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t0f優秀都市小说 我要做秦二世 txt-第579章 這個天下最多謀善斷的人。(第四更)閲讀-9g8lv

我要做秦二世
小說推薦我要做秦二世
王绾也只是好奇,对于结果并不反对,反而极为的支持。
因为他便是其中一些款项的制定者。
这个时代的国人对于自己的母国极为的重视,特别是在血气之勇最为充足的大秦之中,更是没有秦奸这样的畜生存在。
不乱是文臣还是武将,对于异族的态度都是一场鲜明以及直接的。
嬴高心狠手辣,可谓是杀伐果断,根本不忌讳杀俘不祥这样的俗成约定,但是就是因为戎狄一战之中接受了戎狄王的投降,接受了十万戎狄精锐,被大秦朝堂之上的一些人评价为心慈手软,妇人之仁。
这便是这个时代的意识形态,也是这个时代的士人的血性。
他们在骨子里认识到自己高人一等,这是个十分清楚的认识。
纵然是文吏,却又虎狼之心,也有金戈铁马之气,这便是后世为了称之为大秦为帝国,而后世皆为王朝的原因。
惊世兽妃 zxj小z
轩辕神决
生化危機之末日傭兵
巍巍大秦,早已经成为了国人百姓心目中的一种信仰。
正如孝公所言:秦国穷困,无纳可贡;秦人硬骨,不能折腰。百年过去了,老秦人铁骨铮铮,对外进取之心十足。
李斯与王绾联袂走进国府官署,一直来到了处理政务的地方,李斯方才幽幽一叹,道:“王上志在安定北方局势,以解除东出之后的后顾之忧。”
“更何况,等公子高击溃大月氏之后,必然会陈兵匈奴边境震慑匈奴,自从匈奴单于头曼接下王上的战书,针对匈奴的计划,就已经开始了。”
大秦公子高被称之为算无遗策,但是在大秦之中,真正意义上称得上算无遗策的只有一个人,那便是秦王。
政!
正因为如此,李斯对于秦王政的敬畏与日俱增,不论是为人处世,还是办事都谨慎小心。
从来没有因为他是大秦的丞相,就恣意妄为,他清楚像秦王政这样强势的帝王,他们的眼里揉不得沙子。
他与王绾相识日久,李斯自然是想着提醒一二,毕竟大秦朝廷之中,与匈奴谈判的人选,十有八九便是他亦或者王绾。
女二号逆袭记
可别因为一时疏忽,将秦王政苦心孤诣营造的大局破坏。这样一来,不光王绾有灾难,大秦也将会有损失。
这与李斯的初衷不符!
——————
“多谢李相提醒,王绾感激不尽!”这个时候的王绾也是明白了过来,这一次对于匈奴的事儿,根本就是咸阳宫那位早有预谋罢了。
头曼单于与秦王政根本不在一个量级,硬生生的让秦王政牵着鼻子走,却依旧不自知。
……
一连三日,顿弱都没有踏足馆驿,一时间,左贤王心中还觉得没有什么事儿。
但是三日过后,左贤王顿时急了,他有一种感觉这大秦的大行令估计是将他给忘记了。
他可是带着头曼单于的诚意而来,为了化解兵戈而来,自然不能在馆驿之中住下去。
一念至此,左贤王走到门口,朝着外面的大秦士卒,道:“可否通知一下,本王要见大行令?”
“大行令出使齐国,没有半月时间是回不来了,左贤王还是耐心等待为上!”
护卫士卒的话,让左贤王心头一惊,他心里清楚,这段时间,齐国与大秦根本没有战争,在这个时候大秦的大行令奔走齐国不太可能。
一念之间,他就觉得大秦的大行令顿弱,不是出使齐国,而是不打算见他。
“本王外出转转,不知可否?”左贤王迟疑了一下,他心里清楚,绝对不能坐以待毙。
既然大行令不见他,那他就寻找机会,面见秦王。
唯有如此,才能化解这一场即将要起的兵戈。
“自无不可!”
士卒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言,他心里清楚,自己的职责只是守卫馆驿。
并不是贴身保护匈奴的左贤王。
……
“李相,匈奴的左贤王求见,想要面王!”文吏走进了来,朝着李斯一拱手,道:“是否搭理?”
“告诉他,让他回去梳洗打扮一下,半个时辰之后,秦王将召开朝会,请他参与!”
“诺。”
望着文吏离去,李斯眸子里掠过一抹精光,故意晾着匈奴的左贤王是秦王政的主意。
作为臣子,他自然是不会破坏,他清楚晾的越久,左贤王越着急。
……
“王上有诏,百官入朝!”
司礼大臣一阵宣呼,文武百官纷杂的声音一下子就安静了下去,纷纷点头称是。
暧昧是毒 夏菡
咸阳宫大殿。
此刻文武百官纷纷朝着咸阳宫大殿走去,他们心中各有盘算,却不露声色。
对于今日朝会的主题,每一个人都心知肚明,包括匈奴的左贤王。
破天武 残阳恋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今日朝会不是所谓的商议,而是对于此事的裁决。
“王上临朝,百官朝贺!”
司礼大臣再一声宣呼,文武百官纷纷站起身来,朝着刚刚从甬道之中走出来的嬴政肃然一躬,道。
天玄剑传奇
“臣等拜见王上,王上万年,大秦万年——!”
朝贺声整齐划一,气势恢宏,在这一刻,群臣整齐的动作的配合下,震撼人心。
左贤王望着这一幕,脸色骤然大变,从这一幕上他感受到秦人对于秦王的敬畏。
他感受到了这个国家空前绝后的凝聚力,眼前的这位秦王,绝对比远在西北的大秦储王更恐怖。
心下震撼之余,左贤王连忙朝着嬴政行了一礼,道:“匈奴左贤王拜见秦王!”
“匈奴大单于托我向秦王问好!”
闻言,嬴政冷笑一声,望着左贤王的眸光一下子变得凌厉起来:“孤闻匈奴单于头曼接下了大秦的战书,左贤王南下是为了宣战么?”
听到嬴政的这一番话,左贤王神色难看,连忙朝着嬴政摇了摇头,道:“大单于绝无此意,本王此行带着大单于的诚意而来!”
左贤王清楚,这不过是谈判前的惯用手段,但是他不得不反对,毕竟现如今匈奴势不如人。
见到秦王政的态度,左贤王眸子一转,直接朝着嬴政,道:“此番本王在漠北,久闻秦王大名,大单于欲与秦王结盟,不知秦王意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