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akk小說 劍破九天 txt-第4654章 太顛覆了推薦-dipbs

劍破九天
小說推薦劍破九天
纪天行不但分析般若神帝的处境,还言辞恳切地劝说她。
所谓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也不过如此。
但般若神帝满腔焦急和心虚,哪里听得进去?
两人的对话,也是顾左右言其他,你讲你的、我讲我的。
不过,两人的心态却是大不相同。
般若神帝又羞又怒,还很焦急、心虚,纪天行却是气定神闲、一副胜券在握的架势。
甚至,他那副吃定了般若神帝的模样,还有些无赖和霸道。
见般若神帝处于这般情景下,仍然不肯点头答应,他只能继续说道:“般若,想必你应该对我也有信心,我是天选之人,将来有极大的可能性开启天道之门,解开永生之谜。
我可以向你保证,届时我绝不独吞永生之谜,定会跟我的亲人分享,与你分享,助你也得到永生。
怎么样?这就是我给出的条件。”
事实上,如果般若神帝处于理智和冷静的状态下,绝不可能答应这么荒谬的条件。
这算什么条件?
就是一句空口无凭的承诺,就想换取永恒天书的秘密?
万域神灵
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但般若神帝羞怒交加之下,已经是无力招架了,只能压低声音、急切地回答道:“好!我相信你,我答应你,快放开我!”
“呃……怎么这么爽快?”这下轮到纪天行面露愕然之色了。
刚才般若神帝可没这么好说话,怎么突然就答应了,还是如此急切?
他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才发现问题所在。
云瑶、姬珂、纪无恨和纪无双等人都纹丝未动,仍然在专心地闭关修炼。
人群之中,唯独一个人的修炼姿势,发生了细微的变化。
那就是岩克。
这家伙一直在运功修炼,乍一眼看上去ꓹ 双手平放于膝头ꓹ 三指微蜷,没什么异样。
但纪天行却能看出,他运功修炼的手势ꓹ 发生了细微的变化。
之前拇指和食指是扣在一起的ꓹ 现在却是分开了。
穿越时空之铁血战 烈阳化海
这就证明,岩克运功修炼时有过间断,还换了手势和动作。
冰冷公主復仇計劃
“难怪般若这么急着答应ꓹ 原来是察觉到岩克动了,怕被他发现。”
纪天行立刻明白了原因ꓹ 不禁露出一丝揶揄的笑意。
这时,般若神帝已经抬起手臂ꓹ 挡掉了纪天行的双掌,连忙向后退出三步远,跟他保持一定的距离。
即便如此还不够,她面若寒霜、满脸羞怒的瞪着纪天行ꓹ 一副戒备的姿态。
见她余怒未消ꓹ 绝美脸颊上的红霞还未褪|去ꓹ 纪天行微笑着道:“你先平复一下心情ꓹ 待会儿把你所知道的,永恒天书的内容记载下来给我就行了。”
般若神帝皱了皱柳叶眉,气愤难平的低声骂道:“你无耻!你趁人之危!
我真不敢相信ꓹ 你竟然做出这种事,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在她的心里和认知中ꓹ 剑神从来都是冷漠高傲的君子,天下第一剑道强者ꓹ 是令她仰慕和尊敬的男神。
而重生归来的剑神,不仅娶妻生子ꓹ 还会用各种阴谋伎俩。
最可气的是,竟然用这种厚颜无耻的手段ꓹ 逼迫她就范!
太颠覆了!
望着满腔警惕和戒备,神色冷漠的般若神帝,纪天行摊了摊手,一脸无辜的道:“我不过就是跟你认真的谈了几句发自肺腑的话,怎么就无耻、怎么就趁人之危了?
你说的就像我们俩发生了什么似的,你可别冤枉我,我还什么都没干呢!”
“……”般若神帝再次目瞪口呆,犹如石化了一般,不可置信的望着纪天行。
她简直无法相信,如此有歧义的无耻之言,竟然出自对方之口。
鬼夫的秘密
这些话也太轻薄了!
怎么可以对一个纯净无暇的女子,讲出这种话来?
般若神帝很生气,贝齿紧咬着嘴唇,眉目泛寒的瞪着纪天行,双手也忍不住颤抖起来。
纪天行见她如此愤怒,也不再刺激她,话锋一转,语气温和的解释道:“你不要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把你当做朋友。”
般若神帝冷哼一声,反问道:“那你对待其他朋友,也会捧着……也会那样吗?”
“当然!”纪天行毫不犹豫的点头,一本正经的说道:“能在这里修炼的,都是我的亲人和朋友,都是值得信任,可以托付身家性命的那种,大家的举动亲昵一些,也是互相关心和信任的表现。”
封印之书·镜之门(上下)
般若神帝环顾四周,看了看神树周围的强者们,却还是将信将疑,“哼,我不信,除非……你证明给我看!”
话题扯开了,般若神帝的羞怒也消减了许多。
纪天行有些为难,“这我怎么证明?大家都在闭关修炼,我不能打扰他们。”
“不!刚才我看到了,那个大块头已经修炼结束了。”般若神帝的态度却很固执,还伸手指向了不远处的岩克。
紅樓春
正盘膝坐在悬空台上,貌似闭着眼睛修炼的岩克,不知为何突然手指抖了两下。
纪天行看了岩克一眼,回头望着般若神帝,苦笑道:“那是跟随我多年的朋友,为我出生入死很多次,还需要证明吗?”
“正因如此,才能证明你刚才没说谎。”般若神帝面无表情的说道,一副你不证明给我看,就是在骗人的模样。
异界美女图
“……”纪天行很是无奈,却只能起身离开,朝岩克飞去。
頂級豪門:重生腹黑妻
坐在悬空台上运功修炼的岩克,眼皮子都开始跳动起来了,后背也开始冒汗了。
但他还是纹丝不动,闭着双眼假装修炼,忍的很是辛苦。
“唰!”
纪天行飞到岩克的面前,看着他那高达数丈,犹如岩石堆砌的庞大身躯,不禁有些头疼。
但般若神帝就在不远处盯着,他也只能继续演戏。
“岩克,你修炼的情况如何?”
纪天行神色平静的唤醒岩克,以关切的语气表示关心。
岩克也缓缓收功停止修炼,装作一副被唤醒的模样。
随后,纪天行问了他几个问题,他也都规规矩矩地回答。
但他内心无比紧张,忍不住传音对纪天行说道:“公子,我……我真的什么都没看到!!
您放心,我绝对不会告诉两位主母的。”
“……”纪天行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传音问道:“既然你什么都不知道,又要告诉她们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