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言情小說 神話版三國 愛下-第四千一百一十章 來齊熱推

神話版三國
小說推薦神話版三國神话版三国
陈曦看着金尚,他已经明白金尚是什么意思了,之前展露出那么的优势,现在露出这样的唏嘘之色,为了什么,陈曦还是懂的。
说白了不就是想让陈曦认识到他们这片封地有非常多的产出,也能创造出利润,但是目前这些粮食果干之类的东西,因为当地环境无法运输出去,希望陈曦能援手一二什么的。
“嗯,这个路也不是不能修。”陈曦想了想对着金尚开口说道。
“我们这边封地可以提供道路修筑人员的伙食,并且在他们完工离开的时候,我们这边可以给每个人送一套漆器家具。”金尚连砍价的意思都没有,直接给出了自家能开出的最大价码。
这地方靠近后世的缅甸,林子里面有很多珍贵的木材,当然在这年头,还没有木材定级这么一说,可这林子里面哪种木材适合用来做家具,很多的木匠摸一摸,研究研究就知道了。
在这边这几年,金尚这边建设的漆器加工厂,其实已经找到了适合用来做各种家具的木材,然而木材找到了,运不出去,这就很尴尬了,这边的成品木料质量很好,但没路可走啊。
再加上粮食果干的产出,金尚很需要一条直通国内的路。
至于说陈曦过来时的那条荆南小道,对于金尚这些人来说太远了,绕的路太多了,而且那条路的质量并不怎么样,大军行进还能通过,让商队通过实在是有些困难了。
毕竟荆南那条路,从一开始就说了,那只是一条临时性的道路,哪怕被袁术和刘璋进行了两次加固,实际上因为当初修这条道路的时候,就未彻底夯实路基,经由亚热带雨林的破坏,现在这条路过商队其实是非常勉强的事情,也就过军队容易。
没办法,亚热带雨林的藤蔓植物虽说长得不如热带雨林那么变态,但是在天地精气的作用下,这些玩意儿的生长速度也还是很变态的,以至于对于本身就算是残次品的道路损伤挺大。
这也是为什么金尚希望汉室重修一条正规的道路,之前那条路,现在真就是过点军队什么的,其他的基本不用抱希望了。
“修条路啊,原则上我是同意的,但是现在国内也腾不出来太多的人手,而且这边本身也有规划,修的话,你可以和昌乐侯(孙乾)那边商议一二,他那边修的主干道,虽说不通过你们这边,但你们可以主动和那边进行交汇。”陈曦神色平淡的开口说道。
九陽煉神 蛇公子
往中南半岛修路是不可避免的,在未来为了加强统治,光一个西南大通道是不够的,交州,益南等地也会逐渐向中南半岛的统治区进行道路延伸,但这都需要时间。
毕竟目前的人力资源就这么多,很多工程难免需要精打细算,汉室境内尚且有很多地方的道路还没有彻底铺设完毕,村村通的道路都没彻底的使用混凝土进行加固,哪里腾的出手往中南半岛延伸。
像西南大通道这种级别的道路,能力主推进,更多是有足够庞大的利益,而金尚这边的袁术和刘璋的封地,算了吧,这点利益和恒河比起来,根本就是芝麻,能给个准话,已经算是陈曦看在金尚干得不错的份上了,否则连这句话都没有。
金尚听到这话,当即拱手感谢,他也知道这已经是极限了,至于说孙乾过来还需要多久,这不是问题,他可以先将道路延伸到孙乾预设的地方,等孙乾从益州山区出来,那不就基本相当于胜利了吗?
总不可能他们这边出人修路,一方面能不能修通这种难度的道路,另一方面就算是修通,他们这边投入的资源也足够让人崩溃了。
和金尚说通之后,刘备和陈曦率领着麾下八千人,在袁术封地狠狠的补充了一下粮草物资,然后就带兵继续往西行进。
当然在离开之前,刘备等人也遇到了骆俊,不过骆俊出现的时候好像和袁术有些许的矛盾,以至于从出现,骆俊看袁术就像是看虫豸一样,不过袁术并没有在乎。
毕竟袁术麾下的文臣有一个算一个,基本都和袁术三观不齐,再说看自己像虫豸一样是问题吗?完全不是问题,反正一年也见不到一次,看就看呗,我袁术是会因为别人的眼神而改变自己的人吗?
