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dt1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黑蘭傳說-150章 (大結局)再見!黑蘭!分享-bdi2z

Posted by on 22 11 月, 2020


黑蘭傳說
小說推薦黑蘭傳說
阳情醒来的时候已是第三天的正午,睁开眼睛,他见到的是一个陌生的环境。在昏睡过去的这段时间,他的脑海里一直交替着一个梦境,梦见王琦和小薇已被大卸八块,一个恶魔般面容的家伙正利用小薇打开段氏留下的宝藏,他冲上去救她们母女,没想到不堪一击,重伤在地,还被对手吸空了黑兰能量。
在黑兰能量被完全抽空以后,他感觉到浑身百骸都有了从未感受过的舒爽,近乎升天的感觉。他还在回味感受这种很爽的感觉的时候,他就醒了过来。
阳情扭过头,看了看窗外的天空。夏日没有云彩的天空蓝得变了颜色,接近一种雾状的苍白,白和蓝相应对比着,这样的色彩更加地惑人。
这是灵西的天空!阳情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一直在怀念着的天空。
他猛地记起了,王琦和小薇已经失踪了,忙起身穿衣。从床上坐起来的时候,他停住了动作。梳妆台前面的墙壁上,挂着一幅黑白照片,照片上是灿烂微笑着的阳情。这个很小的相框是王琦永远带在身边的,无论什么时候,她都会带在身边,不会轻易丢掉。
重生之愛不是甜言蜜語 幽幽雲
衣橱透明的门里,挂着几件王琦一直喜欢穿的几套裙子。阳情顿了顿,拍了拍昏沉沉的脑袋,自顾笑了。
他明白了一点,王琦已安全地回到了灵西,这里是他们的新家。阳情在面对白阳盛林之初,花了两百万在灵西北郊的一座独立的小山脚,买下了三亩地皮,然后花了两百万打造了这幢别墅。
那时他说,他需要一个温暖的大家庭,这是爱神之巢。只是,他一直没有机会来看看,今天还是第一次,醒来之后就睡在了新家的床上。
詭燈錄
阳情走进宽大装修简洁的大客厅,尊贵的家具组合,采光极好的窗户。客厅外,紧连着一个宽大的露台。露台上摆放的是阳情最喜欢坐的藤椅,藤椅旁是精巧的玻璃茶柜,里面摆放着顶级普洱茶,材质优良的茶具。藤椅旁的小桌上,一包开封了的极品云烟,一个瑞士产的用整块钢雕成的打火机。
如此细心的布置,除了王琦,红莲和吉丽雅,没有谁能做到。
她们已经回来了。
这时,阳情才发现玄史剑、钱包等随身带的东西全都不见了。他的脸上突然泛起了满意放心的笑容,他猜得出事情的来龙去脉了。只有一个人可以挽救昏迷的阳情,只有他,才能打开那个储物钱包。有了他的存在,就算天塌下来,阳情和亲人都不会受到半点伤害。
他抽出一支烟,点着,吐出一串烟雾。长时间不抽烟,大脑似乎受不了尼古丁的侵蚀,一阵阵的晕眩。阳情的感觉很好,终于,经历了一年多的征程,有了一个完美的结局。现在,他可以安定地生活了,没有来打扰,没有担忧和烦心。
“爸爸,爸爸……!”小薇娇嫩的声音在楼下叫起来。阳情一个激灵,站起来对着小薇挥了挥手,他还看见了王琦,看见了红莲和吉丽雅。他下意识地从楼上纵身往下跳,像从前使用蜻飞一样。没想到,阳情的身体从三层的高楼急速下坠,像高空掉落下来的沙包。
阳情大骇,他的丹田里和经脉里竟然没有一丝黑兰能量的气息。太忘乎所以,太大意了,阳情闭上眼睛,跳楼的感觉很不爽,一种真实的恐惧、面临死神的感觉。
他的身体没有重重地摔在地上,而是躺在了一片温软里。阳情睁开眼,看见红莲和吉丽雅笑吟吟的面庞,还有她们丰挺柔软的胸。两个人轻轻地把阳情抱在怀里,他幸福得有些昏眩,他不是色狼,但他希望老婆们就这样永远抱着他,永远不松手。
小薇打破了寂静,吵吵嚷嚷地要爸爸抱。阳情抱起她,搂在怀里呵呵直笑。这样的画面,多年前他在流浪的时候,一直很向往的。现在得到了!终于得到了!两年艰辛的生活,上天终于把安定永远地还给了他。
阳情抱着小薇疯了一圈,回来问众老婆,义父呢?
