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jwu6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緣定你 ptt-第一百八十章 誘餌看書-e2phz

緣定你
小說推薦緣定你
四个轱辘的车司华悦驾驶不好,但两个轱辘的车在她手里就变成了速度神器。
手机商场所在的位置距离疾控中心约四十公里,中间要经过六个红绿灯。
司华悦像一个色盲般红绿无阻。
只因闫主任在杜主任准备挂掉电话前,抢过电话跟司华悦说了句:“如果你在半个小时内赶回来,或许还有希望。”
如果不是因为十九岁那年进了监狱,司华悦或许就不会仅拿到奉舜市的“攀爬锦标赛”冠军,或许会跟她的武术比赛一样,荣获全国乃至世界的攀爬冠军。
爬树、上墙、上房,摩托车在她手里就像是一个孩童玩具,真正的驾轻就熟。
身后警笛声大作,还有一些被她剐蹭的私家车主的车,跟了一大溜。
前面甚至还不时出现几辆闻讯赶来试图阻拦抓捕她的车。
司华悦身体伏低,左拐右扭,东窜西蹭,实在钻不过去的地方,她索性加满油门抬起车头,继续攀爬和飞跃。
也得亏她骑的是甄本的公路赛,如果骑着她的重机,笨重的车身根本飞不起来。
快、快、再快!
司华悦猛加油门,不时看一眼腕上的手表,还有十分钟,还有九分钟,还有八分钟……
从来没有被碰瓷的她,今天中彩了。
都已经看到疾控中心的大门了,司华悦恰好瞥了眼腕表,就这一刹那的时间,一个打扮看起来像是六七十岁的老男人猛地向她的车头处撞过来。
躲避根本就来不及了,司华悦前臂用力,身体凌空旋起,双腿离开车身后一个360度疾转。
嘭——啊——嗡——
一道血剑从男人的嘴里喷溅而出,司华悦的脚踢中了他的脖颈,这个男人犹如一条断了线的风筝般飘飞出去,然后重重落地,人事不省。
司华悦身体回落,也不管那个被他踢飞出去的人的死活,骑着车直冲向疾控中心大门。
“开门!”到了门口,她一把壕掉头盔,冲门卫室大喊。
甄本和老于这么会儿都在,他们一脸惊愕地看着司华悦,确切地说是看着司华悦带回来的车队。
老于反应快,推了把开门按钮,电闸门缓缓拉开。
司华悦嗡地一声冲进大院,身后的电闸门再次关闭,将她带来的人全部给隔绝在门外。
到了大楼台阶前,她松开油门,直接从摩托上飞跃到台阶上,推开门直奔电梯口。
可怜甄本的那辆公路赛算是彻底地功成身碎了。
司华悦直奔高师傅先前的病房,去到之后才发现没人,赶忙回拨杜主任的电话,一个小护士接听的,“都在手术室!”
等司华悦赶到,手术室门口已经有两个人在等着她。
他们先是让司华悦去厕所排空尿液,然后给她消毒、清洗,检测各项身体指标,最后更换无菌衣,入内。
这是一间完全无菌的密闭手术室,里面的医护一共有六个人,都穿着无菌防护服,司华悦勉强从这六人里找到了闫主任和杜主任。
作为疾控中心的两名大拿居然都来了,以前这种情况很少发生,当然,除了苍林寺那次事故。
闫主任正在里面跟杜主任争论着什么,在司华悦进来后,他们俩当即缄口,一同扭头看过来。
司华悦仅听到一句:不行,她以后的生活将会受到影响!
異武淩天 蝴蝶泉
这句话是闫主任说的,司华悦不明白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生活受到影响,说的是她,还是高师傅?
六个人围着的一张病床上躺着一个浑身皮肤泛出青灰色的人,仅下身用一块白布遮盖着。
修魔血徒
由于是面朝下,看不清脸,但从有些微微发福的身材上能分辨出,这个人应是高师傅。
不仔细看,几乎看不出他胸腹的起伏,仿佛是一具尸体趴在病床上。
闫主任拨开身前的人走过来,将司华悦拉到一旁小声说:“这一次献血以后,你的血能解毒的事将不再是秘密,你以后的生活可能会受到影响。”
现在的生活就无人打扰吗?
司华悦没有将这句话问出口,因为这一切动荡的起源不在闫主任。
“救人要紧,还来得及吗?”司华悦歪头看了眼生死不明的高师傅,着急地问。
“来得及,不过你会感觉到疼,而且会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内受药物的影响而浑身无力。”
闫主任也着急,但他对司华悦的关心,甚于床上的病人。
“不怕,从小我就习惯了疼,没什么是我受不了的。”司华悦说。
闫主任深深地看了眼司华悦,眼中的情绪非常复杂,有疼惜,也有赞许。
在护士的引导下,司华悦躺到病床上,护士依闫主任的吩咐兑好药,给司华悦注射进体内。
直到药水进入身体以后,司华悦才感悟到自己低估了闫主任话中的疼的分量。
这疼不像她以往所遭受的任何的一种疼,是一种由内而外的疼痛,像是脊柱里传来的,抓不着摸不到,咬牙忍也忍不住,连呼吸和神志都受到严重的影响。
在昏迷前一刻,司华悦见到闫主任亲自给她将采血用的针管扎进臂弯里的血管,最后看了眼高师傅,她在心中默祈她的血能够让他活过来。
……
晨阳暖暖地照在被子上,司华悦感觉有些热,想蹬掉被子,却发现自己连抬起手臂的力气都没有。
费力地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褚美琴那张精致但却憔悴的脸。
“妈……”暗哑的嗓音让司华悦一度以为自己是在做梦,这谁的声音?这么难听!
