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天啓預報》-第一千二百四十五章 火柴

天啓預報
小說推薦天啓預報天启预报
“怀纸神父,我是不是有了?”
“怀纸神父,我……有一个朋友……”
“怀纸神父,感谢您的教诲和引导……可是,我还是没办法下定决心……”
“怀纸神父,请收下这份礼物……当然,我知道您不收取费用,但就当一位信徒对信仰的捐赠吧……谢谢,谢谢,下周五晚上,我是否能有幸领受圣餐?那么,我就回去了,随时等待您的召唤。”
……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起,上层区的林立建筑和高楼大厦之间,出现了一座奇怪的教堂。
至终教团。
那些整天将自己笼罩在古怪袍子里的人是这样称呼他们的。
就如同其他榨取愚信而自肥的教团一样,在海量资金的奉献之下,他们寸土寸金的上层区也拥有了一席之地。
但和其他教团不同的是,他们很少对外表露和宣讲自身的教义,即便是同神父们探讨,神父们也只会说一些兼爱和仁恕的道理,甚至并不积极传教,以至于名声不显。
可奇怪的是,就连同行们都没有找它们的任何麻烦,反而在各种场合对那位罕少露面的怀纸神父大加赞赏,称他为罕见的虔信者和纯粹之人,令人敬佩。
以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新的说法。
如果你有什么麻烦,或者无法解决的困惑和事情的话,那为什么不抽点时间去预约一次祷告呢?
怀纸神父总会有办法的。
大家都是这么说的。
一开始的时候,有人不信邪想要上门找麻烦,还有的纯粹就是好事者想要找点乐子,但无一例外的,在去过一两次之后,便渐渐的不同。
浮躁的人渐渐稳重,轻佻的人也学会严肃起来,哪怕是不经意的谈吐间洋溢着这个城市里罕见的真挚和热情。
简直就像是……焕然新生一样。
就这样,在口耳相传之下,慕名而来的迷茫者和信徒也原来越多,甚至参加礼拜的时候,其中不乏其他教团的干部或者是首领。
不论是怎么样穷凶极恶或者残忍自私的人,在怀纸神父的谈话室里都会安静下来,倾听着垂帘和栅格之后所讲述的道理,宛如醍醐灌顶一般,满怀着敬仰和钦佩离去。
而即便是拥有了如此众多的财富和这么多人的尊崇,那位神父依旧日复一日的履行着自己的职责,耐心又仔细的为每一位登门拜访的客人解除烦恼。
“……他真的喜欢你的话,怎么会在乎你肚子里有别人的孩子呢?”
帷幕之后那个并不苍老的声音缓缓说道:“你做的很对,孩子。自由是我圣都的立城之本,天赋人权。我们自己的身体,要自己掌控,怎么能被当做其他人的财产?”
听闻到这样的道理,躺椅上的祈祷者也不由得露出笑容,可很快,便再度忧愁起来:“可是,可是我前男友那里总是……我都结婚这么多年了……”
“真爱是无罪的,不是吗?区区婚姻的存在,怎么能阻挡真正的爱?”
帷幕后的神父笑了起来,那轻柔的声音仿佛有种不可思议的魔力,让人安心,不由自主的信赖,依靠。
所有的迷茫和困惑仿佛也在那低沉的声音被驱散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轮冉冉升起的太阳,让人的内心如此温暖。
很快,步履轻快的妇人离开了房间,
而忧心忡忡的中年人迈步进来。
在聆听了来者的烦恼之后,垂帘和栅格之后的低沉声音再次响起:“只是区区提交了一批达不到质量的产品而已,怎么能叫违背约定和合同呢?
双方既然没有提前约定,那么自然就可以随意而为。对方承受不了后果,那是他们的问题。
况且,倘若能够让行业变得更好,能够取得好的结果,那么稍微违反一点微不足道的约定,也无足轻重吧?”
“是……是这样么?”中年人擦着汗水,陷入呆滞。
“当然是这样啊。”神父淡然的反问:“还是说,劳伦斯先生您宁愿这个行业如此艰难度日,也不愿意率先做一点牺牲?”
“哪里的话,在下当仁不让!”
“那实在是,善莫大焉。”
垂帘后的声音分外欣慰。
……
“莫欺少年穷,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只不过是曾经的旧识而已,就算是等了这么多年,可她哪里还配得上你呢?你应该让她知难而退才对……”
……
“谁又没有父母妻儿要养呢?哪里有当下属的辛苦如此多年,却不能有所进益的呢?一定是那个人做错了。”
“自己的命运自己主宰,为什么不尝试代替他的位置?想必大家也一定会支持的吧,就算过程会有些忐忑,但结果想必也一定能够光明。”
古玩人生 小說
……
“倾听内心的声音,孩子,难道我们就非要被外在的形象所迷惑么?”垂帘后的声音问:“何必拘泥于性别呢?”
