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if9f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高齡巨星 愛下-第853章:太暴躁了(求全訂,求月票!)看書-lh4yt

高齡巨星
小說推薦高齡巨星
一点多。
就在李世信抬手看表的时候,一台车门上喷涂着“商务用车”的小巴车稳稳停在了李世信的面前。
看到那金黄色涂装的考斯特,站在李世信身旁的张耀中挺了挺腰板。
“哎,这才像个旅游的样子嘛。有亲切感。”
“局长你可得了吧,你就是在位的时候,坐过几次考斯特?还有亲切感,站在车下边等着跟人握手的亲切感?”
看不得张耀中官瘾犯了的样子,一旁坐在轮椅上的张卫雨吐槽了一句。
这句话可就扎心了,把张耀中怼成个大红脸。
“啧!老张你少瞧不起人,我在任上的时候,那省里的领导可没少去蓉店视察文化产业。作为一把手,老子……”
“没少负责接待是吧?懂懂懂,都懂。”
同样是体制内出来,出生入死过十几次,大小奖章拿了一堆的张卫雨显然是不准备给面子。
“懒得理你!”
被张卫雨怼的彻底没了词儿,张耀中哼的一声别过了脸去。
看着老粉们斗嘴,李世信哈哈一笑。
也就在这个功夫,考斯特的车门打开,前排上一个四方大脸的人带着满脸的不情不愿,走了下来。
第二次看到周平宇,而且明显感觉到对方这两天似乎过得并不好,李世信不禁发哂。
“周会长,这两天没少挨批吧?”
这句话要是放别人问,周平宇可能还没什么反应。但是从李世信的嘴里说出来,可算是点了炮仗!
“怎么着?想看我笑话是不是?搞黄了你的接待宴,在这儿等着呢?我告诉你,这破会长老子还真就不惜的当!你也别觉得市里给你投资,给你拍电影了怎么样。有那钱去搞花里胡哨的东西,不去干正经儿事,反正老子是一百个不服!”
直肠子啊这人。
看着周平宇满脸的怒气,李世信更加觉得这人有意思了。
被李世信那软棉花一样的目光盯的不自然,周平宇深深的吐了口浊气。
蹊跷的绑架
“不是点了名让我来吗?来啊,奚落我,讽刺我,挖苦我,践踏我的人格!我都接着!”
???
西遊之鵬王混世 祖城麒麟王
老夫这辈子都没听到过这么贱的要求。
受虐狂?
面对周平宇成吨的负面情绪向自己扑面而来,李世信乐了;
“周会长想多了,咱们两个无冤无仇,我没事儿讽刺你挖苦你干嘛?”
兵临城下 我就是小宇
将李世信打量了一番,见他的脸上满是坦诚,周平宇才略微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那你叫我来干嘛?!”