完全不是,我袁术为人随意洒脱,完全不会因为别人的眼神而产生任何的变化,再说这个骆俊,袁术的印象真的不深,之前甚至以为金尚是自己留在这里给自己建设封地的人手,骆俊什么早忘了。
想想也对,上一次见到骆俊的时候,五年前,还是六年前来着。
“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前方千米也就出了袁公的封地,进入阳城侯的封地了,我们也就不过去了,万望晋侯和陈侯旗开得胜。”骆俊非常恭谨的对着刘备和陈曦等人一礼,在这一刻显得异常恭敬。
不过袁术忍了一路,这个时候终于有些忍不住了,“有的人啊,嘴上说着袁公袁公,可袁公就在这里呢,怎么就这表情。”
骆俊起身,看了看袁术,呵呵了两下,“敢问袁公,可还认识我?”
袁术一挑眉,你要是之前问的话,我可能还真不知道,现在我岂能不知道,“认识啊,骆俊,骆孝远,我袁术在中南半岛地区的两大骨干之一,乃是治理封地的优秀文臣。”
“哦,我叫骆俊啊,那袁公请看那里,那位是谁?”骆俊指着三十米外,和自己长得八分相似的一个人,笑眯眯的对着袁术说道。
“这个人有点眼熟啊。”袁术看着和骆俊有着八分像的人皱了皱眉头说道,没反应过来。
“那个人叫骆俊。”骆俊很是温和的对着袁术说道。
袁术沉默了一会儿,以袖掩面准备遁走,这一刻袁术终于理解了当初曹操努力认识了四百人之后,当着一个都统的面很是兴奋的叫出对方的名字,结果对方尴尬的表示,你叫的是另外一个人的时候,到底是什么样的心理了。
这一刻袁术只想跑路,认错人啦!前脚还说对方是自己麾下两大骨干之一,乃是治理封地的优秀文臣,后脚就发现自己认错人了,这一刻袁术尴尬的只想跑路。
可惜袁术的另一只衣袖被骆俊拽住,未能跑路成功,只能尴尬的看着骆俊,最后长叹了一口气,“孤对不住你们啊!”
美學 館
袁术二是二了点,被拽住的时候其实已经反应过来,自己被骆俊炸胡了,当然自己不认识骆俊也是事实,否则也不会如此轻易的被对方唬住,对此袁术也确实是挺尴尬的。
“行了,行了。”骆俊没好气的说道。
“下次肯定不会认错的。”袁术赶紧道歉,这也算是袁术的优点了,道歉的时候非常积极。
“下次是几年后?”骆俊问了一个让袁术非常尴尬的问题,“算了,袁公,你如果认为这是你的封地,还请多来几次,否则下面的人都不认识你,只靠汉帝国的文书是无法证明的,封国逐君的话,估计多得是朝臣看你的热闹。”
“啊,给汉帝国办事,要不你努力建设封地,这地方就捐给汉帝国吧。”袁术给了骆俊一个非常逆天的回复,让骆俊无言以对,他发现自己后续的话,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
骆俊寻思着这好歹是一片封地,你袁术得好好培育,结果袁术的意思是这片地方其实是当年纪灵和张任弄出来给我和刘璋耍的地方,居然还会有被剥夺的风险,那还是赶紧退还国家。
丢人是不能丢人的,我先提前遏制了丢人这种可能,只要我将封地退还给了国家,不就没可能出现封国逐君这种丢人事件的发生了。
天生神醫 了了一生
“咳咳咳,袁公,您真的是好样的,这片封地我会和金兄给您打理好的。”骆俊沉默了好久,最后发现袁术的思维方式他真的追不上,于是放弃了思考,对方如此优秀的回答,让骆俊觉得,他确实是只适合作为一个优秀的打工人了。
“那你加油,相信我,下次我路过的时候,肯定不会认错人的。”袁术非常诚恳的道歉,“这次时间实在是太过久远了,我相信,季玉那个家伙如果来了,他也不认识他封地的那些人。”
