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txt-1053、骨鼎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小說推薦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这个主角明明很强却异常谨慎
“好好好……好强!”
大天王已经开始磕巴。
刚刚还以为魔皇不过是浪得虚名。
现在看,完全是他们本身有误解。
一根手指灭杀神轮回,且将仙骨干碎,这手段,简直匪夷所思,让人难以理解。
其余人也是傻子原地,对于刚刚发生之事,表示难以理解,需要时间缓一缓。
他们废了九牛二虎之力都没有干掉的神轮回。
竟然被魔皇一根手指给秒杀,不仅如此,仙骨竟然都给打碎,这场面,他们没见过啊。
就是经历过诸多风雨的老白与烛龙,也都在此刻需要缓一缓。
这种事,他们也是第一次见。
众人都需要冷静冷静。
“话说,神轮回这家伙不会还能复活吧。”
混沌大帝这般说道。
众人顿时神色一凝,看向刚刚神轮回被斩杀之地。
对于他们来说,这种事不是不可能发生。
那神轮回是轮回之主的一缕执念,而这里是轮回之海,轮回之主的小世界。
神轮回在这里如果复活,似乎完全能够说得通。
“放心吧,他已经被斩。”
老白这般说道。
“魔皇手段,刚刚你我已经开口,不用怀疑,就算这里是轮回之海,他们也不会复活,就好像当年被魔皇干掉的八位八仙一样,那里说,那八位半仙也是轮回之主的道身,在这轮回之海他们都没有复活,这神轮回不过是一缕执念而已,万万没有那个本事复活的。”
老白这般说,几人心中仍旧有些担心。
这种担心,最后让众人离开此地。
这里太过危险,万一其复活,后果不堪设想。
因为谁都没有办法保证,魔皇残指是否还有攻杀的能力。
众人暂且离去,离开古战场。
“无面,小九仍旧给你照顾,你我约定,并未改变。”
烛龙烛九阴这般说道。
郑拓帮助他历练小九,而他则是借给郑拓轮回井使用。
“好的烛龙前辈。”
郑拓点头答应。
那轮回井对他来说的吸引力已经下降。
他的十方世界之中有轮回树加成,好好培养,他的十方世界完全有能够力成为轮回树一样,成为能够进入时间长河的入口。
不过他还是会帮忙历练小九,因为这样,他就能拥有烛龙这座靠山。
半仙强者的确强大非凡,但这修仙界中的半仙,怕是极少会露面。
起码从他踏足修行以来,就很少听说有半仙强者出世。
所以。
有一位传说级的靠山,特别是烛龙烛九阴这般强大的存在,那当真是一件极为重要之事。
小九就是他与烛九阴联系的钥匙,有小九在身边,自己出事,烛龙前辈不可能不帮忙。
他欣然答应后,烛龙烛九阴离开。
老白见此,想让有许多话要与其诉说。
“无面老弟,我回头在来找你。”
老白答应过小九要保护她,所以其会是小九的护道者,永远跟在其身边,将其保护。
此刻暂且离开,与老九叙叙旧,说些心里话,也能够理解。
二者离去。
“无面,你有什么打算。”
心魔询问道。
如今,轮回大帝的仇已经报了,相信那小子也能闭眼。
所以他现在需要一个新的目标。
这个目标显然与郑拓一样。
“我此行目的还没有完成,可能要继续前行。”
郑拓这般说道。
“一起吧,人多也有个照应不是。”
心魔难道邀请郑拓。
他就是郑拓,郑拓就是他。
他心中的目标与郑拓一样,都是复活老爸老妈。
因为那也是他的老爸老妈。
