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小說 從天后演唱會出道 線上看-第三百八十三章 方澈你個王八蛋!展示

從天后演唱會出道
小說推薦從天后演唱會出道从天后演唱会出道
电视剧《母亲》的拍摄已经开始。
整个演员团队谢纹柯和林厚朴足足找了半个月。
小女主角道木怜南的饰演者是樱花一个叫松雪爱菜的5岁小女孩。
为了找到这样一位演员,谢纹柯可是费尽了苦心,连带着身在华夏的方澈也跟着天天折腾。
好在还是找到了。
小女孩看上去特别可爱,之前只在樱花的一些儿童剧中饰演过小小的一个配角,但是谢纹柯找到她之后,她居然能给出谢纹柯想要的每一个反应。
这就很奇怪了,其实很多小孩子的演技反而比某些成年人还要好,就比如地球上出现过的《小戏骨红楼梦》。
难道是因为他们心思纯净,更能带入角色的原因?不像成年人有各种包袱?
反正找到他的那一天谢纹柯发过来的照片是他和小姑娘的合照,照片里的谢纹柯笑得脸上的褶子都出来了。
全然没有驴导平时那样苦大仇深的样子。
这就是人类幼崽的超能力。
“方导,我觉得就是这个孩子了。”谢纹柯无比笃定。
那是一个看上去就让人心生喜欢的孩子,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让人心都化了。
在看过她的表演视频之后,方澈都要给个大大的服气。
而女主角铃原奈绪的扮演者,则是一位38岁的樱花女明星,名叫卢田真叶。
还曾经是樱花的一线明星。
其实方澈他们在樱花的人脉一般,而且在《super brain》上面方澈和小赵的操作确实是让这边的娱乐圈有些敌意的。
所以谢纹柯能找到小女孩方澈不意外,但是找到昔日的一线明星这就让方澈很惊讶了。
后来才知道,这也是一位单亲妈妈,奔着剧本来的。
5月25号的时候,《母亲》已经拍摄了三天了。
进展很顺利,只是在拍摄的过程中谢纹柯偶尔会给方澈打电话:“你太狠了!太狠了!”
“我看不下去了呀。”
因为本子有点虐,而松雪爱菜又着实惹人喜欢。
看的谢纹柯那叫一个心疼。
看剧本和真正看到画面,那完全是两码事。
每到谢纹柯难受的时候方澈总是安慰他:“忍一忍,忍一下就过去了昂。”
“虐也就是七八集的事情。”
谢纹柯:“一共就七八集好吗?”
虽然话这么说着,但是在28号的时候,谢纹柯还是给方澈打电话,告诉他第一集拍出来了。
方澈看了看成片,那叫一个满意。
而谢纹柯之所以这么急,是因为方澈他们想在6月1号上线这部电视剧。
儿童节,和孩子有关的节日。
“方导,现在片子没问题,就是音乐上怎么说?主题曲有没有?宣传曲呢?”
方澈笑道:“有一首歌,回头我发你。”
“中文的?”
“嗯嗯。”
两人商议完成,方澈就做音乐去了。
29号,繁星台的樱花版发布了一则预告片:“方澈第一部以樱花为背景的电视剧即将上线,关爱儿童,从你我做起,电视剧《母亲》,6月1日,带上你的爱,一起来。”
“为人父母而不需要考试,真是一件太可怕的事情了。”
在预告片里,有小女主角道木怜南可怜兮兮站在冰天雪地里的情景,也有道木怜南纯真的笑容。
同样的内容,方澈也放到了自己那只有20万粉丝的ins帐号上,还有他在寒国never上的帐号,还有华夏的微博。
在樱花,其实关于原口信的事情已经过去了20多天,但是因为他这个事情太典型了,借助当初《super brain》的事情,居然热度存续到现在。
所以当这天傍晚,一些家长陪着自己孩子看完《哆啦A梦》之后再看到这则预告片,他们明显愣了一下。
要知道,能陪着孩子一起看动画片的,大多是有孩子并且关心孩子的。
而这批人正是最痛恨原口信的人。
“斯国一,方澈居然拍摄了一部关爱儿童的电视剧。”
当时就有不少人上了网。
“你们看那个樱花台了吗?好像发了一个关于儿童剧的预告呢。”
“好像是方澈的第一部日剧。”
嚯!
