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227m妙趣橫生小說 別叫我歌神 愛下-第1205章:《無衣》MV裏的穿幫鏡頭鑒賞-6f6yq

Posted by on 22 11 月, 2020


別叫我歌神
小說推薦別叫我歌神
首尔,某处法院门外,不大的广场上,被数千人挤了一个水泄不通。
这些人俨然分成了三个势力,正在互相声嘶力竭地喊着口号。
数百名警察,筋疲力尽地在旁边维持着秩序,远方还有警车在严阵以待。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丧尸围城了呢。
负责这件事的那位治安正监,站在法院的台阶上,呆滞地看着下方。
他有点迷惑,本来不是谷小白的粉丝和李元利的拥护者二分天下,互相攻伐吗?
现在怎么变成了三国争霸了?
这戏法怎么变的?
下方,矿泉水瓶、鸡蛋、鞋子甚至手机乱飞。
被防暴警察用盾牌隔开的三方力量,正在拼尽全力想要对对方做点什么。
就在昨天,韩国的司法机构已经受理了小白娱乐对《云师本纪》创作团队的诉讼,将会在五天之后,进行合并审理。
届时双方对薄公堂,各自举证,是胜是负,各看本事。
这场审判,可以说吸引了全世界的关注。
不过,双方的胜负,其实付出的代价也并不相同。
对《歌·舞·诗》来说,韩国只是谷小白的许多市场之一。
但是对《云师本纪》来说,真正的国外输出能力,连《歌·舞·诗》的十分之一都不到,还是蹭了《歌·舞·诗》的热度所致。
成為你的歌聲 謹之初
毕竟,《云师本纪》只是一个抄袭概念、抄袭创意,连MV都抄袭的冒牌货,而且各方面的档次还差了一大截。
刚吃完满汉全席,谁还想要吃泡菜大餐啊,摔!
对《云师本纪》来说,韩国被禁,基本上就让整个项目胎死腹中了。
更别说,谷小白公布的证据,实在是太过实锤。
所以,挑起了这场诉讼之战的李元利和实际上并未参与,却没有人相信的《云师本纪》制作方,成了业界的笑话。
说别人惨胜,那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但现在,《云师本纪》是杀敌一千,自损八万ꓹ 基本上等于被谷小白一波带走。
面对这种难以接受的预期,许多原本支持李元利的韩国网友ꓹ 又开始愤怒攻击李元利、攻击HSL等几个参与制作的公司。
如果你们不起诉谷小白,说不定现在还能安安稳稳地蹭热度,搭便车!
为什么你们这些家伙一定要不自量力?一定要攻击谷小白?
但也有一部分的网友ꓹ 变得更加狂热了,他们已经罔顾一切的证据和真相ꓹ 只想要看到谷小白死。
被谷小白撕裂的韩国网络社会,从原来的南北分治ꓹ 变成了现在的三分天下ꓹ 这也是现在法院前方冲突的根源了。
大家都有足够的理由恨对方。
什么?你是李元利的支持者?打死你这个狗东西!
什么?你竟然不支持李元利?打死你这个狗东西!
什么?你竟然背叛李元利?打死你这个狗东西!
最倒霉的,就是韩国的司法机构,现在是夹在里面里外不是人。
不,还有更倒霉的人。
王爺在上妃在下
在家里已经困守了好几天的高志根,终于出门了。
自从李元利提出对谷小白的诉讼开始,来自股东的压力,来自网友的压力ꓹ 甚至来自公司内部的压力,都已经让他临近崩溃。
無賴總裁偷心計
但在小白娱乐提出了反向诉讼之后ꓹ 一切都变了。
现在的高志根ꓹ 必须要开始为HSL而战了。
否则ꓹ 不但《云师本纪》要全部下架ꓹ 他们还要面临巨额赔偿。
所谓的他们,指的是《云师本纪》的几家制作公司ꓹ 以及一些关键的制作人。
现在他们已经不在乎能不能守护韩流了ꓹ 他们要做的是守护自己。
诉讼大战ꓹ 一触即发!
