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信息全知者討論-第九百六十九章 自古聖賢皆寂寞鑒賞

信息全知者
小說推薦信息全知者信息全知者
“果然失败了啊……”
“你终究这么选择了,林立。”
对于林立的果断倒戈,黄极没有意外,只是语气中带有一丝失落和坦然,似乎接受了眼前无可避免的结果。
林立一愣,忽然又有点慌了。
“什么?你什么意思?”
黄极貌似还在极力地抵抗着某种强大到超乎林立理解的力量。
他虽然拼命地操作,但语气还是平静:“正如同破壁军团的宿命……你在此倒戈,让我唯一的生机,如梦幻泡影,亦是我早已料到的结局。”
“但我不信这结局,期待着你创造奇迹……可惜,这万千因果如同跌落黑洞一般,无论过程多么曲折,结果是一样的。”
林立的心砰砰直跳,他所谓识破了假黄极,其实正恰恰陷入到了宿命中吗?
战场合同工
他此刻罢手,攻略就此作废了,再续上去也没意义了,因为时机已经过了。
此刻,黄极还在抵抗九维究极体的侵袭,而他林立没能为黄极争取到那一线生机,坏了黄极全盘计划。
想到这,林立几乎崩溃。
“不可能……我错了吗?”
“我倒戈了?我竟然倒戈了?”
刚才的作战计划,是黄极唯一的生机,他竟然凭借所谓的直觉,就将其推进深渊。
如果是他错了呢?他难道不会错吗?他是个笨蛋啊,他从小就被人骗啊。
林立最无法接受的,就是自作聪明,害死黄极,此乃他心中最为恐惧的事。
同样的形象,同样的语气,同样的灵魂波动。
此刻黄极那种失落和无奈,令林立都要疯掉。
“不,你是个冒牌货!我已经分辨出来了。”
“我大哥,不会亲手杀戮,不要说什么事急从权……这是他的原则!如果全世界都逼着他改变自己,他也不会改变原则,而是拼了命地改变世界!”
“这是他亲口说的,无论你有什么理由,都不能解释。”
林立虽然怀疑自己,可大体还是认定眼前的黄极是假的。
只见黄极平静道:“我不喜欢亲手杀人,林立,其实我杀得人并不少……这个宇宙,甚至都没有他们的痕迹。”
林立僵住,回想起黄极以前说的确实是‘不喜欢’。
而以黄极的能力,他从命运上就抹除了很多人,谁又知道呢?
“但诗格慕呢?她并没有死,她还有意识,而你给我的计划,却是要杀掉她!”
“你不可能没发现她还活着!”
“难道你要说……联系我的具现力,不是她?可具现力是不会撒谎的,这一点你自己都承认了。”
黄极疲倦道:“我什么时候承认了?”
林立无话可说了,眼前的黄极从来没有说过‘具现力不可作假’,他只是也用具现力验证了一下虚空恐惧。
其实归根结底,这个法则是诗格慕说的。
她又懂个屁?她懂信息吗?林立想起来,黄极不止一次说过,信息无所不能。
也说过,九维的究极体,都是拥有信息直觉的存在。
林立连忙又对诗格慕道:“我已经停手了,如果你是骗我的,现在也不用装了。”
诗格慕知道他什么意思,自信道:“林立,放心,这个黄极根本就没有意识,这是个冒牌货。”
“你用具现力试试就知道了,很明显的。”
林立松了口气,说道:“我没有具现力……”
“啊?”诗格慕愣了,六维星神的大佬,没有具现力?
“不过如果是你撒谎,没有必要现在还骗我。”林立挤出一丝微笑,做都做了,他只能选择相信自己的判断。
因为他害了黄极这种事,只要想想,就几乎崩溃。
林立看向那冒牌黄极说道:“即便都被我识破了,还要继续伪装下去,乃至于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和我大哥一模一样。”
“但可惜,这种相似,距离真正的他还差得远。”
“以我大哥的能力,他不会这样输,不会把一切都寄托于我的一念之差。他一定能看出我会被诗格慕影响,继而提前说明。”
黄极叹息道:“这一战,的确是太突然了,即便连我,也毫无准备。”
“一直以来,我都是那样强大,你没有见过如此无助的我,所有我并不怪你,林立。”
“你也不用再向我解释,这个结局我早就知道了,只能说你只相信那个强大的我,而当我失去能力,也就不是你大哥了。”
林立怔住,这话诛心。他相信的到底是黄极这个人,还是那份强大?