“不着急,暂且等一等,看看那古战场的形式,且我还有一件事需要做。”
郑拓这般说道,在古战场外一处安全之地,设置下法宝小屋。
几人进入法宝小屋之中,安静等待几日。
在这期间,郑拓离开法宝小屋,重新踏足古战场之上。
古战场上。
刚刚经历过一场残酷的战斗。
尸体纵横遍野,入眼所内,所有的一切四方的气息。
黑色大地,散发着一股极为刺鼻的味道。
郑拓行走在这充满破败的战场之上,似在寻找着什么。
他走的很慢,带有某种规律。
魔族大军与轮回生灵大军,在这里互相战斗,互相杀伐,已有数不尽的岁月。
开始。
这片大地是金黄的颜色。
慢慢的被鲜血染红,变成了血红色的沙漠。
血红的沙漠不断堆积堆积在堆积,变成了如今这黑色的沙漠。
郑拓行走其上,感受到了一股悲凉。
这悲凉化为哭声,嚎叫声,向他涌来。
他莫名心中一痛。
他承认,自己并非至圣之人。
他做过许多坏事,许多损人不利己之事。
而现在。
感受着充斥在耳中的悲鸣,郑拓心中说不出的难受。
细细感受。
他从乾坤袋中取出那一枚魔皇残指。
魔皇残指此刻散发出阵阵悲凉的波动,这波动与周围那悲凉形成共鸣。
恍惚间,郑拓似看到了一尊尊魔族战将,出现在自己身边。
他们神情木那,宛若行尸走肉。
但在看向自己时,明显看到他们眼中有光。
似乎。
此时此刻的自己,便是他们唯一的希望,唯一能够带他们此地的希望。
郑拓对此,心中隐隐作痛。
他不知道该如何帮助这群家伙离开此地。
这里被设下过诅咒,魔族大军与轮回生灵大军,会在这里永无休止的战斗下去。
或许有一天,轮回之海沉没,所有的一切都烟消云散,他们才能结束这永无休止的战斗吧。
郑拓心中想着,继续迈步,穿过每一位魔族战士的身影。
对于他来说,如果能够拯救这群魔族,他自然不会袖手旁观。
因为这些都是魔小七的族人。
如果可以,他愿意拯救。
但该如何拯救,他是没有一点点头绪。
他此行前来,是在寻找一些对自己有用的法门与神通。
通过那自己布置的大阵,感受这里的一切。
没想到。
自己竟然感受到了这种悲凉!
他漫步的走着,并不着急。
一步一步向前,路过每一位魔族的影子。
在不知不觉中,他已经越过魔族大军,来到了轮回生灵大军所在。
他望着面前出现的各种各样的轮回生灵,表示这是什么情况。
他能够看到魔族,并不感到意外。
因为他曾以天道印记提炼过魔皇之力。
魔皇之力他能掌握了一丢丢,很少的一部分。
但那也是魔皇之力。
相信就是因为这魔皇之力,所以才让那魔族大军的神魂出现,一个个看向自己,希望自己带他们离开。
魔族大军应该是将他当成了魔皇,所以才有这般情况。
但这轮回生灵大军是怎么回事?
自己可不记得自己掌控了轮回之主的力量。
这是轮回之主的地盘,没有轮回之主的力量,难道……
等等!
他心中一动。
轮回之主的力量就是轮回之力,难道与自己掌控的轮回之力有关。
说道轮回之力,他倒是掌控有好几种轮回之力。
其中最强的,便是那至尊舍利的力量,被他成为至尊之力。
这至尊之力与魔皇之力一样,都是极为强大的力量。
他对于至尊之力,也仅仅只能掌控一丢丢,根本无法完全掌控。
心中想着,手心一动,出现微弱的一道至尊之力。
至尊之力出现。
顿时!
那轮回生灵的神魂体,一个个全部向他看来。
原本也是木讷的他们,此刻眼中竟也充满了希望。
果真如此!
郑拓心中一动。
至尊之力对此地的轮回生灵有关,难道这事儿还与灵山有关不成?
他这般细细品来,或许真与灵山有关也说不准。
毕竟。
灵山可是镇压了魔皇残指。
事情变得有些复杂啊!