众所周知,对簿公堂ꓹ 比的其实是资源,是律师团队,是对法律的熟悉,甚至是盘外招。
不管起诉谷小白是不是他的本意,现在他都必须应战!
在警方的保护之下,在各种臭鸡蛋的夹道欢迎之中,高志根来到了HSL的总部。
这段时间,因为大量网友的围攻,HSL已经事实上放了假。
但是今天,HSL又开始忙碌了起来。
音乐部门、视频部门、法律部门全线加班,已经在这里忙碌了十多个小时。
高志根来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坐下来休息了一会儿。
从家里到办公室,对他来说就像是西天取经一样层层危险,现在心脏还在嘭嘭嘭跳个不停。
不过他还没来得及休息两分钟,就有一名下属敲门而入:“社长!社长!我们发现了!”
“发现了?发现了什么?!”
“您快来看看吧!”下属激动地也说不清楚。
HSL的视频部门里,十多名工作人员,正在逐帧播放《歌·舞·诗》的MV。
他们在分析谷小白的视频,想要从中间找到抄袭、不当、侵权的证据。
其中一台电脑前,画面已经定格,看到高志根过来,坐在屏幕前,戴眼镜的剪辑师立刻站了起来,邀功一样指着屏幕道:“社长,您看!”
屏幕上,显示的是《无衣》里面,江卫偷偷潜入谷小白的实验室里,偷取“云中君”的一幕。
当时画面展示了谷小白的实验室里,陈列着的各种“云中君”的型号。
MV里,画面只是一晃而过,而且作为远景存在,而且网友们大多被剧情和音乐吸引,并没有注意到背景上的东西。
“我下载了《无衣》的8K原版,放大了画面,看到了一些让人很在意的东西,您看这里!”
男皇後:共君千秋
画面上,在镜头转动的时候,最角落里陈列着的一架单人飞行器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没有动力,只有一对双翼,收敛垂下。
鬼嬰來電 雨下狐
那颜色,那质感,那形状……
这些视频工作人员实在是太熟悉了,毕竟就是他们一帧一帧地做出来了所有的类似效果。
那是“云师”!
迷糊廚娘
什么?谷小白的MV里竟然出现了云师?
这是不是也是对《云师本纪》的一种抄袭和侵权?
“这里怎么会有云师呢?”高志根心中有些疑惑。
谷小白为什么会有云师,又为什么要把“云师”放在自己的实验室里?
“我觉得这应该是穿帮了!”剪辑师扶了扶眼镜,道:“谷小白应该是研究了云师,制作了仿制品,拍摄的时候,他们也没意识到把这里也拍了进去,加上距离比较远,画面比较小。如果不是他们放出来了8K的画面,恐怕我还发现不了……”
这年头,有8K播放设备的人,才有多少?能播放8K的设备,又有多少?
“会是穿帮吗?”高志根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
但他又不知道到底哪里不对劲。
但无论如何,这是一个突破点。
“你们继续找,如果能再找到更多的证据,那我们也可以扳回一城……”
没办法,再怎么微弱的证据,也是高志根得救命稻草了。
陪玩主播了解一下電競
到时候,很可能这点证据就可以给谷小白致命一击!
说不定,不但可以反诉谷小白抄袭《云师本纪》,甚至可以反诉他的“云中君”抄袭“云师”!
“你们继续寻找证据,我再去KAI走一趟!”
就是不知道KAI有没有给云师申请专利啊……
唉,这些家伙,为什么死活不承认云师是他们的呢?
一直到现在,高志根也没有想想,深层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其实,有些时候,并不是想不到,而是不敢想不想去想。
这就是思维的盲区了。
在韩国各方势力拼命搜集“证据”,想要反诉谷小白的时候,在韩国之外的地方,《歌·舞·诗》的第九首歌,《静女》也已经解锁。
决战之前,岁月静好,《静女》其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