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摘仙令-第一一一五章 開天閲讀

摘仙令
小說推薦摘仙令摘仙令
在世尊唤醒轮回记忆前,把他杀了,保住师父,是现在的陆灵蹊最想做的。
可是师叔的话,犹如当头一棒,让她不得不正视这件事的可行性。
真理部
人族走到如今不容易,哪怕她在这其中有很大的功劳,可真要让一庸知道世尊的轮回分身是师父,仙界的上上下下,只怕都支持让师父魂飞魄散!
陆灵蹊的脊背直发冷,灵力在身上过了好几下,才扬起笑脸,回到金风谷。
“过来,陪为师下盘棋!”
随庆知道徒弟不会甘心的,待要阻止吧,又怀疑不让她挣扎一段时间,忙上一段时间,万一有个什么……,徒弟以后会落下一辈子的遗憾。
他只能装着没看见,尽量以平和的心态,来面对她,“你宜法师叔说你不会下棋,为师今天就教教你。”
“……不想学!”
有时间在棋上动脑子,她还不如再求求陆望老祖和宁老祖。
陆灵蹊坐下来的时候,往棋盘上一扒,把他的棋子都弄乱了,“师父,您跟我说说师伯呗!”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师父最大的弱点在师伯身上。
而且,师父的命是林师伯和楚师伯救下的,世尊凭什么来摘桃子?
陆灵蹊觉得,多了解故去的林师伯,有利于她在师父和世尊斗的时候,插上一脚。
“您说的好了,说不定,我转身就能给她收个徒孙儿。”
随庆:“……”
当他不知道,她打的小主意吗?
随庆有些哭笑不得,“你准备一肩挑两房?”
“不是啊,我是您的徒弟,不过呢,我也是金风谷的谷主。”
陆灵蹊跟师父胡搅蛮缠,“我这个谷主,要给师伯收个徒孙儿,那是绝对没问题的。”
“那还不如我自己帮她收。”
“这么多年,您就收到我一个。”陆灵蹊帮他认清现实,“就是师伯在,肯定也会觉得,我比您靠谱!”
“……哈哈哈!”
随庆一愣之后,大笑出声。
他收一个就够了。
这辈子,他最大的运气在徒弟身上。
“好吧!”他笑眯眯地道:“你说服我了。”
随庆在微笑中回忆。
回忆那个,带他打架,带他偷果子,带他烤竹鼠……,恣意洒脱的女孩。
这是一个长长的故事,前半段里,陆灵蹊陪着师父一起笑,后半段……
准确的说,没有后半段。
结束的太仓促了。
不被人重视的金风谷,灵根资质都算不上优秀的师父,一不小心,不仅填上了师伯,还填上了师祖。
“你师祖如果不是仓促晋阶元婴,……是有机会的。”
法医王 映日
随庆从来不敢忘,“那时候,你师伯在内门也渐露头角。”
如果师姐不曾替他死的话,那位楚师兄……
随庆都有些说不下去了。
凭心而论,楚师兄比他更配师姐。
师姐死了,楚师兄也从此迁怒于他。
可是,遇到危险的时候,他也不惜以命相救!
这条命,真的不属于他。
“世尊想要我的命,绝不可能,因为我的这条命里,不仅有你师祖师伯,还有你早就故去的楚师伯!”
他一直在替他们活。
他活着,他们就活着。
他不敢平庸,他努力的与天争命。
他们这么多人,不是世尊想夺,便能夺去的。
“师父,那……”
妖孽奶爸在都市 孤山树下
陆灵蹊正要说什么,宜法急切的声音从远方传来,“林蹊,惜时前辈有事找你。”
“快去吧!有话,回头再说。”
随庆朝徒弟摆摆手。
陆灵蹊急忙赶往神道大殿,东偏殿里,传界香上,一个又一个文字正在成形。
“封了丹田,并不代表就不能再学神魂类功法。”
从南佳人那里听到随庆的事,宁知意甚为意外,当场以传界香联系自家娃,“如果觉得,现在学神魂类的功法已经迟了,那就用灵物。”
宁知意在这边道:“宁家世代,都被身体拖累,我决定转为鬼修,抛弃身体这个累赘前,就常服碧心果助长神魂。
林蹊,你不仅有碧心果,还有碧落仙泉水,这都是助长神魂的宝物,往你师父身上堆吧!”
