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說 我在遮天修永生 線上看-第二百一十四章 天皇子相伴

我在遮天修永生
小說推薦我在遮天修永生我在遮天修永生
------
源天教有一位人族大圣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不少人族道统都来朝圣,但除了同样是人族圣人的姜家姜太虚外无人能得见,只有源天教的弟子接待他们。
毕竟东方太一这段时间要参悟秘术,没有什么时间去见这些闲人。
姜太虚拜见了这位人族大圣出来之后,只说了一句‘东方前辈修为高深,当为我人族柱石’。
这一句话便透露出了很多的信息。
最近源天教和太古族的摩擦也算是人尽皆知了,稍微有点能力的势力和散修都知道了这件事情,就连万龙巢这个出过一位古皇的势力派来的祖王上门都只得到了一个滚字。
现在,源天教直接拉出了一尊大圣,摆明了是不想和太古族和解,大不了做过一场。
而荒古世家姜家的圣人姜太虚说东方太一为人族柱石,细细想来,便蕴含了姜家的态度,一个荒古世家在表明自己的力场。
圣城繁华,修士往来众多,今日也一样有许多修士闲聚茶楼,说到了姜太虚拜访源天教的事情。
“为何一位大圣会成为人族柱石?不应该是源天教的柱石吗?我人族的底蕴根基难道不是帝兵?”有人不解。
“因为除了源天教,又有谁家敢公开和太古族叫板?”一个老修士道。
“太古族也是欺软,对于极道势力暂且不敢妄动,但对于没有极道武器镇压的势力那叫一个嚣张跋扈,动辄屠教灭族,这段时间有多少宗门和世家被灭?隔三差五便能听到。”
“没错,此时有源天教站出来,强势灭了数个太古族,太古族以后再想做什么,可要掂量掂量。”
此时的源天教,已经成为了人族和太古族对抗的桥头堡。
人族占领了大片富饶之地,而太古族刚刚苏醒,正需要土地和资源来发展壮大种族,肯定会与现在拥有土地资源的人族产生矛盾。
矛盾初一爆发,人族几乎全面劣势,因为后荒古时代修道艰难,斩道王者都罕见,更别说圣人了。
而太古族每一族都至少有一个祖王打底,许多好手更是被一起封印了下来,人族如何能匹敌?
现在,终于出现了一个源天教和太古族针锋相对,甚至强势出手灭了几个太古族,人族大大小小的势力和散修这段时间见惯太古族的嚣张,因此对于源天教的做法无不拍手叫好。
“而且我还听说,源天教那位东方太一大圣可不一般,太古时被称为人魔,各古族都被他屠戮了不少祖王,后来古族付出了很大的代价才将其封印。”
“这么厉害?”
众人咋舌,因为说话的人是一个和一支古族交好的世家子弟,经常能得到一些太古族有关的消息。
“那是,东方太一前辈据说是因为同修太阴太阳两部帝经出了岔子,导致白昼为人,夜间为魔,疯魔起来无人能挡,而且喜欢以古族为食,祖王都被他嚼吃了不少。”
“吃祖王?”
祖王可是圣人啊,这位前辈这么生猛吗?
“哎等等,你说东方前辈同修太阴太阳,源天教教主好像也是太阴太阳同修吧?”
“没错,虽然他以源术出名,更是成为了第六代源天师,但我还记得当初摇光圣子,现在的摇光圣主可是说过他同修太阴太阳,实力不俗。”
有人不禁想到:“这之间难道有什么联系?”
“我觉得很有可能。”
“太阴太阳可有帝兵传承下来?”
“没听说过。”
“我在古籍中看过,太阳圣皇的帝兵是一座圣皇塔,太阴人皇的帝兵是一枚人皇印,但都许久未曾现世了。”
“不过姜家这样说,应该是要支持源天教的,还有瑶池。”
“对,瑶池和源天师一脉关系不错,上次便借过西皇塔,就算源天教没有帝兵也不怕。”
“而且最近好像古族都平静下来了。”
有人摇头,“我看是山雨欲来,古族势大,大圣亦有不少,可我人族而今只有一位东方太一前辈,若是古族大圣联袂而来,当如何?”
