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37n都市异能小說 煉氣九千年-NO213. 給臉不要臉讀書-nwvhz

煉氣九千年
小說推薦煉氣九千年
“永恒宗,仙道八门之一的永恒神宗,知道吗?”
禁耳军骂骂咧咧地回道,一副瞧不起江寒二人的样子。
“请问沐冠被削了皇位之后的去处如何?你们知道吗?”
沐枝儿急切问道,这是她最想知道的消息了。
“废话怎么这么多?再不滚信不信当场把你们的头砍下来。”
禁耳军显得极不耐烦了,大声呵斥起来。
“放肆。”
江寒冷哼一声,声如雷鸣在他们耳旁炸开,当场震得他们七孔流血。
顿时之间,在他们的意识中,江寒显现出天神一样地气势,让他们当场跪在地上拜倒起来。
“神明啊请恕罪,二十多年前的事,我等实在不知道啊。”
那禁耳军恭敬到说话都在颤抖,如实回道。
江寒瞪了他们一眼,旋即挽着沐枝儿离开了这里,他知道削皇位之后是会被治大罪的。
假如这下界的永恒神宗只是接手太华宗的地盘,并没有对沐冠痛下杀手,仅是赶走还好,若是削了沐冠的皇位,还要诛沐家九族,那就真的回天乏术了。
“江寒,帮帮我,呜……”
沐枝儿哭得很伤心,这样的消息对她的打击确实太大了。
“放心吧,咱们现在就去永恒神宗,找他们的宗主聊聊。”
独家蜜宠:无赖总裁明星妻
江寒安抚了她一句,旋即带着她往永恒神宗而去。
江寒对这下界是熟悉无比的,这就是他的故里,这永恒神宗和太华宗在以前同为仙道九宗。
只是太华宗覆灭之后,江寒对此地不在留恋飞升上界了,只是没想到现在又回来了。
天下節度 克裏斯韋伯
想起自己的师父在上界创建的势力名为“永恒宗”和这下界的永恒神宗仅一字之差。
总裁在上:新妻,不要闹
来到了永恒神宗的山门前,江寒开口一喝:“太华宗江寒来访。”
他的声音宛若雷鸣,震得永恒神宗的山门都在颤抖,那在永恒神宗守山门的长老听到这道声音都有一种心悸感。
数位长老自那殿内走了出来,望向山门外傲立半空的江寒。
其中一名长老喝道:“太华宗早在三十年前就覆灭了,你要冒充也要找个现存的宗门冒充啊,恕不招待。”
“我再说一次,太华宗江寒到访。”
江寒双眸烁烁精光涌现,如两个小太阳一样地瞪着他们,如此气势似乎是在警告他们。
“我好像记起来了,三十年前的仙道九宗论道盛会上,那位击败吴青阳夺得仙道之子荣誉的人就是江寒,难道就是他?”
永恒神宗山门内,一位年纪稍长的长老对其它长老说道。
“听你这么一说我也确实想起来了。”
另一位长老点头道,“只是三十年过去了,自从太华宗莫名覆灭之后,整个太华宗的人都死光了,这江寒……怎么还活着?”
“那我们要不要开门?”
有长老问道。
“看他来势汹汹,语气不善,我看暂时不要开,先禀告给宗主吧。”
年纪稍长的长老如此说道。
“太华宗的江寒,你稍安勿躁,我们需要请示。”
他传出话去,先安抚江寒,心怕江寒乱来。
“我可以等,但是我的耐心也有限。”
江寒挑了挑眉头,算是给足了他们面子。
永恒神宗的长老急忙派出一人前去禀告了,江寒就这样傲立在山门外的半空之中,显得很有耐心的样子。
半个时辰之后,那位去禀告的长老回来了,马上打开了山门迎请江寒进去。
“久等了,虽然太华宗早已覆灭,但你身为太华宗曾经的弟子,来者皆是客,不知道你来我永恒神宗所为何事?”
将江寒迎请进去之后,那位长老皮笑肉不笑地问道。
腹黑帝王想害我 满城伤
“我要问的事你回答不了,也作不了主,带我去见你们的宗主吧。”
江寒直接了当说道,并不是不给他们面子,而是事实。
“你……”
听到江寒的话,众长老都咬了咬牙,脸色一下就不好了。
“带路吧。”
江寒拧了拧眉提醒了一句。
“如果你是为我永恒神宗接收太华宗曾经的庇护之地而来,那我等也可以给你答复,宗主他很忙……”
“够了。”
江寒马上打断了他的话,“我就问你一句,能不能见到你们的宗主?”
別長安
“这……”
几位永恒神宗的长老显得很为难,支吾着意思就是不能见了。
“既然你们这么为难,那就让你们的宗主亲自来见我吧。”
江寒怒喝一声,他已经给够了他们脸了,只是他们自己不要。
既然如此,那就只能在这里闹点动静,让永恒神宗人尽皆知,到时候那宗主自然会亲自前来。
“你想怎么样?”