郑拓收起至尊之力,眉头紧皱,思考其中缘由。
他并不着急,而是继续丈量此地。
从古战场的起始点,到原本八尊仙骨所在的位置,郑拓一步一步前行,不断来回行走。
他本身是想将这群家伙拯救的。
他凭借魔皇之力与至尊之力,完全能够感受到他们的痛苦。
那种痛苦,当真是一种可怕的折磨。
他不是圣人,他只是不想做违心之事。
魔皇从某种角度来说,对自己不错,小七对自己更是好得很。
对于魔族,他还是有很深感情的。
毕竟。
自己遇到的第一个大反派就是魔九那货。
而这轮回生灵说真的,与他的关系一般。
因为这轮回生灵没有一个正儿八经的宗门,全都是散修。
对于一群散修,他充其量也就是同情。
如果可以顺手帮忙,他不介意顺手帮忙。
如果要冒险才能帮忙,他要考虑考虑,权衡利弊之后,在做出决定。
抱着这种心态,他继续丈量古战场。
一步一步,一丝不苟。
另一面。
老白已经归来,看上去意气风发,相信与烛龙的关系已经修复。
“白叔叔,无面哥哥在做什么?”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小九询问,满脑袋问号,全是不解。
其余人也是看来,对郑拓如此举动,表示难以理解。
“他在寻找着,想要做一件大事。”
老白很聪明,特别是实力回复后,道心也全部回复。
如今的他,为传说级强者。
这种级别的存在。
能够看到许多别人看不到的东西,也能听到许多人听不到的东西。
比如。
他看到了那魔族大军的神魂体,他们将郑拓围绕。
他也听到了那群神魂体口中低吟,恳求着郑拓,让郑拓帮忙他离开。
这里是被诅咒之地。
魔族大军与轮回生灵大军,在这里漫无目的,疯狂厮杀。
他们已经麻木,但他们还死不掉。
这是比死还要痛苦的折磨之一。
所以。
他说郑拓在做大事,相信郑拓在想法办法,帮助这群家伙离开。
毕竟。
这家伙刚刚帮自己解除了轮回生灵身份,让他重回自由。
老白望着郑拓,没有在继续言语,眼中满是欣慰。
“做大事?”
小九眨巴眨巴眼睛,努力思考,究竟是什么大事。
“你们就别管了,相信凭你们我的智商,也不知道其在做什么,乖乖等待,后面恐怕还有非常艰难的路需要前行。”
混沌大帝摇摇头,转身回到法宝小屋之中,开始巩固修为。
他刚刚晋升为王级强者,还需要沉淀一下。
他人的确狠张狂,也很霸道。
可对修仙这件事,他从来都不马虎大意,而是与郑拓一样,认认真真,勤勤恳恳,完成自己该完成的任务。
这是修行,修仙界最为重要的东西。
如果你对修行都无法百分之百认真,那就算给你一尊神体,也无济于事。
混沌大帝回去修行,四大天王紧随其后。
他们是混沌大帝的小跟班,混沌大帝去什么地方,他们去什么地方。
老白小九还有魔蝎老祖,三者站在原地,望着郑拓一步一步,丈量这片古战场,没有移动身形。
郑拓对此全然不知。
他在丈量的过程中,不知不觉间进入到一种状态之内。
本身他就是一名阵法师,对于地形的掌控非常拿手。
他重新丈量此地,修改阵法,将阵法修改成自己需要的模样。
一点一点修改,不着急,反正他并不缺少时间。
在这种耐心的修改下,终于,郑拓将阵法修改完毕。
