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i81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掃把星 ptt-第452章 臣願意去解決此事熱推-7ci80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
沈丘自视甚高,甚至是有些自恋,这一点贾平安从他那永远都保持得一丝不苟的头发就看出来了。
自恋的人多半自傲,加之身手了得,一般人哪里会在他的眼里?
谣言一起,李治就令百骑和沈丘并肩查探。但沈丘孤傲的拒绝了联手的建议,选择了独行侠的方式。
他轻松的去打探了柳奭那边的消息,甚至还查看了书信,堪称是艺高人胆大。
在他看来,贾平安最多也就是在外围打探一番,比如说去寻找那些贼人。
可贾平安反手就寻到了萧淑妃。
李治看了贾平安一眼。
他觉得沈丘更胜一筹,但却被事实打了脸。
领导被打脸,你最好的反应就是悄无声息的消失,让他一人独自去舔伤口。
贾平安告退。
武媚也很眉眼通透的走了。
李治突然笑了起来,“媚娘这是想说……她的阿弟比你强,她的眼光比朕的好。沈丘,你说可是?”
沈丘跪下,“奴婢无能。”
李治看了他一眼,“做事要认真。”
沈丘低头,“是。”
“萧氏那边究竟让柳奭答应了什么条件,要去查探。”
“是。”
李治摆摆手,沈丘起身告退。
走出大殿,风吹乱了沈丘的头发,他皱眉压住。
身后的王忠良悠悠的道:“莫要小看了贾平安。”
沈丘抿嘴,“咱从不小看谁。”
只因除去皇帝之外,谁在我的眼中都是蝼蚁!
王忠良笑了笑,“小心无大错。”
“胆怯!”
王忠良被梗了一下,“如此咱就拭目以待了。”
“等着就是了。”
沈丘飘然而去。
王忠良回到殿内。
李治在看文书,看的很是津津有味。
王忠良在边上百般无聊,就盯着地面看。
地面那些无意间形成的纹路,在他的眼中渐渐多了含义,比如说脚边的一圈就像是一张人脸,正在冲着他嘲笑。
“萧氏那边的人,从此刻起,不得靠近朕。”
王忠良刚一脚踩在那团纹路上,闻言赶紧应了。
……
“兄长。”
李敬业来了。
贾平安刚沐浴出来,见他穿着整齐,就问道:“这是准备去哪呢?”
李敬业挤挤眼睛,“兄长,今日得闲,咱们下山去吧。”
贾平安的脑海里浮现了一个画面:鲁智深蹲山上的庙里许久了,突然一日喊道:“这嘴里都要淡出个鸟来了,下山去转转。”
“也行。”
大队人马刚进驻万年宫,蒋涵的事儿不少,卫无双也跟着受累,没法出来。
而高阳……这个疯女人,大清早就说是去打探附近的地形,过几日和贾平安去打猎。
我要不要带上被褥?
贾平安屈辱的想着。
二人出去,竟然发现了不少人,官吏有,军士也有,百骑和千牛卫的都有。
来到山上,皇帝享受,臣子们也得跟着沾光才行,所以才有了轮换制度。
今日轮休的不少人都在往山下去。
路上遇到了几个千牛卫的和李敬业打招呼。
我的第二个人格
“敬业,山下有胡女。”
李敬业笑的很是开心,“是啊是啊!”
那人冲着贾平安拱手,“见过武阳伯,听闻武阳伯师从鬼谷子,兵法无双,不知何时能请益一番?”
极品世家 雨眠
女主洪荒 洛神无忌
鬼谷子?
这是哪跟哪?
贾平安含糊以对,“就是自己胡乱琢磨的。”
这人一脸惊叹,“自己琢磨的就这般厉害?”
他靠拢了些,“若是肯教授,我便拜在武阳伯的门下,以后为武阳伯养老。”
贾平安看看他的大胡子,“你这个……”
“滚!”
李敬业一脚把他踹开,“回头操练弄死你。”
这人笑道:“回头山下我请客,胡女随便武阳伯挑,若是想联袂也成。”
联袂……
这货还是个老司机。
贾平安笑着打哈哈。
他突然发现前面一人眼熟。
那不是孟亮吗?
我去!
这个舔狗竟然也想做海王?
