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sw09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東漢末年梟雄志-一千五百零八 蔡邕蒼老的背影顯得格外的淒涼閲讀-rcz8v

東漢末年梟雄志
小說推薦東漢末年梟雄志
蔡邕上表,自然是想搞清楚刘健到底是怎么死的。
他是真心诚意的想知道刘健到底是不是真的是吃丹药而死的。
这份奏表送到郭瑾手上,郭瑾有些意外。
蔡邕的身份当然很尊贵,别的不说,蔡邕是他妻子的父亲,是他的丈人,在辈分上是他的长辈。
而且还是拥有很大的名望和影响力的文坛领袖。
蔡邕的官职是司徒,是当朝唯一在任三公,虽然没有任何政治权力和权威性,但是却备受尊重,光是他的名望就能影响一大波人,隐性的政治影响力不可估量。
论渊源,蔡邕是郭鹏突破出身限制登上帝国核心阶梯的重要引路人。
廢物嫡女:醫妃傾天下 闔閭小妖
没有蔡邕的欣赏和举荐,郭鹏就无法与卢植结为师徒之谊,就没有办法跟随卢植学习,没办法借助卢植的影响力更上一层楼。
当然,要是真的深究起来,这还要感谢曹操的那封信,可究其根本,还是要感谢郭鹏自己的努力钻营,钻营为了曹氏之婿,才能让曹氏为他出面牵线搭桥,让他结识蔡邕。
说一千道一万,也是郭鹏自己的钻营努力,可是也不能说没有蔡邕的意义在其中,蔡邕要铁了心驳了曹操的面子不帮郭鹏,曹操也没办法。
所以郭鹏表示自己终生对蔡邕执弟子礼,在他面前从不摆皇帝的架子。
郭鹏如此,郭瑾当然也不能做什么逾越的事情,对待蔡邕那是相当的尊敬。
蔡邕年龄大,且不喜欢政事,一般不管朝堂上吹起怎样的腥风下起怎样的血雨,他都不会出现。
郭鹏做皇帝的时候,只有每年过年的时候和郭鹏过生日的时候他才会进宫和郭鹏见面。
夏之洺
每到那个时候,郭鹏都会亲自出宫迎接蔡邕,而且是步行,不用座驾。
到了蔡邕过生日的时候,郭鹏也会亲自前往蔡邕的司徒府为蔡邕庆贺,这是唯一一个需要皇帝亲自为他过生日的大臣,地位超然。
等郭鹏退位以后,郭瑾对蔡邕更加尊崇。
冷王宠妃
逢年过节都要派长子郭承志亲自去蔡邕府上送礼物,蔡邕过年节的时候入朝拜贺,也是郭瑾亲自出宫迎接。
念及蔡邕年龄大,他甚至会亲自驾驶车辆引着蔡邕入宫,以示尊敬。
郭家两代皇帝对蔡邕就是如此的尊敬和爱护,所以人们都认为郭皇帝知恩图报不忘本,守着为人的底线。
虽然经常折腾群臣,但是从这件事情上可以看出郭皇帝还没有丧尽天良,内心还是保存着作为人的良知的。
当然,这也在无形中助长了蔡邕的影响力。
只是蔡邕在这些年里深深地知道了进退,所以平常不发一言,深居简出,除了文化上的事情,偶尔出现在太学内给学子们讲学之外,从不外出,也从不公开表示自己的政治立场。
像如今这样亲自上表询问一件和政治有关的事情,还是第一次。
郭瑾知道这是为什么。
无非是传统士人出身的蔡邕对于汉室这个曾经的统治着怀有深厚的情感。
他生命的绝大部分时间都生活在汉帝国的统治时期,而他本身又是既得利益者之一,为汉室奋斗过,怀念汉室并非没有缘由。
这一点,郭鹏明确地告诉过郭瑾——不要用汉室刺激蔡邕。
郭瑾明白这其中问题的重要性,于是自己亲自回复蔡邕的询问,表示希望他进宫,自己会当面向他讲明白刘健的死因。
回复之后,蔡邕立刻动身,亲自前往南书房拜见郭鹏。
八十四岁白发苍苍的蔡邕拄着王杖来到南书房的时候,郭瑾已经迎了出来,上前搀扶蔡邕。
“丈人近日可还安好?”
“尚且还好,身子还挺爽朗,有劳陛下关心。”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看文基地】即可领取!
蔡邕温和的回应,看上去并没有什么不正常的。
郭瑾稍稍放心,把蔡邕引入南书房之内,让张德把事先为蔡邕准备的补品送来。
“陛下,老臣此来,只是希望知道山阳公薨逝到底是什么原因,究竟是不是真的如同外界所说,是服用丹药而薨逝,还望陛下不要欺瞒老臣。”
刚一坐下,蔡邕就握住了郭瑾的手。
郭瑾低头看着蔡邕枯槁的手,微微笑了笑。
“丈人多虑了,我怎么会欺瞒丈人呢?只是因为这件事情本身对于汉室而言关乎尊严,我才不得不用其他的方式为他隐瞒,丈人若相知到,我知无不言。”
“愿闻其详?”
