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kelh超棒的都市异能 炮灰農女生存大作戰 txt-第一百一十八章:念力提升-hj0ah

炮灰農女生存大作戰
小說推薦炮灰農女生存大作戰
而两辆马车混合又分开,分别从岔路的两边离去。
“主子,怎么办?我们分不清了!”暗雪道。
屬於妳的我的時光 瞳嵐
“啧,这群该死的匪徒,老子一定要弄死他们,现在我们兵分两路,我和暗雪暗一去左边,你们三个去右边。”张五分命令道 左边是去往青临的路,右边是去往沅水镇的路。张五赌幕后的人在青临。
张五令下六人分别分开行动去追随两边的马车。而等待他们追踪马车不远后,从树丛里面走出一群人来,竟是二当家和结巴他们。
重生之幼獅成長記 明然天凈
都市之吾王归来 兔子很淡定
“二……二当家,你说……说的果然……没没有错,他们真……真的追上……来来了。”
“还好老子英明神武,早有打算。提前叫了两伙人来混淆视听,不管他们去追哪一辆马车,我们都躲过了他们的眼线。”二当家张扬的说。
“老……老大,我们……现在去……去哪里?”结巴问,他们原来的计划是打算去青临那群人交接,但现在张五他们已经有一部分人追去了青临,他们在去青临不就是自投罗网吗?
二当家听了结巴的话,眉头一挑,对着身后的一帮兄弟说:“我们不去青临,他们一定以为我们去青临了,我们偏不去我们就去沅水。等到了沅水将人给藏起来,然后再派人去青临与那些人传话,叫他们过来交接。我们只要保证将人交到他们手上就行了,至于交接以后,人逃没逃跑走没走丢,那就不是我们的事情了”
远古圈叉
“二当家,妙啊!”
等钱三丫三人好不容易从昏迷中再次醒来的时候,他们发现自己已经处于一个客栈之中。他们身上的绳子已经被人解开了。钱三丫感觉自己的精神力特别好,特别旺盛先前那种隐隐作痛的感觉,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钱三丫扫视了一遍周围的环境。发现门窗已经被锁死。而柳茹和郑锐还没有醒过来的迹象。
“呯!”房门突然被一脚踹开。进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绑了钱三丫一行人的匪首二当家。
二当家手里端着一个盘子,盘子里放的有五个大白馒头。
“哟呵,你倒是醒的挺快啊!快将这些东西给吃掉,你暂时可不能饿死。”
深度染指:宠上小娇妻 浮生熹微
钱三丫无畏的看了二当家一眼,正色道:“我已经按照你们的要求跟着你们来了,现在可以把他们两个放了吧。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哈哈哈哈”二当家听到钱三丫的话,仿佛像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一样仰天大笑起来,“君子一言,驷马难追?那是君子,像是君子吗?”
“你可以试试!”钱三丫放出狠话。一双眼睛就那么静静的盯着二当家。
二当家一个多年杀人越货的土匪头子,不知道为什么,对眼前的小女子起了一丝畏惧之心。
“放心放心,等那会儿人来了带你走,我们拿到钱了就放他们两个走。虽然我们土匪不是君子,但是我们还是很讲信誉的!”二当家拍着胸脯保证。
二当家送完饭后就走了出去,钱三丫看着桌子上面的馒头没有吃,还是把它放进空间里。鬼知道匪徒会不会在这馒头里面下药。但是现在外面那么乱,这样的精细粮食也是难得吃了,不如先收起来。随即钱三丫又从自己的空间里拿出一些点心和水了。
这些都是她平日里自己准备的,到时候去找宝藏的时候可以用上,以备不时之需。谁知道现在竟然用上了。钱三丫醒后就发现自己身上有些不对劲。
刚刚二当家来给送饭,钱三丫那种感觉就更强烈了。她的五官变得更加的灵敏,甚至她现在可以听到楼下人模模糊糊谈话的声音。
钱三丫将耳朵贴到门上,凝神静气仔细听。她发现只要她集中注意力仔细听楼下人说话的声音,仿佛就在她耳旁一样。钱三丫心里暗喜,看来她的精神力提升的和以前相比不是一个层次。
然后钱三丫又实验了用念力将椅子搬起来。结果让她更加兴奋。原来再盐池地的时候。她用念力可以让木头浮起来,但还是有些吃劲的。但是现在她用念力移动椅子竟然毫不费摧毁之力,随心所欲。
就连最开始一天只能使用三次念力的次数限制。现在也没有了,现在只要钱三丫的精神力足够,就可以一直使用到她的精神力完全枯竭为止。
钱三丫被关在客栈里的时候也没闲着,连续练习念力的使用。而柳茹和郑锐他们早已经醒了,三人一直讨论着逃跑的方法。而虎头山土匪他们那边好像也出现了一些问题。都已经快三天了,承诺要给他们白银千两的人还没有来。
“大……大哥,那……那些人不会是……骗骗我们吧?”结巴忧愁的问。这交接的人一直没来,心里慌的很。倒不是因为害怕官府捉他们,现在云国的官府比他们这些土匪还会来事。每天只想着怎么从平民手里抢钱。而他们担心的是怕拿不到钱。其他匪徒也一样,毕竟这时间越久状况就越容易出。
“禀告主子,我们派的人已经劫到钱三丫了,只是我们的人在青临被人拖住了手脚,没办法去将钱三丫带回来”
“什么人来坏我们的事?”
“经过飞鹰大人的调查 是钱三丫的丈夫,原来是一个赌坊的打手,但是飞鹰大人与他交过手,似乎实力不一般。并且身边还带着死士。”
“哦~不就是一个小小打手吗?还有死士?”孙瀛洲倒是对张五的来历有些好奇,不过问了信使一番,飞鹰他们根本就没有查到张五的来历。
“准备一下,我现在就带人去沅水。一来让我好好看看比钱老二钱四丫还准的钱三丫是什么人,二来嘛……”孙瀛洲嘴角扬起一丝笑容,他可没忘记他们孙家的老家在哪里。
信使还来不及退下,孙瀛洲另外一个眼线又来了。“主子,老妇人吵着要你去把钱姑娘找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