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小說 踏星-第三千三百四十九章 無敵始祖相伴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踏星
听了陆隐的话,圆脸老者失笑:“原来是担心这个,那你不用担心,御桑天大人这次不会来,虽然他必然会降临天元宇宙,但不是这次,也就是说,针对你们天元宇宙的战争,老夫说了算,增援到来也是老夫说了算。”
陆隐摇头:“增援必然会来桑天吧,我凭什么信你?”
圆脸老者目光冷冽:“看来陆主是在试探我灵化宇宙的虚实,老夫不想再多说什么了,归还,还是不归还?”
“不归还。”陆隐直言,他确实是在试探,但试探出来的东西不多。
二十年,增援就能到,换言之,这灵化宇宙第一波到达的人绝非十年就能赶到,他们早就出发了,至于多久,陆隐不知道,反正与第二批增援之人有至少二十年的间隔。
还有就是如果御桑天确实不会来,那没什么可担心的,以天元宇宙当前实力,就算不敌灵化宇宙,也不至于溃败。
除非青草大师出手。
不过这总会长说的未必是真,自己能试探他,作为灵化宇宙商会总会长,他也能反过来假意被自己试探,真真假假,很复杂。
圆脸老者面色低沉:“若不归还,梦桑将屠戮你们天元宇宙,一炷香为限,与之前一样,陆主,这次,你可还敢赌?”
陆隐目泛杀机:“你之前答应我不以此为要挟。”
圆脸老者冷笑:“对一个即将被毁灭的宇宙,需要讲信用吗?”
陆隐看向石门外的战舟,看着一众灵化宇宙的人:“所以我才没答应归还八部众,不过老家伙,你真以为靠这个能威胁我一辈子?”
“动手。”
一声厉喝,远方,六粒初尘自虚空而出,正面对撼印之界。
始祖走出星空,畅快大笑:“终于轮到我出手了,柱子,那家伙交给我。”
天才狂醫 小說
陆隐从来不信灵化宇宙,来谈判也是为了试探,想得知灵化宇宙更多的消息,毕竟有的消息只有桑天才知晓。
他击溃梦桑,太古城那边就无大碍,木先生既然实力衰退,那就让始祖出手,由木先生镇压序列之弦。
始祖的实力虽压抑太久,又失去了碧落天宫,但毕竟是天上宗始祖,天元宇宙曾经最强大的人,他能发挥何等战力,陆隐很期待。
六次初尘接连虚空,将印之界屏蔽。
圆脸老者骇然,怎么可能?
他以为凭着印之界,完全可以令天元宇宙投鼠忌器,不敢妄动,却没想到始祖出手,刹那遏制了印之界。
灵化宇宙的序列之基确实强大,但始祖本人的实力更是无上,若非永生境出手,四方镇守使怎么可能封住他?哪怕失去双手,他也可以咬住序列之弦,守护天元宇宙。
而今双手恢复,初尘归来,始祖彻底展现了他的强大,一出手就遏制印之界。
陆隐掠过圆脸老者,朝着石门后的战舟冲去,同一时间,天元宇宙所有修炼者杀向战舟。
圆脸老者要阻拦,眼前,始祖走出,一手抓向圆脸老者。
圆脸老者手持金笔,金笔所向。
“师父小心。”初一提醒。
始祖目光深沉如海,任由金笔点中,自手掌开始,不断蔓延金色。
陆隐回头,担心:“始祖。”
始祖大笑:“老祖我还不需要你们这些小家伙担心。”说着,掌心震荡,金色溃散。
外星總裁別見外
圆脸老者头皮发麻,不可能,印之界被遏制,自己的灵化武器竟也失败,他骇然望向始祖,御桑天层次。
情报有误,不是说天元宇宙那个始祖修为失去大半,早已废了吗?为什么会这么强?
对了,是梦桑,可恨,梦桑被重创,无力威胁太古城,此人便肆无忌惮的出现。
始祖一掌打在金笔上,将金笔打裂,圆脸老者只感觉无可抵挡的力量压来,如同被天穹碾过,身体倒飞。
陆隐惊叹,这就是始祖的实力?太可怕了。
当今宇宙,陆隐自问可以超越大部分人,但有几个他依然难以对付,或者说,一个层次的高手,他对付不了,正是木先生,唯一真神,未女那个层次。
始祖显然也是那个层次的,更有可能是那个层次最顶尖的强者。
永恒族敢与天上宗开战,就因为始祖被重创,若非如此,唯一真神怎敢对天上宗出手?