红莲笑道:“义父在那边的树下乘凉,他说要走,我们硬是留下了他。最好的理由就是,你还没有醒来,黑兰能量他不能全部带走!”
阳情笑笑道:“看来还是小莲细心,黑兰是我用生命换来的,怎么能便宜那老头?我就说嘛,如果不是他,那个钱包怎么会打得开?”
聽說男神他愛我 繁華落盡
阳情往前走了两步,退回来问王琦道:“小琦,你和小薇是怎么回来的?中南海那个怪物说你们不见了,我真的绝望了,没想到被刺激了一下就晕了好些天。”
刑偵大唐 三分頭
红莲偎着王琦,幽怨地对阳情道:“还不是你啦!对付草蜢把黑兰能量激发出来,草蜢自杀,没有用到的能量就在你的经脉里乱窜,过量激发,大部分回不到丹田。幸好义父带着琦姐和小薇到了大理,要不然,你这条小命真的被黑兰能量胀死了!”
阳情安顿好女儿和老婆,径直往义父所在的方向走去。义父摇着一把扇子,斜躺在一个藤制的软榻上,一个极美的妇人正站在树阴下看着他。
逆世風流 彩蛋
几千年来最令人羡艳的神仙眷侣——段乘风和盛瑜娆,现在终于一起出现在阳情面前。
癡纏不休:冷情少爺的蝕寵
义父似乎睡着了,不想醒来。盛瑜娆向阳情招招手,示意阳情跟着她过去那边说话。他们走到了一片树阴里,树阴里不热,阳情却觉得闷得慌,不为什么就为草蜢的死。
面对被自己杀死的朋友的母亲,任何人都会压抑。何况,这位母亲的能力强悍到普通人只能膜拜。
阳情看着身后跟着走来的盛瑜娆,缓缓道:“盛娘,草蜢死在我的手里,请你谅解我,那个时候,我的使命要求我,只能那么做。”
盛瑜娆的表情里少了从前的妖娆和妩媚,此刻,她更像个贤淑的家庭妇女。盛瑜娆叹了口气道:“我还能做什么?什么都不能,连想都不愿去想,草蜢早该随着林海源走的,他却活到了今天。其实,也怪我,有了段郎就足够了,为什么还要去纠缠林海源呢?草蜢不止一次地骂我是个**,他只有一件事情感激我,帮他搬掉了最大的绊脚石——李天驰。情儿,你说,我到底是不是**?”
阳情笑笑道:“盛娘不必自责,你对草蜢的感情是真实的。作为母亲,你对他的付出和普通的母亲是一样的,只是他不懂罢了。这个世界上没有真正的**,盛娘就更不算了,你只要想清楚一个问题:这个世界上还有谁比盛娘你更爱段乘风?”
阳情不顾呆呆滞了的盛瑜娆,独自往前去段乘风旁边的藤椅上坐下,等着他醒来。
阳情刚坐下,段乘风就醒了。他奇怪地看着在树林里独自沉思的盛瑜娆,对着阳情笑笑道:“情儿,她一直想问你个问题,问了吗?”
色娘在現代
阳情点点头,叫了声义父,道:“你应该知道呀?她怎么问我而不是问你呢?她可是你的老婆哟!”