这般模样,应该会有不错的效果。
郑拓心中想着,当即脚踏虚空,来到魔族大军上空。
他望着脚下那近乎无穷无尽的魔族大军,手中一晃,多出一枚魔炉。
这魔炉是他刚刚亲自炼制的小法宝,其中雕刻有魔纹,是能够承载神魂体的东西。
“希望我接下的手段能够对你们有所帮助,至于能不能成功,我并不知晓,但这是一个机会。”
郑拓这般说着,催动手中魔炉。
魔炉缓缓转动,脱离郑拓手掌,降临而下。
顿时。
魔族大军看到魔炉,像是看到了离开这里的希望一样。
一个个化为黑光,钻入魔炉之中。
杀手之帝都风云
在这般情况下,郑拓瞬间出手,阻止了更多魔族进入其中。
这是一个实验,并不需要所有魔族都来参加。
他仅仅需要十位实验者便好。
收回魔炉,看着魔族之中的十位实验者。
他定了定神,然后催动大阵,将魔族包裹。
口中念念有词,通过大阵,寻找十位魔族身上的诅咒究竟在何处。
这种寻找并不困难,郑拓有光属性灵气。
以光属性灵气寻找诅咒的力量,很容易被他所找到。
找到了诅咒的力量。
那诅咒在魔族的脖颈所在。
那是郑拓十分熟悉的东西,一种项圈,能够将人困死,无法离开。
当日他在灵山,与紫衣姐姐,都被这种项圈所围困。
看来,此地之事,的确有灵山有关,至于具体有何关系,他不得而知。
这种事暂且放下,先专注于眼前才是。
郑拓望着魔炉追踪的十位魔族,他催动了至尊舍利的至尊之力。
这至尊之力当初帮助了他与紫衣姐姐解开项圈。
相信帮助这魔族解开项圈,应该没有任何问题才是。
但是。
他刚想要动手,他手中魔炉便开始疯狂颤抖。
这种颤抖的频率,郑拓清楚的知道,这是要炸炉的意思。
他立刻将魔炉中的十位魔族召唤而出,下一秒,他手中魔炉,当场炸裂。
这怎么回事?
郑拓疑惑。
难道是我的魔炉无法承载魔族吗?
不应该啊!
魔炉之中有魔纹,还是非常强大的魔纹,按照正常逻辑,应该没有问题才对。
几人如此。
那我不用魔炉呢。
郑拓想着,抬手招来一位魔族。
催动阵法,便是看到那魔族脖颈上的项圈。
果然。
没有魔炉,似乎也能使用。
既然如此。
他催动至尊之力,探向魔族脖颈上的项圈。
至尊之力格外强大,将那项圈附着,很轻松的便将那项圈接触。
这就成功了?
郑拓感觉这也太轻松了吧,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
就如他所言。
他还没有来得及高兴,那魔族突然口中发出痛苦的嚎叫。
然后其脖颈所在,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又出现一枚新的项圈。
那新的项圈有诅咒的力量,继续死死将那魔族困死,不让其离开。
事情,果然没有这么简单。
郑拓望着那刚刚痛苦,此刻已经恢复木那模样的魔族。
看来,我需要一些东西,抵挡那诅咒的力量降临才行。
不然。
自己就算能够暂且解除诅咒的力量,那诅咒的力量还是会出现。
且新出现的诅咒力量,比原本的还要强大。
郑拓思考着,该用什么样的东西,才能阻拦这种事的发生。
“用他们的骨!”
老白的声音此刻传来。
他见郑拓陷入麻烦,这般提醒说道。
“他们的骨?”
