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言情小說 摘仙令-第一一一一章 我們都是青主兒相伴

摘仙令
小說推薦摘仙令摘仙令
佐蒙人与人族是两个完全不同的种族。
神魂成长到一定程度,也许会有相似,但是种族不是什么人想跨…便能跨过的。
人族从牙牙学语、蹒跚学步开始,佐蒙人的自愈之体好似强过人族,却是暴力掠夺其他生命当做血食来成长。
连父母都不知道的东西,算什么?
畜牲都不如。
宜法站在云荡峰顶,可不相信,受千道宗正统道门熏陶教养,至少元婴的修士,能被世尊随随便便的召唤过去。
她只担心一样,那个倒霉轮回,却没有记忆的人,会在世尊召唤的时候,完全控制不住他自己,当场就被世尊的神魂夺舍。
就是夺舍!
这是千道宗上上下下,一致认定了的。
世尊最开始的分身,总要先做个人,才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成长在各大势力的眼皮子底下。
就好像广若一般。
广若身体本身的神魂被压制,才有了他。
千道宗里的……
看到一掠而来的女孩,宜法不由自主地露出一点笑意,“从白萌萌那里骗到毛了?”
“什么呀?”
陆灵蹊可不承认她是骗,“分明是我萌萌妹妹,哭着喊着,求我收下的。”
不管世尊的轮回分身是谁,当他唤醒分身的时候,有关分身的所有记忆,也都会变成世尊的了。
陆灵蹊不觉得,对方不会防着她玩幻术。
所以,就让他明着防好了。
回来之前,连师父随庆都不知道,借着他跟徒弟常雨说话的空档,她还从妖部堂主童兰那里,求到了三根更厉害的迷幻天魔狐幻形毛。
不过,萌萌一下子拿出二十四根……
陆灵蹊有些服那小丫头。
幻形毛,对她来说,真是越多越好。
毕竟她和世尊的暗斗,可能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完成的。
陆灵蹊没跟师叔说,她拿了多少幻形毛,只笑着道:“您要相信,我们姐妹的感情!”
感情?
虽然林蹊找白萌萌要幻形毛,白萌萌肯定会给,但是,想要她哭着喊着,求着换,只有一个可能。
“你可拉倒吧!”
宜法还不知道白萌萌,“我可告诉你,萌萌将来若是变成一个大胖子,白颜可不会饶了你。”
“师叔,您是不是忘了,青主儿种的有美人果?”
宜法顿了一下,“……青主儿那里的事,你可不要提醒我们任何人了。”
林蹊如果出事,青主儿就会出事。
可是青主儿的空间里,还种了好多好多的灵药。
“就算我不提醒,凭世尊的本事,只要夺舍成功,抓我的时候,一定会先拿青主儿。”
陆灵蹊怀疑,这是因果劫中,她没看到青主儿的主要原因,“师叔,青主儿在空间里收拢灵药,至少美人果,要先拿出来。”
宜法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你很没有信心?”
“也不是!”
站在云荡峰顶,陆灵蹊看着好像仙境的千道宗,轻轻摇头,“如果真没有信心的话,我这一会,可能早就跑了,连您也找不着我。”
因果劫中,她也并没有死,虽然活得艰难,可是,在最后应该是被人救了。
但世尊拿了她,会让她活得艰难吗?
佐蒙人恨死她了,好不容易拿了她,肯定怕打蛇不死。
一定会在第一时间,要她的命。
所以……
陆灵蹊在担心师父是世尊轮回分身的时候,就感觉,那因果劫,可能不止是她表面看到的样子。
只是,这些话,她却不会再跟师父、师叔说了。
“我只是以防万一。”
陆灵蹊脸上带笑,“反正美人果也都成熟了,摘了,青主儿才能培养第二批。”
神魂方面,青主儿可能比不过世尊,真要对上,动用本源的话,一定会对空间有影响。
空间里的灵药,都是她们辛苦培育出来的。
青主儿舍不得,陆灵蹊也舍不得。
“师叔,美人果关系重大,最好封到宗门秘库里去。”
宗门秘库不是任何一个人,能随意进出的。
想要打开,得刘成师兄和邓茵同时出手。
哪怕宜法师叔是曾经的暗门虎王,知道邓茵打开的手法,秘库阵法现在也只认邓茵的气息。
“行吧!”