百战百胜的黄极,有一天威风不再,难道就不值得信任了?
“不……不是的……失去能力,你什么意思?”林立又慌了。
为什么?为什么明明他都倒戈了,眼前的黄极,却还在坚持着战斗?
如果这是幻境,怎样才是结束?还是说,这并不是幻境?
“我一直以来,都不知道,为何地球上一个小小乡村里的我,会如此强大。”
“直到今天,我才知晓答案……一切不过是九维究极体的一场实验,我是祂分出的一缕自我,转生到地球。”
林立听了,瞳孔一缩,不可置信。
黄极似乎已经抵抗到了极限,无比虚弱道:“我是祂,但祂不止于我……我是被创造的试验品。”
“我所有的能力,都是祂所给予的,与祂为敌,我看不清所有的因果,也算不清所有的未来。”
“天衰他们的宿命,就是究极体所缔造,祂不允许我拥有这么多伙伴,而现在,轮到我了。”
“真是可笑,说什么改变世界,我连自己的命运都无法改变。”
林立没有想到,对方会说出这样的真相。
是啊,黄极终究只是个地球人,为何会怎么强?他的信息感知从何而来,这些都是未解谜团。
可如果是九维存在创造的,那就说得通了。
所以,这突然的变故与九维的敌人,是真的?
大哥终于知道了自己能力的来源,可也迎来了最绝望的一战。
黄极无法算尽敌人,是以才那样奇怪,与往常不同,没了那尽在掌握的从容。
这差距太大了,而且对方不仅是九维至强者,还是黄极能力的来源,他怎么可能还想以前那样运筹帷幄?
本有一线生机,但林立并没有如往日一样听话,让黄极仅有的机会,烟消云散。
想到这,林立几乎要疯掉:“你骗我!假的,你在圆漏洞!我一察觉到你哪里不对,下一步,你的一切行为又都顺理成章!这都是假的!”
“我肯定没有看错……肯定没有……”
黄极叹息道:“不用自责,林立,输了,就是自己的问题。”
“我本可以做得更好,终究是我失误了,没了尽在掌握的情报,我也不过是个可怜虫。”
黄极面对失败,从来不会怪别人,就好像棋手不会怪罪棋子太弱,玩家不会怪罪英雄不行。
盖世仙尊
就算对方同样是棋手,是玩家,他也不会有丝毫怨言,输了只能怪自己没做到,便如此简单而已。
没能拯救破壁军团后,黄极也是这么说的。而这样的熟悉感,令林立痛悔不已。
“不……不应该这样的。”林立大脑嗡嗡的,这样的场面,是他最不愿看到的情况。
可偏偏他亲手缔造了这样的局面,无论对方是真是假,他都同样痛苦。
万一呢?万一这就是那无助的黄极呢?
只见黄极忽然放弃了神圣几何体,转而化为地球人的模样。
他的眼神十分的怀念与不舍,而紧急着,这种眼神就看不到了,因为某种力量,正在从诗格慕的眼中,灌入黄极的眼睛。
“我要被回收了,林立,回家吧,回到地球,祂不会对三维世界动手,尤其是你……”
林立呢喃道:“为什么?”
“因为我,将是祂的一部分。”
黄极话音刚落,灵魂波动就彻底消失。
紧接着,气势发生惊悚的异变,身体化为恢弘高大的人形虚影。
虚影好像镜面,反射着宇宙的模样。不只是眼前六维的宇宙,而好像是整个宇宙!
无数的时空都在这片虚影中,林立和诗格慕能从中看到自己认识的,不认识的各个三维时空。
其中,诗格慕认识的最多!
因为她是上古封锁者,她曾游走于无数世界,封锁超维路。
这里面,她甚至看到了自己的故乡,一个时间静止的世界。
“大哥!”林立焦急哭喊。
黄极的灵魂湮灭了,此刻这具身体里,是一个陌生而强大的灵魂。
巨大的人形虚影,有一双眼睛,一圈一圈,赫然是黄极的重瞳。
死了?大哥就这么被九维究极体,给吞噬了?