“没有错,他们的骨,蕴含有他们一生的执着,如果他们想要离开,不仅仅需要你的力量,还需要他们自己的力量。”
老白这般说道。
作为传说级强者,他能够看到许多郑拓看不到的东西。
“嗯。”
郑拓点头,觉得此话有理。
想要离开,单单依靠自己的力量,属实难以办到。
而这万千魔族,如果能够团结起来,或许还有办法离开。
而他们的骨,便是最重要的东西。
郑拓决定,用这群家伙的骨,炼制一尊法宝,帮助他们离开。
有这种想法,他便放弃手中魔族,然后安静等着。
大战不期而至,魔族大军与轮回生灵大军被诅咒,他们不得不开战。
战斗过程中,郑拓没有参与。
他眼睁睁看着一场战争的结束。
无论看过多少次,他都不想看第二次。
战争结束,尸横遍野,所有的生灵都死了,没有一个活着他。
开始吧。
郑拓告诉自己。
他盘膝端坐虚空,催动周身魔气,开始将那散落地面的魔族白骨,一个个摄入到自己面前。
白骨飞来化为骨屑,迎风飞舞。
开始那骨屑仅有一点点,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骨屑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在郑拓面前,骨屑就好像在洗衣机中被搅拌一般。
他们全部碎了,化为骨屑,互相融合,部分彼此。
同时。
郑拓能够看到那骨屑之中有点点晶莹。
那晶莹是魔族体内的力量,是他们经历无数次战争后,仍旧弥留在体内的意志。
正见此一幕,继续保持专注。
将魔族所有的骨全部摄来,提炼,融合,最后,化为一尊骨鼎。
骨鼎井口大小,三足两耳,与郑拓仙鼎类似。
远远看去,骨鼎呈现出一种白色,一种很特别的白色。
这种白色是骨头的那种白色,有些暗淡,并不明亮,但却很刺眼。
这是万千魔族的骨凝聚而成,其中还有王级强者骨。
各种骨融合而成的骨鼎,散发出一股令郑拓都很不舒服的气息。
这东西充满了邪恶的气息。
对此。
他只能用光属性灵气对其进行一番精华。
有光属性灵气的精华,骨鼎之上那种阴森的气息渐渐消失。
而弥留之下,是一种很特别的气息。
那气息细细感受,竟是生命的气息。
骨是人体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在修仙界,被称为根的存在。
根充满生命力,也就代表这个人充满生命力。
“不错不错,希望你能不负众望,完成接下来的任务。”
郑拓继续炼制骨鼎。
几天后他就需要使用骨鼎,而现在骨鼎只是一个雏形,还有许多工作要做。
在紧张的忙碌之中,骨鼎完成,成为法宝。
同时。
战争的脚步也在临近。
战争前的一天。
郑拓手持骨鼎,在度开始试验,将一位魔族摄来,引入骨鼎之中。
在这骨鼎之中,郑拓出手,以至尊舍利的力量,解除魔族脖颈上的项圈。
与上次一样。
魔族脖颈上的项圈很快被解除,一个呼吸后,那魔族开始显得十分痛苦。
他脖颈所在,似乎又要长出新的项圈。
但是这一次。
魔族仅仅只是痛苦非常,脖颈之上若隐若现,并未真的出现项圈。
有这种情况,完全是因为郑拓用至尊舍利的力量,锁死了整个骨鼎。
有至尊舍利的力量保护,那魔族脖颈之上,终于没有在度出现项圈。
这种事过了半天时间,郑拓尝试着打开骨鼎,撤掉至尊舍利的力量。
此刻。
那魔族看上去回复些许清明。
同时。
也没有诅咒的力量出现,他被成功解救。
“魔皇大人,您终于回来拯救我们了。”
那魔族跪拜郑拓,神魂体中满是波动传来。
“我不是魔皇。”
郑拓这般回应。
“不是魔皇大人,那您为何拥有魔皇大人的力量,难道您是魔皇大人的转世身不成?”