不用猜,宁知意都知道,自家的孩子,不会不管随庆。
至于世尊的轮回分身……
天地运转,生灵生灭,往复循环……,大家有的,只是现世的自己。
“我想堆的,可是师父不愿意,他担心最终便宜世尊。”
陆灵蹊跟自家老祖用传界香说话,“老祖,师父现在在用鬼宗役鬼的破月决,为了能更好的利用破月决,丹田灵力,现在起封到结丹中期。
但是,我感觉他用破月决,伤的不仅是世尊,更是他自己。”
师父连着几次用破月决,最后都把他自己麻倒了。
“老祖,您有比破月决更好的法决吗?”
更好的法决啊!
宁知意的眉头蹙了蹙,“我研究过千道宗鬼宗的破月决,它其实是从上古功法开天决演化而来。
开天决,一曰镇魔、二曰勾神、三曰破月、四曰灭元、五曰开天,是神魂类顶级功法,此功法,带有一定讨巧之力,现在想,也许跟美魂王也有一定的关系。
美魂王的魂力强盛,可能大半都因开天决而来,因为,大成之时,它能把对手的魂力尽数破开,精纯魂力收归己用。”
说到这里,她的面容一肃,“此功法,随庆现在学,或许有些迟,但是,并不代表就完全没有机会。
镇魔、勾神、破月,拿世尊没办法,但是灭元和开天就不一样了。”
说到这里,她也坐不住了,“林蹊,我马上把开天决交由常雨给你们送下去,跟你师父说,既然干了,那就没有后退之路,以碧心果和碧落仙泉水,辅佐开天决,哪怕只是习有小成,在感应到世尊的时候,先镇、后勾、再破,趁他稍有愣神的瞬间——灭元!”
她杀气腾腾,“哪怕随庆走不到最后一步的开天,借不到他的精纯魂力,只凭灭元一项,世尊也别想好过。”
仙路艰难,世尊想在半路上摘桃子,那是做梦!
“好,您让常雨马上给我送过来。”
神陨地打不开,若是能打开……
陆灵蹊求不了美魂王,现在只能求自家老祖了,“您对开天决有什么心得体会,也全都记上。”
“老祖我是对你留手的人吗?”
宁知意一边传讯南佳人,让她马上过来一趟,一边道:“这开天决……,林蹊,你师父学的时候,你也要跟上。
如果可以的话,要比你师父学得更快更好。”
自家娃儿的心魔劫,她也惦记着呢。
“美魂王之所以会被人称为魔王,与此开天决未必没有关系,随庆现在的情况特殊,你顾着他的时候,也一定要注意自身安全。”
“您放心,我早就准备好了。”
而且,修有十面埋伏的她,在神魂方面,绝对完胜师父。
陆灵蹊给自家老祖保证,“我也用碧落仙泉水辅以开天决!”
……
时间在圣尊和世尊,都甚煎熬的情况下,一点点往前。
“拿着!”
圣尊思过来,想过去,到底先选择了相助,“轮回分身是你重新爬起来的最大契机。”
佐蒙一族落败于人族,被人族欺负,主要是因为世尊不行了。
如果他能重新起来……
虚乘给他的一切,他们都能加倍,加十倍的还回去。
圣尊对此报了极大的希望,“这些都是助魂养魂之物。”
连碧落仙泉水,他都分了一部分给他。
当然更多的碧落仙泉水,圣尊都留给自己了。
从新生宇宙好不容易弄回来的碧落仙泉水,以前给世尊用了,后来,基本全是他自用,“世尊,你要相信,在召回你的轮回分身事上,我与你的利益是一致的。”
“相信!”
世尊哪敢不相信?
“我一直都是相信大哥的。”
漂亮话,谁都会说。
世尊看了一眼小几上的瓶瓶罐罐,心甚满意。
这些资源,他好长时间都没得到过了。
“待我好一点,再感应到轮回分身,一定请大哥相助!”
“好!”
