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jsq2非常不錯小說 御九天 ptt-第四百零六章 老虎喝斷片推薦-6vsho

御九天
小說推薦御九天
马索怔住了,什么意思?
趁着这一愣,范特西连忙把羊皮袋凑到嘴边,才刚一接触到那血肉模糊的嘴唇,就疼得他一阵龇牙咧嘴。
干脆仰起头来,忍着痛把嘴巴一张。
咕噜咕噜咕噜……
那酒就像是往喉咙里直接倒进去的,都没见他有什么吞咽的动作,两斤装的羊皮袋顷刻间便已见底。
近身邪医
所有人都瞠目结舌的看着,那羊皮袋里的酒香味儿是遮掩不了的,只是任谁都想不通这时候喝酒是个什么意思,里面是掺了什么恢复伤势的魔药?可是,又有什么恢复伤势的魔药是能掺到酒里的呢?
现场安安静静,所有人都好奇这胖子到底在搞什么名堂,连马索也都只是静静的看着,再好的治愈魔药也是需要时间消化的,实战用魔药完全是苟延残喘,至于那些激发潜力的魔药,先不说后遗症,他打还真没过瘾呢!
只见范特西一口喝尽,将那空的羊皮袋随手往地上一扔。
他伸手撑住地面,摇摇晃晃的想要爬起来,可才爬了一半,脸色突然一变,神色一肃。
全场也是跟着一紧,毕竟走到这里,玫瑰是奇招频出,马索的眉头微微一挑,要有变化了?
“呕!咳咳咳!”
范特西双手撑地,突然就是一大口乱七八糟的污秽物吐了出来,淌了满地,那浓烈的酒味儿混合着肮脏之物的辛辣气味弥漫在空气中,呛得他咳嗽连连,连眼泪都呛出来了。
一口气干掉两斤的陈年狂武,就算是天天拿酒当水喝的凛冬三霸都得上头倒地,何况是酒量远远不如的范特西!
这一吐直接就是吐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看那样子,只怕随时都会一头栽倒在他自己吐出来的污秽物上。
“我擦……”温妮一把捂住脸,简直都快看不下去了:“老娘还以为你给了他什么灵丹妙药……”
可王峰一看范特西吐了出来,脸上却就浮现出了笑容:“再好的灵丹妙药也没这三十年的狂武好使!”
王峰看着范特西,这就是为他专门准备的加料狂武,为的就是这个时刻,觉不觉醒只在五五开,但总要试试的。
而此时,四周看台上那些西峰圣堂弟子们,却已经山呼海啸般的哄堂大笑出声来。
还以为这胖子是喝的什么逆天改命、能瞬间恢复伤势的神奇魔药,可没想到那居然真的是酒!而且、而且特么居然的喝吐了!
“浪费我表情,那胖子你是来搞笑的吗?”
“真是猪一样的蠢货,玫瑰的人这是战斗不行,就改演戏了吧?”
“马索师兄!干掉他!”
马索的脸上也是闪过一抹冷笑,出丑卖怪的东西,还以为他真有什么……可这念头还未转完,马索脸上的那抹冷笑却已经突然僵住。
他是距离范特西最近的人,相距不过七八米远,自然也是最能第一时间感应到对方变化的人。
那是一种世界都为之一顿的感觉,对面那粗重的喘息声突然就停止了,砰砰砰砰狂跳的心跳声也平复下来了……何止是这些,那个此时仍旧还双手撑在地上,面对着他自己那堆呕吐物的胖子,似乎整个人突然就完全的平静了下来。
“那胖子不动了耶,是睡着了?”
“还在装神弄鬼!”
看台四周响起不少嘲讽声,可长台上的几个长辈却是不由自主的沉下了脸色。
马索感觉心里突然有些焦躁起来,就好像是感受到了什么绝大的威胁,好像感受到了一只蛰伏的猛虎正在暗中锁定了自己,可是前后左右明明空空荡荡,除了那个已经伤得一塌糊涂、还醉得一塌糊涂的可怜虫外,根本就没有另一个威胁的存在,也不可能有!
到底是什么东西?!
马索焦躁着,而下一秒。
嗝!
那个撑着地面一动不动的醉酒胖子突然抖了抖,打了个酒嗝。
一股浓烈的酒气瞬间弥漫开,随即,范特西突然就抬起了头。
那是一张通红的脸,满身的酒气,而他的鼻子、嘴巴、耳朵里就好像快要着火了一样,不停的往外冒着淡淡的青烟。
可更恐怖的则是那双眼睛,他的眸子里完全没有眼珠,而是直接翻白的一片,里面还血丝遍布,就像千年的瞎子突然开眼!