在栅格之外,椅子上的肥胖男人坐立难安,扭捏了许久之后,低声说:“可我……不想去……变性。”
“……为何一定要变性呢?”
神父劝慰道:“汉密尔,如果你心里觉得自己是个女孩儿,你就已经是个女孩儿了。大胆的抬头挺胸吧,孩子,不要在意那些狭隘的视线,对其他人说出自己的想法,活出自己的美丽!”
“那、那这样的话……”
汉密尔的眼睛一亮:“我也可以和那些小女孩儿做朋友了么?”
“……”
沉默。
罕见的沉默之后,栅格之后的神父轻叹:“纯挚的友谊是神所赞许的。”
汉密尔越发的兴奋:“那这样的话,即便是我们之间长久的陪伴,我多多照顾她们,让她们信赖和喜爱我,也是没错的么?”
“……”
再度的沉默之后,另一头的神父似乎在深呼吸,最后,缓慢的说道:“发自内心的怜爱……是神……是神……草,去你妈的怜爱!”
砰!
一声闷响之后,椅子上的男人不断的抽搐着,仰天倒下。
很快,电流声停止了。
浑身笼罩在兜帽里的信徒们从暗门里走进来,娴熟的将残留的污渍清理干净之后,掏出了‘裹尸袋’将男人装起来。
“圣座,请问这个怎么处理?”有人问:“照常还是……?”
“前两天不是有位新来的朋友感叹自己新开的医药公司找不到实验者么?打包一下,连带着那帮烂赌鬼一起送过去。”
帷幕之后摊在靠椅上的槐诗揉着眉心,额角的青筋隐现:“如果有人问的话……算了,那种垃圾能有朋友才有鬼了。
弄走弄走,赶快弄走,脏了我的眼睛!”
“哎呦,好久没见你破防的样子了啊。”
从外面回来的原照探头,好奇的问:“这回又是什么绝世人渣?”
“一个觉得自己是个女人又不肯变性,还想把小女孩儿关在家里做游戏的二百四十斤死胖子……你觉得怎么样?”槐诗问,“情有可原?”
“行了,别说了。”
原照还没听完已经忍不住想要给那家伙补两枪了。
“我每天辛苦跑前跑后,你这冒牌神父倒是日子过的一天比一天舒服,只要坐着聊聊天就完事儿了,还有人哭着喊着上门送钱给你,不收都不走……”
“只要说点那些人想听的话,他们就会相信你。只要比他们更了解他们自己,他们就会崇拜你。”
槐诗瞥了他不屑的样子一眼,忽然微笑:“你形象也挺不错的,培训两天差不多就能上手,要不要来试试?”
“算了。”
原照嫌弃的往后退了一步。
他可没槐诗那耐心,能面不改色的跟一帮垃圾扯淡,他光偶尔听听就恶心到反胃了。
一天终于结束之后,槐诗也趁着晚饭之前的休息时间放松一下,随意的问道:“三姐那边状况怎么样?”
“钱已经收到了,还让我谢谢你这个有钱人呢,至于其他的……一切正常,发展良好。大宗伯那边已经快出成果了。”
“俄联那边呢?”槐诗问。
“还是老样子,没有接受……”原照古怪的瞥了他一眼:“要不是大家现在是友军,你好歹还是个牧首钦封的骑士长,人家早掏刀子来先砍死你了好么?”
“这不是事急从权么?实在没办法。大家总会理解的,对吧?”
槐诗无可奈何的摊手,可脸上却看不出丝毫忏悔和愧疚的样子来。
良心是什么?
我没有!
都深入敌后了,还讲究这个干嘛。
自然是怎么方便怎么来。
况且,自己这不是习惯了么……
那一副半点悔改的想法都没有的样子让原照的血压疯狂飙升起来。
可很快,电视机里传来的声音打断了两人之间的谈话。
“……在今日,双方的并购计划已经提上了日程,在未来的一个月时间内,乐园动力与万能工业双方将就此进行初步商讨与尝试,优化资源配置,并增强竞争能力……大部分持股者对此前景表示乐观……”
“这……就结束了?”
原照不解,“这是哪边赢了?”
