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貞觀俗人-第926章 齊人之福閲讀

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贞观俗人
长乐公主的婚期定在了贞观九年的重阳,九九重阳,上吉,宜嫁娶。
在长孙皇后的劝说下,皇帝决定放弃奢华婚礼的打算,按诸位贞观年间出嫁的长公主、公主们规格,朝廷出资十万贯置办婚礼,皇帝内库再出钱十万贯添妆。
朝廷正式赐封长乐公主实封食邑六百户。
每户以三丁为限,得一千八百丁租赋,其租赋半分入公主府,半分入朝廷。
这个结果一出,连侍中魏征都十分惊讶,他早听到风声,皇帝要办一场豪华的婚礼,花费起码五百万贯起,而且长孙无忌、高士廉,东宫太子等都打算要豪华添妆,都是百万贯起。
魏征这些天就这事都已经在拟写表章,洋洋洒洒的都写了几万言了,甚至打算到时还要节选一部份送到报纸上去发表。
结果旨意一下,他懵了。
而紧接着秦琼也上表,秦家准备娉礼为十六万八千八百八十八贯,比传闻中的五百万贯只是一个零头。
迎亲之日议定,娉礼嫁妆也议好,于是择吉日,秦家将娉礼送入宫中。这么重要的下娉仪式,秦家都十分低调,并没有事先张扬,也没有搞什么绕长安六街一圈什么的,择吉日,直接把娉礼一车车送到宫门前,简单交接后,就完事了。
“这秦家怎么突然如何低调了?”
“不是说要下娉礼五百万贯?”
“莫不出了什么事情?”
坊间各种猜测,纷纷而起。
平康坊的大酒楼里,几名青袍的八九品小京官坐在包间里饮酒,说起这事,却是各有观点。
“能出什么事?秦太尉功高望重,圣人敬重,世封松州,经略剑南,上次被圣人召入京后,圣人都一直留在京中不愿他离开呢,听说圣人经常召齐公入宫,甚至同榻而眠,这等待遇还有谁?”
“可不是,咱们那位驸马爷更不得了,如今号称镇南天,一人经略岭南九府,南蛮们敬畏无比,更别说岭南海贸日益新隆,驸马爷更是居高甚伟。”
贞观以来,朝中秦琼秦琅爷俩,那确实是圣眷极隆,在一众新贵、旧阀之中,那都是首屈一指的,秦太尉军功至伟,卫国公虽年轻,可贞观以来对内改革对外征战,那到处都有他的身影。
“听说这次跟薛延陀和亲,也是出自这位驸马爷之手呢,连暂停对高句丽征伐,也是圣人听其建议。”
秦琅在长安官吏中名声还不错,比较会做人,虽然也经常怼天怼地怼空气,但不是乱咬人,他在长安诸个衙门做守官,对待下属官吏那更是没的说,在秦琅手下做过官的,都会说声卫公大气。
没人觉得秦家缺钱。
别说五百万贯,就是一千万贯,大家相信秦家也肯定拿出来。那位卫国公可不仅是大唐霍去病,更是大唐的陶朱公、管仲啊,捞钱的本事,不,是生财之道极其了得的。
大唐能有如今的贞观盛世,这里面也是有卫公治财有道很大一份功劳的,当初他那抑佛道兴工商改租庸定两税等一系列新政,才让朝廷能够扭转财政困顿的局面。
“我倒听说是长孙皇后反对奢侈排场,认为要节俭。”
大家一听,都竖起拇指,“赞!”
对于这位长孙皇后,朝野都是一致的敬仰,都称长孙皇后极贤,正是有贤淑长孙皇后,才会有当今伟大的天可汗陛下,以及圣贤太子承乾,以及四贤王李泰兄弟俩。
虽然长孙皇后的兄弟长孙无忌在朝为相,舅舅高士廉也在朝为相,但没有人认为是因为长孙皇后,而高士廉和长孙无忌这两人在朝中,名声也很好,政绩也了得,故此大家反认为这也是长孙皇后贤淑的一个佐证了。
听说长孙皇后在宫里开办女学,甚至还编写女诫女训书,又亲自养蚕织布等,宫里大小开销都亲自管理,禁止铺张浪费。也是在长孙皇后的建议下,圣人同意大幅裁减宫中宫人数量,并定下新规,年过二十五岁的宫人,放出宫中,或让他们与禁军婚配出嫁,可听其自由返回乡里。
这条可是极为人性,以前许多宫入选入宫中,基本上就是到白头也出不了宫的,一生无儿无女,到老孤独可怜。
皇后还与许多贵夫人们出资建立了许多孤儿院养老院等,每年都要救济许多孤寡,因此在民间,说起这位长孙皇后,那都是要赞一声观音菩萨转世的。
如果是她说要反对排场,那么圣人确实会听,秦家自然更会遵从。
“公主没不高兴吗?”
