彤姬挑起眉头:“毕竟,我印象还是蛮深刻的。”
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几个,未曾随着诸神陨落,也未曾被自己亲手杀死的太阳神。
而且还如此咸鱼的……
也只有祂了吧?
北欧诸神中的异种,不已暴力彰显自己的威权,而是为世间万物带来温暖和欢笑,幸福和安宁的存在……
遗憾的是,好人不长命的道理并不是在凡人之间管用。
在神明之间也同样盛行。
甚至在诸神陨落之前,在彤姬弑杀同类之前,他便已经丧命于阴谋之神的诡计,死在自己的叔叔手中。
不,应该说,哪怕没有洛基,他也会履行自己的命运,迎来这样的结局吧?
从一开始,在巴德尔诞生之前,他的死亡就注定。
究其根源,还要回归彤姬曾经对槐诗所讲过的‘神明社会史’。
‘神系’的存在,本质就是众神的联合,众神在其中也必然各有职责。不过,里面总有一些是别人不愿意做的。
好像公司团建时新人必须负责拎包、老大犯事儿时总有小弟需要去背锅、班级在放学之后打扫,总有一组人要去扫厕所一样。
现境如此美好,谁又负责守卫地狱呢?
如同希腊神系中惨遭自己弟弟算计的倒霉孩子哈迪斯一样,总有人运气不好。
在东夏,是责任心重大的泰山府君、在埃及,是半死不活的奥西里斯,而在北欧……大家则发扬了民主的投票制度——此处指所有人都把活儿推给了团队里最讨嫌的人。
洛基。
为了安抚自己这位倒霉兄弟,奥丁和洛基定下了协议,由洛基暂代地狱的管理,未来则交给他的女儿。
作为报偿,自己的儿子将以光明之神的身份,同她定下婚姻嫁娶的契约。
可是,北欧神谁又不知道自己这些人说话跟放屁一样呢。
从一开始,奥丁就没想过履行自己的约定。
尤其是,当他发现:冥府女神已经在地狱中为自己的儿子准备好了婚姻的殿堂的时候,便决心违反自己所许下的诺言。
天后弗丽嘉恳请世间万物发下誓言,绝不伤害这位世界带来光和温暖的神明,而万物也忠实的如约履行了自己的诺言。
唯独的缺了一样东西。
槲寄生。
正是因此,巴德尔在洛基的算计之下而死。
五帝印 鏡痕
死因:叔叔的女儿不好看,找不到对象,只能拿他凑合一下。
遗憾的是,在那么古早的时代,还没有退婚流故事的诞生。
实在可惜。
从此,世间失去了欢乐和阳光,而众神们失去了这位让他们能够信任和安心的太阳神。
这便是‘黄昏将至’的起源。
而当奥丁试图再度耍赖,派出使者前往冥府,索要巴德尔的灵魂时,却被冥府女神的侍女阻拦。
双方再度立下了约定。
倘若如同奥丁所说,世间万物都为巴德尔的死而哀悼的话,那么冥府女神便让巴德尔归去。
结果很遗憾。
当万物都为巴德尔的逝去而哀悼的时候……
宙斯忍不住看向了身旁。
——偏偏有一只‘偶然路过’的乌鸦表示自己很高兴,没关系,无所谓,很可以,大过年的,人都死了,还是孩子,为了他好……
哀悼?哀什么哀,悼什么悼?
没看到我正乐着么?
对此,彤姬向来是无所谓的!
于是,就这样,狠狠的在北欧众神的心窝子上捅了一刀,一直到这么多年过去……
“答应了就要做到,我觉得没什么不好嘛。哎,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喝茶,喝茶。”
彤姬微笑着,端起粉红色茶杯,得意的眨了眨眼睛。
“毕竟,一切都是命运的一环,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