蔡邕紧紧盯着郭瑾。
郭瑾叹了口气,将一切和盘托出。
“丈人有所不知,七月的时候,山阳公的确因为丹药导致身体出了大问题,当时情况非常危险,几乎丧命,一般的医者无能为力,是我让大医馆不惜一切代价出手相救,才挽回了山阳公的命。
在大医馆的努力之下,山阳公的病情一度被控制住,并且不断好转,只要静心休养一年,身体就能恢复,而他之所以最终薨逝,原因是他过度纵欲。
他不仅过度纵欲,还在身体未好虚弱之时欺瞒山阳国相和医生,医嘱是一年之内不能近女色,可他一个月就忍不住了,趁夜偷偷把女人带去同床纵欲,如此半月,终于气绝而亡。
我也考虑到汉室的尊严和末帝的尊严,才决定用丹药为山阳公做掩饰,回避他真实的死因,避免人们知道他真正的死因,由此对汉室不敬,当然丹药也是他重病的原因。”
“他……他死在女人肚皮上?”

蔡邕花白的胡子都开始颤抖。
他不敢相信汉室末帝居然死于如此耻辱和荒唐的结局。
郭瑾低下头沉默片刻,叹了口气,点了点头。
“他被发现死掉的时候,就是在和侍妾纵欲的时候,他直接死在了侍妾身上,那侍妾被吓坏了,惊声尖叫,引来了护卫,这才让其他人知道他已经偷偷纵欲半个月了。”
事实如此,郭瑾没有丝毫隐瞒。
蔡邕沉默了好一会儿。
“丈人,您还好吗?”
看着蔡邕似乎极为失落的模样,郭瑾小声的询问了一声。
蔡邕叹息一声。
“早前,我就听过一些传闻,传闻中说山阳公品行不端,过度纵欲,流言蜚语传遍大街小巷,人人都在嘲讽他,当时我就极为痛心,我和子凤说过,让他约束一下山阳公,不要做那么过分的事情。”
说着,蔡邕抬起头看着郭瑾。
“现在看来,子凤并没有约束他,子凤不约束,你也没有约束,你们都没有约束他的过分行为,这才有了如此的结局。”
“丈人,我……”
郭瑾实在不好说郭鹏的不是,只能为自己开脱:“丈人也知道,我登基不到两年,国家大事小事不断,我有心约束山阳公的行为,但是和国事比起来,约束山阳公当然不是最紧要的。”
“我知道,知道,国事重要,国事重要,山阳公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罢了,除了我这样的老朽,还有谁会在意他呢?”
蔡邕撑着王杖站起了身子:“如今京师内人人都在讨论丹药是有毒还是有益,似乎并没有多少人还在意山阳公的死因,更不在意是谁害了他,陛下,老臣说的对吗?”
郭瑾皱了皱眉头。
“丈人,山阳公身份特殊,约束他的行为,并非是简简单单的道德问题,还有政治牵扯,并非简单就能做出决定,父亲对此尚且如履薄冰,我的功绩威望远不如父亲,怎么又能简单的做出改变呢?”
浮梦半生为几何 秋·叶儿
“我不懂政治,我什么都不懂,我只是一个老朽罢了!”
蔡邕手持王杖用力的撞击了一下地面:“都是他的错,他错就错在不该做那个末代皇帝!”
说罢,蔡邕摇了摇头,连连叹息着往外走。
正好张德带着补品来了,见着蔡邕往外走,一愣。
“司徒公,这些补品……”
至高審判長 騎著青牛的豬
“老了,老朽无用了,要这些补品还能如何?还是留给陛下吧,陛下日理万机,比老臣更需要这些补品,更需要。”
蔡邕头也不回,拄着王杖一步一步往外挪,苍老的背影显得格外的凄凉。
“这……陛下?”
张德一脸疑惑。
郭瑾站在门内,神色复杂的看着蔡邕。
“张德,你亲自把司徒公送回府,若有差池,我唯你是问。”
“遵旨!”
张德虽然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但是还是条件反射般的遵守了皇帝的命令。
他亲自把一路上叹息连连的蔡邕送回了司徒府。
留下郭瑾一人待在南书房内生闷气。
是,我父子两人的确是把刘健养废了,他的死的确是他们父子两人一手推动,刘健从头至尾都是他们父子手中的玩物。
可那又如何?
皇位从来都不是刘健自己得到的,皇位是郭鹏给他的,因为郭鹏给他了,他才能得到皇位,才能成为那个皇帝,而不是因为其他的原因。
刘健是一个幸运儿,他可以幸运的活到现在,过着天下人都羡慕不已的奢侈生活,甚至是皇帝都没有过上的奢侈生活,他还想要什么?
要是郭鹏没有选择他,他早就和其他的汉室宗亲一样家业败落,沦为平民,和一般老百姓一起耕种土地自食其力,根本也不要想着如此奢靡的生活。
从汉末乱世到现在,天底下饿死了多少汉室宗亲,他数都数不清。
死的太多了啊。
刘健活到了二十八岁,的确不算是长寿,甚至可以说挺短命的,但是那又怎样呢?
他短短的二十八年的生命里已经享受到了其他人几辈子都修不来的福气!
汉末乱世,千万人丧生,或者病死,或者饿死,或者困死,或者被杀,死前经受种种折磨,痛苦不堪,哭天喊地,而他刘健呢?
拜托,他是爽死的!
他死在女人肚皮上啊!
一生寸功未立,典型的德不配位,他能度过那么多年的奢靡生活,甚至连死都是爽死的,他还要什么?
你还想要为他争取什么?
郭瑾坐在皇位上,越想越气,越想越觉得不舒服。
虽然这件事情最后的一个小插曲坏了郭瑾的好心情,但是事情还是朝着正常有序的方向发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