宜法不反对,“回头让刘成把邓茵召回来。”
虽然追杀叶湛岳很重要,但是,邓茵的琉璃魇婆眼能照见一切神魂,并且有破魂之效。
“嗯,您让她尽快回来。”
叶湛岳既然逃了,短时间里,想要把他挖出来的可能性不大。
“那行,我现在就去找刘成。”
宜法从云荡峰顶一掠而下。
她没问托天庙和神陨地如何了,这两处地方,都关系到整个天渊七界,少知道点,大家都安全。
事实上,宜法隐隐的也感觉到,林蹊在暗里另有布置。
以前,她会跟她说所有的布置,请她帮忙一起推理,甚至,在她和师兄随庆跟前一点脑子都不动,就让他们帮忙推理、布局!
现在……
宜法在心里暗暗叹了一口气。
……
峰顶,青主儿终于忙好了一切,“给,都在这里了。”
除了美人果,她把外围的各种灵草收了不少。
“辛苦!”
陆灵蹊接过她递来的储物戒指,反手塞给她一个小袋子,“这是萌萌给的幻形毛,我们一人一半儿。”
“她人呢?”
“找外门的一群小孩子玩了。”
世尊的事,陆灵蹊可不敢把白萌萌也扯进来,“过两天,她会再找人签下大德之契,进乱星海。”
青主儿可羡慕白萌萌了,“……等把世尊的事忙完,灵蹊,我们也出去玩。”
“行啊!”
陆灵蹊带着青主儿坐到不远处的石亭,“附芽的事,你准备的如何了?”
说话间,她给自己和青主儿都端了一碗放了千金菇的大补汤。
“你看!”
青主儿抬手,一棵小小的藤芽,就送到了陆灵蹊的手上。
“我是青主儿,你是灵蹊吗?”
小藤芽的叶子舒展开来,跟青主儿小时候几乎一模一样的小脸,带着笑意问陆灵蹊。
陆灵蹊呆了一呆,忍不住笑了,“是,我是灵蹊,不过,你不叫青主儿,你叫主青儿吧!”
啊?
舒展开来的小叶子和青主儿几乎做了个同样的动作,翻白眼。
“少给我乱起名!”
小叶子和正喝汤的青主儿,一齐开口,“我们都是青主儿。”
不仅林蹊要预防意外,她也要防。
……
佐蒙族地。
世尊没告诉圣尊他感应到分身的事,安画经过多日观察,倒是肯定了所想。
“师父!”
她站在最近很是阴晴不定的师尊面前,小心的开口道:“师叔世尊……恐怕已经感应到天渊七界的轮回分身了。”
什么?
本来对她甚为不耐烦的圣尊倏然睁开半闭的眼睛,“他跟你说了?”
跟徒弟说,都不跟他说,防着谁呢?
哼!
圣尊心中非常不满。
不过,对徒弟,倒是难得的满意了一些。
“他说,他隐隐的感觉到了。这半个多月,您没看,他常常在小谷的中间晒太阳吗?”
晒太阳?
自从搬出曾经修身养性的小谷,自从世尊住到了那里,圣尊就再也不想去小谷了。
“他那里,我还真没注意……”
圣尊顿了顿,“你感觉他召唤分身了吗?”
“应该没有!”
安画摇头,“那天,师叔问我有关广若的事,我感觉,他怕天渊七界的那个轮回分身,也跟广若似的,反过来,咬他一口。”
这?
圣尊的眼睛,又眯上了。
不过,表面上,漫不经心的他,事实上,已经掐着手指头迅速推理。
广若和天渊七界的轮回分身钟应求是没法比的。
世尊落到今天这个地步,主在钟应求。
钟应求死了,他才慢慢变蠢的。
“知道他为什么不请我帮忙吗?”
“知道!”安画低头,“他……越来越怕您了。”
“……你怕老夫吗?”
“不怕!”
