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异能小說 錦衣討論-第七百五十章:凱旋相伴

錦衣
小說推薦錦衣锦衣
查理很懂事。
或者说,他很懂流程。
这和有些拎不清的人完全不一样,降都降了嘛,还折腾个啥!
所以他的态度是很清楚和直白的。
就是人都交给你们处置了,我啥都不说,你自己看着办吧。
舰船当然也是你们的战利品,你们凿沉也好,收编也罢,那也是你们大明的事。
花間小道 小說
我的身份是一个俘虏,我就安安分分地做好一个俘虏应该做的事。
唯一的请求是书信。
这个很重要。
這對情侶不太冷
因为他和船员们的家人们还远在万里之外,即便现在陷入这个境地,至少也该让他们知道自己在什么处境。
不只如此,作为指挥官,他有必要给国王上一封热情洋溢的信,再一次重申一下自己的忠诚,当然,也会提及许多现实的问题。
总而言之,他深信,自己和舰队上的军官亲属们,会想办法给国王施压的,到了那时候,自然会有法王的代表带着极大的诚意,来和大明商谈。
在此之前,我老老实实表示顺从就好了。
说穿了,就是你让干啥,我就干啥。
张静一此时的感受是大受震撼,他第一次遇到这么配合的俘虏。
人家甚至体贴得连俘虏的方案都给张静一想好了。
给法王和家人的书信,会提前给张静一的人进行审查。
舰船和船上的金银,自然完全归属于大明,与他们没有任何关系,舰上的法兰西人……如果可以的话,他们甚至愿意自己建立一个囚禁营地,然后将自己关起来,在囚禁的过程之中,所有的花销,也可以请大明向法国方面索取。
总而言之,啥都不劳烦您,我自己安排得明明白白的。
廢材赤魔導士在賢者時間裏是無敵的
张静一倒是不关心这个,这些人……以后慢慢的收拾便是了。
张静一问道:“其他的舰船情况如何?”
查理老老实实地道:“情况并不比我们好多少,绝大多数舰船都缺乏粮食和淡水,火药也得不到补充,药品也缺乏,甚至有不少舰船,得不到有效的维修,我想……如果他们不能靠岸的话,那么可能……情况十分糟糕。听闻有一些舰船,试图往澳门方向去……想尝试一下……能够在那里稍稍补给一些……所以我的建议是……如果殿下您在澳门派驻一支军队的话,那么他们就完全没有任何希望了。”
张静一笑着道:“这些,我早就想到了,只是……你为何当初不去澳门?”
查理立马就道:“澳门太小,根本无法补给大规模的舰队,就算去……只怕也难得到补给。而且……我想,既然在海战过程之中,大明的海军没有采取歼灭的策略,而故意攻击补给的舰船,那么殿下您的策略一定是以切断补给,断绝舰队希望的策略!既然如此,又怎么可能,还会留下澳门呢?”
“因此,当时我的判断是,殿下您已经可能派了大量的军队在澳门集结了,只要舰队一靠岸,可能那些陷入绝境的舰队,就踩入了陷阱之中了。”
张静一忍俊不禁,说实话……这一点,诚如这查理所言,确实早就想好了的。
这些舰队总是能出其不意的对港口发起进攻,并不是大明的军队奈何不了他们,而是他们总能攻其不备。
可现在既然知道他们重点的方向是澳门,只要派一支东林军在那里以逸待劳就好了。
至于其他的口岸,全部采取坚壁清野的策略,只要他们真敢去澳门,就正好给予他们迎头痛击。
张静一甚是满意地道:“不错,你是一个聪明人。”
“殿下……我确实有一些智慧,可是我的智慧判断,是建立于殿下您拥有高超智慧的基础上,正因为殿下您的高明,所以我才能在此基础上做出预判。”查理不失时机地道。
顿了一顿,查理似乎想到了什么,又道:“不过殿下您有没有想过,到时……会有大量的舰船靠岸,许多人会成为您的俘虏,有英吉利人,有尼德兰人,有葡萄牙和西班牙人……甚至还有瑞士的雇佣军团,这么多的人……可能会对殿下您制造一些麻烦,若是将他们全部处死,这会有碍您的仁慈,可也不能轻易释放,必须让他们吃足苦头,殿下有没有想过,对他们进行管理呢?”