马索被他这面相一惊,居然不由自主的往后倒退了半步,可随即就感觉到自己这是在示弱。
“装神弄鬼!”马索怒极,等了这么久,自己也算是仁至义尽、算是展现了西峰圣堂的大气风度了,管他是喝断片儿还是有什么变化,现在就彻底解决他,要他的命!
他魂力猛然一震,黑气缠绕,朝前一个疾冲,全身的力量都汇于右肘,半个身体直接压上!
三班英雄傳 青春紀念冊
膝为地,肘为天。
天狼罡杀!
距离本近,且出手就是杀招,对准还没完全起身、半跪在地上的范特西当头砸下,马索的眼中杀机毕先,这种距离的爆发,那胖子连起身的时间和机会都不会有!
杀!
天狼奔袭、势不可挡,宛若……
以身试爱:总裁一抱双喜
砰~
一只肥厚的手掌直接托住了马索砸下来的右肘。
天狼罡杀的力量惊人,可那肥手的力量却更惊人,面对那惊天爆杀,居然只是手腕微微一沉,随即便稳稳托住。
“我擦!”温妮看得又惊又喜,刚才就算任老王说破了天,她都不敢相信两斤酒就可以帮助范特西反败为胜,可现在事实却似乎正是如此。
马索只感觉自己刚才那一击就像是打在了什么厚厚的垫子上,只微一下压便已顶住,心中一惊,立时便要变招,可没想到那肥厚的大手托住他右肘时,居然反过来五指一扣。
啪!
马索只感觉整个肘关节就像是被铁钳给夹住了一样,竟是动弹不了分毫。
这、这胖子哪来的力气?!比及刚才起码强了一倍有余!
马索又惊又怒,一时间来不及去想那其中关键,古拳罡肘是至刚的拳法,只有进攻没有防守!与其想办法摆脱被对方抓住的右肘,不如奋力攻击!
他就着对方的抓力,居然不退反上,换了个重心,双膝往前一顶。
膝顶,地狼罡杀!
可还没等这杀招的威力完全爆发,那翻着白眼的胖子猛然一个转身,单手拧着马索的手肘,就像是拧着一个破麻布口袋一样,直接往空中抡圆。
那恐怖的拉力和惯性,马索的膝顶杀招直接就被破了,整个身体不受控制的被抡起,然后瞪圆眼睛看着地面在眼前迅速放大。
轰!
金属擂台的坚硬地面和马索的脸来了个最亲密的接触,只一下,马索的脑袋直接就懵圈儿了,眼前全是五角星星乱窜,耳朵里嗡嗡嗡嗡的鸣叫声不绝,全身的骨头就好像是要散架了一样,寸寸段段的碎疼!
可还不等他仔细体会一下这全身的酸爽,身体又紧跟着腾云驾雾的飞了起来,可还不等飞到空中,脑袋又开始下冲。
还是砸?
可怜的马索只来得及在脑子里转出最后一个念头,整个人就直接被砸晕了过去,也亏得是他被砸晕过去了,没体会到接下来的地狱。
两眼翻白的范特西简直就是进入了狂化状态的上古凶兽,什么古拳罡肘?什么暗黑缠斗术?什么刚啊柔啊……统统都是过家家的玩意儿!
此时的范特西只懂一个词——破坏!
把人当枕头一样抡圆了往地上砸,还不过瘾要跳到上面去踩啊踩,恨不得把他肠子全都给他踩出来。
只是短短两三秒间,马索差点就直接被砸散了架,眼看马上就要被踩成一摊烂肉……
“住手!”长台上的马天赐简直是怒不可竭,神勇的儿子突然就被那瘪三反转吊打,而且只怕顷刻间就会丢掉性命!
他老马家可不比赵家,历来一脉单传,什么西峰圣堂的脸面也好、荣誉也好,都是可以挣的,但儿子却就只有这么一个!
轰!
一道黑光从长台上疯一样的冲了下来,那魂力宛若黑炎般燃烧,仿佛化身为一只恐怖的地狱三头犬,直轰向狂化中的范特西!
“卧槽!要不要脸!”温妮的嘴都快气歪了。
那可是鬼级强者!救人就算了,居然还对范特西出手!
操!这也就是在西峰圣堂了,要是在玫瑰,有雷龙、卡丽妲等人在,哪轮得到这老东西嚣张!
“吼吼吼!”