对于方澈,前段时间因为《super brain》的事情,很多人都知道了。
当这条信息出现在樱花的网络上的时候,最先关注到这件事情的是樱花的娱乐圈。
“不是说侦探题材吗?怎么改成儿童题材了?”
有的人则表情凝重起来:“我就知道方澈在樱花的野心绝不是拍几部动漫那么简单。”
网络上,这事情的讨论度也越来越高。
“这是……关于儿童的电视剧?”
“难道是因为原口信的事情?”
“为人父母而不需要考试,这句话说的真好啊!”试想一下,如果樱花对儿童进行伤害的事情那么多,所以肯定有很多成年人也有是那种惨痛的经历的。
当他们看到这句话的时候,莫名的心里一揪。
原口信施虐,方澈拍戏?
这他妈太戏剧了。
而且也太讽刺了、
随即这个话题在网络上的热度越来越高。
“我都觉得丢人!樱花的儿童居然需要一个华夏人来关爱!原口信你真是把祖国的脸都丢尽了!”
也有樱花的网友对于方澈这个人是排斥的:“方澈的电视剧?不看,就凭他在super brain上赢了樱花。”
“要是他不赢,原口信能伤害自己的孩子吗?”
正常的网友:“???”
“现在脑残都能上网打字了吗?你他妈能不能理清因果关系啊!”
但是别管怎么说,越吵这事情热度越大。
一个华夏人,就樱花的问题拍电视剧。
这事本来就带着话题性。
当即有不少人表示这个剧,他必看。
而在寒国,当方澈的never更新动态的时候,他在寒国的那批观众直接就嗨了。
“大发,前段时间的事情我也知道了,没想到方澈居然为这件事情拍了一部电视剧!”
“其实寒国也有类似的事情呢,我们确实需要这也一部电视剧!”
“预告片中的小女孩好可爱。”
“请问有寒语版的吗?”
但是这些人转念一想,不对啊,没有寒语版的,他在这边发什么动态啊!
果然,紧随其后,方澈又发了一条动态:“繁星台寒国版即将上线,电视剧《母亲》即将作为繁星台第一部电视剧在黄金时段播出,观众朋友们也可以在星云视频在线观看。”
是的,在经历了一段时间的准备之后,寒国版的繁星台也要上线了。
“大发!”
“意思是我也可以在星云视频重温一遍来自华夏的你了吧!”
《来自华夏的你》的网络播放权就没给过任何一个寒国网站。
很多人要看剧还得找盗版资源。
这一波,直接嗨了。
颇有一种敌军来袭,群众自发打开大门高呼:“来呀来呀”的感觉。
在经历了上次换剧事件之后,寒国的娱乐圈早就麻了。
“来就来吧,反正也习惯了。”
甚至有人还安慰自己呢:“我们可比樱花强多了,方澈顶多就是拍了个偶像剧刷新了我们的收视纪录而已,樱花可比我们更丢人。”
“自己家的家丑让一个华夏人给揭了,太丢人了哈哈哈!”
人呐,只要想开了还是挺开心的。
华夏这边就更不用说了。
方澈一发动态网友们就表示:“你只管去拍戏,收视率的事情,交给我们。”
就这样,时间到了6月1号,儿童节这一天。
这一天白天的时候,很多爸妈都带着自己的孩子出去好好玩了一番。
等晚上回来的时候,已经六七点钟。
樱花这边。
“呐,看看繁星台吧,我想看看那个叫《母亲》的电视剧。”一个母亲说道。
寒国这边。
“大发!我偶像的新剧要开播了,转到繁星台。”
华夏。
“就想看看方澈是怎么臊那群鬼子的。”
这波,热度可真是不小。
很快,电视剧开播的时间到了。
方澈也亲自盯着后台数据。
“樱花开画10.2!”工作人员打来电话汇报。
方澈点点头:“不低。”
“寒国开画12.7!”
方澈:“这么高?华夏呢?”
