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小說 小閣老 線上看-第九十五章 千里送人頭,禮輕情意重推薦

小閣老
小說推薦小閣老小阁老
奴儿哈赤也不是靠自身实力统一建州女直的,而是拜李成梁在辽东‘扶弱抑强’的政策所赐。
李成梁平定辽东,除了凭借他强大的辽东铁骑外,靠的就是这一手‘扶弱抑强’。
在他镇防早期,辽东主要的边患是土蛮、兀良哈等蒙古部落,女直只是被蒙古人欺压的小民族。
李成梁便扶植女直来帮自己对付蒙古人。
后来把蒙古人赶出辽东,女直壮大后,他又扶植海西女直当中的哈达部,来对付当时最强势、对朝廷桀骜不驯的叶赫部。
哈达部靠着李成梁的支持,很快发展壮大,李成梁也借助哈达之力,很好的打压了叶赫部。但是后来哈达
发生内乱,叶赫部趁机侵夺其人口地盘,哈达部很快衰落下去。
村长的妖孽人生
因此李成梁希望在女直各部中再物色一个听自己的话、对朝廷忠顺不扰边,并能作为官军爪牙去征讨那些不听话的部落的新人选。
选来选去,他选中了奴儿哈赤……
有了‘辽东王’的大力支持,加上奴儿哈赤本身的实力,他很快便发展壮大,三年后便击败了杀父仇人尼堪外兰。万历十五年,吞并哲陈部。
万历十六年(1588年)九月,苏完部、董鄂部、雅尔古部三部军民也归附了奴尔哈赤,使其声势大震。同年,又消灭了建州最后一个对手完颜部。经过五年的征战,奴儿哈赤相继征服了建州五部,成为辽东赫赫有名的一方土司。
同时,他又积极向朝廷靠拢,搭上了辽东巡抚郝杰这条线。
郝杰在给他的私信中,除了勉励他忠心为朝廷‘看边’外,还答应要安排他赴京进贡。
此时的奴儿哈赤,至少表面上是为大明忠心守边的建州左卫都指挥使,当然不会觉得进京有什么危险。
他自身也迫切希望能入关,亲眼看看大明天朝是什么样子的。
说起来,他也只是在李家军为奴时,跟着李成梁到过辽阳和广宁卫。去过最南边的地方就是广宁中卫……也就是后世的锦州了。但哪怕是这些大明军管的卫所城市,也让他大开眼界,终身受益。
他相信通过朝贡,到大明真正的州县走一走,看看天朝的首都是什么样子的,自己肯定又能多学到许多新东西,得到许多新启发,会对建州左卫的发展大有帮助。
于是他欣然接受了郝中丞的安排。今年开春后,他便带着‘五大臣’中的额亦都、何和礼,新收的汉人幕僚龚正六,以及女真各部一百余人,组成了一个一百零八人的进贡团,自费阿拉城出发,先到辽阳,与郝杰所派明军汇合。
因为存着仔细考察大明的念头,所以奴儿哈赤此行的速度并不快。
故地重游时,他发现辽河平原比自己记忆中的样子繁华太多了。尤其是进了辽阳城之后,只见街上店铺林立,市肆繁华,车水马龙,货物琳琅满目。
街上操着南腔北调的汉人普遍身材高大,穿着体面,修饰得体,待人接物彬彬有礼,那股上国骄民的范儿,让这群山里出来的骚鞑子自惭形秽,说话都不敢太大声,唯恐自己古怪的语言被天朝人嘲笑。
不过他们说蛮语也不是全无好处,至少说起话来很随便,讲了犯忌讳的话也不担心有人能听懂。
“这满大街的好东西,要是能带人来抢一把,咱们不就发了?”跟努尔哈赤最早起兵的额亦都,感觉自己眼睛都不够使的了、口水直流道:“还以为铁岭就是天下最好的地方了,没想到跟这儿一比,屁都不是。”
“别做梦了。”同为五大臣,也是努尔哈赤女婿的的何和礼笑道:“这里跟铁岭一样,都是李太师的家业。”
“唉。”额亦都也就是过过嘴瘾,郁闷道:“怪不得汉人瞧不起咱们,原来人家要饭的也比俺们体面。”
“原先这辽阳城也没这么繁华。”一直默默观察的奴儿哈赤,这时方开口道:“这十多年里,店铺多了老鼻子。”说着他指着眼前这条街道:“原先这旮旯都是破落军户住的鬼胡同,哪有这么多做买卖的?”
“这都是东北公司带来的。”龚正六轻捋着山羊胡子道:“他们在辽河口设立了个盘锦港,有船队来往于唐山,而且交易公平,没有贪官污吏盘剥,就连李太师的人也从不滋事,这买卖一下子就做起来了,怕有从前的几十上百倍之多了吧?”