“这——”
这的确是个大问题。
双拳难敌四手,好汉架不住群狼。
听着仿如耳边的嘈杂,远隔数条街道客流稀少的天璇石坊内,看门老人坐在一块石料上微微叹气,目光望向远方。
“独木难支吗?”
沉默片刻,老人从石头上起身,“或许,我也该活动活动了。”
……
源天教成为了北斗星风云的漩涡中心,最近就连古族都集体沉寂了下来,没有再主动招惹人族和妖族,抢夺地盘。
这种暴风雨之前的平静让人感到压抑。
很快,便有消息传出。
黄金族有惊世气息苏醒。
没过半月,又有消息传来,血凰山也有绝世人物醒来,一缕气息便动乱天地。
再过了一月,又有古族言,万龙巢一名祖王拜访了同样是皇族的原始湖,有一道眸光从原始湖中射出,粉碎了几颗陨星。
不久后万龙巢祖王再度拜访了火麟洞,但这一次不同,火麟洞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气息传出。
单单从这些简单的消息上来分析,万龙巢恐怕已经和黄金族,血凰山和原始湖三大皇族联络好了,都有盖世人物出世,身入乱局。
而火麟洞似乎没有参与,但也可能是有大圣苏醒,但没有弄出什么大动静。
“……火麟洞也不可不防。”
顾蔓露难得来到源天教,诉说了自己的担忧,也带来了瑶池愿意相助的消息。
“无妨,几个大圣而已,掀不起风浪,它们的祖宗来还差不多,但那是不可能的。”
顾蔓露抿了一口六阳圣水泡的香茶,问:“祖宗?你是说古皇吗?古皇早已死去,倒是不可能出现,需得提防帝兵。”
“古皇可没死。”罗墨冷笑,“黄金古皇,万龙皇,血凰山古皇,麒麟古皇……它们可都活着呢。”
顾蔓露一惊,“你是说,禁区至尊中有它们?”
“没错。”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这几族简直是北斗上最不能招惹的势力了。”顾蔓露担心起来。
“抛弃了身为古皇的尊严,等待万古只为成仙梦,就算将它们的血脉都杀光又如何?它们不会出现的。”
罗墨很肯定,那些古皇心早已硬了,血早已凉了,仙台晦暗,自斩一刀,封于源中,只有受到生命威胁或者成仙路出现它们才会出世,重新化为古皇。
儿女后代血脉族人,对它们来说算得上什么?比得过万古等待的成仙梦吗?
顾蔓露还是很担心,“要小心,若是真的出现一名古皇,事情便一发不可收拾了,昔日的至尊有谁可制……”
“当然有,所以即便是宰了它们也无妨。”罗墨笑道,“改天带你认识盖九幽前辈。”
盖九幽?
八千年前无敌的人物,而今还活着吗?
看着罗墨神采飞扬的自信模样,顾蔓露应了一声,心情也跟着放松下来,然后道:“瑶池边上那块奇石最近异动频频,你布置下的封印都快要被冲破了。”
这当然不是杳杳,罗墨曾进去瑶池还布置下封印的石头,当然是天皇子那一块。
天皇子也是个倒霉催的,无始强占紫山,它被扔了出来。
八部众还在紫山内,因为罗墨破坏了原本的剧情线,导致现在都没有发生攻打紫山的事件,因此八部众还都在紫山内被无始钟镇压。
联络不上手下,头上又有西皇塔镇压,估计天皇子这会儿也挺慌的。
“交给我处理吧,反正它也是爹不疼娘不爱。”
这个儿子并不太合不死天皇的意,因为性格原因,当初不死天皇曾经给了它两条道路,一条光辉璀璨,有众多神物铺垫,悟道茶树曾经被不死天皇砍伐,连树心都被做成了一件宝贝,留了下来。
不只是宝贝,还有八部神将护卫,不死天皇曾经让八部众的祖先立下誓言,深入血脉之中,受到召唤必定要回应,不然会爆体而亡。
因此八部众可以保护天皇子,让它的大道之路一帆风顺。
另外一条道路则残酷得多,只有一把天刀,自己去闯出一条路来。
天皇子选择了前者,因此留在紫山,有众多珍宝,有八部众守护。
只是计划赶不上变化,无始占了紫山不说,还留下无始钟镇压,导致八部众到现在都还没有出世,天皇子更是流落在外。
而天皇子的另一个兄弟,则是在数口造化泉眼的包裹下全方位的提升着潜力,还远远没到出世的时候。
黃彥銘
至于天后,她对天皇子这个倒霉孩子不不怎么感冒,好像还有点晚八点档家庭剧的剧情。
而且这个时候不死天皇还在火星涅槃,也不用担心他突然出现保护自己的儿子,可以拎着刀直接上。
随后,罗墨登门,向瑶池陈述厉害。
“你说这里面是天皇子,不死天皇的亲子?”
