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數風流人物笔趣-壬字卷 第二十一節 暴風雨前的寧靜和安逸(2)閲讀

數風流人物
小說推薦數風流人物数风流人物
从背后看过去,包裹在一袭素白带暗红镶边花纹襦裙的李纨背对自己,站在山石上眺望着远方,也不知道是触景伤情,还是突然想到什么,让她似乎愁眉不展。
凹凸有致的身段被略显宽松的襦裙遮住了曲线,她手里还搭着一件天青色的披风,显然是方才那个丫鬟留下来的。
狂傲丑女之溺宠傻夫 小说
随手将手里搭着的披风斗篷搁在山石上,李纨脸色惆怅,向前迈进两步,一只手在便扶在了那崖壁上,再度幽幽叹息一声。
李纨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心情就不好了起来,照理说小叔子娶亲是大喜事儿,但是看着阖府上下为之热闹喧嚣,一切都围绕着这桩事儿忙乎,而更有甚者,许多下人们已经开始其揣摩猜度起未来宝二奶奶的喜好脾性,准备迎合了,这无疑更增添了李纨内心的酸楚和落寞。
自己嫁入贾家没两年丈夫就去世了,也幸亏还留下了贾兰这样一根独苗,不过便是素来不争什么的李纨也能感受得到从贾母到公公、婆婆对兰哥儿的疏淡和轻慢,这连带着整个荣国府上下都对兰哥儿渐渐忽略了。
最早荣国府上下对贾环的轻慢李纨还能理解,毕竟贾环是庶子,而且母亲还是那个通房丫头出身的赵姨娘,本来就在府里口碑不好。
可自家兰哥儿呢?实打实的嫡长孙!
自己也是金陵有头有脸的书香门第李家嫡女嫁过来的,怎么就受到如此冷遇,难道兰哥儿是自己偷人生下来的不成?
这种愤懑憋屈一直压抑在李纨心中,可以说积怨已久。
他们的心目中都只有一个人,便是小叔子贾宝玉,但李纨无论从哪方面来看,小叔子都是一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角色。
不读书,对经济仕途毫无兴趣,这都姑且不提,性格还懒散放浪,做人也没无担当,甚至还和那些俊俏小生戏子黏黏糊糊,这简直让人无语。
她便碰上过一次小叔子在园子里翠嶂里曲径通幽处和隔壁秦氏的弟弟在亲昵嬉戏,当时把她给吓得,幸亏躲闪得快,才没一头撞上。
大观园里不允许除了小叔子之外的男子进入,这是早有规定,后来因为冯紫英的缘故,默许了冯紫英也可以进去,其他男人是断断不许的,为此李纨还专门去纠察了门上,十分罕见地把几个守门婆子仆妇臭骂了一顿,从那以后,那秦钟才没进园子了。
小叔子这样了,可丝毫影响不到贾母和公婆对小叔子的溺爱,而读书刻苦,做事认真的兰哥儿却不知道为何难以讨得他们欢心,便是想要分享其中好处十一也是不能,这如何能让李纨心理平衡?
对贾母的仇视,对公公婆婆的诸般怨恨不满,李纨都只能深深埋在心中,便是身边最贴心的素云碧月也无法说。
这俩丫头虽然贴心,其他事情都可以交心,但是毕竟是自小跟着贾家的,对她们心目中的至尊老太君和老爷太太,怕是断断生不出其他心思的。
征文作者 小说
原来还有一个王熙凤能经常说些闲话,虽然不敢提及老太君和公婆的事儿,但总能有个说说话的人。
可现在,凤辣子走了,迎春是一个闷葫芦,一门心思也只想着嫁入冯家,林丫头那尖酸性子和她是不投缘的,探丫头和云丫头脾气又和她不合,四丫头是冷性子,而且年龄也差一大截,自然说不到一块儿。
唯一一个紧挨着的岫烟倒是能说上几句话,但岫烟因为是借住在园子里,比较敏感,不爱出门,而且出门也是径直去栊翠庵里和她自幼交好的妙玉一起。
算来算去,这偌大荣国府里,现在竟然没有一个可以托心倾吐的人。
看着今日阖府上下欢天喜地地替小叔子娶亲热闹,再想到探丫头也说等到新妇过门便要把府里公中大账交给新妇,虽说李纨不怎么管事,但是却还是因为名义上管着府里事儿,探丫头做事也通透,有什么大小事儿也都要和自己打个招呼,所以府里下人们待自己态度也比以前不一般,可现在这一切又都要归于原状,甚至可能还不及以往王熙凤管着的时候,心中诸般不顺积压在心中,让此时的李纨是倍感凄凉落寞。
一手扶着崖壁,午间懒洋洋的阳光照在身上,李纨不经意地看见自己斗篷置放在这斜卧的大石上,猛然间想起了那一日自己被那个人陡然挤压在这大石上,两人面孔相隔只有寸许,呼吸可闻,甚至对方的腿根都挤在了自己的两腿之间,紧贴在一块儿,想到那一时情形,她竟然有些神思恍惚,身子发热,嘴里曼声漏出一句:“铿哥儿,……”
一只粗壮有力的胳膊忽然间从腰际钻过来,一下子搂住了李纨的柳腰,一具雄壮的身躯从背后紧贴着了自己,耳际传来粗重的热气,李纨骇然间,喉中惊呼声尚未发出,便听得耳间传来一个魂牵梦绕的声音:“大嫂子,可是在唤我?”