“我的老天爷,你可算醒了。”褚美琴探手试了下司华悦的额头温度。
重生嫡女另聘 夏染雪
“妈,我是你女儿,不是老天爷,老天爷在窗外看着呢。”
褚美琴眼袋下淡淡的青表明她一夜未睡,这让司华悦忍不住联想起在大昀中毒住院时,也是电水壶昼夜陪护。
母爱一直都在,只是各阶段对这份亲情的体会不同,司华悦顿觉心里满满地浮起大股的感动。
“还好,还知道我是你妈,没被闫老头给整傻了。”说着话,褚美琴拨通闫主任的电话。
“赶紧滚过来看看我女儿,她刚醒过来。”褚美琴用命令的语气对闫主任说。
将病床摇起呈四十五度角,端起桌面的水杯试了下温度,递到司华悦的唇边,“喝一口润润喉咙,哑得跟拉二胡似的难听。”
司华悦由着电水壶喂她,有记忆以来,这还是她第一次享受老母的伺候。
没一会儿,闫主任小跑着过来,身后跟着杜主任。
闫主任呼哧乱喘地奔到司华悦病床边,笑着问:“醒了小悦,有没有感觉头晕恶心?”
“头不晕,也不恶心,就是觉得浑身没力气,还特饿,想吃东西。”司华悦说。
病娇王爷凶悍妃
“昏迷了一整天,能不饿吗?”说完,褚美琴看向闫主任,“现在可以吃吗?”
“稍等会儿,我先检查下再吃。”闫主任拿出听诊器开始给司华悦检查。
杜主任拿出体温计递给褚美琴让她帮忙给司华悦夹上。
忙活了五六分钟,闫主任轻吐口气,抿了抿唇说:“从医这么多年,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挨了动员剂后身体恢复得这么快的人。”
“那她怎么昏迷了那么长时间?”褚美琴不放心地问完,将柜子上的保温瓶打开。
“她那不完全是因为药物缘故才昏迷的,她是太长时间没睡觉困的。”
闫主任说完,吸了吸鼻子,问:“哎呀,这么香,煲的这是啥汤啊?”
“什么汤也没你的份。”褚美琴说完,自觉态度太差,接着来了句:“我们家大厨做的,改天你得空去我们家吃饭,别说汤了,菜做得也比外面有证的厨师地道。”
“诶,好,这可是你说的哈,这周礼拜天我就去,让你家大厨多备两双碗筷。”
闫主任笑眯眯地说,电话响,他冲褚美琴和司华悦摆摆手,“有事喊我。”快步走出病房。
司华悦喊住准备跟随闫主任离开的杜主任,问:“杜主任,我那个朋友怎么样了现在?毒解了吗?”
杜主任小心地瞥了眼一旁正在从保温杯里往外盛汤的褚美琴,说:“解了,他们三个都没事了现在,你放心吧。”
“高光国现在什么情况?”高师傅的名字。
“他也解了,我刚从他那过来,他还在嚷着要过来看你呢。”杜主任说。
“没事就好。”
司华悦缓缓地吐出一口气,刚准备问仲安妮的情况,褚美琴插言道:“行了,让她吃饭吧,别没被你们抽血抽死,再饿死了,你们赔不起我女儿的命!”
褚美琴看起来眉目平和,云淡风轻的一句话,却暗含警告。
杜主任赶忙陪着笑点点头,“是、是,小司,你吃饭,吃饭……养好身体。”说完,低垂着头走出病房。
也怪不得褚美琴出声警告他们,司华悦这一次的献血,跟抽骨髓差不多,这种情况下,按理必须让家属签字才能进行。
天下第壹掌門
可事发突然,别说是家属了,就连司华悦也是连番闯红灯才来得及救回高师傅。
那些跟随司华悦一起赶到疾控中心的交警和司机们,在得知司华悦是为了救人才飞车,尤其是一个威严的中年男人出现后,他们都相继离开了。
这件事虽说就这么过去了,但网上这两天却在疯传司华悦飞车的视频。
不经意间,司华悦再次成为人们谈论的话题,年轻人崇拜的偶像。
就在司华悦幸福地享受母爱喂食时,闫主任那边却在办公室里接见一个神秘人。
“这是最后一次,下次再不能拿她当诱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