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b4ix寓意深刻小說 步步爲途-第118章 牛二少服軟閲讀-h2935

步步爲途
小說推薦步步爲途
牛经胜因为在金花酒楼吃饭,喝多了酒而斗殴,在乡党政办被带去派出所调查处理的事,在安河乡里一时间成为大家热议的话题。
牛大山也因为牛经胜不争气让他丢了脸,在办公室里大光其火。
再怎么生气,牛经胜也是他的侄子,牛大山总不能不管,无奈之下还是给黄东升打了电话。
“黄所长,按照你们派出所的程序,牛经胜我已经让他到派出所配合你们调查了,你看什么时候能放他回乡里工作?乡的事情可是很多的,离不开人啊!”牛大山很官场的对黄东升说道。
最後的十年 十年夢桐
牛大山之所以在牛经胜被民警带去派出所还没有多长时间就立即给黄东升打电话要人,也是有他的考虑的。
一,在这次派出所到乡里来带走牛经胜这件事情上,牛大山对黄东升的处理方式不满意。虽然后来在何志远的调解下让派出所的民警带走了人,但是牛书记感觉面子上不好看,向黄东升立即要人也是为了挽回自己的一点面子。
婷婷穿越记之人鱼传说
二是,牛经胜是个二世主,从来就没有吃过什么苦,牛大山怕他在派出所吃苦头。
黄东升虽然说带牛经胜到派出所去调查处理金花酒楼的斗殴事情这是走过场,不会让牛经胜吃苦,但牛大山还是不放心,认为牛经胜早点回乡里来,才是最好的。
当然,还有就是牛大山怕牛经胜不动脑子在派出所依仗着自己,随便乱说什么不该说的话,这样就会多出来想不到的麻烦事。
黄东升刚刚在办公室接到派出所去乡里执行任务的民警汇报完工作,一支烟还没有抽完,就接到了牛大山的电话。
黄东升心里就想到,这次的事情让牛大山对自己有看法了。
唉,做人难啊,一边是强势的安河乡老牌霸主牛大山,另外一边是何志远这个难缠的狐狸。
其实,做人难是难在自己!
就拿黄东升来说,如果他没有自己的一点小算盘,坚持做人的底线,堂堂正正,秉公办事,不想做墙头草,那黄东升又怎会如此难做呢?
长叹一声后,黄东升还是不敢怠慢,立即对牛大山说道:“牛书记,你对我还有什么不放心呢?牛经胜在我这里肯定是不会有问题的,走走过场,堵堵有些人的嘴,我就会让处理事情的民警立即让牛经胜回乡里。”
黄东升现在对牛大山说的这番话,他自己都觉得假,如果不是自己没有办法,被何志远挤得,不得不配合,他会去带牛经胜到派出所来吗?
如果不配合何志远,弄不好按照何志远到安河来这段时间的办事风格,他何乡长还真能把这件小事情给捅到云都县公安局去。
事情虽然不大,可是一但被捅到上级那里去,这里面可以做的文章可就都了去了,黄东升为了自己的前途是一点都不敢冒这个险。
剑极天下 尸口巾
“行吧,黄所长你看着办吧,不过我还是希望你们能尽快结束这件事情,毕竟乡里的事情也多,还需要人去做!”
重生,啊人生 一逸
牛大山听了黄东升的话以后,也只能这样说了。
派出所那边,被带到询问室的牛经胜已经没有在乡里的那股嚣张劲了,因为他心里很清楚那天晚上在金花酒楼的斗殴真相究竟是怎么回事情。
派出所的询问室里给人的感觉是冰冷的,让人心里有空洞的感觉。
掠愛奪寵:老公太霸道 憶子衿
牛经胜还是第一次来这样的地方,一进询问室他的心就像往下沉似的,恐惧感围绕在他的心头。
坐在询问室里,一时间也没有人来理会他,往日的牛经胜的高傲在派出所的询问室里变成了不安。
就在牛经胜惴惴不安的时候,询问室的大门“咣当”一声被推开了。
从来询问室外面走进了两个民警,牛经胜发现其中有一个就是去乡里带他到派出所的民警。
看了牛经胜一眼,民警在桌子前的椅子上坐下来:“牛经胜,你也坐下来吧。”
指了指在民警对面的一张椅子,来询问的民警淡淡的说道。
紧张的看了看民警,牛经胜坐在了那张专门为被审问对像准备的椅子上。
惹上妖孽冷殿下
“牛经胜,本来我们派出所放了贾飞,你们在金花酒楼斗殴的事情就算结束了,可是被放后的贾飞现在不服气,他认为自己是受害者,现在反过来要告你了,我们只能重新调查处理了。”民警对牛经胜说道。
埋愛 小玩偶
“警察同志,我才是受害者,那天晚上不是已经都调查清楚了吗?”牛经胜急忙狡辩道。
“牛经胜,你还是老实一点,不要再想蒙我们了。实事求是的说说吧,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情。”民警语重心长的对牛经胜说道。
“警察同志,我说的都是真的,你们要相信我啊。”牛经胜在经历了短暂的适应以后,有可是狡辩了起来。
啪——
民警猛一拍桌子对牛经胜说道:“牛经胜,你这是在拿我们开涮,是吗?到这时候了,还想蒙混过关,做梦!”
见到牛经胜到了派出所还认不清楚形势,民警也拉下了脸警告了一下他。
“这……这……,警察同志我说的都是实话啊。”被民警一警告,牛经胜也慌了。
啪!
只用五月来爱你 荷舞东风
民警把何志远和贾飞的谈话记录一下子拍在了牛经胜的面前。
“睁大你的眼睛看看清楚,这里是贾飞的整个事情的谈话记录。”民警对牛经胜说道。
牛经胜用眼睛瞄了一下贾飞的关于金花酒楼斗殴事情的说明记录,他的脸一下子就黑了。
“警察同志,那天的事情也不能全怪我的,应该是我们双方都有过错吧,本来就是如果有一方理智一些,也不会打起了。”
牛经胜混了这么多年也不是混蛋到那么不堪,他看到谈话记录,就知道自己对那天斗殴的事情是蒙不了了。
牛经胜想,说不定贾飞在派出所出去以后也找到了靠山,如果自己再想乱说不太可能了。
“你这样的态度还算好,不过根据调查,主要责任还在你,你必须要赔偿贾飞的医疗费,你愿意吗?”民警问道。
“什么?要我赔偿医疗费?”牛经胜睁大了眼睛问道。
“怎么?不愿意?告诉你,如果不是黄所长关照你,关你几天都是少的了。”民警说道。
致命总裁 达西夫人
“那行吧,你们什么时候放我走。”听话听音,牛经胜听出了自己只要赔偿了医疗费就可以走人了,立马就同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