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帝霸 愛下-第4616章目中無人讀書

帝霸
小說推薦帝霸帝霸
在这个时候,真仙灵少站定,双目一扫,犹如冷电,最终落在了李七夜身上。
真仙灵少的目光一扫之时,所有修士强者都感觉自己头皮发疼,好像是目光一扫而过,便已经从自己头上刮下了一层皮,让人不由在心里面为之毛骨悚然。
真仙灵少仅仅是目光一扫罢了,都目光犹发是冷电利刃,犹如是实质一般,而且,这仅仅是随意之举,并未完全爆发出自己最强大的实力之时。
试想一下,若是真仙灵少爆发出自己真正实力之时,那是多么可怕之事,只怕在场的许多修士强者都会被直接镇压,难于回动弹。
此时此刻,真仙灵少目光落在李七夜身上,他的目光犹如是凝成了实质,犹如是万剑穿心,在旁边的修士强者一感受到这样的目光之时,都不由心里面发毛,打了一个冷颤。
若是这样的目光盯在自己的身上,犹如万剑穿心,那么,自己会直接跪在了地上,根本就无法与真仙灵少抗衡。
但是,不论真仙灵少的目光如何的万剑穿心,李七夜都不受丝毫的影响,只是轻轻地拂了一下胸前的衣裳,好像拂去尘埃一样。
这样的随手一举,在别人看来,乃是充满了挑衅,因为真仙灵少的那万剑穿心一样的目光,乃是充满了神威压迫,但是,现在李七夜随手拂去,犹如是拂去尘埃一样,此举,任何人看来,都是邈视真仙灵少,似乎要把真仙灵少如同尘埃一样抹去。
“可是你开口辱我真仙教?”此时,真仙灵少并没有一到来就发飙,也没有狂怒,他徐徐道来,但是,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是充满着力量,当这样的一句话说出来的时候,犹如是一条锋利无比的大道神链掷地而出,让人感受到了锋锐,让人不由毛骨悚然,打了一个冷颤。
“是我又如何?”李七夜笑了一下。
真仙灵少的目光一凝,在这瞬间,好像是穿透了心脏,给人一记透心凉,在场的修士强者,都瞬间感受到了这样的一记透心凉,不由打了一个冷颤,有道行浅的修士,不由双腿发软,差点就跪在地上了。
真仙灵少这目光只是投掷到李七夜身上而已,就已经是如此可怕了,若是投掷到自己的身上,对于有一些修士强者而目,岂不是当场吐血。
“辱我真仙教,此是大罪。”真仙灵少每一个字都是掷地有声,犹如大道神矛掷出一样,让人感到害怕,每一个字投掷而出,似乎可以置人于死地。
“辱了就辱了,能有多大的事情。”李七夜轻描淡写地说道。
李七夜这轻描淡写的话一说出来,顿时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
修神 风起闲云
“这是自寻死路吧。”有年轻修士不由喃喃地说道:“把羞辱真仙教之话,说得如此理直气壮,而且还当着天下人的面。”
在场的其他修士强者心里面也都一震,李七夜这样的态度,实在是太嚣张了,甚至嚣张得无与伦比,甚至无法用言语去形容。
对于天下多少修士强者而言,见到真仙教,心里面都会颤抖,与真仙教强者交往,言辞都要小心翼翼,以免得罪。
现在李七夜倒好,当着天下人的面,出言羞辱真仙教,那怕是真仙灵少追问,也不当作一回事,这是何等的胆大包天。
“这是活得不耐烦了吧,竟然敢如此羞辱真仙教,不怕真仙教灭他九族吗?”也有世家弟子不由嘀咕地说道。
“这对于李七夜来说,算不了什么吧。”有去过阴阳渡的修士强者就不由说道:“比起当着真仙教主的面,斩杀了六翼神使,这区区羞辱,算得了什么。”
这样的话说出来,也是说在场的许多修士强者抽了一口冷气,心里面为之剧震,当着真仙教主的面,杀了六翼神使,六翼神使,可是真仙教主的亲传弟子。
如此的滔天大仇,只怕真仙教绝对不会善罢甘休,面对这样的事情,只怕任何一个大教疆国,都是无法咽得下这口气的,这不仅仅是因为斩杀了门下弟子,更是羞辱了真仙教,更是把真仙教的神威踩在了脚下。
“这只怕是死无葬身之地吧。”有古派的弟子不由猜测地说道:“斩了真仙教主的徒弟,只怕真仙教迟早一天会报仇的,说不定,会灭了他的九族。”
