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小說 《修仙三百年突然發現是武俠》-第一百二十七章 拼死一搏,七情神靈(第三更,爲盟主不吃金幣會死星人加更)讀書

修仙三百年突然發現是武俠
小說推薦修仙三百年突然發現是武俠修仙三百年突然发现是武侠
这突如其来的飞剑枭首,直接把郡守官署前的这些人吓懵了。
所有人都愣在了原地,一动不动。
他们的眼睛直勾勾看着已经倒在地上的三具无头尸体,以及那三颗满脸惊愕,死不瞑目的头颅,都感觉自己的脖子有些发凉。
谢天行、叶辉、白松年,他们三人居然全都死了。
这可都是神境高人,甚至是上界天使,实力远远超出寻常的神境!
就这么死了?!
刚才闪过的那道剑光未免也太恐怖了!
枫寒轩 小说
杀神境就像是杀鸡一样简单。
谢天行、叶辉、白松年居然连一丁点反抗的动作都没来及做出来,就已经被取下了头颅。
飞剑斩首,只在刹那间!
太强了!
这世上怎么可能会存在如此强大的存在?
此时此刻,无论是那些同为乱军首领的州牧、家主,还是寻常的兵卒,都惊惧到了极点。
原始酋长 小说
神境有多么强大,他们是见过的。
可在面对那道剑光的时候,神境也如蝼蚁般,无法反抗。
这就意味着,若是那道剑光再次落下来,在场的这些人里,根本就没有谁能够逃脱。
全都要死!
谁也活不了!
“哈哈哈哈!”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大笑声打破了沉默与寂静,正是刘立陶。
他现在依旧被兵卒包围,却没有半点惧色,脸上却满是傲然,冷笑道,“现在,你们知道我刚才所言是真是假了?”
没有人敢回答。
此时此刻,高台上的那群神境中人,面对刘立陶这个只是粗通武道的丰州治中从事史,竟不敢与他的目光对视。
“呵,一群乌合之众,就凭你们也敢扬言要去诛杀使君?”刘立陶满眼鄙夷地看向四周。
凡是被他看到的人,无不退避。
就连那些披甲持械将他包围了的兵卒,都下意识地放下了手中武器,向后退了几步。
刘立陶的周身顿时就空出来一片区域。
他的眼睛一亮,不动声色地迈步向前走去,嘴里却没停下,继续道:“使君之神威你们都已经见识到了,即便是相隔千里,也视尔等插标卖首!
“使君乃是天上的仙神,是超凡绝世的神圣,你们这群虫豸也敢妄言什么伐崔,真是可笑至极,方才死的那三人是今日的幸运者,明日还将继续,诸君且期待吧!”
话音落下的时候,刘立陶就已经走出了这片区域,大步流星地往城外走去。
不过,他没有丝毫要逃跑的样子,依旧是昂首挺胸满脸傲然。
整座常兴郡城上至神境,下至寻常兵卒,没有一个人敢拦住他。
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他走出了城门。
直到刘立陶的身影消失在常兴郡城里,这满城的兵将、州牧、家主、神境等人才悄然松了一口气。
可是当他们看到倒在一旁的三具无头尸体时,顿时又感觉到了无止尽的压抑。
在千里之外瞬间把三名神境枭首!
这已经远远超出了他们的理解范畴。
太夸张了!
“现在,现在咱们该怎么办?”沈瑜满脸苦涩地低声询问。
此时,他心里已经把王东临的祖宗十八代骂了无数遍。
这他娘的叫不用直面崔恒,叫不用在意崔恒有什么奇异手段?
是,是不用直面!
可人家能相隔千里出剑啊!
这就是个神仙吧!
“我觉得现在最重要还是稳定军心。”
陶正指了指下方,示意众人看看聚集在周围的兵将。
现在这些兵将早就没有了先前的精气神,一个个都变得面如土色,甚至有不少人的腿都在抖,显然是害怕到了极点,根本就没有战斗意志了。
其实这很正常。
刚才那道剑光瞬间斩杀三名神境,连高台上的这些“大人物”都被吓了个半死,更不用说这些大多只是普通人的兵将了。
对于这些兵将来说,往日里能见到的最强者,也不过就是能飞檐走壁,开山裂石的高手。
那些能调动天地之力操纵水火的先天大宗师,在这些兵将的眼里已经是神仙一般的人物了,而拥有各种神奇能力的神境更是神仙中的神仙。
可就在刚刚,天上忽然降下一道剑光,像是割韭菜一样,轻而易举地割掉了三个神境的脑袋。
这带给了他们前所未有的巨大冲击。
精神意志当场就崩溃了。
此时此刻,这常兴郡城里的兵将们基本都成了行尸走肉,根本就没有半点战力了。
这还不是最严重的,城外还驻扎着百万大军呢。
那些兵将都还不知道城内发生了什么。
等消息传到外面之后,极有可能发生一件恐怖的事情。
全军溃散!