面对鬼级强者的恐怖一击,狂化中的范特西居然不怕他,事实上此时的他压根儿也都不知道‘怕’字怎么写,管他来的是谁,双掌狠狠往前一推。
狂化太极虎的狂暴之气在身后显化,与那地狱三头犬撞杀在一起。
轰!
三头犬稳稳落下,不可一世的太极虎却是被震飞了出去。
马天赐哪顾得上看范特西如何,一把抱起已经气若游丝的儿子,同时另一只手翻出一瓶看起来相当珍贵的魔药,直接就往他嘴里灌进去。
而在他对面,噔噔蹬蹬!
范特西被震飞十几米后居然没直接倒地,而是连连倒退了几个大步,最后才一屁股跌坐到地上。
温妮、老王等人此时也是一拥而上,扶住跌坐在地上的范特西。
只见范特西似乎是被刚才恐怖的一击打得有点蒙圈儿了,也像是将他从狂化状态中打醒了过来,那翻白的眼白消失了不少,取而代之的是一对迷茫的眼珠,嘴巴还歪着,牙齿也残差不齐,但看起来似乎并没有受到什么致命伤的样子,让温妮和老王等人都是松了一大口气。
范特西的突然狂化反转,西峰圣堂武道院的院长突然出手,每件事儿都是在所有人的意料之外,只感觉这变故一波接着一波,前一波还没消化完呢,后一浪就又来了。
而更恐怖的是……刚才马天赐明明是含怒出手,即便出手仓促、即便没有用全力,可那毕竟是鬼级强者!出手时的煌煌之威,即便只是旁观的圣堂弟子们都已经感觉心肝胆颤了,可是、可是那个范特西竟然硬接了下来?而且居然没死,甚至似乎都没怎么受伤!
武斗场此时安安静静,所有人都瞠目结舌的看着。
确定了范特西没事儿,老王战队这边的嘴可不会闲着。
温妮眼睛一瞪,往马天赐的方向直接呸了一口,她才不怕什么马家牛家赵家!
“不是说怕死的不是圣堂弟子吗?不是说不能救人吗?真是个老不要脸的,你们刚说的话就被你吞了啊!”
“温妮,不要冲动不要冲动,”老王拦着她,大声说道:“你看看他们的风格,本身就是卑鄙小人,只不过今天显露原形罢了,而且人家是鬼级高手。”
“呸!鬼级了不起啊?老娘八个哥哥,八个都是!”温妮直接冲那边竖起一根儿中指,霸气十足:“老东西,这笔账给你记下了!”
“慎言慎言!人家西峰圣堂毕竟是十大圣堂之一,好歹也还是要给人家留两分薄面。”
“呸!面子是自己挣的,不是别人给的!这什么狗屁十大圣堂,校长亲口说出来的话就跟放屁一样!”
“哎呀,这不都是正常的吗,息怒息怒……”
马索伤得很重,对面的马天赐此时注意力还全都在儿子身上,没理会这两人的污言秽语,甚至可能压根儿都没注意听到,可两人这双簧唱得你来我往,分分钟就已经把堂堂西峰圣堂说得一文不值。
看台四周那些西峰圣堂的弟子们一个个面红耳赤,顿时就鼓噪了起来,骂声一片。
但之前王峰救人的时候,所有人确实群嘲了来着,赵飞元校长也确实说过‘生死有命,怕死的不是圣堂弟子’这类话,其实搭救不要紧,但刚刚马天赐的含怒出手就过了,如果范特西有个什么三长两短,这事儿恐怕也不好善了。
武斗场此时闹哄哄的已经乱成一团,长台上的傅长生神色冷漠,赵飞元则已经是脸色铁青,终于还是坐不住了站起身来。
“安静!”
赵飞元一声爆喝,顶尖鬼级强者的气势陡然降临,恐怖的魂力宛若放炮一样,震得整个武斗场嗡嗡作响,瞬间将闹哄哄的现场给震了个安安静静。
赵飞元冷冷的看向王峰和温妮:“王峰,你们还比不比赛?”
“比啊,当然比啊!”老王笑哈哈的说道:“这不是才二比一,还没打完么。”
“那就带着你的人回到你们自己的位置上!”赵飞元冷声说道:“第三场算你们赢了,下面开始第四场!”
“啥?”老王要作妖了,眼睛一瞪:“什么叫算我们赢了?我们赢得光明正大,不像某些老不要脸的,鬼级全力一击,这是想把我们兄弟打死吗,西峰圣堂就这种素质?”