“没错。”
王母很惊讶,但她更惊讶的是罗墨想要做什么,“你准备怎么做?”
“杀了。”罗墨回答得很干脆,这让王母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好歹是一个古皇子,如果直接杀了,恐有大祸。”
见王母还是很犹豫,罗墨便说:“不死天皇和无始大帝曾针锋相对,都欲置对方于死地,杀一个天皇子有何不可?”
听到他这样的话,天皇子所在的那块神石剧烈震动。
只是它一个还没出世的卵蛋如何能在罗墨脚下翻起风浪?被一片神光牢牢的禁锢在大地上。
“有这种事?”
“当然有。”
罗墨挥手,打出一片神光,这是他此前进入紫山的记忆,内部陈放着无始经,还有无始的道痕。
“这是不死天皇曾经的道场,被无始大帝所占,八部众也被无始钟镇压,也真是因为如此,天皇子才会流落出来。”
王母观看了这一段和紫山有关的记忆后,还是有些犹豫,便说道:“我要请示我瑶池的前辈。”
“请便。”
王母来到了瑶池仙池深处,这里沉浮有一块神源,当中封印着一个老妪。
“……此事事关重大,弟子不敢草率,请老祖宗决断。”
她将事情讲述了一遍,随后恭请神源内的老妪指示。
“杀!”
神源内的老妪并无动作,连眼睛都未睁开,指示传出了一道神念。
杀!
得到了这个回答的王母明白了,罗墨说的是真的,无始大帝和不死天皇的确有些关系,而且不太友好。
这些事情她不知道,但瑶池被封存下来的底蕴前辈却是知道的。
既然如此,天皇子就只能死了!
时间不多,王母便回来了,看着天皇子那块神石眼中也有了几分果决之意。
“你将它带走吧。”
这样说,等于给天皇子下达了死刑的命令。
这块石料是第五代源天师当初带回来的,存放在瑶池,曾言有太古族来取便交给它们,但是她们没有做到。
此一时彼一时。
第五代源天师虽强,但她们感觉罗墨更加可信,因为牵扯到了的隐秘更多,这些都是第五代源天师不曾知晓的。
天皇子所在的神石一瞬间就暴动起来,拼了命的挣扎,立刻就要破石而出。
它早已苏醒,本该破封而出,但因为身处瑶池,八部神将也完全感应不到,只能蛰伏,等待时机。
但眼前这个号称第六代源天师的家伙绝对是要置它于死地,因此便激烈反抗,不再蛰伏。
但,它现在只是个没出世的卵蛋,罗墨以神眼望穿,不过仙二修为。
重生 都市 仙 帝
以天皇子的天赋和掌握的神术,仙二境界足以虐杀数百圣主教主了,但在他这个源天师面前还是不够看。
别说源术修为了,单单是罗墨的遮天法修为最近也来到了仙台二重天的第八个小台阶,进境神速,足可以碾压它。
天皇子使劲挣扎,不断地迸射神光要冲破石壳而出,石壳都出现了大量裂痕,五色神光外泄,交织成一只仙凰欲腾空而起,挣脱束缚,不再做石中鸟。
但罗墨只是一巴掌拍了下去便以禁仙六封将其封印了个严实,龟裂的石壳弥合,六块神碑图烙印在石体上,如同大道封印,封天封地,封神绝念。
訂制戀情
身处石中的天皇子顿时连神力都被封冻不说,就连神念和思维都无法运转。
很快,它停止了思考。
“那我这便告辞了。”
吼吼,到底要怎么炮制这个天皇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