这年头当兵打仗也不过是为了搏个富贵,没有谁会拼了自己的性命去打一个神仙。
余生漫漫偏愛你
退後讓爲師來 小說
那是去送死!
“谁能安抚住这百万大军?”沈瑜只是想想就感觉头大。
关键这所谓的百万大军,还是东拼西凑起来的,来自于各个势力。
现在谢天行、叶辉、白松年一死,他们带来的兵将肯定是会离开了。
而现在这种情况,只要有兵将大规模离开,就很容易产生连锁反应,会让更多的兵将离开。
百万大军恐怕会在顷刻之间不战而散!
“现在到底该怎么办?”有人气急败坏地怒吼。
这是南河姜氏的上界天使,名叫姜三川,是一位神境高人,在剩下的十四名神境里算是背后势力和自身实力最强的一个。
众人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觉得,应该警告全军,谁敢擅自离营,立刻军法处置!”陶正建议道,“杀!只要敢离营就杀!”
“确实!”姜三川闻言点了点头,沉声道,“如今情况紧急,必须要用重典了,先统一军令,违者斩!”
这些头领是来自于不同的势力,军队也是他们各自带来。
而且,由于这些头领之间是平起并坐的,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主官,在此之前并没有一个通行权军的军令。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些人还真就是一群乌合之众。
不过,现在经过崔恒这么一吓,他们终于不得不推出一个可以通行全军的军令了。
可惜,第二天清晨,又有一道剑光从天边飞来,横在了常兴郡城的上空。
三根竹签从天而降。
这一天的幸运儿里就有姜三川。
于是,这个统一的军令都还没来及推行开来,姜三川的脑袋就被割掉了。
浓浓的绝望的情绪,一下子就笼罩了常兴郡城。
又死了三个!
接下来还要死,每天三个,等不了几天,他们就要死光了!
可现在这一战天下瞩目,搞出了这么大的声势,最后却不战而逃,以后还有什么颜面活在这个世上?
名望可不仅仅只是虚幻的东西。
上界非常在乎下界分支的名望。
要是他们真的逃了,导致下界分支名望大降,最后还是难逃一死。
可问题是,这一战怎么打?
常兴郡城的郡守官署里,一片沉寂,十分压抑。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不知道该说什么。
“必须立刻进军,杀去长丰州府,不能再等了!”陶正忽然开口,打破了寂静,“只有这样我们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崔恒一天只杀我们三个人,未必是不想多杀,很有可能是他们做不到,毕竟千里出剑绝非易事。
“而且也有可能他只是在用这种方式吓唬我们,也许他根本就不是千里出剑,只是躲在暗中偷施暗算。
“如果我们能攻破长丰州府,就能揭穿他的真面目,这是我们唯一的活路,否则就只能等死!”
这个说法顿时得到了众人的一致认同。
事到如今,也只能这样了。
就算准备再怎么不充分,就算大军开拔并非一朝一夕的事情,也不能继续等下去了。
多等一天就要多死三个,谁知道会不会轮到自己?
必须立刻进军了!
“对了,还要把王东临找回来!”沈瑜又提出了一个建议,“王东临作为最初的串联者,现在怎么能缺席,就让他回来主事!”
这个提议自然不会有人反对。
王东临是怎么被排挤出去的,他们都已经忘了。
现在只想多找一个垫背的!
……
长丰府城的州牧官署内。
崔恒正在摇竹签,打算抽出今天的三名幸运者。
这已经成了他每天的娱乐项目。
也是丰收的时刻。
短短三天的时间,就让象征着恶的黑光和象征着哀的灰光,达到了三尺!
并且还在持续增长,简直就是大丰收。
在象征着欲的黄光达到三尺之后,他就发现自己可以直接收集一郡之地的众生七情了。
还可以凝聚出比七情宝石更加高明的事物——七情神灵。
这种七情神灵并没有自己的灵智,本质上是崔恒意识的延伸,可以寄托在有灵性的活物上方三尺之处。
是为举头三尺有神明。
只要寄托之物所在的地方,他就能收集周围一郡之地的众生七情,也可以将自己的部分力量投射过去。
先前他让刘立陶遇险的时候大喊“使君救我”,就是因为在其头顶上方三尺处寄托了一个七情神灵。
刘立陶离开常兴郡城之后,那个七情神灵就寄托在了洪武剑的上方。
因此,崔恒在长丰府城里就能直接收集千里之外常兴郡的众生七情。
“这种七情神灵,算不算是一种元婴的雏形?”崔恒陷入了沉思,众生七情还有这种神异之处,是他起初没有料到的。
倒也是个意外之喜,让他的手段又多样化了不少。
“嗯?”
就在这个时候,崔恒忽然轻咦了一声,抬起头皱眉看向远方,他感觉到了一股极其浓郁的厌恶情绪闯进了长丰州府境内。
“原来是个和尚!”
——
Ps:三更一万多字,求月票~