小小小男傭 還沒瘋的小醜
末日修仙
“哈,之前不是听周会长说自家是开窑的嘛。这一次来景德镇,第一个想要看的就是瓷窑。这不,上午的时候孙部长说带着我们在景德镇四处转转,我就想着一定要去周会长那里看一看。看一看咱们景德镇千古传承的青花瓷是在哪里做出来的,看看制作过程,这也算是不白来嘛。”
听到这,周平宇一愣。
“那个……那,那先上车。”
注意到这个脾气火爆的汉子红着脸,一双大手放在裤兜上恨不得用手指搓出俩窟窿的囧样,李世信憋着笑,带着一群老粉和安小小等小将一道,登上了那台考斯特。
……
“其实我们的厂子没啥好看的,制瓷这个东西其实就跟写文章差不多。你表面上看,这文章写得花团锦簇,妙笔生花。可是实际上呢?没准儿就是那些个长得不怎么地的作家,窝在几平米还乱糟糟的书房,甚至是在一股臭脚丫子味儿的旅店里写出来的。我们那里乱的很,嗨……一会儿你们看到就知道了。”
沿着大道一路疾驰,七拐八拐足足过了一个多小时,众人还在通往周平宇家厂子的路上。
眼看着已经脱离了城区,周围的景色从高楼大厦变成了绿意葱葱的防风林木。坐在李世信前面的周平宇终于回过头,涨红着脸说了一句。
九界狂神 文龑
“没事儿,看的就是原生态。”
李世信微微一笑,他觉得面前这个看岁数约莫四十大多的汉子有点意思。
不管对自己的态度怎么样,但是观其言察其行,李世信确定是个耿直的人。
这样的人在体制内绝对是混不开,但绝对值得认识。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那成……”
点了点头,周平宇将手一扬。
剑道独神
“前面拐个弯就到了。”
他正说话间,考斯特缓缓刹车,下了大路。
沿着布满了砂石的水泥板路走了不到两百米,李世信的视界霍然开朗。
江西多山,可李世信断没有想到距离坐落在平地的市区这么近的地方,还能看到一副宛若泼墨山水的地方。
一处靠着小河的宽敞平地上,几排的彩钢厂房和再远一些的几座烧窑疏密有致的坐落着。
天空被雾一般的云彩笼罩着,明明是阴着的天,却并不让人感觉到压抑。仿佛给能见到的一切蒙上了一层轻纱,让远处的群山隐隐约约,欲说还羞。
“就是这儿了。”
待小巴车停稳,周平宇指了指用隶书篆刻的“周氏青花瓷厂”。
“爸!你干嘛去了?打你电话你也不接?我妈刚到处找你!”
李世信等人还没下车,就听到了一个口音极重却异常清脆动听的少女,高高的喊了一句。
听到声音,周平宇马上回身。当看到一个梳着吊马尾,身上还穿着围裙的姑娘,他皱起了眉头。
“母老虎找老子做什么?”
“她说……”
姑娘一路小跑到了近前,见小巴车上陆陆续续的下来了一群没见过的生人,脱口而出的话生生的噎了回去。
用围裙搓了搓沾满了釉浆的双手,她压低了声音。
“她说,她说不要让你再惹祸了,还说要是你再惹事情,她就要跟你离婚喽……唉?”
就在小姑娘趴在老周肩上,学着自己母亲耙着自己老爹耳朵的时候,她注意到了下了车正在伸懒腰的李世信。
啪嗒。
小姑娘手里拿着的一只刷子,掉在了地上。
“信信信信信……信爷!”
哦?
看着小姑娘惊喜的模样,李世信眨了眨眼睛。
“你好。”
“爸,你之前说政府找了个明星要代言咱们景德镇,让你在接风宴上给搅合了的,就是信爷?”
看着自己女儿话都说不利索的样子,周平宇虎起了脸没吭气儿。
而本着对自己父亲脾气的精确了解,姑娘已经得到了确定的答案。
“你知不知道他是谁啊?啊!!!!!”
被自己女儿捧着胳膊跳脚,周平宇虎脸一沉,“没个样子!”
“你脑子坏掉了啊!就是他,就是他之前在慈善拍卖会上拍出了那只四个亿的宋青花啊!”
“啊?!”
听到女儿兴奋的尖叫,周平宇整个人一愣。
哎呀!
这感觉。
看着疑似自己粉丝的姑娘,李世信整理了一下身上的外套。
咱老李在娱乐圈混了这么久,终于能在外头偶遇野生粉丝了啊!
成就get!
然而,就在李世信臭屁的考虑着,自己用不用过去问一下小姑娘要不要签名的时候,石化状态下的周平宇直接将自家闺女从胳膊上甩了下来。
然后,反身抄起了一只堆在门口的笤帚。
“就是卖一个摔一个的那个?败家子儿,老子替国家打死你得了!”
“唉?!”
看到老周突然暴起,一同过来陪同李世信游览的旅游局处长和司机赶紧拦了上去。
“使不得,老周,使不得呀!”
缩了缩脖子,李世信吸了口凉气。
这什么人啊?
小脾气太暴躁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