圣尊拍拍他的肩,“待你好了,我们兄弟重新携手,把人族……再按下去。”
这一次,他不会心慈手软。
天渊七界……,有一个算一个,一个都不饶。
“是!”
世尊在圣尊眼中,看到了无限杀机与算计。
曾经的圣尊,可不会这般情绪外露。
现在……
隐隐的,世尊感觉他的杀机与算计,有大半是对着他的。
毕竟,以雷霆手段对付人族的时候,必要有人承下天地因果。
一如当年,是他承下天地因果。
“只要我能召回轮回分魂,大哥让我往东,我必不往西。”
他可以往北,往南。
曾经一切都担下了,如今……
世尊觉得,他要为自己多想想了。
“好,好兄弟!”
圣尊转身离开,小谷禁制关闭半晌,留在那里的一缕神识还能看到世尊一脸高兴,这才放下一点心。
他要让世尊把人族再按下去,把虚乘打得再不敢出界心空间。
威逼仙界各方,一如当年,把天渊七界的飞升修士,全都砸回天渊七界。
再来一场灭魔之战。
極品修真少年
没有魔……
圣尊想了想,目光投进了无尽宇宙。
那里,有的是可毁灭一界一域,甚至一个宇宙的虫怪。
……
为防引起世尊警觉,常雨三天敲他一下的计划,还没开始,就自己叫停了。
师祖和师父的开天决,她也跟着看了几眼,不过,她现在没时间学,她现在的任务是盯着世尊。
“世尊今天在干什么?”
“晒太阳!吃果子,吃点心,喝茶!”
广若感觉,世尊萎靡了几天,又复活了,现在的日子,过得比他不知快活了多少倍。
“跟昨天一样。”
“有什么人去过小谷吗?”
“没……”
广若正要摇头,又顿住了,面色一变,“圣尊来了。”
常雨心下一跳,“……小心点,盯过去的时候,不要做的太明显。”
虽然广若常借着神魂之便,过去串门,可是,最近串得太勤,常雨生怕引起世尊警觉。
“放心,他都不管我的。”
在世尊的眼中,他是个废人,是个比他还废的人。
广若甚不服气。
他废,都是因为他。
如果能拉着世尊一块儿废,对他而言,就是完美。
“那也要小心。”
常雨看他一副不服气的样子,抬手就是三根长针,没有半点犹豫的插进他的脑袋。
广若瞪着眼睛,昏沉下来。
常雨的心跳快了几拍,默数二十息后,这才起了三针,“广若,你该知道,我们在那边是有人的。”
她在他睁眼的时候,声音甚冷,“再敢不听话瞎来,你知道是什么后果的。”
“……是是是!”
这姑奶奶真是不能惹。
广若连忙端正态度。
小谷中,又一轮对话早就开始。
“还是隐隐约约的,不过,比前半个月,好像又清晰了一点,感觉对方的法衣,像青色的了。”
青色法衣?
圣尊连忙想,天渊七界的飞升修士,都有谁喜欢穿青色法衣。
可惜,想了半天没头绪。
当然,随庆是喜欢穿青衣的。
不过,陆望也喜欢穿。
其他……
重平好像也喜欢,甚至尚仙都有青色法衣。
下面人收来的资料里,人族男修,似乎都喜欢穿青衣。
尤其散修。
天渊七界的修士,基本没加入其他势力,可不就是散修吗?
圣尊在心里叹了一口气,“那就好。”
他很急,但是,没办法。
世尊的轮回分身,就是不能以常理度之。
“这瓶碧落仙泉水,你当善用。”
圣尊把自己的配给,都给他了。
他急切的想要帮世尊找到轮回分身。
“多谢大哥!”
世尊高高兴兴的接下他的碧落仙泉水。
人生如梦,现在全靠演技啊!
随庆就在那里等着他,他还不急。
多等一时,他的机会,可能就能再多一份。
世尊在圣尊的注视下,喝了一瓶碧落仙泉水。
好东西,就是好东西,虽然并不能掩盖神魂深处的种种痛,可是,有了它,整个脑子,都好像被洗了一遍,精神震奋了许多。
“应该不用太久了,顶多三年,三年之后,必是我们拿下轮回分身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