张静一似乎一下子来了兴趣,凝视着他道:“看来你已经有了办法。”
查理道:“我听说,尼德兰人经营他们的殖民地,因为他们本身的人少,所以喜欢在殖民地之中,寻觅一个少数的人种,给予他们特权,而用这少数人种,去管理多数的人,这样一来,这些少数的人种,因为是本地人,所以了解本地的风土人情,也了解天文地理,可以给尼德兰人提出许多有益的建言,何况他们的身份,高人一等,那么就更需要尼德兰人用武力来作为他们的保障,从而对多数的土著进行管理。”
“我的建议和尼德兰人的方法一样,就说我吧,我和我的伙伴,就很了解这西班牙、葡萄牙以及英吉利还有瑞士人,清楚他们的习俗,了解他们的语言,也知道他们脑子里在想着什么……”
“如果殿下您……认可我的话,我和我的部下,很愿意为殿下效劳。”查理扎了眨眼,抬头小心翼翼地看着张静一。
即便投降,那也要做降者的典范,这一点查理是很拎得清的!
他心急火燎的带着舰队跑来率先投降,其实这也是相当一部分的原因,毕竟这世界,哪里都有牧羊犬的需求,查理并不介意利用自己投降的先发优势,改变自己未来在东方的处境。
张静一却是沉吟着,没有表态,他平静的面孔,让人看不出情绪,只是淡淡地道:“先将人押下去吧,其他的,再看看。”
于是这法兰西的舰队一降,沿岸六省的局面已经彻底的明朗了。
而李定国的军马,早已赶赴澳门,大军直接开进澳门。
果然,半个月之后,陆陆续续的舰船开始在澳门一带登陆,这些如饿殍一般的人,蜂拥上岸,很快便乖乖地束手就擒。
偶有顽抗的,也都尽数剿灭,毫不容情。
张静一却已放下了镇江的事,火速回京。
这时正是开春时节,当坐着漕船抵达了天津卫的时候,在这里,这天津卫却已俨然有大城的模样了。
原先这里是大明的海路门户,所以是军事重镇,可随着漕运的繁荣,这天津卫作为漕运的重要节点,却也慢慢的商业气息开始浓厚。
直到铁路修建,这里既成了陆路铁路的节点,又成了漕运的交汇处,于是乎,无数的商贾云集。
张静一被人护卫着上了铁路站点,早有一列蒸汽机车在此等候,七八个车厢里,都是全副武装的官兵以及锦衣卫的人员。
而到了次日,蒸汽机车缓缓抵达了京城。
此时……孙承宗却已在站台等候了。
镇江的消息早已传到了京城。
王文君通贼,已是板上钉钉的事了,毕竟证据过于翔实,以至于一丁点的抵赖都没有了。
不过争议依旧还有。
有人认为,张静一擅自处置督师,犯了大忌,要求严惩不贷,如若不然……今日敢动督师,明日岂不是就敢做天子?
也有人认为,通贼的危害太大,若是不能便宜行事,势必会加重情况的恶化,事急从权,非如此不可以定六省。
就在所有人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
当张静一即将抵京的消息传出。
这时候,圣旨却是传出,命内阁大学士孙承宗前去迎张静一。
这一下子……宫中的态度便算是不言自明了。
内阁大学士乃是宰辅,宰辅亲迎张静一进京,这规格可以说是极高的了。
除非是地位十分尊贵,或者是立下了大功之人,才可享受此殊荣。
很显然,这是陛下认可了张静一的大功劳!
既然认可了功劳,自然而然也就认为,对于王文君的处置,并没有什么问题。
下了车子,在月台上,孙承宗与张静一见礼。
孙承宗笑了笑,率先道:“得知凯旋的消息,可谓是满朝震动,陛下更是喜不自胜……不容易啊不容易,只是……现在六省的情势如何了,只听说了海战得胜,可后续如何围剿残贼,却也不容小觑啊。”
张静一微笑道:“孙公放心,已经安排妥当了。”
諸星大二郎劇場
孙承宗便没有继续追问下去,他清楚,张静一这边既然说了这满话,定然早就有了计划,海贼之事,已经不必担心了。
孙承宗便想起来一些事,于是道:“当初,老夫就极力举荐张都督,现在提这个,倒不是要做事后诸葛亮,邀功买好,而是……当今的时局,似这样的大事,指望王文君这样的人,是没有用的!”
“王文君通贼且另说,若只以才能而论,这样的人外放出去,只是误国误民而已,可偏偏却是这样的人……才可成为封疆大吏,我大明积弊重重,而这……恰恰是最大的顽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