林立眼神呆滞,无法接受眼前的现实。
这就是他此生最为恐惧的事,黄极死于他的背叛和愚蠢。
“林立,你还叫他大哥?他是假的啊!”诗格慕已经恢复了正常,拉着林立就跑。
林立任由她拖拽,整个人都变得麻木。
黄极一直以来,仿佛无所不知,可难道他没有极限吗?
不断地前进下去,总有一天,会遇到无法算尽的敌人,不能永远指望黄极能一直从容面对。
难道他就不能错一次吗?
林立惊恐地意识到,自己为什么会在识破对方是假的之后,还会如此痛苦难受。
不只是因为眼前之人太像黄极,还因为……一种真实的愧疚:作为最好的伙伴,他竟然对黄极犯错,是零容忍的……
人人都会犯错,人人都有无助的时刻,人人都有疲态与低谷。
黄极自信,从容,强大,无敌了一辈子,可一旦失去了这种无敌呢?他最好的朋友都不能接受他了,还说他是假的。
此是何等的悲哀!错一次,便失去所有,包括最好的伙伴。
这就是全知者的寂寞吗?原来他根本就没有朋友……他背负全宇宙,能容忍所有人犯错,到头来,没有一个人,可以包容他的失误。
最后本就一败涂地的黄极,临死之际,见证着最好的伙伴叫嚣着‘你是假的’、‘你不是我认识的那个大哥’、‘你说这些都是在骗我’。
那一刻,是怎样的滋味?
这样的失败,是何等的可悲。这样的死亡,是何等的绝望。
“啊啊啊啊!”林立抓着脑袋,如野兽般哀嚎。
是真是假都不重要了,这份因理解黄极,而感受到的痛苦,是真实存在的。
此时此刻,林立感受到了真正的大恐怖,灵魂都在崩溃。
诗格慕急道:“你哭什么哭?你可是六维星神啊!”
“我们必须想办法赶紧破解幻境!现在就剩我们两个,其他人都给忽悠得降维了。”
“啊!我明白了!难怪刚才假黄极说让你回家。”
“回家不就是回三维吗?到头来,还是让你降维!”
“降维进程是自己做到,所以幻境里降维,现实里的我们肯定也会降维,继而也就任人宰割了!”
她飞快地说着,同时思考出路。
此刻所谓的九维究极体,操控着黄极的身体,
然而林立却完全不考虑这些,这根本就不是个正常的超维者,他不在乎生死,更不在乎求道。
见证了黄极的死亡,他仿佛失去了意义。
“他就是我大哥……是我搞错了……”
“什么玩意儿?你是真傻假傻?”诗格慕愕然,她发现自己带不动这大高手。
林立挣开诗格慕,飞身冲向人形虚影:“杀了我吧!大哥!”
“啊?”诗格慕想要阻止,但此刻的林立,却偏偏又十分的强大,全部的力量都爆发出来,一心求死。
“咻!”
九维究极体本要随手将他湮灭,却抽动了一下,绕开了林立,一个瞬移直取诗格慕。
林立知道,这就是黄极临死前所说的‘祂不会杀你,因为我将成为祂的一部分’。
“呜呜呜……”林立呜咽着反追回去。
只见九维究极体,施展出黄极金色神圣几何体的力量,如叉状闪电般,蔓延出深邃复杂的金线。
除此之外,还有各种各样的七元因果律,都信手拈来。
诗格慕拼了命地闪躲,乃至化整为零,分裂成无数份,依靠舍弃自身的一部分来替死。
果不其然,触碰到的部位,瞬息间化为乌有,灰飞烟灭。
一切也正如黄极之前所说,九维究极体除了对付黄极以外,只会使用所占据身体的力量。
是以,此时此刻,诗格慕并没有被一瞬间抹杀。
“林立,快来帮我!”诗格慕虽然嘴上一直说这是幻境,但心里一直犯嘀咕。
此刻敌人狂风暴雨般的攻击,威力惊人,她哪里敢真的碰到。
“唰!”
林立来了,然而,他却像找死一样,放弃了神圣几何体,灵魂强行与超维脑撕裂,舍身撞进了一波强大的能量中。
“你疯了!”诗格慕惊了,敌人不杀他,他自己往死路上撞!
乃至,还放弃了宝贵的π级神圣几何体,不……准确的说,是送给了自己!