心里再怕,这一会,安画也迅速抬起头,坚定的道:“您是我师父呢。”
她本来应该加一句,我的命都是您救的,这辈子上刀山下火海,都可以。
可是,安画没敢说。
师父早就后悔救她了。
“唔~”圣尊微不可察地点了下头,“坐!师父这些天,心情不太好,你是我徒弟,难免就多受了些委屈!”
“师父!”
安画的眼圈微有发红,“您是我师父,您对我有多好,我都记着呢。”
“……为师如今只剩你一个徒弟了。”
圣尊叹了一口气,亲自给徒弟倒了一杯茶,“跟师尊说说,世尊最近都有什么异常!”
徒弟还算好徒弟,只是他们师徒的运气都不太好。
“是!那天……”
安画从世尊在小谷晒太阳开始,“师叔现在还在晒太阳,应该是想把身体养好一点,一举拿下分身。”
肯定是这样。
圣尊收回放进小谷的那抹神识,“他既然怀疑是仙人,那就肯定是仙人了。至于是谁……”
他沉吟了一下,“能让他那么兴奋的,十有八九在林蹊身边。”
因果因果,因和果是分开的,却又是一体的。
圣尊现在也感兴趣了,“老夫记得,你和成康都绘过天渊七界的修士画像,拿出来,我们先选一选,回头……给世尊看看。”
世尊对哪个画像,更有反应,那就是谁。
“是!”
大唐第一長子 小說
安画忙摸了一枚玉简出来。
曾经绘过的画像,她已经不太记得了,不过……
安画的神识探进玉简,照里面的样子,当场以灵力重绘,“师父,林蹊身边最亲近的是千道宗的修士。
随庆是第一位的,重平应该是第二位的,宜法、知袖等等女修,我们或许不必考虑。
只是,除了千道宗的修士,她还有爹娘、爷爷。”
可惜,这三个人被林蹊保护的太好了,目前为止,安画都不知道,他们长什么样。
“不过,她爹娘爷爷能不能修炼,现在有没有飞升,我们全都不知道。”
安画情愿相信世尊的分身是随庆,也不愿相信,她一家人的运气都能那么好。
“我倒是怀疑……”
安画的眼睛,在随庆、重平、尚仙等人的画像上停留了好一会,“师叔的本尊是圣者,分身……,如果可能的话,我选随庆或者重平。”
这两个人都非同一般。
“听成康说,幽古战场时,做为魔修的风门能帮着其他道门修士,主要是因为这两个人。”
都是睿智型。
安画觉得,世尊的分身,也定是睿智型。
“师父,您觉得呢?”
圣尊:“……”
他的眼睛,在随庆身上,停留的最久。
能教出林蹊的随庆,可以说,与林蹊之间的因果关系最盛。
世尊兴奋、激动……
“知道随庆现在在哪吗?”
“……不知道!”
安画摇头,“天渊七界的飞升修士,在离铃山后,好像又都消声觅迹了。”
他们在仙盟坊市没人了。
而且,现在想在仙盟坊市查天渊七界的修士,也根本不可能了。
只要敢向人打听,警觉一点的,马上就会通报天下堂。
那些不警觉的,对喜欢隐藏行迹的天渊七界,更没法了。
“有没有办法,让人从外围查一查?”
仙盟坊市不能进了,但是,其他坊市或许还可以。
“……我让人试试!”
太难了。
可是,安画现在不敢在师父面前说。
她只能说试试。
“马上去!”
圣尊有些兴奋起来。
虽然有广若这个前车之鉴在,但是,如果世尊的轮回分身是随庆,那乐子就大了。
天道亲闺女是随庆的徒弟,就等于是世尊的徒弟。
就算不是随庆,是重平,重平是千道宗的掌门人,也曾教导过林蹊,也就是说,她也可以算世尊的弟子。
呼~
圣尊激动的呼吸都粗重了些。
因果因果,就说嘛,他们承下天地之果的时候,不可能只有坏的。
他们已经溶入这方宇宙,算是这方宇宙的生灵了,老天不可能一点好的因果都不给。
林蹊……
他倒要看看,林蹊怎么面对世尊的轮回分身。
“你去找人查随庆、重平,我去小谷看望世尊!”
圣尊终于等不及,亲自起身,一闪进入,他很不想进的小谷,“今天的天气好,你确实应该晒晒太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