“咱们这位嫡长公主,可是与其母后一般的贤淑的,十分通情达理,虽未出嫁,却早就已经做了许多善事呢,长安圣母院你们知道吧,在长乐坡,原是长春宫,圣人特赐给宠爱的长乐公主,改名长乐宫。可公主却将其用来收养民间遗弃的女婴,收养在长乐宫中,并改名长安圣母院,如今圣母院里收养了三千多名被遗弃的女婴······”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都是被父母遗弃的可怜儿,好些还是疾病残废的,可公主都好心收养,请医用药,还请来女先生为她们上课,拔了许多名下的地,又投了许多钱,土地所得和经营生息,都用来维持圣母院的开销······”
“原来圣母院是公主建的,以往还以为是朝廷所建。”
“公主是不图名的,向来低调,所以这次大婚不搞排场,公主怎么会反对呢。”
冷少的替身罪妻
好几名青袍小官,都在那里感叹,卫国公真是人生大赢家,什么样的好事都让他碰上了。
“以前卫国公独揽花魁,抢了咱们长安的女校书玉箫回去金屋藏娇,就让我等够妒忌的了,后来那长安有名的女录事鱼玄机也主动夜奔相投,更让我等羡慕,可如今想想,这些跟长乐公主一比,都不算什么,卫公前世莫不是菩萨转世?”
“有可能。”
几人感叹了一阵。
有人道,“你们听说了没,最近吏部正准备抽调一些官吏去岭南呢。怎么样,你们想不想去?”
“去岭南,那地方不是贬谪之所吗,烟瘴之地,还有抢着去的?”
一名三十出头的男子道,“这你们就有所不知了,搁以前,除了广交桂三州衙的官职,岭南其它州县的官职,确实都是贬谪了。但如今不比从前啊,自咱们卫国公几下岭南,尤其是现在,岭南大变样了啊。”
“你们可知道我听我吏部同乡怎么说这次调任的?说这次是卫国公着急要人,还说这次调去的人,到岭南都会有重用。而且据说啊,卫公都说了,调去岭南的官吏,会提拔使用,甚至待遇优厚。”
“怎么个说法?”几名青袍小京官都来了兴趣,长安城中,一个八九品的小官,那简直毫不起眼,甚至好些人因为俸禄较低,而要养一大家子人,日子还十分艰辛,毕竟长安大居不易,开销大,往来人情什么的也多。
就算如今贞观朝官员待遇提升许多,他们这些小官终究在长安也是艰难的。
“就是为了鼓励官吏们自愿过去,到了岭南会提拔使用,比如说老刘你现在是大理寺的八品评事,正九品职事,掌推按刑狱,但大理寺的评事足有四十八人,正九品的俸禄养你那一家十几口人,难吧?”
老刘点头,他三十多岁,大理寺里做到正九品官,那也都是十分不易了,但这正九品的评事,确实也难混,同差事的就四十八人,想往上升,何其不易。
“老刘如果你主动申请去岭南,那么你到了那边,很可能就直接给你一个从八品的职事了,起码也是升一阶使用,而且我听说啊,咱们京官现在是三年一察,干的好,考核上优,那么三年可能升一阶。但我听说到了岭南啊,如果表现好,可能两年就能提升一次,甚至能够越级提升。”
“除此外,那边开出的待遇也极好,只要调过去的,大都督府会先给安家费、路费,置装费,甚至还给驿食券,沿路在驿站邮所使用。到了那边啊,还会有职田租,另外除标准的俸禄外,大都督府还会给补贴,起码是标准俸禄的一倍,甚至年节,还各有衣服布料、米粮鱼肉,乃至钱帛,每年终,公廨钱也会拿出一笔来做奖金······”
“总之,到岭南去,那边一年的收入,起码是现在的三五倍!”
老刘听的十分心动,“不太可能吧,这么多?广州大都督府这么有钱?”
“嘿,现在谁不知道岭南有钱?你知道卫公去岭南,陛下给过特批,本来两税法地方两税收入,就是三分之一留州县,三分之一留府,三分之一上供国库。大都督府本就掌握着三分之一的地方两税收入,这笔钱粮是用来地方上各种开支的。”
“而岭南近年大搞工商海贸,盐场、矿山开发也很了得,这些又是额外的收入,因此广府现在确实是非常有钱,这些钱除了修路铺桥建设港口码头,筑城修驿建军堡外,便是兴修水利、建设学校,救济孤寡了,当然,手时有钱,这牧民之官吏,当然待遇也就提升许多。”
“我可还听说,卫公亲口说了,南下岭南的官员,只要干满十年,就还是可以调回来的。”
不用一辈子呆在岭南,这很重要。
几倍的福利待遇,快速升迁的通道,这些都让包厢里的一群青袍八九品京官们心动了。
“真有这么好么?”
“卫公你们还信不过?反正我是已经打算报名了,就等吏部铨选考核了,只要通过,我就收拾行李南下,拼个十年,我就不信这身青袍不能换成深绿袍。”
绿袍是六七品官员袍服,六品深线,七品浅绿。
十年,从正九品下的最低阶官员,升到六品官,其实已经不慢了,七八九三阶,又分正从四下,实际上就是十二级,正九品下到从六品下,相差了十二级。
十年十二级,都已经能称的上是青云直上了,尤其是对他们这些没有什么背景靠山的小京官来说,去岭南,似乎就成了一条大道。
“同去,同去!”
“现在就去吏部报名!”
几人也没心思继续喝酒聊天了,一个个激动的面红耳赤,别说十年浅青换深绿,就是换个浅绿也值得拼一把了。
况且去岭南,那是去卫公手下做事,卫公的名声那是极好的,跟着卫公肯定大好前途。
“走走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