只见雪花状神圣几何体,与诗格慕融合,又因为诗格慕乃是全因果粒子之躯,是以形象上,她又能随意塑造,回归于人形。
霎时间,诗格慕成了一尊身体每一寸肌肤,都充斥着神圣雪花纹路的纯白人形。
从微观到宏观,混沌分形结构,重复、迭代、深邃延展、超然蜷缩。
即便对她的身体,放大无数倍,也能看到那种令人眩晕的几何图案。
“我让你帮忙,不是这么帮啊!你真的不想活了?”
诗格慕震撼于自己此刻的强大,更震撼于林立就这么把如此宝贵的东西,随手就送她了?
而林立自己,灵魂寄宿于一团制造出来的庞大能量体,张开双臂,为她挡下了所有的攻击。
轰然一阵壮丽烟花,林立就这么灰飞烟灭,灵魂都消失了。
“不!不要!”诗格慕目眦欲裂。
可却再也感受不到林立的存在了,他死了……
仙道空間 小說
“这个笨蛋……”诗格慕心中哀痛,不知道怎么会有这样的超维者,竟然追随一个死人而去。
之前都识破了是假的,结果又信了人家是真的,如此不能坚定自己的逻辑,简直太感性了,像个凡人。
不过她很快冷静,事已至此,只能接受事实。
趁着林立用生命帮她挡了一下敌人,诗格慕飞速地瞬移,向远方逃窜。
不过,她却不知道,林立这一死,眼睛一闭一睁,又醒了过来。
……
林立站在一片阴影中,茫然四顾。
六维世界的真空是纯白色的,这阴影是什么鬼?
他抬头一看,见到一团扭曲的黑洞阵列,那是虚空恐惧!
而这阴影是其编外力场,或者说是邪神领域。
与其相对的,是一片金色伟岸的几何体,垂照着光辉,庇护着他和其他一个个小三维泡沫。
兰绝、雨空山、夜獠、璇宗、苦影乃至所有的超维者都在……他们降维了……寄居那些三维泡沫中。
一个个面色扭曲,恐惧。有的大喊:“太一是个骗局……太一是个骗局啊!”
有的歇斯底里地舞动身体:“不!该死的黄极,你怎么能背叛我们!快放我出去!”
还有的动也不动,只是灵魂剧烈活动,仿佛陷入到永远只能回忆和思考,而再也不能求道的可怕黑暗中。
当然,有一人没有降维,正是诗格慕。
她在时空中疯狂瞬移,仿佛在躲避着可怕的追杀。
不过她怎么也跑不远,只是在一个直径几十万公里的时空回廊里,原地闪烁。
重生日本当神官
“大哥!”林立惊喜大叫,飞快地来到金色几何体身旁。
毫无疑问,这熟悉的气息正是黄极。
“很不错,你是第一个醒来的。”黄极带着笑意说道。
“这是真的吗?我不是在做梦吧?”林立大叫着,抱住黄极。
庆 余年 2
黄极淡笑道:“你刚才就是在做梦啊。”
林立仔仔细细地凝视着黄极:“大哥,在梦里我看到你死了……”
“嗯,我看腻了。”黄极平静道。
林立情绪复杂,刚才的幻境,对他的影响极其巨大。
此刻一切失而复得,那感觉,都不知道如何形容。
“对不起,大哥,在你最无助的时候,连我也没有包容你的失误。”林立呜咽道,虽然幻象是假的,但这种全知者的悲哀是真的。
黄极无所谓地说道:“你做的没错,林立,如果有一天,我向世界妥协,像个脆弱的失败者,你也得这么做!”
“记住,那样的黄极,不是我。”
林立难以置信地看着黄极,激动道:“怎么不是!人人都会犯错,如果有真有一天像梦里一样,我也不会离开大哥!”
黄极幽幽地纠正道:“林立,那句话叫……人非圣贤,孰能无过。”
林立呆住,黄极正是圣人。
黄极平静地微笑道:“承载万物者,无人可以背负他。如果他承受不住,跌落神坛,死了也就死了。”
“这是我自己选的路,如果有一天,我被现实的无奈所击败,改变了自己,那么我,就不是我了。”
“倘若那样的我,还活着,也只是魔性黄极,你一定不要相信他。”
林立扁着嘴,心中五味杂陈。
这种器量,让林立很确定,这里就是现实。
可是他又难以接受,也许这就是自古圣贤皆寂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