“华夏3.4。”
没办法,华夏电视台那么多,这个开画收视率,够可以的了。
其实华夏的娱乐圈也在盯着这件事情。
如果没记错的话,这应该是第一次有华夏的电视剧,在三国同步直播。
“方澈这个人啊,给了华夏娱乐圈太多第一次!”
……
很多个家庭里,大家已经把注意力放到了电视上。
电视里。
最先出现的是一只可爱的小手。
手里拿着一束白色的羽毛。
寒风吹来,手中的羽毛飞走了。
这时候大家才看清,那是一个穿着厚厚红色衣服的小女孩。
小女孩的鼻子冻得通红,但还是有些好奇地看着羽毛飞走的方向。
“卡哇伊!”是的,小女孩松雪爱菜就是有这种魔力。
“为什么我感觉她这么不开心呢?”有的母亲感觉比较敏锐。
画面一转,背景音乐紧凑起来。
夜晚。
寒风呼啸,地上有一层雪花。(这个剧的大部分成本都花在了造雪上)
那束羽毛掉在了地上多工作人员急匆匆地跑来跑去,那束羽毛就被他们踩在脚下。
救护车、警车呼啸而至。
“小女孩的着装是红色外套和水蓝色围巾!”这是救护人员在大喊。
“你是看到那个小女孩落海了吗?”一个男人正在大声地质问海边的工作人员。
画面再转,屋子里,一个身穿黑色衣服的女人正面无表情地坐在那里。
这时,一个工作人员拿着一个水蓝色的围巾走到了屋里。
“你是她的母亲吧?”
工作人员很艰难地说道:“请确认。”
女人凝视着那条围巾,最终说道:“那是怜南的围巾!”
观众们:“啊!”
“刚才的那个小女孩死了?”
“她是死了吗?”
“这个一个讲孩子收到伤害的剧,难道一个小女孩就这样在被伤害之后选择了死亡吗?”
越想越觉得心里难受。
华夏这边和方澈比较熟,上来就开骂了:“方澈老贼!又虐是不是?”
“卧槽,你别让她死啊,我不想看这种剧!”
“干什么呀这是!”
一个受虐的孩子,最终走向了死亡。
这个片头在所有人心头都蒙上了一层阴霾。
但是悬念也来了。
画面一转,剧情回到了一个月前。
铃原奈绪,今年35岁了,是一个浑身充满了忧郁气质的人,她原本在一个大学实验室供职,研究方向是鸟类,但是大学实验室关闭了。
无奈之下,她在一所小学暂时供职。
不过铃原是不喜欢孩子的,所以在校长提出想让她担任2班班主任的时候,铃原的本能是拒绝的。
“滨田老师生病了,所以帮忙暂时代替一下好吗?只有三个学期。”
铃原看了看校长,最终还是接受了这份任务。
“今天,请让大家做这个作业吧。”一个女老师递过来一个题目。
“给天国的鸭子。”
“庭院里的鸭子上周死了,让孩子们给她写信吧。”多愁善感的女老师提到这事自己先哭起来了。
……
萧舒 小说
课堂上。
铃原落寞的看着窗外,大概是因为这不是她喜欢的工作吧。
她看向教室里,所有人都在做老师给的题目。
只有一个小姑娘在百无聊赖地摆弄着手上的作业纸,她一个字都没写。
铃原蹲在她的桌前:“你是道木吧?”
“嗯。”可爱的小女孩用稚嫩的手擦了一下脸蛋。
“只有10分钟了。”这个孩子还一个字都没写。
道木迟疑了一下,用稚嫩的声音问道:“一定要写吗?”
铃原有些疑惑:“为什么不写?难道是有什么理由吗?”
然而接下来的画面,却让大家有些错愕。
道木仔细地说道:“因为鸭子不会看信的,它已经死了,不会看吧?”
“鸭子没有学过汉字,所以看不懂吧。”
这是一个7岁的孩子能说出来的话?
她不应该很童真吗?
其他的孩子都看不下去了。
“道木真冷血!”
“鸭子那么可怜!”