“哪边都没赢,两败俱伤。”
槐诗端着水杯,头也不抬的回答:“早几天的时候,其实就已经结束了。”
大部分人都没想到,两边预计旷日持久的斗争在匆匆的两个季度之后就落下了帷幕。
根据槐诗通过信徒们所收到的内线消息——这一次两边都输的透彻,被人偷了家。
在连日以来股价跌停和项目组大规模出走的情况下,又被希望能源和绿地化工还有未来电子三家在背后狠狠的捅了一刀。
大量订单被抢走之后,现金流也出现了问题……为了求存,你死我活的两家不得不重新联手,挣扎求存。
而企业之间的合并,必然会出现大规模的人事调动和裁撤,到时候不知道有多少人会一夜之间沦落街头,在贷款和现实的严酷压力之下,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实际上,现在的街头就已经出现了大量被裁撤的人群在呼喊控诉了。
失业浪潮不过是第一部,随之而来的连锁反应也已经在路上了。
大量供应商和相关的产业在这个过程中会像是滔天巨浪扩散时的泡沫一样,悄无声息的湮灭。不知道又多少人会因此沦落到目前正值混乱和无序的低层区之中,在那一道被槐诗寄予厚望的混沌大锅中增添更多的变量。
只不过,这样的事情,早已经出现过不知道多少次了。
在统治者们的精心把控和万世乐土的诱导之下,很快就会有新的幸运儿诞生或者崛起,抓紧机会,握住了这一张通向顶层的门票,踩着尸骨和鲜血,带着野心,再一次的站在赌桌之上。
然后,新一轮的游戏就会再度开始。
只要万世乐土尚存一日,这样残酷的轮回便永无休止。
華光映雪 小說
而所谓的希望,就好像小女孩儿冻死之前的所看到的火柴幻光一般,从来都是个谎言。
这个时候,想要寻求温暖的话,就不能寄望于顶层区的施舍。
只能自己去寻找柴火。
然后,自己去点燃……
此刻,就在圣都新闻的播报之中,忽然有一道惊天动地的轰鸣从远方响起,剧烈的震颤席卷了大半个圣都。
前所未有的地震突如其来,扩散的气浪中,数十道立交和高楼坍塌的巨响不断的回荡在所有人的耳边。
浓烟升腾而起,遮蔽了天空。
熊熊涌动的火光,从黑暗里涌动着,蔓延。
如此的刺眼!
“怎么回事儿?”
原照趴在窗边,疑惑探头,便看到被火焰烧成了猩红的天穹,乃至,一道如同巨柱一般升起的黑烟。
还有,火焰升起的地方……
——希望能源集团的二号储备中心。
不知道多少危险物品被引爆,竟然引发出如此惊人的天灾。
反正不是聖女在王宮裏悠哉地做飯好了
首先从原照脑中所浮现的就是庆幸和后怕,毕竟,今天早上他还因为要替槐诗送货,在那里走过一遭。
等等……送货?
槐诗?!
呆滞之中,原照僵硬的回头,看向身后的男人。
难以置信。
而槐诗好像没有察觉这惊人的动荡一样,依旧靠在沙发,看着新闻直播间里混乱的样子,啧啧感叹。
许久,才抬起遥控器,换到了娱乐频道。
歌舞依旧。
豪門小冤家
“别那么看我。”槐诗瞥了他一眼,似是无奈:“总不能世界上所有的坏事都是我做的吧?”
原照下意识的松了口气。
然后,才听见他后半句话。
“充其量,不过是给陷入绝望的迷茫者提一点微小的建议而已……”
沙发上的牧羊者轻叹,“唔,比起小女孩儿烧光火柴之后孤独的冻死寒风里这种凄凉结局,我果然还是更喜欢温暖人心的剧情啊。”
“……”
在沉默中,原照欲言又止。
感觉这个家伙好像对温暖人心这个词儿的理解哪里出了问题。
但确实……好像、似乎,也许是暖起来了。
而且暖到有点过头。
让人发汗。
“反正,你这个家伙老实了两个月之后,又要出幺蛾子了,是吧?”
原照翻了个白眼,无奈叹息。
从窗边,俯瞰着远方的一切,听到刺耳的警笛声从窗外呼啸而过,一辆辆救火车和紧急救援的飞行器向着火光升腾的地方呼啸而去。
街道上的喧嚣如同海潮。
无数行人茫然的抬头,面面相觑,大家凝视着远方的火光,指指点点,或者掏出手机来兴奋拍摄。
当充斥着焦臭和灰烬的热风从黑暗吹来,无数像是扑克一样的纸片纷纷扬扬的洒落,宛如雪花。
不过,在那些未曾烧尽的卡牌上面,并没有其他的花色。
只有漆黑的鬼牌。
在牌面上,头戴着红帽的圣诞老人捧着鼓鼓囊囊的礼品袋,满怀希望的向着孩子们微笑。
丝丝缕缕的血色,就这样从他手中的布袋里渗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