未女在三界六道面前可以是命运,也可以是未女本人,但唯独在始祖面前,就是命运,不敢有丝毫伪装。
梦桑入梦,始祖可以瞬间被它入梦,也可以瞬间清醒,毫无意外。
始祖是唯一一个引永生境出手的人。
始祖也是唯一一个自认绝对可以渡过苦厄,被永生境忌惮的人。
始祖,才是这方宇宙最绝顶的强者。
連 元 龍
若非顾忌永生境,始祖早就出手了,与灵化宇宙之战,也因为顾忌梦桑对太古城的威胁,才一直坐镇太古城。
而今梦桑被重创,木先生接替始祖,始祖终于走出,展现了他的强大。
那是无与伦比的强大,什么都不需要,仅仅一手而已,便压得圆脸老者喘不过气。
“暴岐助我–”圆脸老者大吼。
远处,碧色剑光掠过虚空,斩向始祖,同时,暴岐走出战舟,目光炙热的望向始祖,真正的绝顶高手,他横推鼎钟朝着始祖而去。
陆隐没有阻拦,看架势,一对二,始祖也不慌。
失去了暴岐守护,这战舟,他要定了。
或许是很多年没出手了,始祖很兴奋,一把捏碎金笔,任由碧色剑光斩来,巍然不动。
圆脸老者不断后退,脸色煞白,御桑天,绝对是御桑天层次。
无声的力量化为细流转瞬连接星空,朝着始祖而去,暴岐直接用了鼎钟出手。
两大桑天,无视陆隐,联手对决始祖。
他们无暇顾及其它,眼里只有始祖。
陆隐踏过石门,印之界被六粒初尘遏制,动弹不得,此战,灵化宇宙这第一波人完了。
一左一右两道人影袭来,一个是环绕碧色水流的绝美女子,被称作瑶宫主,是灵化宇宙桑天之下第一人,一个是天赐。
天赐盯着陆隐,眼底带着极度森寒,若非此子,形势不会是现在这样。
面对两个始境强者围攻,陆隐心脏处星空释放,直接驱散规则,土壤成片出现,覆盖于星穹之上,单掌下压,翻天掌。
一式翻天掌,瑶宫主与天赐同时色变,感受到了天地倒转的恐怖威能。
两人身体顿时被压下了一截,齐齐闷哼,鲜血顺着嘴角流淌。
農家巧媳 小說
瑶宫主震撼,此人不愧是能与总会长对决的高手,连序列之法都未领悟,竟达到这种层次。
天赐强忍着翻天掌的压力,一剑刺向陆隐,三尺青锋-无距。
另一边,瑶宫主抬手,碧色剑光斩来,碧水无伤剑。
陆隐张开手对准两人,十指弯曲,心脏处星空下,无限力量星象席卷,化为两股磅礴的力道横扫而过,令天赐与瑶宫主不得不承受,攻击都无法保持方向,但两人毕竟是始境,力量再强悍,只要没达到真正宇宙的极限,就不足以轻易击溃他们。
一道剑锋,一道碧色剑光临近。
陆隐也没指望星象就能击溃两人,眼见两道攻击降临,一步踏出,双掌齐出,压抑于掌心的力量伴随着掌之境战气与物极必反,打向两人。
天赐目光陡睁,找死。


破碎之声响彻星穹,陆隐一掌一个,将天赐与瑶宫主的剑锋皆打碎,掌力未散,打在他们身上,发出震响,将两人齐齐打退,吐血,四周星空都在扭曲,荡起涟漪。
陆隐脚踩逆步追去,周身,土壤化作长枪朝着两人刺去。
瑶宫主掌中碧水化剑,一剑荡开土壤长枪,剑锋转动,无数碧色剑光如雨点般朝着陆隐刺出。
陆隐随手一挥,残阳。
一式残阳落,天涯共余晖。
瑶宫主看到了美丽的夕阳在燃烧,燃烧星穹,也燃烧她的武。
多少年下来,她走的每一步修炼之路都是武,此刻,在残阳的燃烧下,她的武竟也在燃烧,趋于空白,精气神,意念,肉体,战技等等,一切皆在残阳余晖下消失。

瑶宫主吐血,震撼看向陆隐,又是意境战技,此人居然领悟了两式意境战技。
表面看去,意境战技与序列规则类似,或许比寻常战技厉害一些,但不至于有太大差距,有的人宁愿练成序列规则,也不愿将时间耗费在意境战技上。
但那是他们眼界不够。
意境战技真正可以发挥威力的战场,是始境。
始境,规则不近身,若对手也是始境,双方皆规则不近身,决定胜负的其余力量就很关键,肉体,精气神,思维等等,包括,意境战技。
这是一门在始境层次上大放光彩的力量。
所以意境战技其实比序列规则更难领悟,自古以来的传说就是领悟意境战技者,其价值不在序列规则之下。
其实在很多始境强者看来,他们宁愿放弃序列规则,也想领悟意境战技。
陆隐的两式意境战技带给瑶宫主极大震撼,而陆隐本人则盯上了天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