整个教室都沸腾起来。
“安静点!”铃原喊道。
整个教室都安静下来了,这个时候道木怜南又问道:“天国真的存在吗?是在泥土里吗?”
灵魂拷问啊。
铃原直接烦了:“不想写就不要写了。”
然后拿走了道木的作业纸。
道木怜南看着老师把她的作业纸收走,看着老师有些不开心地把黑板擦干净。
大大的眼睛,脑袋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正在擦黑板的铃原突然转头看向道木。
道木怜南迟疑了一下,然后突然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她笑得好甜啊。
但是眼睛里却莫名的有泪花。
因为,她好像又让一个人不喜欢自己了。
铃原本来就不喜欢孩子,这样一个冷血的孩子,她就更不喜欢了。
在同事那里,她知道了道木的身世:“因为父亲死的比较早,所以总是会说一些奇怪的话。”
得,更不喜欢了。
放学后,铃原从办公室里走出来,正好遇到背着书包的道木怜南。
“给。”怜南递过来一个帽子。
“作为你刚才帮我的谢礼。”说完之后小女孩就蹦蹦跳跳地走了。
看着小女孩的背影,铃原有些错愕地说道:“我刚才没有在帮你。”
而且送一顶帽子干什么呢?
……
一直到,回到家中的铃原,照镜子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后脑勺的头发少了一块。
电视机前有的观众笑道:“好温暖的孩子啊,所以刚才那个帽子是因为看到了老师后脑的头发没有了才送的吗?”
“而且也没有明说,好关心别人的感受啊。”
“成熟、观察力强,这是个天才女孩吗?”
电视里,小小的道木怜南背着书包走在回家的路上。
到达他家之前需要走过一段弯曲的斜坡。
道木怜南走的很慢,看上去很悠闲。
回到家门口,正好遇到她的母亲出门,手中顺便提着一包书籍。
“妈妈,我回来了。”怜南和母亲打招呼。
“欢迎回家。”妈妈的声音有些敷衍,与此同时把那一包书放在了屋檐下。
那里,已经堆了一些书籍了。
小怜南看着那一堆书籍:“妈妈,这个……”
这是她的书啊。
所以她想问问。
“这个不需要了吧。”妈妈问道。
小女孩迟疑了很久,最后说道:“是的,不需要了。”
并且转身笑着和妈妈说再见:“妈妈,路上慢一些哦。”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笑容看的人想哭。
看着远去的妈妈,怜南走向屋门口,但是她看到屋门口放着一双男人的鞋。
小小的女孩,第一次流露出有些紧张的情绪。
像什么呢?
像是我们小的时候考了很低的分数回家的样子。
小怜南最终还是走了进去。
屋子里有些阴暗。
地上是杂乱的东西。
屋子的最深处,传来打游戏的声音。
小怜南尽量让自己走的小心翼翼,但是最终,还是踩到了地板上的一个黑色塑料袋。
她吓住了。
眼睛里的恐惧流露出来。
电视机前的观众们有些紧张。
“不会吧,那个打游戏的人不会打她吧?”
“卧槽,我忘了这是一个讲述关于虐待的故事呀。”
电视里的小女孩虽然害怕,但是还是强撑着精神向屋子里的人打招呼:“扑上先生,您好。”
强装着不害怕地和自己养的小仓鼠交流:“我回来了,铃儿。”
但就在这时,屋子深处的男人的声音传了过来:“怜南。”
“嗨一……”这一个瞬间,小怜南的声音都要颤抖了。
角落里的那个男人一步一步地走了过来。
每一步都像是踩在观众的心上。
“他要干嘛?”
“这个背景和光线,狗日的要干什么?”
男人一把扯下了怜南的帽子,捏着他的脸凑近了自己。
电视机前,一些母亲已经有点受不了了。
最囧蛇宝:毒辣娘亲妖孽爹 火柴很忙
“禽兽!”
“这么可爱的小姑娘你是怎么下得去手的?”
华夏的观众:“这他妈就是樱花?马勒戈壁的!”