他们的脚步快,没几下就和孟亮并肩。
看到孟亮神采飞扬的模样,贾平安不禁倍感欣慰。
“武阳伯?”
孟亮眼前一亮,“我听闻山下有一家做的好衣裳,这便去给娘子带一件。武阳伯可是也去买东西?”
哎!
贾平安摆摆手,脚下加快,很快就把他甩在了后面。
那些军士在前面追打玩闹,就这么一闹腾,到了山下发现一点都不累。
山下还有军营,此刻竟然已经成了集市,当地百姓自发在周围摆摊设点,各种特产小吃,甚至还临时搭建了茅屋,酒肆、青楼一概俱全,堪称就是一个小型东西市。
几个官吏在巡视,这便是临时市令,管辖这个临时集市。
那么多人聚集在天台山附近,吃喝拉撒是一件很麻烦的事儿。而且皇帝在此一待就是几个月,那些健壮的将士难道这几个月就吃素?
寶妹不好惹 兩個豆沙包
所以这个市场就这么不伦不类的开了起来。
“兄长,长安的商人都跟来了。”
走进市场,两侧都是摊位,再过去都是茅屋。
所谓哪里有需求,哪里就有商人。长安的商人,附近的商人都来了。
“兄长,有些饿了。”
“吃馎饦吧?”
二人寻了一家馎饦店,店主一边煮馎饦,一边得意洋洋的吹嘘,“我这馎饦可不简单,学的是武阳伯的手艺,这汤用的是豕骨熬煮,鲜香无比。这馎饦筋道,加了我秘制的酱料,吃了你就舍不得走。”
“来两碗。”
李敬业和贾平安大马金刀的坐下,店主高声应了,“客人稍待,这里一碗后就来。”
晚些馎饦上来,热气腾腾的。
汤看着不错,馎饦也不错,上面有切片的五花肉,看着颜色颇深,估摸着是学的卤肉。
店主回去抓了一把葱花,“客人稍等,没这东西可没法吃。”
手松开,轻轻的甩动,翠绿的葱花就落在馎饦上面,被面汤一激,顿时香气扑鼻。
这店主看来还是有些意思。
贾平安尝了一口,味道竟然意外的好。
“不错不错。”
店主得意的道:“不是我吹嘘,那年我去了长安城,见到武阳伯他老人家去上衙,就诚心请教了如何做馎饦。武阳伯就一个字,汤!”
李敬业抬头看着贾平安。
贾平安摇头。
这啥时候的事?
“店家,来一碗馎饦!”
来的竟然是程达。
贾平安吃完,和李敬业继续溜达。
前方左侧有几间茅屋,外面站着几个胡女,正在冲着路人抛媚眼。
她们穿的不错,肚皮露在外面,还轻轻摇摆着。
————
“兄长,那胡女甩的真好看。”
李敬业两眼放光,盯住了一个正在扭腰送胯的胡女,贾平安干咳一声,“我在附近转转,晚些来寻你。”
李敬业冲了过去,一把拽住那个胡女,竟然就来了个公主抱。
这货!
贾平安摇头失笑。
他在附近转了转,买了些东西,准备回去送给侄女,还有给大长腿和苏荷的礼物,以及高阳。
海王的日子其实很紧张,但人就要这股子紧张的气息才能活的精神抖擞。
前方有人在围观。
“……红花向阳开,引得翠鸟来。山中泉水清,晚霞映入怀。”
这是地方小曲,只是那少女唱的格外清脆,让人忍不住想仔细听听。
贾平安看人太多,就不想去凑热闹。
“给耶耶唱一曲!”
有人砸钱,让贾平安想到了后世的娱乐场所。
“唱什么?”
贾平安虽然没看到少女,却通过这个声音勾勒出了些。
“我先来的!”
“先你娘!”
“怎地?你千牛卫要和我百骑动手不成?”
“这里是山下,动手就动手,耶耶怕你不成?”