魔族惊讶,这般说道。
“这种事你不需要知道,你只要知道是我搭救了你就好。”
郑拓这般说道。
现在不是与这魔族纠缠的时候。
既然这个方法管用,那岂不是说,其他魔族,也都可以拯救。
“恩人,还请告知我您的名字,让我永记在心。”
魔族很讲究,一副要报答郑拓模样。
“我叫无面。”
郑拓告知对名字。
“无面大人,有何吩咐,魔族,莫云章,在所不辞。”
这莫云章果真有魔族风范。
被折磨这么多久,回复清醒后,竟然还保留着魔族的硬朗作风。
“你别说,一会儿还真有事需要你帮忙。”
“无面大人尽管放心,叫我我莫云章便是。”
郑拓没有理会莫云章,他抬手一招,十位魔族被他摄入手中。
根据刚刚的方法,对这十位魔族进行接触项圈。
不出意外。
十位魔族都被接触了项圈,同时也没有出现反复情况。
“各位,到这里来,不要打扰无面大人做事。”
莫云章的作用就在这里,组织现场秩序,不让现场出现骚乱,也不让这刚刚归来的家伙打扰郑拓。
当然,还有就是,有些家伙被释放自由后,情绪明显有些激动。
“我得救了,我得救了,哈哈哈……”
那魔族之人大笑着,看上去无比癫狂。
如此这般模样也就算了,这货竟然想直接离开。
对此,郑拓摇了摇头。
当即出手。
那男子当即被印在了骨鼎的墙壁之上。
白骨墙壁之上,男子像是一枚灵纹,贴在上面,一动不动。
“先冷静冷静,我在放你放下来。”
郑拓说着,没有理会其余魔族,继续将魔族一个个摄来,进行接触诅咒。
郑拓对此很小心,并未着急一口气将所有魔族全部解除诅咒。
这种接触诅咒需要小心一些,一口气接触太多,很容易出现没有必要的麻烦。
麻烦什么的最是烦人,郑拓可是很不喜欢的。
按部就班,十个十个的接触诅咒。
反正这群魔族已经被折磨了这么长的时间,在多折磨一次两次,便也没有什么。
起码。
比没有希望的永远在这里被诅咒要好的多。
在不知不觉中,新一轮的战争已经开始。
郑拓停止了继续解除诅咒的举动。
这种情况下,还是稳一手来的好。
万一这时候出点什么事,后果不堪设想。
战争开始。
但是因为郑拓将魔族所有的骨全部取走,炼制成了骨鼎。
所以魔族这一次全部都是神魂体出战。
全部都是神魂体出现的魔族,战斗力锐减。
战斗刚刚开始,魔族便呈现溃败之势,被那轮回生灵大军近乎以屠戮的手段,全部抹杀。
战争很快结束,相信这结束的速度,绝对是有史以来最快的速度。
但……
紧接着问题出现了。
轮回生灵因为失去目标,竟然开始自相残杀。
没有错,他们开始互砍。
他们仿佛将对方当成魔族一般,各种手段招呼在刚刚还与他们是战斗的轮回生灵身上。
这种局面的转变,让郑拓始料未及。
他看的清清楚楚,轮回生灵脸上写满了惊恐。
本身他们并不想如此这般。
但是他们脖颈上的项圈,那些邪恶之物,指挥者他们,让他们互相残杀。
最后。
就算没有魔族大军与轮回生灵大军互相残杀,这战场之上,也是一个生灵都没有剩下,全部身死。
看着如此一幕,郑拓表情有些严肃。
这般局面他是万万没有想到的。
本以为救了魔族一方,那轮回生灵一方或许有所改变。
的确是改变。
只是这改变简直可怕的令人发指。
这项圈究竟是谁设下的手段,竟然如此残忍。
灵山?