龚正六本是个粗通文墨的绍兴账房,跟着东主来辽东经商,结果为女直所掳,去年归了奴儿哈赤。为了避免沦为奴隶,他自抬身价,吹嘘说自己是学富五车的绍兴师爷。
这招果然奏效,奴儿哈赤建州事业的发展的急需文化人加入。整个费阿拉城别说满腹韬略的谋士了,就连一般往来文书也无人看懂,此时真可谓求贤若渴。而且龚正六也确实有些料,他不仅通女真语、蒙古语,朝鲜话,还会写蒙文、朝鲜文。
奴儿哈赤如获至宝,极其厚待,尊为师父,号称‘文学外郎’,由其职掌文书,处理外事,凡军事、政治、民事等军国大事都要与他商量。还让他教自己和一众头领子弟学汉文。此番进京朝贡,野猪皮唯恐出丑,便也带上了自己的文胆。
龚正六告诉奴儿哈赤,这里还设了什么移民办,招募百姓南下垦殖,辽东人应募的海了去了,甚至很多蒙古人、女真人、朝鲜人也趋之若鹜。东北老乡对温暖南方的向往,那可真不是盖的。
奴儿哈赤听完之后,沉思片刻,对两个大臣道:“怪不得这些年到铁岭沈阳的女直人越来越少,原来都跑去南方了。”
“那谁不去啊,咱那旮旯贼冷。”额亦都跟何和礼一齐点头,流露出血脉中对温暖的向往。
“回去第一件事,就是禁止女直人南下!”奴儿哈赤却沉声道:“族人都流失了,我们还做什么大事。”
“嗻!”两人赶紧应声。
~~
一行女直人在辽阳,与辽东巡抚所派官军汇合后,便经广宁中卫往山海关进发。
在山海关前,奴儿哈赤一行此生第一次看到了那建筑在崇山峻岭之上,绵延入大海的万里长城。
他们仰望着雄伟的山海关箭楼,和匾额上遒劲有力的‘天下第一关’五个大字,倍感之自身渺小。
再放眼眺望那城墙高峙,敌台林立,烽堠相望,完整而坚固的防御工事体系,更是望而兴叹。这条横跨崇山峻岭,一头伸入渤海的蜿蜒巨龙,绝对是一道令所有入侵者绝望的屏障。
这壮伟到无法形容的雄关,令奴儿哈赤震撼到难以言语,好半天,他才吐出长长一口浊气,叹服道:“天下第一雄关,原来是这样奇伟!”
额亦都和何和礼同样震撼的点头道:“这才叫雄关,辽东那些算个屁……”
“要是咱们也能有这么一座雄关,那才不枉此一生!”额亦都喃喃道。
他只是随口一说,奴儿哈赤却感觉全身的血液都涌到胸口,一颗心砰砰直跳,好半天他才咬牙道:“大丈夫应该以征服这座雄关为理想!”
但他的雄心在进入城关那一刻,便很快烟消云散了。只见山海关的守军军容严整,武器精良,从他们进来关城的那一刻,就冷冷注视着他们。
那种眼神奴儿哈赤太熟悉了,那是猎人看猎物的目光……
他仔细观察着山海关的守军,待到住宿时,才长吁口气,颓然道:“这只军队怕是比李家军还要强不少……”
“那是自然,这可是戚家军啊。”龚正六感慨道:“李帅骑兵天下第一,但其余都不如戚帅,尤其是练兵带兵,更是差的远哩。”
“那俺的理想,这辈子都实现不了。”奴儿哈赤往炕上一躺,一脸生无可恋。
“幸好戚大帅已经离任两年了,”却听龚正六话锋一转道:“现在只是因为他的旧部还在。但覆巢之下无完卵。最多过上个十年八年,估计这些人就都凋零了。”
“那还行!”奴儿哈赤又一下坐起来,觉得自己又行了。
~~
踏入关内的土地后,一行人举目所见,尽是沃野千里,繁华富庶的景象。辽东汉人的住地跟关内一比,又不啻穷乡僻壤、穷山恶水了。
看得奴儿哈赤只觉千抓百挠,心痒难耐,一个劲儿的暗叫,这要是俺的多好……
龚正六还告诉奴儿哈赤,南面不远处有个新兴的唐山市,而且比辽阳还要繁荣数倍,还是钢铁之都!据说单一个唐山市炼的钢铁,就比整个大明都多……
他便赶紧记下这个地名,心说有朝一日若能越过山海关,一定要先取唐山,那样就有用不完的粮食和钢铁了。
可惜一路上有官军监视,不能绕道去唐山一饱眼福,看看那浓烟滚滚的高炉到底长什么样。
这种遗憾在抵达北京城的那一刻,便烟消云散了。
抬头仰望着十多丈高的朝阳门箭楼,女真人的脖子都要断了,一个个彻底呆若木鸡。这伟大的天朝都城,居然比山海关还要雄伟壮丽!比铁岭好上千倍,比辽阳好上千倍!
这群乡巴佬进城的女真人,只顾着在进城人流中东张西望,目不暇接,丝毫没有察觉到,瓮城之上的箭楼格窗内,一双平淡无奇的眼睛正紧紧盯着他们。
ps.今晚没了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