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校花的貼身高手 ptt-第9861章看書

校花的貼身高手
小說推薦校花的貼身高手校花的贴身高手
城主府。
从天云开带着天家高手团进驻战神秘境开始,李诵章就在等着训练营内讧的消息。
他知道天云开的想法,也猜到以林逸不吃亏的性格绝不会轻易低头,以他的判断,训练营必定会有一场内讧,而且规模一定不小!
结果没有。
训练营虽然是在战神秘境之中,但如果出现内讧,外面必定会收到动静,然而一点都没有,就这风平浪静的诡异程度,甚至令他一度以为战神秘境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跟现实主世界失联了。
“还没有情报传回来吗?”
这已是李诵章今天第七次问这个问题了。
旁边一位专职主管情报的副城主只得硬着头皮回道:“还没有,这段时间咱们在江海学院布下的暗子基本都失联了,只有少数几个还活着,但他们也不敢动作太大,因为很可能已经被盯上了。”
简而言之一句话,城主府在江海学院布下的秘密情报系统基本已经瘫痪了。
江海学院如今内部是个什么情况,他们基本是两眼一摸黑,很多时候甚至要看网上的消息,才能后知后觉。
而事关战神秘境和训练营,这么高规格的内部消息自然不可能轻易流到网上。
一旁李沐阳挑眉道:“老爷子你手里不是还有几个级别很高的暗子吗,问一问他们不就知道了?”
用聲音來打工!!
李诵章摇头:“我派他们卧底进去不是为了做这种事的,不到万不得已最关键的时候,绝对不能轻易唤醒他们。”
旁边副城主暗暗凛然,连他都不知道,李诵章居然还安排了这样的后手。
能在这对父子嘴里得到一句级别很高的评价,那最次也得是高端战力,想要培养拉拢一个这等层次的内应,所需耗费的资源,至少十倍于培养一个同等级别的打手!
关键听他们父子的意思,这样的暗子居然还不止一个!
“那就只能等了。”
李沐阳无所谓的摊了摊手,除非事关林逸本人,有机会看到林逸倒霉,其他事情他真是兴趣不大。
李诵章无奈点头:“只能寄希望于天云开不是那么废物了,身为堂堂的天家大长老,要是连给林逸找点茬都找不成,那就太荒唐了。”
李沐阳随口提了一句:“这老头不是一向跟天向阳作对吗?老爷子你干脆把他拉过来得了,这不比那几个暗子更给力?”
“这……”
李诵章顿时有些意动,若有所思的沉吟道:“不会那么容易的。”
天云开确实经常跟天向阳唱反调,但其初心却还是为了天家考虑,只不过意见不一致罢了,若非如此天向阳也不会一直留着他不动。
否则以天向阳如今的权势地位,哪怕是天家大长老,真想一脚踢开也不是难事。
不过李沐阳这话倒是真给他提了个醒。
眼下的天云开自然不可能轻易接过他的橄榄枝,可双方还是有着许多共同点,都是传统家族势力最典型的保守派。
别的不说,对天向阳擅自公开传统家族垄断的顶层认知体系一事,他俩都是坚决反对的那一波。
彼此双方只要有共同语言,那就有联手的可能性。
只不过需要一个合适的契机罢了。
李诵章这边处心积虑找空子的同时,战神秘境内堪称学院有史以来级别最高的集训,正在林逸等一众教官的带领下,有条不紊的展开。
天云开的天家高手团虽说居心不良,但他们的加入合练,确实也在客观上提升了整个训练营的层次。
尤其他们为了渗透传播,在一众学员中获得影响力,不可避免总是要拿一些干货出来。
许多天家内部独有的修炼心得,哪怕只是听个只言片语,对他们来说也都是受益良多。
他们这些传统家族眼中的野路子高手,缺的从来都不是天赋,而是这种经过了千年以上验证总结的系统性认知。
这一点,就连林逸都教不了他们。
有着洛半师的倾囊相授,林逸如今的认知层次不可谓不高,即便天家核心子弟,在这一点跟他比起来也是相形见绌。
但问题是,他这种纯属是高举高打的天才玩法,对于底下这些次一级的学员们会遇到什么问题,他是无法感同身受的。
永远别去指望一个学霸,能够真正体会到学渣的苦恼。
学渣眼里那些过不去的槛,在他们眼里那就是一句话,这不是有手就能做?!
反观天家这样的超级家族,经过千年传统和总结,已经形成了一套全方位无死角的修炼模式,修炼过程中遇到的任何问题,在他们那里都能找到最有效的解决方案。
这才是超级家族最不可替代的核心竞争力!
而这,才是林逸默许他们渗透传播的真正原因。
你想要挖我墙角?我还图你身子呢!
天云开打死也想不到,自己处心积虑的渗透计划在林逸眼里根本就是送服务上门,而且是不用付钱主动供你免费白嫖的那一种。
当然,天云开就算意识到了这一点,也不会停止这个计划。
因为他有绝对的自信,以他天家的顶级资源和号召力,只要他稍微把状态放低一点,拉拢住广大训练营成员那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像林逸这种,虽然乍看之下声势很猛,但终究毫无底蕴可言,注定只能是一道无法长久的流星。
休沐日。
断舍和任天二意外收到了一封邀请函,一封来自天家的邀请函,地点就在上次召开学院峰会的天家海岛之上。
雖然想顯示長大的從容卻在關鍵時刻害羞的青梅竹馬
“去不去?”
任天二转头问断舍,自转生以来他是被断舍揍得最狠的那一个,讲道理就算不是恨之入骨,那关系也绝对好不到哪里去才对。
然而人就是这么贱。
他反而是林逸麾下跟这位小独王走得最近的那一个,他自己虽然口口声声说是为了方便找回场子,但在其他所有人看来,这特么典型就是被虐出快感来了。
要么这货就是个天生的抖M体质,要么就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反正就不是一个正常人。
断舍看了他一眼,默然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