任谁也不能看着一个可爱的小女孩受虐吧。
大家都看得很认真,收视率一直很稳定。
……
铃原去了一家餐厅,但是在路上,她看到了正在路边的怜南。
她站在一个邮筒旁边,正在那自己和自己玩耍。
铃原没有管她,反正她也不喜欢这个孩子。
自顾自地走到餐厅,看自己的资料。
但是怜南却发现了她,并且对着她甜甜地笑了一下,跟到了餐厅里。
怜南说道:“我喜欢刚才进门的门铃声,老师也喜欢吗?”
老师不想说话,甚至开始有点烦了。
“对了!”小怜南跑到老师的身后看了看她的后脑勺:“有好好遮住吗?”
老师更烦了。
观众们看的那叫一个难受啊。
“哎,她刚被人从家里赶出来,拜托你就和她多说两句话吧。”
“我真担心再这么下去,这个小女孩会崩溃的。”
因为这个小女孩太懂事了。
懂事的让人心疼,可是大家都知道这种懂事是怎么来的。
让他妈家里的那个畜生给打出来的。
铃原受不了了:“已经过了晚上八点了,我要吃饭了。”意思是你快走吧。
但是小怜南却说道:“没关系,我有晚饭钱。”
那是500日元的硬币。
她买了一杯柠檬冰淇淋苏打水。
她说在所有的事物里她最喜欢柠檬冰淇淋苏打水。
但是老师却告诉她,柠檬苏打水不是食物,是饮料。
小怜南还在那里滔滔不绝,铃原越来越烦。
“老师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铃原皱起眉头:“明天到学校在问。”
然而怜南已经问出来了:“你是不是讨厌我?”
艹,戳心啊。
她已经无家可归了,唯一认识的老师好像也很烦她。
但是铃原的回答没有让观众松了一口气,她说:“我不喜欢小孩子。”
所以,当然是讨厌了。
然后怜南掏出了自己的一个小本子,并且说道:“这是我的宝物,我会把喜欢的东西写下来。”
“旋转的椅子,弯曲的斜坡,澡堂发出来的声音……”
铃原都烦的不行了。
“老师你喜欢什么呢?”这个时候怜南问道。
铃原的回答是:“沉默寡言的孩子。”
怜南笑着比了个ok的手势。
再没有说过话,她蹲在地上喂自己的小松鼠去了。
这个时候铃原才发现她的胳膊上有淤青,有被烟烫过的痕迹。
她感觉自己刚才是不是太残忍了。
于是强行找话题:“你为什么要在邮箱旁边站着?”
小怜南说道:“因为那个邮箱会变颜色,有的时候是红色的,有的时候是蓝色的。”
观众们:“???”
怎么魔幻起来了呢。
老师想要送怜南回去,但是怜南笑着说了一句“老师晚安”之后就跑了。
回到家里,发现自己的玩具也被扔出来了。
第二天,怜南没有出现在课堂上。
孩子们说她在洗手间睡着了。
其实是饿晕了。
另外一位三浦老师将怜南的情况告诉了儿童所,但是儿童所却在推诿。
第二天,怜南没有来学校。
三浦老师和铃原去家里找她,正好看到和母亲一起回家的怜南。
而这一次,怜南的眼睛上带着纱布。
她的一直眼睛被打伤了。
三浦老师冲过去:“眼睛怎么了?”
而怜南却撒谎道:“被球打伤的。”
甚至她还为自己的母亲解围。
可笑吧,科学研究证明,大多数被虐待的孩子都会主动维护自己的父母。
为什么呢?
因为怕啊!
怕继续挨打。
甚至怕失去父母。
因为他们已经在打她了,所以在她幼小的心灵里已经知道自己不被喜欢了。
如果别人问起来,自己不维护爸妈的话,那么他们可能就不再要她了。
这是一个小小的孩子唯一能想到的事情。
大家都知道女子本柔,为母则刚这句话。
其实这句话的原话是妇人弱也,而为母则强。
但是大家知道下一句是什么吗?
孺子弱也,而失母则强。
所以电视剧里的小怜南会那么成熟,她时刻担心别人会讨厌自己。
她能注意到老师的头发少了一块。
即使是自己的玩具被丢出家门了,她还是会笑着说没关系。
电视里的母亲好像并没有因为怜南帮她解围而对怜南有一点的笑脸,而是自顾自地走了。
“卧槽我刀呢!”