这群人精力旺盛,不发泄出来就是祸害。
人群散开,那小娘子和乐师有些害怕,抱着自己的东西瑟瑟发抖。
两帮子人剑拔弩张,但都知道分寸没动刀子。
有人无意间侧身一看,赶紧嘀咕了几句。
千牛卫的和百骑的人都看到了贾平安。
打架可以,但不要当着上官的面,否则上官把规矩搬出来,不管你哪边的,都逃不过责罚。
“见过武阳伯。”
百骑的上前行礼。
那小娘子眼前一亮,不禁盯着贾平安。
“耶耶给钱了,唱!”千牛卫的得意洋洋。
百骑的咬牙切齿。
那小娘子突然冲着贾平安福身。
“可是武阳伯吗?”
萌妻到货:陆少请签收 层层
这小娘子难道也听过我的名字?贾平安点头。
小娘子欢喜的道:“以前就听闻武阳伯的诗,今日一见,竟然这般威严,奴这便为武阳伯唱一曲。”
千牛卫的一群人憋在那里,想走吧,回去山上无聊,下次不一定有这等清秀的小娘子唱曲了。
于是都厚着脸皮,等着蹭歌。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少女多情,含羞带怯的看着贾平安,格外动人。
贾平安赞道:“唱的别有一番味道。”
他不好多留,随即离去。
回到原先的地方,李敬业已经出来了,正蹲在边上喝水。
但在另一边,那个鬼鬼祟祟的身影怎么那么眼熟?
程达!
程达顺着边上慢慢的溜了过去,而身后出来一个胡女,一边整理衣裳,一边继续吆喝甩屁股。
这个闷骚!
……
“淑妃,皇后来了。”
正慵懒躺着的萧淑妃起身,不屑的道:“她整日慌慌张张的,怪道自家舅舅都看不上她。”
她坐直了身体,王皇后也进来了。
二人相对坐下。
王皇后看了她一眼,在那浓密的秀发上多停留了一瞬。
“先前陛下得了几篓好果子,自己留了些,其它的尽数给了那个贱人。”
这个锱铢必争的是皇后……边上的姜红衣觉得自己真是开眼界了。
“那个贱人!”萧淑妃的眼中多了恨色,“也不知她究竟有什么好,竟然引得陛下这般神魂颠倒。”
王皇后冷冷的道:“女人能有什么好?不就是那些,你我难道不会?”
萧淑妃看着她,突然就笑了起来,捂嘴道:“有的你还真的不会。即便是会,你也会端着架子不肯做。所以陛下自然不喜欢你。”
这个贱人,该死!
王皇后心中冷笑,“皇后当端庄,若是轻佻,国体何在?”
“哟哟哟!还国体!”萧淑妃轻蔑的道:“女人就是男人的附庸,哪和国体扯上了?我说句粗俗的,男女之间,除去那事还有什么?陛下喜欢我也是为此,不喜欢你,多半是你古板无趣。”
打人不打脸啊!
王皇后恨不能一爪抓烂这个贱人的脸,但为了自己的谋划,只能忍了下来。
“那边的李弘最近有人说什么聪慧,还孝顺。小小的孩子哪知道什么孝顺。你要不就带着许王去转转,好歹压压她的气焰。”
“太子为何不去?”萧淑妃冷笑道。
“太子若是出事,你我都将死无葬身之地!”
王皇后起身,“你自己好好想想。”
等她走后,姜红衣说道:“淑妃,此事管它的,让皇后自己去折腾。”
“她最后一句是对的。”萧淑妃茫然的道:“若是太子被废,皇后顷刻间就风雨飘摇。而我……你要知道,陛下以前专宠我,可那是男人对女人的宠爱。”
姜红衣低声道:“淑妃,只要陛下回心转意,后位未必不能争一争。”
萧淑妃摇头,“你不懂,陛下看我的眼神中从未有那等尊重,我知晓自家在他的眼中就是猫狗,喜欢了就搂着宠溺一阵,厌烦了就丢在边上,不小心挡住他的路了,他一脚就会踹开……”
“淑妃!”姜红衣见她眼中含泪,不禁心中一震。
萧淑妃笑道:“这便是女人。太子一废,皇后必然也不复存在,而我……你要知道,武媚盯着的是皇后,若是皇后不在了,她盯着的就是我。既然如此,我为何不让皇后去顶着?等她们斗的不可开交,我就在边上看着,说不得还能有渔翁得利的机会,到了那时……兴许还能一窥后位。”
淑妃竟然有这等谋划?