一时间李纨全身几乎要瘫软下来,自己怎么会恍恍惚惚地跑到这里,鬼使神差地嗓子里还喊了一声铿哥儿,而且更为关键的是怎么这个家伙就会在这里,难道这是在梦里?
李纨下意识地咬了一下舌尖,但剧痛让她明白这不是在梦里。
这事儿实实在在发生了,那只揽住自己细腰的虎臂紧紧勾住,让自己的脊背丰臀死死贴在他的身上,而灼热的气息钻入自己耳中,让她全身一阵酥麻。
惶然间李纨挣扎起来,用带着一丝哭腔地声音道:“铿哥儿,妾身……”
烈火女將
“好了,嫂子我知道了。”此时的冯紫英也是全身燥热,眼睛发红,宛如见了红布的躁动公牛,他竭力压抑着自己涌动的情欲,以免吓到怀中这个俏寡妇,“嫂子,你说我们是不是有缘,那一日在这里,今日本事宝玉大婚,我吃了酒小憩片刻,便随意而行,西角门居然开了,便进来一路走到这里,未曾想嫂子也在这里,难道冥冥中自有天意要让我和嫂子在这里相会?”
李纨也是一阵晕眩。
西角门是从来不开的,但今日可能是因为宝玉娶亲所以需要打扫一下才会开门,未曾想正巧遇到冯紫英也就进来了,否则这条山道要么只能从蓼汀花溆那边过来,要么就是从蘅芜苑那边上来,自己站在这里绝不会看不见。
唯有这一条狭窄的小径是岔上来的,就在自己侧后方,自己未曾注意。
“铿哥儿,……”李纨微微侧过身来,她已经感受到了对方紧贴在自己翘臀上的昂扬之势,十多年未曾经历过这等事情的她已经有些记不清往日种种了,心如槁灰的她早就让自己忘记那些,但这一刻某种异样又在心田中如甘霖滋润之后,不可阻挡地壮大起来。
李纨转过来的脸庞正对着冯紫英,四目相视,纠结在一起。
直到这个时候冯紫英才能真正仔细地打量对方,而且是如此近距离。
不得不说,这女人真的很耐看。
不同于黛玉、宝钗和宝琴她们那种只需要一眼就能让人牢牢记住的惊艳之美,也不同于王熙凤、二尤和布喜娅玛拉那种眉目间就能给人深刻印象的独到魅力,李纨的面庞之美是含蓄的,婉约的,如果一定要在大观园里的女人们来找一个相似的,大概就是邢岫烟那种类型。
但是李纨和邢岫烟却只能说是在气质上略微相仿,邢岫烟的面庞更宽阔,眼眶更深,这一点上倒是有点儿像布喜娅玛拉,但是轮廓却又要比布喜娅玛拉柔媚许多,而李纨面颊则是略带瘦削匀净的美,这一刻能让冯紫英突然想起并不以姿容出色著称的前世中的演员张小斐那张略显寻常的脸。
冯紫英没有给李纨太多纠结惶恐的时间,转过身来的李纨身子紧紧贴在自己怀中,此时的他已经无暇想太多,那惶惑中带着娇怯的眼神更是刺激得他几欲爆发。
手指粗鲁而又灵巧的钻入衣襟下,在李纨的惊呼声中一切不言而喻,而那惊呼声也戛然而止,冯紫英已经把身体微微向一侧一推,宛如那一日的姿势再度上演在这块注定会在眼前女人一生中留下浓墨重彩一笔的大石上。
浓烈而火热的亲吻顿时就让李纨迷醉在了眼前这个男人的激情之中,即便是在十多年前丈夫也从未有过这样的疯狂,丈夫的老实敦厚和按部就班更像是寻常夫妇过日子,加上身体本来一直就不好,更是让李纨几乎没有感受到过什么真正的激情浪漫。
展开的斗篷变成了最好的铺垫,平坦如镜的大石却成了二人最好的欢好之地,窸窸窣窣的声音之后,李纨襦裙下的里衣滑落,……
这一刻一直处于昏昏然状态的李纨猛然间想起了那一日园子里有人捡拾到上交上来的绣春囊,自己今日这一幕却又和那绣春囊中所绣何其相似,甚至犹有过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