郑拓抬头,看向灵山方向。
灵山之中也有这种项圈存在,想来,设下诅咒之人,就在灵山之中。
呼……
郑拓深呼吸,调整自己的状态。
这种情况已经出现,他已无力能改。
就如他之前所言。
自己能做到什么,尽力做就好,不要勉强,千万不要面前。
千万不要因为这种事去灵山,寻找那种下诅咒之人。
那对他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郑拓这般想着。
他本不是什么仁慈之人,只是随心而动罢了。
刚刚轮回生灵互相残杀的一幕,他们惊恐的模样,那捂住的眼神,他全部看在眼里。
“我能力有限,力所能及的,全看你们自己的造化了。”
郑拓心中这般想着,换了一尊傀儡。
让傀儡继续对魔族一方进行着诅咒的解除。
而他自己,则是望着满体尸骨的轮回生灵一招手。
轮回生灵的白骨向他飞来,那白骨飞来,在他面前变得粉碎。
与刚刚炼制魔族的骨鼎一样。
一丝不苟,小心翼翼,用轮回生灵的骨,炼制着骨鼎。
因为刚刚有过经验,所以这一次的炼制十分顺利。
炼制完成,郑拓看着手中骨鼎,对此十分满意。
“不知道能不能成功。”
郑拓心中想着,抬手招来一位轮回生灵。
那轮回生灵有些惊恐,对郑拓十分害怕。
不过在郑拓出手,将其脖颈上的项圈解除后,那轮回生灵罕见的对郑拓露出感谢波动。
轮回生灵与魔族不同。
他们的性格千奇百怪,不像魔族比较统一。
对于这种千奇百怪的生灵,郑拓抬手轻轻一扇。
那轮回生灵飘然印在骨鼎内部之上。
远远看去,像是雕刻在骨鼎之上一般。
让这轮回生灵冷静冷静,待得冷静下来之后,在做后续处理。
这个是这样想的,以免出现大乱子。
轮回生灵的骨鼎已经完成,且在实验过后,效果很不错,与魔族的骨鼎一样,能够帮助轮回生灵解除脖颈上项圈的诅咒。
如此这般,几日后。
战争在度出现。
而这一次,双方都是神魂体的战斗。
虽然战斗的场面郑拓依旧不想看到,但是起码比上一次那自相残杀要让人能够接受一些。
这就是郑拓的性格。
他不是圣人,不会已圣人的准则要求自己。
这要是圣人前来,估计会直接出手,阻拦双方的战斗,不让这种惨剧发生。
对于这种圣人,郑拓是从内心之中尊敬的。
这种存在,都是能够肩负拯救万千生灵的大使命,拥有大毅力者。
想要做坏人很简单,只要释放自己的欲望就行。
但想要做一个好人,一辈子做一个好人,那真的太难太难。
更别说做一个圣人,一个一言一行,都被人所尊崇的圣人。
这种存在,郑拓是非常尊重的。
因为他知道,自己打不到那种境界,也没有那种肩负苍生,拯救苍生的大毅力。
他就是一个俗人。
喜怒无常。
他看不得轮回生灵自相残杀,便是帮他们解脱,仅此而已。
郑拓保持着自己一贯的风格。
唤来傀儡,代替他帮助轮回生灵接触诅咒。
此刻。
他并未无事可做。
他站在两枚骨鼎远处,将两尊骨鼎收入眼中。
此刻有傀儡帮忙,他只要给予傀儡补给至尊之力就行,完全不用他动手。
他在观察,看会不会出现意外。
经过他这段时间的研究,这古战场上的诅咒,明显是为人设置。
而这个人必然与灵山有过。
且是灵山之中地位非常高的存在。
想来,紫衣姐姐应该知道这个人是谁。
可惜紫衣姐姐与大师兄如今不知在何处,他也无法询问其中缘由。
所以。
他只能时刻保持警惕。
既然是认为设置,自己这般做就是在砸人家的场子。
砸场子这种事可是要挨揍的。
郑拓明白其中道理,所以他在观察。
看会不会出现意外,如果出现意外,自己该如何处理。
他看似在发呆,实际上脑子转的飞快,在制定接下来的计划。
骨鼎转动,傀儡繁忙。
魔族与轮回生灵,一个个都在被解除诅咒。
这个过程明显要持续很长一段时间,郑拓的原则是不着急。
一次只能解除十位的诅咒,所以这工作效率并不高。
这也是郑拓无奈之举,一口气全部解除,也许能够成功,但失败的几率会大大增加。
成功还好说,万一失败,指不定出现什么幺蛾子。
反正现在他有时间。
况且。
他刚刚在做这些事之前,已经派出傀儡,通过了原本八尊仙骨所在的位置,前往轮回之海深处,继续寻找轮回碑的踪迹。
他从来没有忘记自己这一次来的使命。
他的使命就是寻找轮回碑。
而眼前之事,不过是等待时无聊的游戏罢了。
别装了,超能力者!