“也不见得有那么简单。”有知道李七夜事迹的大人物也低声地说道:“李七夜背后可是有狮吼国、祖神庙撑腰,谁怕谁还不知道呢。”
一听到这样一说,不少修士强者也觉得是有道理,毕竟,狮吼国、祖神庙,何等的强大,若是有这样的庞然大物撑腰,那也不见得会怕真仙教。
“难怪他敢如此的胆大妄为。”有强者不由为之恍然大悟。
此时,真仙灵少脸色一冷,任何人都理解的,就算是泥菩萨,那也是有三分泥性,更何况,李七夜当着天下人的面羞辱他们真仙教,作为真仙教最杰出的弟子之一,他又焉能心平气和,他没有狂怒,那都已经是十分有修养了。
换作是其他的修士强者,说不定早就咆哮起来,扬言要把李七夜碎尸挫骨了。
“现在给你一个机会,向我真仙教道歉,那还来得及。”此时,真仙灵少脸色沉冷,他冷冷地说道。
听到真仙灵少这样的话,大家都不由望着李七夜,对于许多修士强者而言,真仙灵少这样的要求,不算过份,毕竟,李七夜出言羞辱真仙教在先,现在真仙灵少要求李七夜道歉认错,以真仙教的庞大而言,这已经是仁慈无比了。
但是,在这个时候,李七夜只是轻轻地摆了摆手,就像是管苍蝇一样,淡淡一笑,说道:“也太把自己真仙教当作一回事了,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吧,若不是进退,送你下地府。”
这话一出,在场的所有人都一下子哗然了,也有许多的修士强者不由抽了一口冷气,十分震撼地望着李七夜。
“好大的口气,这何止是得罪了真仙教,单凭这话,都足免死一百次呀。”有修士不由惊呼了一声。
也有大教强者不由抽了一口冷气地说道:“真仙灵少,可谓是真仙六天骄排在前面的存在,年轻一辈,罕有人能敌也,李七夜敢如此大言不惭,说送他下地府,这话未免太嚣张了吧。”
真仙灵少的强大,许许多多的人都知道的,现在李七夜竟然随口便说,要送真仙灵少下地府,在李七夜眼中,真仙灵少好像是如一只蝼蚁一般,这样的话,在许多修士强者听来,那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这是嚣张得一塌糊涂。
“那不见得。”有去过阴阳渡的强者嘀咕了一声,说道:“有好戏看了,李七夜斩杀六翼神使之时,也不见得用了多少的力气,或许,今日还真的能斩真仙灵少。”
“这是活得不耐烦了吧。”也有老一辈强者嘀咕地说道:“就算是实力强大,但是,不要忘记了,真仙教不仅仅只有一个真仙灵少,还有其他的杰出天才,还有其他的老祖,更为可怕的是,还有其他的仙王。何苦一时意气之快,要与整个真仙教生死两不立呢。”
这样的话,让许多修士强者在心里面一寒,都不由为之认同这样的话,毕竟,真仙教也不仅仅只有真仙灵少这样的一个强者,更为可怕的是,真仙教的仙王,可是有好几位,每一位仙王,都可谓是天下无敌。
真仙教的底蕴,乃是深不可测,在许多修士强者看来,与真仙教为敌,只怕都是没有什么好下场的。
“好——”此时,真仙灵少双目冰冷,犹如是两把寒冰神剑一样,可以瞬间刺入人的身体里,瞬间把人冰封,成为冰尸。
真仙灵少还没有出手,如此冰冷的目光已经让许多修士强者承受不住了,牙关格格地打颤着,甚至有道行浅薄的修士强者,已经双腿一软,一屁股坐在地上了。
毫无疑问,真仙灵少的实力足够笑傲年轻一辈,他还未出手,便是可以镇压年轻一辈。
“本少倒想见识一下你有几分本事。”在这个时候,真仙灵少冷冷地说道,每一个字都如利剑剜心一样,让人毛骨悚然。
在这个时候,真仙灵少乃是“浮”的一声,身后浮现一缕缕的光芒,每一缕的光芒都充满了质感,似乎每一缕光芒都可以开拓万世,每一缕的光芒,都可以烛照万古。
“拓世宝典。”看到真仙灵少身后所浮现的光芒,有大教老祖立即知道真仙灵少的功法是出自于哪里。
“《拓世宝典》,此乃是拓世道君所留下的无双宝典呀。”看到这样的一幕,有世家元老也说道:“真仙灵少把拓世道君的无双之术修练得炉火纯青呀。”
《拓世宝典》,此乃是真仙教第二位道君拓世道君所留下的无上功法秘笈。
拓世道君,作为真仙教的道君,可是充满着传奇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