“看的我气死了。”
而有的母亲已经在哭了:“太可怜了。”
然而所有的施暴者都不会因为孩子懂事而变得温和。
这一天,怜南在家,她已经饿的不行了。
可是没有吃的。
她打开冰柜,只看到了一瓶调料。
但是也只有一点点了。
即使是这一点,她也倒入了嘴中。
知道为什么她眼中的邮筒会变颜色吗?
因为人在过度饥饿和营养不良的时候,是会出现幻觉的。
浴室里传来洗澡的声音,她妈妈的男朋友在洗澡。
知道为什么前面她说喜欢洗澡的声音了吗?
因为只有这个时候,她才敢出来找食物。
她太饿了。
她看到了桌子上有一袋零食。
那是那个男人打游戏时吃的食物。
终于,怜南忍不住冲了过去,想打开那个零食袋。
她费力的撕扯,但是她太小了。
那个袋子她打不开。
就在这时,那个洗澡的男人出来了。
看着怜南发出了冷冷的笑声。
等到晚上怜南的妈妈回来的时候,屋门口多了一个大大的垃圾袋。
袋子里装着的,是怜南。
这时的妈妈还是有些心疼孩子的,一边把袋子解开一边问男友:“干什么要这样啊,这样会有不良传闻的。”
男友只是笑。
妈妈不会向男友发火的。
因为就像那个樱花的新闻里一样,她不想失去自己的男朋友。
观众们看的那叫一个心疼。
偏偏电视里的小女孩一句都没有哭过。
“孩子,你哭一声行吗?”
“她这样不哭不闹我看着太难受了!”
铃原不喜欢孩子,但是自从知道了怜南在受虐之后还是忍不住会想起她。
这一天,妈妈又把怜南赶出来了。
因为她要和自己的男朋友独处,所以给了怜南500日元。
知道为什么怜南喜欢冰淇淋苏打水吗?
因为500日元只能买到这个。
即使是一份便当也需要2000日元。
她只能告诉自己这是自己最喜欢的食物。
在所有痛苦的生活里,她需要给自己一点甜。
这一天晚上,铃原又看到了怜南在街上闲逛。
她终于忍不住了,原来她是关心这个孩子的。
她把怜南带回了家里。
第一次,她的家里多了一个人。
这也是她第一次和孩子接触。
她坐在床上给怜南讲鸟的故事,他们约定了一起去看鸟。
但是第二天怜南还是被接回了家里。
她的受虐还在进行着。
但是老师是她生命里最后的一点甜了。
所以她喜欢和老师呆在一起。
但是老师得到通知,她可以回到研究院工作了,而且春假就要走。
所以这一天,怜南开心的来找她:“老师,我们约定了一起去看迁徙的鸟儿哦。”
铃原却说:“我们没有约定过,别乱期待了。”
因为她就要走了。
如果这时候和怜南太过亲近,等她走的时候,怜南会更伤心。
最强渔夫 小说
小小的怜南安静了两秒,最后终于说道:“好的,我知道了。”
她还是那么乖巧,不想给人添麻烦。
然而等她回到家中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小仓鼠被杀死扔在外面了。
这是她唯一的朋友。
“铃儿!铃儿!”这是小怜南第一次急得要哭。
“妈妈,铃儿怎么了?”
而妈妈却冷冷地告诉她:“铃儿去天国了。”
怜南是知道没有什么天国的。
但是她能怎么办?
所以她还是笑着说:“是的,铃儿去天国了。”
只是这一天,怜南去了图书馆,去找报纸去了。
她找到了一张报纸,上面写着“札幌”的字眼。
她把那份报纸带走了,这天晚上她躲在柜子里看报纸。
突然!
门口传来了声音。
是妈妈的男友回来了。
怜南吓得把报纸藏在了怀里。
而那个男人,这一次没有打她。
他拿出了一个好看的白色裙子……
电视机前的观众有的已经哭的不行了,有的则变得紧张。
“他要干什么?”