段乘风笑道:“情儿,你应该知道,娶一个漂亮的老婆是件危险的事情,特别是盛娘这样千年不遇的美女。对常人来讲危险,对于一个神仙而言,同理!老实告诉你,盛娘蛮看得起你的,我和他一起过了这么长的岁月,第一次见过她要向一个毛头小子请教问题。我想她是看上你了!”
阳情哑然失笑,大声对段乘风道:“怎么可能……!我晕死,我可不敢接受,哪天你回来报复,在天地间,我岂不是无处藏身了!”
段乘风诡异地道:“所以,我只能把你的黑兰能量暂时保管起来,让你无可遁形!哈哈……!”
那天,阳情昏倒之后,黑兰能量外泄,需要释放,在场的人都无计可施,小范束手束脚,不敢造次,白鸽天使的头号人物也被黑兰能量反噬受了重伤。幸好,段乘风及时赶到,用一件随身带着的宝葫芦把黑兰能量收了进去,把昏迷的阳情带到灵西。
如果没有段乘风,阳情也已被黑兰能量胀破经脉,暴体身亡。那时的状况,就像从前黑兰能量没有被引导出来一样,背着一个巨型的核弹到处乱跑,一不小心就灰飞烟灭,连一点肉渣都找不到。以段乘风的仙体和法宝,已非当年可比,能力强悍,要一个人重生都可能,救治受伤之人不费吹灰之力。在回灵西的途中,段乘风还抽空治好了红莲和吉丽雅。
阳情回想起当时的惊险状况,手心里全是冷汗。谁都怕死,包括阳情在内,他还没有伟大到不珍惜自己的生命,随随便便把这幅皮囊扔掉。经历了太多的故事,他觉得当年跳崖自杀真他妈的幼稚!
阳情问段乘风道:“义父,你又怎么要带走小琦和小薇?她们在中南海还很安全的,差点让我走火入魔,小命挂掉,魂归洱海了!”
段乘风仰望着天,对阳情道:“我还不是放心不下林海源那个宝贝儿子,怕他惹出更多的事,对付不了你,又来对付你的家人,那样就太不划算了,得不偿失呀!你们可能不了解那小子,我可了解透了,和他老子的德性一样,得不到的,宁肯死也不屈服!我日,两头犟驴!”
異世之攜蛇逐美 癲中之巔
阳情失声笑了,没想到义父说起粗口来还很滑稽的。他抓住段乘风的手,缓缓道:“谢谢你,义父。黑兰能量是不是永远都会呆在这个宝葫芦里出不来了?”
神奇美女系統
段乘风哈哈大笑道:“我就知道你小子惦记着它。黑兰已经和你融为一体了,你就是黑兰,黑兰就是你,你什么时候想要,它就会回到你的身体里。只要打开葫芦的盖子就行了。”
阳情陪着段乘风走了一圈,此时,盛瑜娆也从树阴里走出来,伸手挽住段乘风,柔声道:“段郎,我们回天山吧。情儿醒了,这个家里的快乐也要重新开始,我们两个老怪物会影响他们的正常生活的。”
段乘风点点头,颇有深意地看了阳情一眼,道:“情儿,有空来天山转转,你会有巨大的收获的!记得哦!”
阳情的眼睛里有了迷蒙,他有些不舍和感动。天山还能有什么收获,难道是宝藏!?
阳情垂下头想着,宝藏又怎样?让它成为一个千古之谜又如何?抱着一大堆财富,不见得会快乐。
就像草蜢,得到了整个地球又怎样?
段乘风和盛瑜娆转眼已不见踪影,的阳情对着惑人的蓝天,大声叫道:“义父,记得常来看我,我会想你们的!”
此时,王琦,红莲,吉丽雅,小薇都来到了阳情的身边,看着天空,他们在为段乘风和盛瑜娆祝福,也在为他们安定的生活祈福。
他们希望世间的有情人都过得开心,知足!
这个世界永远宁静,没有杀戮!
爱,长存于世!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