安静的等待,一步一个脚印的研究。
随着时间的推移。
古战场之上,魔族大军与轮回生灵大军,被两尊骨鼎不断接触诅咒,不断被吸收。
渐渐的开始减少,知道最后,原本该出现战争的时间点,却是没有任何魔族与轮回生灵出现。
此刻。
郑拓看着两尊骨鼎,若有所思。
两尊骨鼎悬浮在自己面前,可以看到。
骨鼎内部的墙壁之上,密密麻麻,像是灵纹一样,布满了魔族与轮回生灵。
他们都被郑拓按在强上,让他们冷静冷静。
这个冷静,显然是有时间的。
接下该如何处理这群家伙,郑拓犯了难。
魔族好说,将他们带回东域,交给小七处理。
这群魔族,毕竟都是当年魔族的功勋,都是真正的英雄。
将他们交给魔族,这是顺理成章的事。
同时。
自己也能借助这件事,成功在魔族之中站稳脚跟,被称为英雄的救世主,应该不过分吧。
英雄的救世主,配魔族最闪亮的明珠魔小七,这不过分吧。
郑拓这般想着。
自己可以不要面子,但在自己的女人面前,还是要支棱起来的。
那个女人不爱英雄。
那个女人不希望自己的男人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存在。
这些郑拓都有考虑。
既然决定在一起,那就需要好好保养才对。
魔族的处理他已经想好,下面是轮回生灵的处理。
这群家伙自己不熟悉,搭救这群家伙,完全是因为一时间的心善。
现在将人家搭救,处理肯定是需要得当的。
郑拓心中想着,该如何处理轮回生灵。
突然!
古战场地面传来震动之声。
轰隆隆……
轰隆隆……
轰隆隆……
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苏醒。
“不会吧!”
郑拓看着震动不已的地面,感受到了某种莫名的危险袭来。
难道……
这古战场之下,埋葬了什么可怕的生物不成!
有什么可怕生物郑拓暂且没有发现。
但那两尊骨鼎,却因为这种震动,出现不稳迹象。
地面之中,有某种令人不安的力量出现,就是那种力量,影响了两尊骨鼎。
两尊骨鼎疯狂颤抖,像是害怕,又像是兴奋。
然后。
这两尊骨鼎就在郑拓惊愕的眼神中,狠狠撞在一起。
嘭……
骨屑翻飞,两枚骨鼎本身并非多强力的法宝。
他们只不过是用骨炼制成的法宝而已,本身坚硬程度一般。
此刻二者不知道因为什么互相撞击,碰撞之下,完全就是不要命的状态。
嘭嘭嘭……
嘭嘭嘭……
嘭嘭嘭……
每一次碰撞都伴随着大量骨屑跌落,同时也伴随着骨鼎的碎裂。
骨鼎碎裂,其中的魔族与伦湖生灵,因此而出现死亡迹象。
这种死亡后。
他们显然是不会重生的。
因为他们身上的诅咒已经被郑拓解除。
这般碰撞,最终的结果,就是魔族大军与轮回生灵大军,全部命丧于此。
“定!”
郑拓出手,催动十方世界,将两尊骨鼎定住。
好在他实力够强,能够阻止二者碰撞。
我好不容易将这群家伙拯救,可不能在自己眼前被生生毁掉。
郑拓心中想着,低头,看向古战场。
古战场迎来地震,在隆隆的晃动之中,逐渐裂开了一条巨大的裂缝。
一股令人不安的气息,从那逐渐裂开的缝隙之中传来,顿时叫郑拓面色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