因为大家都知道,在樱花,对儿童的反对,还有另外一种。
电视里的男人给怜南穿上了裙子,在给她画口红……
她很害怕,但是没有挣扎的力气。
小小的孩子,漂亮的裙子,还有口红。
就在这时,她的妈妈拿着饭回来了。
看到了自己心爱的男友正在给怜南画口红。
她的身体在颤抖。
“妈妈!”怜南像是遇到救星一样冲了过去。
然而迎来的却是一巴掌。
妈妈的一巴掌直接把怜南给吓得钻到了桌子底下。
而妈妈把手里的饭菜狠狠地往桌子上抽打着:“脏死了!脏死了!”
此时的怜南已经伤心死了吧。
明明她是把妈妈当救星的。
对于这一幕,有人觉得是妈妈吃女儿的醋了。
有人觉得是妈妈在用另外一种方式保护女儿。
但是马勒戈壁的,有这么保护的吗?
你直接和那个傻逼男的分手就行了啊!
但是没有。
这一次,妈妈把怜南装到了垃圾袋里。
并且把她扔到了屋外的垃圾桶旁边。
而她,和自己的男朋友出去旅游了。
一吻沉歡:馴服惡魔老公
“36号线的宾馆不错。”
总得花点手段把男朋友留住啊。
要不然他喜欢别的女人怎么办?哪怕那是个孩子。
电视机前,大家都愣住了。
“这是一位母亲能做出来的事情吗?”
“卧槽,狗男女!”
“呜呜呜,怜南,哭死我了!”
“我他妈气死了!”
可是你看这个剧情,像不像新闻里那个和男朋友出去玩,把孩子饿死的女人呢?
小小的黑色垃圾袋,在蠕动。
“我真是求求了,救救她吧。”
“方澈老贼,我劝你做个人!”
“你做个人吧!”
“妈的,这可是儿童节啊,有你这么关爱的吗?”
电视里的铃原最终还是没能放下怜南。
她在去新的工作岗位之前,决定再去看她一次。
而这一次,她看到了被抛弃在垃圾桶旁边,那个黑色袋子里的怜南。
她打开袋子,怜南已经神志不清,头上还有一点点的饭团。
“怜南!怜南!”
她把怜南救了回去。
然而醒来的怜南双目已经无神。
她不相信自己的妈妈会把自己抛弃。
“你怎么样,你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吗?”铃原问她。
“游乐园,百货店之类的。”因为她也要走了,只能在走之前给孩子一点温暖。
而这个时候,怜南颤颤巍巍地从兜里掏出来那张报纸。
那上面写着“札幌”这两个字。
怜南虚弱地说道:“我想去札幌。”
“札幌?”铃原问道。
“可以的,你告诉我那里有什么?”她很焦急。
女孩的声音还是很虚弱:“婴儿收容所。”
是婴儿,收容所。
所以她那天去图书馆看报纸,是在给自己找退路了!
她也彻底死心了,想要离开这个家了吧。
但是却没想到先被母亲抛弃了。
“想去……婴儿收容所……”
“但是……报纸上没有登照片……”
她的声音还很虚弱:“7岁能去吗?”
“104厘米身高能去吗?”
当这句话出来的时候,电视机前的观众瞬间泪崩了。
“啊啊啊!这孩子也太难了吧。”
她其实已经想好了退路,但是她能有什么退路呢?
她只能找到婴儿收容所,但是她已经不是婴儿了啊。
她也担心自己的年龄去了人家不要吧。
所以此刻她是多么无助和绝望?
“方澈你个王八蛋!”
“哭死我算了!”
“你还算是个人吗?”
这一刻,三国齐骂。
但是这种表现也说明,这剧,快火了。
而且是爆火。
ps:这剧情我只写一章,没办法不写,因为内容很重要。肯定有人说水。
很简单,加群,我给你发红包,因为这事我理解,但是必须得写。
因为我不可能不写内容,不写内容后面写这剧怎么火又显得是在尬吹。
我也试过用感言发内容,但是一章只能有1000字。
所以,觉得水就加群,写到现在,发了不少红包了,赚钱什么的没法说,能安稳完本即可,能输出一些正确的价值观就是侥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