这种时候,再去接玫瑰这两人的话就是傻逼,赵飞元懒得搭理,重重的冷哼了一声,转身坐了回去。
对方不接招等于认怂,这毕竟是人家的地盘,何况比赛也还要继续,老王和温妮也是见好就收,慢条斯理的扶着范特西下了台。
看台边上的冰灵众、火神山等人都是一阵欢呼,此时的范特西情况还好,下巴虽然是真被打得有点破相,但其实只是牙齿多掉了几颗,看起来变形了有点吓人,实际上并没有伤得太重,就是狂化后人有点虚脱,精神萎靡,说不出话来。
但毕竟是和鬼级强者对了一招,温妮刚才算是骂过瘾了,出了口胸中恶气,此时心里却是对范特西简直是好奇得不得了,忍不住问道:“老王,阿西八这家伙喝了酒怎么变这么猛?”
“这个可就说来话长了……”老王会心一笑。
为什么要叫狂化太极虎?
真正的狂化太极虎,其实范特西尝试过一次,那就是在龙城秘境第一次觉醒的时候,当时面对的可是和马索差不多等级的对手,可结果却叫一个秒杀,那才是狂化太极虎的真正姿态!
不过需要鬼级的力量去驾驭,而现在的范特西只有在失去意识的情况下才有可能出现,重创之下,在用狂武一刺激,不就直接变身了吗。
当然这都还并不完整,只有等他哪天能靠自身完全掌控狂化太极虎的状态,并且收放自如时,那才叫真正的完全觉醒。
马索很快就被抬了下去,武斗场清空了出来,几个提着水桶抹布的西峰弟子飞快上台清理干净了上面的血迹,漆黑的金属地面反衬出晶亮的光泽,没有留下丝毫痕迹,就好像刚才的血腥大战并不存在一样。
二比一,比赛如愿的来到了赛点,但这赛点却不属于西峰圣堂,而是玫瑰的。
刚才范特西是被扶下去的,冰灵和火神山那边的人都有点担心他的伤势,武斗场四周看台上的西峰弟子们也大多都是沉默不语、神色肃穆,反倒是坐在看台最前排的那些人要显得热情许多,说话声音也要大得多。
这些大多都是手里有点闲钱、跑来看热闹的富商,又或是各大报刊的记者。
前者是来看热闹的,同时也是一种考察,各地圣堂事实上都是有大批富商赞助的,是圣堂一笔不菲的收入。
当然,这不是入股,圣堂也不会接受任何入股,主要是为了可以让自己的孩子轻松迈进圣堂大门,摆脱暴发户的身份,晋升到上流社会,同时也是为了让孩子们建立更好的人际关系网络,毕竟能进圣堂的,要么是天才决定、未来的联盟新贵,要么就是各种富商权贵,那可不是你临时拿着钱去就能买到入学名额的,得有关系……这算是一种教育投资,特别是那种潜力巨大的圣堂,比如现在的玫瑰,砸钱不用太多,但雪中送炭,却能把关系给砸得很铁,这些富商们其实是很青睐的。
而记者们,自然就是来记录比赛的了,虽然写的大多都是不利于玫瑰的东西,但说实话,在这整个联盟,最期待玫瑰赢下去的恐怕就是这些‘写玫瑰坏话’的记者了。这是好料啊,随便写一篇都是热门,玫瑰真要是输了,他们就没得写了。
说白了,无论是期待黑马的富商,亦或者期待着不要砸他们饭碗的记者,这帮人大概是四周最希望看到玫瑰获胜,也是最能客观看待玫瑰实力的了。
以前总觉得玫瑰很弱小,几个三比零都有机缘巧合在里面,可这已经是十大之一的西峰了……
第四场,该西峰圣堂先派人上场,人们都看向西峰战队的位置,被对方握住赛点宛若卡住了脖子,让西峰弟子们都显得有些忧心忡忡,可当他们看到那个气如山岳般矗立在那里的那尊战神时,所有西峰弟子悬着的心就全都放了下去。
是的,他们还有圣堂排名十大的战神!永恒之枪赵子曰!
此时的赵子曰脸上看不到丝毫的惊慌,他的脚尖只是轻轻一踢,银亮的永恒之枪微微转了半圈儿背在他背后。
枯龙纪 清茶盏
玄门笔录 清净无为
没有华丽的炫技,赵子曰只是缓步登台,可每走一步,却宛若是踏在了所有人的心口上,牵动着全场。
“是队长!队长要亲自出手了!”
“永恒之枪!永恒之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