一直以来,萧淑妃给姜红衣的感觉就是跋扈,好像是没头脑的那种。
可今日一番话让她知道,若是没头脑,萧淑妃怎么能在武媚进宫前一直霸住了皇帝。
“淑妃,最近贾平安经常进宫去见武媚,二人怕是在谋划着什么。”
“那个小贼!”萧淑妃咬牙切齿的道:“他原先是我的人,可后来却投靠了武媚。”
呃!
这话不对吧。
姜红衣知道武媚和贾平安以姐弟相称可是在进宫之前,萧淑妃这话有些泄愤的意思。
但……
晚些,姜红衣去办事。
她行走在宫中,想到的却是萧淑妃的懊恼。
“我一直小看了那个小贼,原先只当他是个取乐的东西,说说故事什么的,可没想到他的手段竟然不错,还是个大才。此等人……若是当初我笼络一番,说不得此刻便是我在宫外的助力。”
贾平安如果是淑妃的人,那会是什么局面?
媽咪來襲:總裁老公輕輕疼
姜红衣突然止步,她看到了前方正在巡查的贾平安。
脑海里同时有个念头。
贾平安若是淑妃的人,百骑统领必然坐不稳。
这个念头来的莫名其妙,但却根深蒂固。
她有些沮丧。
贾平安也看到了她,这个女人上次和柳奭的人在林子里见面,贾平安跟着,差点被李恪的人做了渔翁。
二人相对一视,姜红衣冷哼一声,昂首而来。
这个女人狠毒,萧淑妃闹腾什么邪祟的时候,这个女人几度逼迫贾平安,差点让他无法全身而退。
想到这里,贾平安突然对她笑了笑。
他为何对我笑?
姜红衣心中一怔,仔细看了贾平安一眼。
贾平安突然收了笑容。
包东诧异的道:“武阳伯,那女官在盯着你看。”
我盯着他看?
姜红衣恨恨地瞪了他一眼,昂首而去。
这个女人去何处?
贾平安使个眼色,“去跟着。”
有百骑跟了去。
“武阳伯,陛下召见。”
贾平安进宫,宰相们也在。
李治颔首,“说说吧。”
褚遂良说道:“逻盛炎突然请见臣,说大唐给的兵器钱粮太少。”
“他说……”褚遂良看了贾平安一眼,“他说武阳伯对南诏颇有敌意,可见大唐对南诏的心不诚,若是如此,南诏宁可独自抵御吐蕃人的爪牙。”
逻盛炎为何突然翻脸了?
贾平安想到了那日的见面,逻盛炎刚开始颇为主动,大概是觉得大唐不敢舍弃南诏这个挡箭牌,随后被他一番话试探出了来意,后续并无问题啊!
敌意,那天逻盛炎是说过这话,但那是被揭穿后的恼羞成怒,当不得真。
“……那本是鸿胪寺之事,贾平安却横插一脚,如今事情麻烦了。”
褚遂良颇为不满的道:“若是南诏生出了怨气,悖逆了大唐,陛下,西南糜烂就不远了。”
贾平安冷冷的道:“那逻盛炎定然是在虚张声势。”
所谓独自抵御吐蕃的爪牙,就是在暗示大唐:若是大唐不再支持南诏,那么南诏也会自行寻找出路。比如说吐蕃人。
南诏投靠吐蕃,得了吧,贾平安对他们的心思一清二楚,南诏的目的就是一统其它五诏,建立一个国家。
若真是要投靠,那还不如投靠大唐!
这些事儿后世的历史上记载的很清楚,所以贾平安心中颇为镇定。
“虚张声势?这是国之大事!”褚遂良怒了,“陛下,武阳伯此举坏了南诏的局势,臣请严惩。”
“褚相怎知南诏局势就坏了?莫非能预知后事?”
褚遂良书法顶级,但对于这些事儿却只是普通。而若论对南诏的想法,满朝谁都比不过贾平安。
褚遂良突然微笑,“如此,解铃还须系铃人。陛下,臣请此事让贾平安去办。”
事情一旦被你贾平安弄坏了,回过头褚遂良就能收拾你!
贾平安看了他一眼,微微挑眉。
“陛下,臣愿意去解决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