侯府嫡妻 三昧水忏
骆俊见此冷笑了两下,你怕不是开玩笑,李恢和杨洪跟着刘璋都干了多少年了,你说刘璋会不会不认识,刘璋甭管发生什么,每年多多少少还给发点嘉奖,这是他和金尚极少数卷不过对方的地方。
“袁公,你去了阳城侯封地之后,多学学。”骆俊走的时候非常诚恳的说道,袁术闻言愣了愣神,我堂堂袁术,居然还有不如刘璋的地方,那家伙不过是我的小弟而已,有什么好学的。
然而不等袁术问清楚,到底是啥情况,骆俊已经带着手下离开,前面是刘璋的封地,他们一般不过去。
等袁术追过来的时候,刘备和陈曦已经踏上了刘璋的封地,这个时候刘璋正带着李恢和杨洪在迎接刘备和陈曦。
“季玉,你怎么来了?”刘备看着刘璋的时候很有些惊喜的意思,完全没想到当时冀州事了,先去长安复命的刘璋,之前一直没有和他们汇合,居然在这里等着他们。
“这种事情,我当然会来的,而且我也查清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刘璋神色平静的说道。
刘皊这件事是刘璋先收到的消息,陈曦确定之后,刘璋便去查证了,等事情实锤的时候,刘璋还在搜集准确的情报,原本刘备以为刘璋这次就不过来了,结果刘璋居然还是来了。
毕竟宗女叛国这种事情,来一个能代表皇室的成员就可以了,毕竟汉皇宗亲现在也确实是不多了。没想到刘璋居然还是来了。
“是什么前因后果?”陈曦带着好奇询问道,他还真的挺奇怪的,这事不就是贾诩说的,他下手击杀,但是考虑到炎汉当前的国家环境,所以没有挫骨扬灰,而是在杀死之后,以贵女的身份下葬,结果被竺赫来给坑了吗?
“刘皊是事实叛国了,她来这边就是为了这个。”刘璋面色阴郁的说道,“我已经将刘琦他们幽禁了起来,虽说没有连坐,但他们这辈子也不会出现在人前了。”
“这一任宗正已经卸任了,去太庙跪着了。”刘备很是无奈的说道,炎汉四百年,这代当宗正的刘虞是最郁闷的,以前真没见过宗室叛国的,虽说宗室也有摆明车马和皇帝开干的,但叛国的没有啊。
“下一任我来当宗正。”刘璋黑着脸说道,“我父之前为宗正,由我继任也算是子承父业。”
“那就你来吧。”刘备点了点头,刘璋要当宗正,刘备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大汉朝的宗室加起来现在不到两手之数,谁来当宗正都行,这次的事情确实是太过恶心了。
“本来我去了一趟益州,还想将战车拉出来,结果路没修好,我只能自个过来了。”刘璋叹了口气说道,他本来准备将他爹那一千多架天子车架拿过来修一修当战车用,结果山路崎岖,出不来。
“人能过来,心到了就可以了,这次看你族兄我如何大破贵霜。”刘备意气风发的开口说道。
这话并不是乱说,刘备虽说不善统兵,但恒河那边将校齐全,刘备和陈曦空降过去,直接就是一套打天下的班子,再将八千骨干填充进去,手撕绝对没问题。
“我这边已经将粮草后勤给准备好了。”刘璋眼见刘备的神情,心情也好了一些,毕竟刘皊那事,将刘璋也哽住了,四百年了,见过和皇帝开战的宗室,没见过叛国的宗室,这可真是第一个。
有时候刘璋都怀疑刘虞告太庙的时候,先祖会不会跳出来将刘虞圈踢,你就是这么当宗正的?这都是些啥事情,宗女都能叛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