听到江寒的略带威胁的语气,几位长老脸色一变,个个变得严厉凶恶起来。
“不怎么样,就是让你们吃点苦头。”
江寒的话音刚落,手掌就伸了出去,顿时之间在他们的眼前一片黑暗笼罩过来,像是天为他们关上了灯。
噗通噗通噗通……
六位永恒神宗的长老像是蚂蚁一样,被江寒反手间就给制服,统统跪在地上。
“现在你们就给我在这跪着,跪到你们的宗主亲自过来为止。”
江寒对他们冷笑道,同时走向那掌管着护山大阵的地方。
“你……你要干什么?”
被镇压得跪在地上的几位长老脸色难看无比,看到江寒要走向那核心之地,还以为江寒要破坏他们的护山大阵呢。
“我要干什么,你们马上就知道了,整个永恒神宗都会知道。”
江寒呵呵笑着,当场将那护山大阵的灵石全部踩碎了。
嗡!
笼罩在永恒神宗上空的护山大阵光芒马上就消失了,让整座永恒神宗暴露在天地之间。
这就像是被打开了门的房子,没有了半点守护措施了。
失去了护山大阵的笼罩,自然就惊动了永恒神宗的最高层,包括掌教和核心长老。
身在永恒神殿的宗主瞬间走出了殿堂,望向消失的护山法阵,联想到之前有长老禀告江寒到来,他的心里马上咯噔了一下。
“看来他真是来闹事的。”
永恒神宗的宗主天恒子怒喝之间踏云而来,旋即其它核心长老都纷纷跟了过来。
“掌教师兄,太华宗早已覆灭了,那江寒就算是幸存者,也没必要来闹咱们的永恒神宗,他这是为哪般?”
传功长老对久恒子说道,脸色却是极不好看。
機靈寶寶:呆呆娘親妳別怕 黃瓜妹妹
“还能为哪般,不就是咱们永恒神宗接收了他太华宗曾经的庇护皇朝么,已经覆灭的太华宗难道还要霸占资源不成?”
久恒子一副心知肚明的样子冷冷喝道。
“可是都过去三十年了,他此时来闹有什么用?简直是岂有此理。”
亲传长老也气愤填膺地喝道。
没过一会,他们就降临了下来,站在殿堂外的江寒目迎着他们,嘴角微微上扬起来。
“江寒,你好歹也算是曾经论道盛会的仙道之子,怎么如此不成体统?到了永恒神宗撒泼打滚?”
久恒子降落在江寒面前,用极其讥讽的语气说道。
“既然你还知道我是曾经的仙道之子,那我要见你一面你却高高在上闭而不见,我只能用自己的办法让你来见我了。”
江寒笑说着,指了指殿内。
随着江寒的指向,他们看到自己的守山长老一个个跪在地上,顿时脸都青了。
“你这是何意?是来羞辱我永恒神宗的吗?”
久恒子的脸色彻底冷了下来,“还是你觉得,我永恒神宗好欺辱?”
“若要人敬已先要已敬人的道理你不懂吗?”
江寒瞪向他冷笑道,“况且在这实力为尊的世界,我难道还要看你的脸色不成?我好心好意前来拜访,结果你们拿自己的冷屁股贴我的热脸上,我现在就拿脚踩到你们的臭脸上。”
“你……”
久恒子被江寒这一席话气得差点大打出手,“你到来是来干嘛的?是来收回你太华宗曾经庇护的皇朝吗?”
“没兴趣。”
江寒直接了当道,“当然,若是真的惹恼了我,说不定我还真会这样去做。”
江寒说话之间,隔空朝着远处的一座山峰招了招手,顿时之间令他们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
轰隆隆!
他们耳中听闻巨响,视线中便是看到那座山峰被连根拔起,像是风筝一样地被江寒放到了半之中。
如此力量,如此实力,如此手段,非常人所为,哪怕久恒子就算也能做到,但是却不会像江寒这般轻松自如。
把一座巨大的山峰当风筝一样地放在空中,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啊?
“看到了吗?你们觉得这座山峰是放回原处好?还是直接在空中碎成齑粉好?”
江寒淡淡说道,像是在问他们,又像在自言自语。
“江寒,是我们有失远迎了,还请高抬贵手。”
久恒子哪里还不明白江寒的意思,虽然江寒是在耀武扬威,但是人家的实力摆在这,他不得不服软。
“那能谈吗?”
江寒瞪向他,冷冽道。
“能谈能谈,和平地谈。”
久恒子抹了抹额头的汗珠,江寒的实力让他感觉到可怕。
江寒旋即将那座移到空中的山峰又放了回去,拍了拍手,那殿堂内跪着的数位长老也感觉到压在身上的压力消失了,他们急忙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